《冷剑烈女续》

第十九回 魔侠之间

作者:司马紫烟

众人面面相觑,由耿不取的一战上,大家都知道这个魔头的厉害之处,他虽然用这种方式主动挑战,却仍然是利用极顶智慧作为后盾,胜之殊非易事!

刘素客问到第三遍时,武当元妙真人徐步而出,拔出肩头的松纹古剑,打了个稽首道:“贫道候教!”

刘素客漠然道:“仙长乃神仙中人,何缘轻涉凡尘!”

元妙真人庄严地道:“魔氛未清,出家人也不得安宁,贫道乃勉力以尽伏魔之本职!”

刘素客哈哈一笑道:“仙长以卫道自居,这一战就不简单了,刘某简直不知如何应付才是!”

元妙真人也淡然道:“阁下太谦虚了……”

刘素客笑道:“这不是客气的事,仙长以邪魔视刘某,乃使此一战成为魔道之争,刘某若引颈就戮,未免于心不甘,若是胜了仙长,则魔长道消,天道安在……”

元妙真人微怒道:“你这种人活到现在,天道已是不公,即使你杀了贫道:也不见得是天心昏暗!”

刘素客笑道:“仙长此语玄机太深,连刘某都莫明其妙,仙长能开导一下吗?”

元妙真人朗声道:“天若有眼,便不应让你这种恶人出世,更不该容你作恶到现在……”

刘素客等不及就插口道:“如此看来,所谓天道报应之说竟是空虚的了!”

元妙真人庄严地道:“不!贫道是个出家人,绝不怀疑天心之所在,自古魔道并存,如日之昼夜,月之盈亏,但有消长,未见存毁,魔高而道低,是对人心持道的考验,道长而魔消是对世情之昭鉴,因此贫道今日之战,不过是应天命而尽人事,胜负生死俱不足论,你今日不死,必有身死之比今日不报,必有应报之时,贫道一人之事,不足以论天道、…”

刘素客哈哈大笑道:“妙!妙!仙家纶音,究竟非凡俗可比,刘某也不想论道,只间仙长将何以赐教?”

元妙真人一举手道:“三尺慧剑,一片丹心!”

刘素客笑道:“好!慧剑定生死,丹心照日月,刘某不敢有悔,亦请以一剑为兵,恭陪仙长走几招!”

说着走到案前,拿起纸笔,疾书数字,也不折折,拿到仲裁人的案上道:“元妙仙长乃武林中有声望的名宿,我也不敢以机心相对,这上面是我准备应用的招式,各位看了能守住秘最好,先说出来也没有关系!”

黄莺嘴快,再者也怕元妙真人吃亏,立刻高声念道:“龙游四海,鹏搏九霄,天心若在,胸头一刀!”

元妙真人怔了一怔,简直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前两句是他武当的剑式,都是相当凌厉的攻招,未两句则毫无意义,不过他决心不理会,凝神聚气,开始思索进手的把式,因为刘素客已经先作了声明,第一把准备用龙游四海,他自然而然地想到针对这一式而出招!

可是当他引剑待发之际,忽然又想起刘素客狡桧无比,岂会如此坦率将招式先行透露而听任自己进攻!再者龙游四海的攻势虽厉,却是不顾性命的打法,用任何一个方法都可攻其所弱,聪明如刘素客,当不至傻到如此吧!

于是他想先试试再作区处,刘素客向旁立的陈金城借了佩剑,走到他对面,拄剑斜身,随便摆了个姿势,等待他发招进攻,元妙真人凝立良久,才轻轻刺出一剑,剑上毫不带力,只想先试探一下对方的意图。

刘素客对这一剑只当作没看见,不闪,不躲,不招架,也木反攻,甚至于连身子都没有动!

元妙真人的剑递出将近一半,见刘素客仍然不理会,心头虽然纳闷,却也难禁兴奋,因为这一剑乃是虚招,就是最差的剑手也不会上当而听其长驱直入…

武当为道家剑,主以静制动,所以这起手式虽是凌厉,却并不指望收功,这一剑若是递足了,对方势将无地可避,无暇可挡,天下自然不会有这么笨的人,任何一个对手都会在剑招将出之前或是剑势初发之后,立刻采取行动,然后发剑人才可以根据对方的行动而作适当的应付之策!

可是今天他却遇上了一个最笨的对手,居然对这一剑不加理会,听任他将剑势递进到八分的部位!

这是他从来没有遇到的事,也可以说是武当开山立门户以来没有遇到过的事!何况这个最笨的对手还是最狡猾的刘素客呢?

剑尖离刘素客的身体只有半尺的距离了,凌厉的剑气已经逼到他的衣服,元妙真人心中不禁一喜,照目前的情势看来,刘素客纵有通天之力,也难以躲开这一剑穿心的命运,只要再把剑逼进半尺,剑势用到十成,这一代巨魔立司授首剑下了!

因此他毫无顾忌地将剑继续伸进,手势才动,他才发现了一个从未想到的问题,居然止手不前,而且事实上他也无法前进!

因为这一式从来没有机会发到这个程度,也从来不会有过创敌致果的可能,一般说来,发到四五成时,对方立刻就有所动作,这一招的目的仅在诱敌先动而后因势制宜,所以没有一个武当门下会将它当做一式真正的剑招!

普通弟子最多只练到六成光景就足以置用了,他因为年高辈尊,浸婬日久,才能运足到八成光景,剩下那两成威势却无论如何发不出去,那是由于距离的关系,因为他所站的部位只能将剑递到这么远!

眼见收功在即,却出了这么一个大问题!

元妙真人修为再深,也不禁怔了一怔,然而又舍不得放弃这个机会,再者也想到了刘素客深通各家剑式变化,必然是预知自己有这个缺点,才那么从容镇定,自己倒是要给他一个厉害。

因此他原势不变,一只脚轻轻朝前移动,准备补上那不够半尺的距离!谁知他的脚在动,刘素客的脚也在动,好像配合着他的行动,等他的左脚挪到最大的幅度时,二人之间的距难仍是差了半尺!

元妙真人这才知道对方早已洞察虚实,想在这一式上杀死他已经不可能了,长叹一声,准备拍脚换招!

就在这个时候,刘素客忽然举起长剑,对准他刺了过来,用的正是龙游四海的招式,剑尖直对前心!

元妙真人若是守着原势,此刻距离已够,大可在刘素客剑尖抵达之前杀死他,可是为了想改变招式,已经放弃了那一式,若是早一点动念变式,此刻也有足够的余暇从容地撩开那一剑。

差就差在这绝顶尴尬的一刹那,弄得进退两难,空有一身本事,半点也使不出来,眼睁睁地闭目待毙!

可是刘素客却没有意思伤他,剑尖抵触在他胸前轻轻地戳了一下,只将他推后了一步!

四周一阵哗然,以为元妙真人已经中剑了,元妙真人也自忖不免,因此对于能在剑下保全余生,倒是颇感意外!

刘素客自己也退了一步,跌足叹道:“仙长真是好运气,刘某心切出手,竟忘记将剑拔出鞘了!”

陈金城是连鞘解下交给刘素客的,刘素客接过来之后也没有看,像是鬼使神差般的使元妙真人躲过一剑之危!

元妙真人怔了片刻,毕竟是君子气度,收回长剑,准备认输下场,黄莺又叫道:“道长不可有始无终!”

元妙真人道:“贫道不死已属天幸,胜负已定,何颜继续求教!”

黄莺道:“你又不是比武,争什么胜负,而且这一场也不能算输,是他自己粗心不拔剑……”

刘素客笑笑道:“刘某用兵刃与人正式交手,今天还是第一次,想不到会犯了这个大错误,幸而仙长宅心忠厚,未曾过分进逼,否则以仙长的身手,无论用什么把式,刘某也难逃一死,刚才刘某虽然幸先一着,却也不好意思居胜,还请仙长继续赐教吧!’”

说着抽出长剑,将剑鞘丢过一边,元妙真人顿了一顿才红着脸道:“今日若是论剑的场合,贫道早已弃剑认输了。可是此刻乃道魔之争,非生死无以分明,贫道只得厚颜继续求教!”

刘素客笑笑道:“这话不错,刘某也不是在论剑,讲究什么点到为止,刚才那一剑若不是粗心,仙长只怕已驾返瑶台了,大家都别客气了!”

话虽如此说,元妙真人心中毕竟有点不安,第二招也慎重多了,剑发如虹,罩向刘素客的四肢关节要穴。

这是他为人忠厚之处,经过先前那一场挫折后,无论如何也不好意思再杀死对方,只想将刘素客伤成残废算了!

刘素客一面移剑去招架,一面动身后退,两剑交触当的一声,刘素客的剑立刻被格上半空!

元妙真人这一剑虽然不想杀死对方,却因为第一招受挫,过分谨慎之下,忘其所以,出剑用了十分的劲力。

刘素客功力全失,如何能与他深厚的内力相抗,是以一触之后,长剑立刻脱手,变成身无寸铁!

元妙真人本想放手继续进逼的,可是他见刘素客仓惶后退之状,心头又是一软,也想到是自己出力过巨,刘素客如何能招架得住,在这种情形下,即使杀伤对方,也不是一个豪杰的所为。因此也收剑退了一步道:“刘素客,贫道忘了你身无功力,这一招不算,你拾起剑来,重新开始好了,下一招贫道只用两成劲力与你交手

话刚话完,眼前寒光忽闪,一枝长剑凌空下击,既劲且疾,还不等他有所反应,那技长剑已擦着他的前胸而过,钉在他脚下的泥土中,剑锋还扫过他胸口半白的长髯,割下了一络断须!

这一剑简直是神来之笔,莫知其所来,元妙真人惶然之余,还暗自庆幸,如果自己不是退了一步,这一剑恰好刺进胸口,照下落的势子而看,穿胸透背尚有余!

顿了一顿之后,他才游目四顾,看看是谁在暗中出手掷剑,照掷剑的功力而言,此人当是绝代的高手,才能把部位算得如此之准,进招得如此之神速!

可是他看了半天,始终找不到这个人,跟他一起来的人,个个都希望能杀死刘素客,自然不会暗算自己。

最有可能的是莫恨天与陈金城,也只有他们两人能有此功力,而且对刘素客的仇意不深!

然而莫恨天端坐桌前没有任何动作,陈金城的剑已经借给刘素客,不可能无中生有,掷出这一剑!

那除非是刘素客在暗中埋伏了高手,想到这儿,他脸上微有怒意,厉声道:“刘素客!你太卑鄙了!”

剑随身进,直刺刘素客的胸前,刘素客端立不动,坦然准备受剑,却是见性大师出言阻止了道:“道兄且慢!”

元妙真人止手道:“他暗中埋伏高手偷袭!这等卑鄙的手段,实死有余辜,大师为什么……”

见性大师轻叹道:“道兄错了,老衲看得很清楚,暗中并无他人施袭!”

莫恨天也道:“有我们四个仲裁人在此,若是另外有人参予比斗,我们自会出面主持公道!”

元妙真人用剑一指地下道:“那这一剑是谁的?”

刘素客淡淡地道:“是我的!”

元妙真人一怔,刘素客的长剑被格上了半空,并未见掉下来,难道这一剑就是那被格飞的长剑吗?

刘素客继续道:“刘某早就预告过,第二招是用武当的鹏搏九霄,仙长看见招式也应该认出来了!”

元妙真人又想了一下,似乎记得那凌空一剑的势子很像鹏搏九霄,可是武当剑法中又没有这样进招的!

刘素客见他犹豫不定,才冷笑一声道:“鹏搏九霄是身剑合一,在半空中下击,刘某身无纵起三尺之力,如何能施展此招呢?只好稍加变通,使身剑分开了!”

元妙真人听来颇为有理,可是想了一下,立刻又觉得不对道:“你既然没有上腾之力,怎么那一剑却有相当火候,以功力而论,绝不在我之下!”

刘素客笑道:“不错!那一剑的功力与仙长完全一样,一分不多,一分也木少!”

元妙真人叫道:“这剑中的内劲是从哪里来的?”

刘素客大笑道:“一点也不错!剑上之劲借自仙长,还诸仙长,刘某未曾增添半分!”

元妙真人整个地怔住了,也深深地对面前这个人感到由衷的钦佩,这种钦佩是属于才智上的!

刘素客手无缚鸡之力,可是他所蕴蓄的才智,使得自己苦修数十年的武功变成一无用处!

刚才自己若是心中稍存杀机,不退那一步,则正好死在那凌空下击的一剑!劲力是自己的,招式是武当的!

自己身为武当一代高手,居然会挡不过本门的剑招,这个人的确不是自己所能匹敌的!

刘素客却上前一步,手指自己的胸膛道:“仙长请再出剑吧!刘某所准备的两招俱已使尽,再也不会抵抗了!”

元妙真人沉吟不决,刘素客又道:“刘某留柬上下两句是天心若在,胸口一刀,这一刀既不应在仙长身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回 魔侠之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