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二十回 劫数又起

作者:司马紫烟

骆季苦冷冷地道:“假如我们今天杀死了孟石生,你的计划岂非完全落空了?”

刘素客点头道:“不惜!那时刘某只好向各位求情,让刘某多活几天,把天下整个翻转过来,也要找到那支箭,庶几死而无憾!”

骆季芳冷冷地问道:“你还有什么未了之事?”

刘素客想了一下道:“没有了!夫人今日不杀孟石生,将刘某在世之日最后一件事也做完了!’”

骆季芳朝黄莺看了一眼道:“很好!我就是要等你说出这一句话,免得小妹妹误会我对孟石生还有什么别的意思!”

黄莺听了半天,才明白骆季芳话中的用意,不禁歉然地道:“骆大姊!我没有那个意思!”

骆季芳苦笑一下道:“不管你是否有这个意思,我也必须自己表明一下,因为孟石生到底是我父母给我订下的丈夫,虽然我把婚约解除了,却由于我没有在早先杀了他,使得很多人对我有所误会!”

陈金城与骆伯芳听来都不是滋味,脸上有讪讪的感觉,却没有开口说话,骆季芳又道:

“以前我不肯帮着大家去对付孟石生,是因为我觉得那种争斗很无聊,为了几件宝衣,使得上一代的人互相残杀,还把仇恨留到下一代,永无了局,实非我之所愿,今天我的丈夫死在孟石生之手,我有着最好的理由要杀死他,可是又为了一个更重要的理由不能杀他,我的内心比谁都痛苦

黄莺道:“骆大姊!你还有什么更重要的理由?”

骆季芳手指刘素客道:“就为了这个人,谁都知道金蒲孤之死,他才是真正的凶手,万象别在上的一切布置都是他安排的,若非经过他的授意,孟石生怎能杀得死金蒲孤,为了一个孟石生而放过了他,我们岂不成了傻瓜”

刘素客忙道:“金夫人错了,我并未投意孟石生!’”

骆季芳道:“你当然不会直接授意,否则莫大哥也不肯饶你,可是我敢认定你绝对给了他什么暗示,你要是不承彻我们大可以把孟石生再抓回来对质!”、。。

刘素客呆了一呆,才道:“不必了!我干脆明白地承认了吧!金蒲孤之死是我暗示孟石生去做的,我没有想到这小子如此差劲,多少厉害的布置都没有要成他的命,一条激流,几块飞石却送了他的终……”

莫恨天的脸色忽地一变,可是刘素客不等他开口就抢着说道:“莫兄!你别生气,我并没有存心要杀死他那条急流你也检查过,只要稍通水性…”

黄莺叫道:“金大哥一点水性也不通!”

刘素客点头道:“不错!可是当时你也在一起,以你的水性,足可将他救了出来”

黄莺道.:“你忘了刘姊姊也在一起,金大哥在遭难前叫我注意救护刘姊姊,想不到他自己竟会淹死了!”

刘素客长叹一声道:“这是我唯一的失策,我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傻,傻得肯牺牲自己的生命……”

骆秀芳凛然道:“侠义心胸,一向是无人而后己,别说刘家妹子是他的妻子,即使是一个陌不相识的人,金蒲孤也不会只顾自己的性命!”

刘素客眨眨眼睛,轻叹一声道:“不错!这是他最聪明的地方,也是他击败我,使我不得不死的原因!”

莫恨天的脸上已布满了杀机,几乎要动手了,可是听他这一说,又忍不住止手问道:

‘该是怎么说呢?”

刘素客道:“我与他斗智到现在,虽然没有胜利,却也没有失败,这小子的才智并不见得胜过我;只是他处处站住一个理字,使我落在下风。然而我不相信他是个毫无缺点的完人,我一定要找出他人格上的缺点,陷他于不义之境,那一次正是个极好的机会!”

莫恨天问道:“什么机会?”

刘素客道:“覆舟之后,我计算到那条激流难不住黄!”娘,而且她的能力还可以救助一个人,我叫他在自己与日英之间作一个选择……”

黄莺叫道:““你以为金大哥会叫我放弃刘姊姊而救他吗?那你对金大哥的了解太浅了!”

刘素客摇摇头道:“我对他的了解可能不够,但是我相信他必不会明白地表示,而且也不必表示!”

刘日英突然插进来道:“不错!金郎不必表示什么,黄莺一定会舍弃我而救他的,虽然他在遇难时叫黄莺救我,黄莺着是有时间考虑一下,或者是知道了后果,也一定会舍弃我而去救他,只可惜当时太匆促了,匆促得没时间给她去考虑!”

黄莺道:“不错!刘姊姊,你对我那么好,可是金大哥在我心上的分量比你更重,你不会为这而生气吧?”

刘日英苦笑道:“怎么会呢?只可惜我当时没有办法开口说话,否则我也会叫你别管我而去救金大哥……”

一说完又对刘素客凄然一笑道:“爹!这一切都在您的算计中吧?只是您没有算计到金郎的决定!”

刘素客低下头道:“我一辈子都想不透他会有这个糊涂的决定!”

刘日英庄容道:“这不是决定,而是一种生而具有的侠义心胸。一种有人无我的慈悲怀抱,这只怪您发动得太突然了,没有时间给他思考,否则他倒是会光顾全自己的性命

黄莺立刻叫道:“不!刘姊姊!金大哥绝不是这种人,你不能侮辱他!”

刘日英道:“我没有侮辱他的意思,更不是说他会贪生怕死,他绝不是这种人!”

黄莺道:“那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刘日英长叹道:“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金大哥并不想死,他身上的责任太重了,因此他有机会考虑一下的话,立刻会想到他的生命比我更重要……”

刘素客忽地大笑道:“不错!这也是我的想法,如此说来我的计划并没有错!”

刘日英道:“不!您还是错了,金郎即使不死,仍然无损于他的人格,为了阻止您去茶毒人间,他必须要活下去!所以无论他生死,您都失败了!尤其是他一死,您失败得更彻底!”

大家都不明白她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有刘素客仰天哈哈一阵长笑,笑声中充满了凄厉的意味。

刘日英继续道:“您一生中很少有失败的事,金郎却使您连番失策,他不死,您还有一个翻本的机会,他死了,您的失败就永远也无法从生命中抹去了!”

刘素客止住笑声,眼中竟然流下泪水,莫恨天这时才道:“那你必须对金兄弟之死负责了!”

刘素客大声道:“刘某愿负全责,莫兄如果想替他报仇,就请动手好了!”

刘日英却道:“不!金郎之死是因为他的侠义心胸,谁都不必负责,我爹的安排并不是要杀死他!”

莫恨天一怔道:“刘小姐!你是否有意替令尊脱罪?”

刘日英道:“不!假如我们把金郎之死归咎于家父,那才是帮了他的忙,家父一生自命无敌,就只有金郎让他尝到了失败的滋味,而且一败涂地,永无扳回的机会,也是这个原因才使他活不下去!”

刘素客狠狠地瞟了她一眼,冷笑道:“你真是我的孝顺女儿!”

刘日英惨声道:“爹!您害人也害够了,此刻已众叛亲离,难道您还不厌倦吗?”

刘素客低下头来默思片刻,然后才轻轻地道:“是的!我的确厌倦了,只是我称雄一世,却要怀恨以终,实在使我不甘心啊!”

刘日英道:“没有人逼您,金郎死后,又没有人再能强过您了,您可以不死啊!”

刘素客又怒声叫道:“胡说!面对着这一群无知伦夫,我活着也没有意思,你不用催促,反正我会死的!”

一说完又对莫恨天一笑道:“莫兄!你我相交一场。总算还有点交情,勉强还能算得上一个朋友!”

莫恨天摇头道:“不!我们再也不是朋友了!”

刘素客笑笑道:“那也没关系,可是刘某向你套交情的目的,仅在求一死,你总不会拒绝吧?”

莫恨天微征道:“你要我杀死你?”

刘素客点头道:“不错!刘某此生另一很事是无法再练武功,能死在天下第一高手的掌下,多少可以聊慰寸衷!”

莫恨天迟疑片刻,见刘日英轻轻地一点头,好似在示意他下手,他才举起掌来,轻轻地推了出去!

掌劲落在刘素客的前胸,刘素客的身子仅只动了一动,却依然挺立无恙,莫恨天倒不禁奇怪起来了。

这一掌他虽然只用了四成功力,却已是一个普通人无法承受的,即使是打在一块铁上,至少也能落下一个掌印,何以刘素客竟能受之无恙呢?

莫恨天想想实在不服气,乃以八成的劲道再推出一掌,刘素客这次连身子都一动不动,好像根本没有知觉似的,这一来使得旁观的人都大为吃惊了!

莫恨天第三次举掌时,已经运足了十二分劲力,可是他的手还没有推出。黄莺先叫道:

“莫大哥!不要白费力气了!你根本打不死他的!”

莫恨天兀自不信道:“哪有这回事……”

黄莺道:“莫大哥!我不是瞧不起你,你想想刘素客身上并无功力,如若没有别的方法,连你轻轻一掌都挨不了,而你费了八成功夫,他仍毫不在乎,可见你的掌力对他毫无威胁,加得再足也是白费!”

莫恨天一听怔住了,刘素客这才仰天大笑道:

“莫兄的确不必再试了,刘某说过若非自己想死,别人就更没办法!”

听着这话,别的人都还好,莫恨天却有点讪讪不是滋味,刘素客又朝他一笑道:

“莫兄也许听着不顺耳吧?”

莫恨天勉强地笑道:“这是什么话?”

刘素客却得意地道:“莫兄在四海镖局时,曾经当众宣言要将杀死刘某为己任……”

莫恨天脸上泛起一点红色道:“我说过这个话,可是我并不随便杀人,一定要调查清楚那个人确有取死之道,我才下手!”

刘素客笑道:“莫兄此刻是否觉得刘某该杀呢?”

莫恨天一时难以作答,沉吟片刻后才道:“在我的观察中,你还没有到那个程度,可是金兄弟死在你的手中,那又当别论了,杀死一个人的原因很多,为公义、为私仇,甚至于为了争名夺利,或者为了满足一己之私慾,这其中自然有轻重是非之分,假如我想杀死你,我的理由绝不是为了自己!”

刘素客哈哈一笑道:“这正是我敬重莫兄之处,所以在临死之前,我才对莫兄说明这件事!”

莫恨天道:“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

刘素客道:“兄弟自从结识莫兄以来,想尽方法争取莫兄的友谊,并不是为了向莫兄示好乞命!”

莫恨天一怔道:“我没有这样想!”

刘素客笑道:“这个兄弟明白,可是聪明如金蒲孤,也转错一个念头,以为兄弟交欢莫兄,只是为了怕莫兄杀死兄弟,刚才事实证明,兄弟尽有办法能抵抗莫兄的天赋神刀,莫兄想必也同意了吧?”

莫恨天顿了一顿才点头承认道:“不错!虽然我不相信世上有我对付不了的人,但刘先生的确是一个例外!”

这时袁靖姑在旁忍不住叫了起来道:“刘素客,既然你不怕莫恨天杀死你,为什么曲意交结他,甚至于想尽方法帮他的忙,叫我嫁给他?”

莫恨天睑上微有异色,袁靖姑立刻道:“你放心好了,我们已成了夫妇,自然这一辈子会跟定你,可是我一定要弄弄清楚。他究竟是何居心!”

刘素客一笑道:“那很简单,我对令兄妹的了解很深,自然也知道令兄的怪脾气,刘某自己无法再练武功,而且也不屑为此,可是对于真正能具有上乘武功的人依然十分敬重,今兄与莫先生都是举世罕遇的高手,却偏偏无法相容,刘某觉得他们两人中任何一个有所损伤,都是极可惜的事,所以才促成你们的姻缘,使他们化除成见!”

袁余生在旁冷冷地道:“你以为这样会成功吗?”

刘素客笑笑道:“金蒲孤一死,你们再也没有结仇的必要了吧?”

袁余生低头无语,莫恨天却问道:“我们的事怎么会扯上金兄弟的生死呢?”

袁余生咬牙道:“丑鬼!你以为你配得上我的妹妹吗?假如金蒲孤不死,说什么我也不能饶你!”

莫恨天更奇怪了,刘素客笑道:“袁先生对他的妹妹爱护之心,不下于他们在天的父母。袁靖姑所以一直迟迟未嫁,就因为世间难以找到可堪匹对的人选!”

莫恨天道:“难道他们相中了金兄弟?”

刘素客笑道:“大概是吧!事实上以袁姑娘的器识才华武功,也确是难以求匹,金蒲孤如若不死……”

刘日英忙道:“爹!金郎已经死了,还说什么呢?”

袁余生道:“不!刘小姐,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回 劫数又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