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二十一回 以毒攻毒

作者:司马紫烟

白获不理他,盘膝坐下将棋盒打开问道:“你选黑子还是选白子?”

刘素客笑问道:“这有关系吗?”

白获道:“毫无关系,不过你若是选黑子,就有先落子的机会,万一把我们预先设想好的位置占去了,我们就必须设法吃掉你这个棋子,才能取得所需要的地盘!”

刘素客道:“在三百六十一个空位中,我要占住那个位置的机会很少吧?”

白获道:“的确不多,但并非没有可能!”

刘素客想想道:“我本来倒是想选白子的,但经你这一说,我倒是想碰碰运气,看是否能碰上那个机会!”

白获毫无表情,将盛黑子的棋盒送到他手边道:“请!”

刘素客拍起一颗棋子看了一下道:“二位终日在黑白双丸中埋首研究,似乎应该找付好一点的棋具!”

白获道:“不必,棋中胜负不在器具之好坏!”

刘素客道:“工慾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白获神色微动道:“你说什么?”

刘素客一笑道:“这付棋子是磨贝的,若是在棋上染毒害人的话,很容易被人发现,有很多材料沾毒之后,可以毫无形迹……”

白获脸色变了一变道:“你是无所不知的天才,我们要想害你,绝不会采用这种最笨的方法!”

刘素客笑笑道:“我只是说说而已,你急什么?”

竺青插嘴道:“刘素客,我们的棋子上有没有染毒?”

刘素客摇头道:“自然没有!”

竺青哼了一声道:“那你说这些废话干什么?”

刘素客笑道:“我是突然想到这种不着形迹的杀人方法,忍不住就提了出来,供作二位以后参考之用!”

竺青道:“可借你提出太迟了,我们早知道这个方法,用来对付你时,就不会容你活到今天了!”

刘素客大笑道:“不迟!不迟!机会还多得很!”

说完一子落盘!竟下在顶角上,那是最无力的一个地位,朝外发展不易,而且最容易被人围死!

棋界最俗的通语谓之金角银边草肚皮,意谓中央腹地,必须四子才能造成一个活眼,边上要三子,而角上只需两子就够了,可是刘素客把第一子落在项角,对方只需两个子就可以围死他,而他要反过来攻人时,至少也要三子才够,高手着棋,所争就是一子之差,他这一手无异是自陷绝地……

所有旁观的人多半是棋中高手,而且他们这一盘棋的关系重大,大家都站在四周观战,见刘素客落下这不可思议的一子后,谁都禁不住讶然失声,莫明其妙!

然而令大家更奇怪的是白竺二人的反应,照道理说刘素客自落败着,他们应该高兴才对,相反的是这两人脸色竟是一阵大变,竺青还惊呼出声叫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素客微笑道:“这叫以毒攻毒!”

二人对望一眼,默不作声,陈金城忍不住问道:“刘先生能解释得详细一点吗?”

刘素客笑道:“他们两人准备用一局臭棋来气死我!为了避免回头真的上当,我不如自己先往最臭的步法上走!”

陈金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他是个很深沉的人,自然也知道这是场很复杂的智力之争,绝不如表面上所能看到的那么简单,唯有不放过双方任何细小的动作表情与谈吐,才能看清发展的经过,所以把注意力集中在三个人身上。

刘素客相当镇定,落下一子后,随即闭目养神,手指按在棋盒上,准备拍子下第二步!

白获与竺青则相顾对视,最后竟接耳低声交谈了几句,然后才在正中间九九之位上布下一枚白子!

刘素客睁目一笑道:“二位怎么不乘机迫杀,反而也下了一步臭棋!”

九九之位当于正中,也可以说是相当突出的地位,两边都是高手对垒,却尽下这种莫明其妙的怪棋,把旁边观战的人个个弄得满腹狐疑!

白获长吁了一口气道:“刘素客,你不愧是天才,居然把我们预定的位置占去了,为了争取先机,诱你入伏,我们不得不多费点心思!”

四周观众又是一怔,似乎没想到白获与竺青会说这句话,更没想到他们安排下胜过刘素客的妙局,会定在一个死角上,刘素客哈哈一笑道:“好说!好说!刘某一着居先,以后上当的可能也许更不容易了!”

白获道:“那也难说,智者千虑,终有一失,我们也经过很久的研究了,包括被你抢先的可能在内,好在胜负要到最后才见分晓,此时言之未免过早,请下子吧!”

刘素客第二子又下在另一个顶点上,白获这次倒是未加考虑,在九十的部位上连了一子!_以后双方的落子都很快,大家都不加考虑,刘素客的黑子塞满四个顶点后,开始在边上串连,这种下法全无活路之可能,白获与竺青所持白子更怪,尽在中央串连,既不布局,也不留眼,两方似乎是求败,而且故意造成对方胜利的机会!

这是一局亘古未见的怪棋,不仅看的人不懂,就是在对阵的三个人也未必能懂,因为他们只是走自己的棋,不看对方的反应,也不管对方的棋势!到了最后,黑棋在四周连成了一个空心方块,白棋在中央连成一个实心方块,棋盘上也只剩下一个空格。

刘素客这时也不懂了道:“这局棋该算完了吧?”

白获点头道:“快完了,等你走过那一步就完了!”

刘素客皱眉道:“我一子落下去,可以将白棋全部提起来,你们不是输定了吗?”

白获微笑道:

“不错!你为什么不试试看呢?”

刘素客实在不明白他们是什么意思,而且也不服气,想看看对方到底会玩什么花样,仍伸手到棋盒中去抓子,却抓了一个空!

原来双方落子之数,绝不会超过一百八十颗,所以棋子最多也不会用到一百八十粒以上。

他在空盒中摸了半天,才知道棋子已经用完了,乃哈哈一笑道:“你们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白获道:“我们什么主意也没有打,就等你拿出第一百八十一颗棋子来定胜负!不过照规矩讲,棋盘上的棋子未经提死,不能动用!”

刘素客冷笑一声道:“这是哪一朝的规矩?”

白获道:“就算是我们临时决定的规矩好了,假如你想知道我们商定的妙着,必须要遵守这一条规矩!”

刘素客想了一下道:“用别的棋子补充行吗?”

白获道:“行!不过你不用费事,我们已经替你预备好了!”

刘素客摇头道:“不必!我只用自己的东西!”

白获道:“那样东西就是你的,而且就在你身上!”

刘素客诧然道:“我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白获笑道:“砍下你的六阳首级摆上去就行了!”

刘素客光是一怔,继而哈哈大笑道:“二位打算得真好,只不知刘某要如何取下脑袋!”

竺青厉声道:“等你死后,我们自然会代劳!”

刘素客笑道:“那要等到刘某死后才行呀!”

白获转为厉容叫道:“难道你还不想死吗?”

刘素客仍是从容地笑道:“刘某今天是想死的,可是二位替刘某决定了死法,而且还指定要这盘棋活活气死刘某,然而到现在为止刘某尚无怒意,自然也没有死意!”

白获冷笑道:“你马上就会气死了!”

刘素客含笑道:“不知这马上是多久?”

白获冷然起身道:“很快!大概在我喝完一口茶之后!”

刘素客道:“那你就快点倒杯茶喝吧,刘某等不及要知道那结果!”

白获走到金蒲孤的灵位前,就端起那盅供祭的香茗喝了一口,又慢慢地走了回来,刘素客瞧着纳闷道:“刘某还是没有感到有可气的意思!”

白获冷笑道:“你再看看棋盘……”

说着张口一喷,将满口的茶汁都喷在棋盘上,说也奇怪,那杯上的黑子被茶水一淋,竟然全部变成了白色!

竺青跟着厉声道:“你下了半天的棋,连黑白都没有弄清楚,还不该活活气死吗?”

刘素客先是呆了一呆,然后举起自己的手指看看,上面也沾了一层淡淡的黑色,脸色不禁一变。

可是他立刻恢复了镇定,朗声一笑道:“好!好!真好,刘某一生玩弄心机,却会折在这一点鬼门道上,即使不气死,也该惭愧而死!”

白获冷笑道:“反正你总难逃一死!”

刘素客又是一阵厉笑,移步向崖边走去。

白获与竺育紧跟上去,刘素客摆摆手道:“二位不必再过来,刘某难道还活得成吗?”

白获厉声道:“我非要看你断了气才放心!”

刘素客哼声道:“刘某死不足借,但是这颗脑袋还不想被你们移作棋子之用,再见了,各位!”

说完将身一纵,自崖上飞坠,砰然一声,激起一片水花后,立刻就被汹涌的波涛吞没了!

大家都跟了过来,目睹刘素客落水之后,竟没有一个人能说出话来,良久后,黄莺才低声道:“他真的死了吗?”

白获冷笑道:“他就是像猫一样有九条命,只怕也难以复活了!”

黄莺摇头道:“我不信,这一片激流虽然厉害,但还不见得能杀死刘素客!”

白获沉声道:“我没有说激流能杀死他!”

黄莺诧然道:“难道他真是被你们气死的?我看不像吧!他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样子!”

陈金城轻轻一叹道:“黄姑娘!你真是天真,刘素客那个人何等深沉,怎么会被气死呢?他是中毒死的!”

黄莺叫道:“中毒!刘素客会中毒?”

陈金城点头道:“不错!我知道他是中毒,但是中的什么毒,如何中的毒,我却没看出来!”

白获得意地道:“棋子上是孔雀胆!”

陈金城道:“我看来也像,不过我相信刘素客一定也看出来了吧?”

白获点头道:“他自然看出来了,这种有形之毒哪里能瞒得过他,一开始他就用话点明了!”

陈金城道:“不错!他是说过那话!”

黄莺叫道:“他不是说棋子上没有毒吗?”

白获笑道:“他是个用毒的行家,知道这点毒绝对奈何不了他,自然不会把它当回事!”

黄莺忙问道:“那他是如何中毒的呢?”

白获冷笑道:“有形之毒奈何不了他,无影之毒也奈何不了他,可是两种毒加在一起,就够他受的了!”

陈金城点头道:“高明!高明!但不知二位用什么方法将无影之毒加在他身上的呢?”

白获用手一指道:“棋盒底上!”

黄莺捧起棋盒要仔细地看,刘日英忙抢了过来道:“沾不得,你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白获微笑道:“刘小姐放心好了,盒底的无影之毒含量极微,早已被令尊大人用完了!”

竺青也笑道:“我们两人用尽心机,才想出这个方法,而且绞尽脑汁设下这个棋局,才诱使他摸一摸盒底!”

陈金城恍然道:“原来二位的棋局根本就是骗人的?”

竺青道:“自然是骗人的……不过要骗倒刘素客,的确是不容易,幸好终于没有失败……”

陈金城鼓掌道:“妙!不是这种妙棋无法用完一百八十粒棋子,不留下一个空格,无法叫他摸一下空棋盒的盒底,不摸盒底,无影之毒无法传到刘素客的手上…”

刘日英低声道:“妙在白先生最后一口喷茶!”

白获钦佩地点头道:“刘小姐果然高明!”

陈金城怔问道:“那口茶有讲究吗?”

刘日英道:“大有讲究,孔雀胆与无影之毒并非全无可解,假如发现中毒后,立刻喝一口冷茶,可以将毒性压制片刻,可是此地唯一的一杯冷茶已经被白先生占完了!”

黄莺道:“他可以到别处去找呀!”

白犹冷笑道:“只怕他没有办法能走那么远,我计算过了,此地在两百步之内,没有地方可以供应他一杯凉茶,而中毒之后,最多只有百步的移动能力!”

陈金城道:“阁下若是不抢那杯冷茶,刘素客也未必散想得到用它!”

白获道:“不然!他心细如发,轻微的一点感应也无法瞒过他,若是等他自行发觉中毒,也许他有足够的办法去抢到那杯冷茶……”

刘日英道:“只怕家君早已发觉中毒了!”

白获道:“不可能吧!假如他早已发觉中毒,为什么不立即设法解毒呢?”

刘日英道:“家父的个性很强,他在二位的手中中了毒,已经是很丢人的事,只是他不声张出来,暗中已在设法觅取解毒之策,白先生一口冷茶,等于公开宣布了他的失败,这才促成他的死意!”

白获呆了一呆道:“你是他的女儿,了解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回 以毒攻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