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二十二回 惊人之笔

作者:司马紫烟

袁余生道:“我的选择绝对不会错!”

刘日英笑笑道:“那就再见了!”

袁余生道:“我们还会再见吗?”

刘日英道:“不管见与不见,我永远感激你!”

袁余生双脚一顿,身形像飞鸟般地冲出,几个起落后即已走得不见踪影,袁靖姑满面泪痕,对刘日英叫道:“你就这样让他去死……”

刘日英轻轻一叹道:“他不会死的!”

袁靖姑征然道:“不会死?”

刘日英点头道:“是的!我保证他绝不会死,我父亲将什么都安排好了,怎会单单遗漏了他呢?”

袁靖姑叫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刘日英道:“我自己也不懂,可是我相信爹一定对他另外作了安排!”

袁靖姑道:“你怎么晓得?”

刘日英道:“因为他不肯留下,不管我父亲的死亡是否真实,他今天已经公开宣布过要死了,袁先生自然也知道,一定会向我爹提起自己的事,假如爹没有替他另外安排,定会将解葯留交给我,或者对我作一番指示与交代,可是爹并没有这样做,自然他们先行商量定了……”

袁靖姑道:“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

刘日英轻轻一叹道:“不错!这只是我的猜测,不过我已经向袁先生表示过我的感激了,即使他想死,也是他自己乐意的选择,我们应该尊重他的选择!”

袁靖姑还想说话,黄莺忍不住道:“莫大嫂,刘姊姊对你哥哥可以算得仁至义尽了,你还能要求她怎么样?是否要她陪着你哥哥一起死呢?”

袁靖姑低头无语,黄莺又冷笑道:“你自从见到金大侠后,根本就不再关心你哥哥了,何必又怪别人呢?”

袁靖姑低声一叹道:“任何女子见到金蒲孤后,都不会再关心别人了!”

莫恨天的脸色稍稍一变,但是居然忍住,没有表示出来,骆秀芳眼睛尖,早已看见了,轻轻叹道:“我同意这句话,虽然我是金蒲孤的妻子,可是我并不期望金蒲孤死而复生,他若是活着,也只会害人…”

黄莺立刻叫道:“我反对这句话!”

骆季芳苦笑一声道:“我举个实例好了,四海镖局的李青霞,已经是个中年的姨妇,她对金蒲孤何尝不是有点想入非非,还有我的侄女儿骆洛仙,还有那个石慧……”

黄莺叫道:“石慧?她恨死金大哥了!”

骆季芳道:“起初是恨,因恨而生爱,爱深。恨更深,小妹妹!你年纪还轻,不会懂得这些的!”

黄莺连忙道:“我懂!我比你们都懂!”

骆季芳苦笑道:“也许你比我们更懂得爱,因为你对金大哥的感情是最纯真的,所以你一点都不恨他!”

黄莺一怔道:“你恨金大哥吗?”

骆季芳道:“不错!我恨他!除了你之外,任何一个爱他的女子都恨他,因为我们只知道自己爱他,像发疯一般地爱他,却不知道他爱谁!”

黄莺更为惑然道:“难道他不爱你吗?”

骆季芳叹道:“你以为他爱我吗?我是他的妻子,你刘姊姊也与他订下了婚约,可是你看他对我们的感情中有多少是属于爱的成分?”

黄莺道:“什么样才能算爱呢?”

骆季芳神色很不自然地道:“像孟石生对我那样,像袁余生对你刘姊姊那样才是爱,那爱能使一个男人抛弃一切,甚至于自己的生命…”

黄莺道:“假如你遭遇了危险,金大哥也会不顾一切,牺牲性命去救你的,在激流中,他就叫我别管他而去救刘姊姊,这不是爱吗?”

骆季芳道:“这勉强可以算做爱,却不是我们所需要的爱,那是一种博爱,一种本乎侠义的牺牲精神,当时如果不是刘姊姊而换了另一个陌不相识的女子,你想金蒲孤会不救她吗?”

黄莺想想道:“大概不会吧!”

骆季芳道:“这就对了!所以在他心中,刘姊姊与那陌生女子并无差别!”

黄莺困惑地道:“你要金大哥怎么样呢?”

骆季芳摇头道:“不怎么样,事实上就是为了这一点,我们才会死心塌地的爱他!假如他也像孟石生一样,为了一己的私情,任意做出那些不可原谅的行为时,我们只会看不起他…”

黄莺道:“这不是太难了吗?”

骆秀芳道:“是很难!我讲一个最简单的故事,一个妻子送丈夫出征去打仗时,希望他做一个勇士,杀敌建功凯旋荣归,可是她目睹战争的激烈凶危时,却希望她的丈夫能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你懂得这种感情吗?”

黄莺摇头道:“我不懂!”

骆秀芳叹道:“你只是个小孩子,自然不会懂,等你在人世间多历练一下,成为一个女人后,你就会懂了!”

黄莺道:“我宁可永远不懂!我也木要成为女人……”

骆季芳拍拍她的肩膀,温和地笑笑道:

“我也希望你能永远保持这分童心,不过人总会长大的,在你多认识这个世界后,多经历一下男女之间微妙的感情,你自然而然就会成为一个女人了!”

黄莺想了一下,抬起头来,毅然地道:

“我不信,我非要在外面闯荡一番,你等着看好了,到死我都不会变!”

说完昂然举步,就这样走了,莫恨天皱皱眉头道:

“弟妹!你告诉她这些是否多余呢?”

骆秀芳长叹道:“我并非得已,这孩子有时聪明绝顶,有时又不懂事,若是由她一个人去瞎闯,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因此必须要有人开导教育她,金蒲孤自作聪明,把她教育成不伦不类,我再不及时给她一点忠告,将来就不可收拾了!”

莫恨天一怔道:“会有这么严重吗?”

刘日英道:“莫大哥!在这一方面,骆大姊的了解比我们都深刻,因此我们不用跟她争辩!”

莫恨天想想道:“人情世故,我承认自己太浅薄,可是那些话听来不像忠告!”

刘日英微笑道:“这几句话是一颗种子,埋藏在她心里,到时候自动会萌芽结果的!”

莫恨天沉思片刻道:“现在我们又该干什么呢?”

刘日英一笑道:“先把金蒲孤的灵堂拆掉,然后各做各的事情!”

莫恨天一怔道:“现在就拆灵堂?”

骆秀芳朝四下看了一看,白获与竺青早已悄悄离去了,剩下都是些自己人了,才笑着道:“不错!现在就拆!”

莫恨天望了望她们两人奇怪地道:“你们对于金兄弟之死,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了,怎么一点都不伤心!”

刘日英笑道:“浅水低吟而深水哑然,深刻的哀伤应该放在心里,而不是刻划在脸上!”

莫恨天道:“至少你们不该那样高兴!”

陈金城也微微一笑道:“莫先生,悲哀固然要放在心里,欢乐却忍不住要表现在脸上,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莫恨天一怔道:“欢乐!她们有什么可欢乐的?”

陈金城笑道:“你想有什么事能令她们欢乐的?”

这时骆秀芳已经拿起金蒲孤的灵位远远地掷下了崖头,落在激流中,随波流去,他才有点明白,叫了起来道:“莫非金兄弟还活在人间?”

刘日英道:“他不死的话,一定还活在人间!”

莫恨天听着直瞪眼道:“到底他死了没有?”

骆季芳摇头笑道:“不知道!”

莫恨天大叫道:“你们怎么不知道呢?”

骆季苦笑着道:“我们是不知道,因为我们并没有看见他活着来到面前,可是我们也没有发现他死去的确证!”

莫恨天叫道:“他若是死在激流乱石中,定然尸骨无存,还有什么确证呢?”

骆季芳手指远远飘去的灵牌道:“那就是确证!”

莫恨天看了半天,才叫起来道:“我明白了,你们是说他的宝弓!”

陈金城道:“对了,紫心铁弓是金蒲孤随身的宝贝,人死了,宝弓却不见踪迹,这就是最大的疑点,我们都知道那柄宝弓质地坚实,分量却轻,入水不沉,触火不焚!”

莫恨天道:“会不会被水漂出去,叫别人检去了呢?”

刘日英道:“不会!家父在前面曾经设下一面细网,任何东西都漂不出去!”

莫恨天兴奋地道:“这么说来,金兄弟是真的没有死!”

刘日英想想道:“这很难说,以他的水性来说,绝难逃过这激流,可是宝弓不见,他生存的可能很大!”

莫恨天皱眉道:“假如他没有死,现在上哪儿去了呢?在干些什么呢?”

陈金城笑道:“这个问题恐怕只有他自己才能回答了,这位老弟行事一向莫测高深,聪明如刘素客也被他弄糊涂了,所以才玩出这套假死的把戏,原来是想引他现身的,可是他始终忍住不现身,刘素客也只好迁地为良,另作布置了,这是我的看法,刘小姐以为如何?”

刘日英淡淡地道:“我不知道,家父与金郎的行事都不是我们所能臆测的,所以我没有意见!”

莫恨天却问道:“陈兄此一看法有何根据?”

陈金城笑道:“他们这一对翁婿是死对头!除非刘素客肯改变心性,否则他们一直要斗下去,而刘素客似乎没有改变的意思,金蒲孤明里与刘素客斗法。却因你老兄夹在中间,牵制得他无法放开手干,逼得他转人暗中活动!”

莫恨天一怔道:“我夹在中间……”

陈金城微笑道:“不错!兄弟说句不中听的话,金蒲孤跟刘素客斗,要占上风已经很不容易,你莫先生一插手帮忙,他只有吃亏的份……”

莫恨天叫道:“我并没有帮刘素客的忙!”

陈金城道:“金蒲孤好容易等到一个可以杀死刘素客的机会,莫先生伸手一拦,就把机会错过去了!”

莫恨天道:“可是我也拦阻刘素客,不叫他伤害金兄弟呀,我只想他们避免互相伤害!”

陈金城一叹道:“金蒲孤在万象别府连遭几次暗算,你莫先生何尝能拦得住?算起来你不是在帮刘素客的忙吗?金蒲孤若是真的死了,你莫先生可要负大半的责任!”

莫恨天不禁怔住了,陈金城继续道:“金蒲孤这次装死不出,目的就是将刘素客的阴谋揭露出来,希望你别在里面混闹了!”

莫恨天呆了道:“这是我从没有想到的问题!”

陈金城笑笑道:“刘素客这一次假死也很漂亮,他实在不服气斗不过金蒲孤,更明白金蒲孤的用意,所以坦白在你面前承认了陷害金蒲孤的事,谢绝你的帮助,可是他在万象别府中的一点布置,已经瞒不过金蒲孤了,再待在这里,只有他吃亏的分,自然他也急着换个窝了!”

刘日英这时才道:“陈先生的分析头头是道,但是却漏了一件事!金郎的生死到现在还是个谜!”

陈金城笑道:“不错,所以刘素客的假死有两个意义,假如金蒲孤未死,他决心与金蒲孤在暗中再别别苗头,假如金蒲孤死了,他可能真的灰心世事,借此机会永离人世,再也不出头了,刘小姐以为管见如何?”

刘日英仍是淡淡地道:“我没有意见!”

陈金城一笑道:“刘小姐当真是守口如瓶,一点风声都不肯露出来!”

刘日英道:“一个是我的丈夫,一个是我的父亲;我自然希望他们都能不死,可是他们若活着,正如陈先生所说是个不了之局,因此我也希望他们真的都死了,至少从此天下就太平了!”

骆季芳忍不住道:“刘妹妹!我不同意你这句话,你父亲是该死,我们的丈夫却是为了除害……”

刘日英苦笑一声道:“骆大姊!你不了解我的心,我并不偏袒家父,目前金郎不当死而死,才使家父因内疚而遁世,假如他们这样斗下去,万一家父胜过金郎而真正的杀死了他,那又是一个怎样的结果?一路哭何如一家哭,目前我们只是失去了一个丈夫,却保全了多少人?”

骆秀芳征了一怔才低声道:“刘妹妹,你说得对,我为刚才的话道歉!”

刘日英又侧然长叹道:“现在不管他们生也好,死也好,似乎都不要我们操心了,也不要我们再介入了,骆大姊!你真的不想留在此地?”

骆秀芳摇头道:“不了少我觉得养心园才是我最好的归宿之处,即使金蒲孤重生,我也不会再出来了!”

陈金城笑道:“你不出来,他可以到你那里去!·”

刘日英横了他一眼道:“陈先生,你始终不相信金蒲孤死了!”

陈金城笑道:“宝弓未见,我永不相信!”_刘日英沉声道:“不管你相信与否,至少在我们心中他是死去了!你以后也别再说他活着的话!”

陈金城这才憬然止口不说了,骆秀芳轻叹道:“刘家妹子,我走了,你自己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回 惊人之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