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二十四回 玄弓再现

作者:司马紫烟

那些人交头接耳商量了一阵,随即由一人代表回复道:“不!我们不能让前辈一个人冒此巨险!”

徐继中怒声道:“你们当真想死在此地不成?”

那人道:“我们已经有一个更好的办法了,现在公推三个人回去在外面等候,其余的人留此共同揭晓刘素客生死之谜,万一我们都死在此地时,那三个人可以告知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以免后来的人上当!”

徐继中想想道:“这个办法倒行,你们现在决定派哪三个人回去呢?”

那人道:“我们还没有决定,由前辈指定好了!”,

徐继中道:“这是生死相关的事,老朽无权指定!”

那人道:“那就由大家拈阉决定好了!”

戴天仇微微一笑道:“现在的年轻人真了不起,想出来的主意的确高明,既是如此,我就把阉筒拿出来,替你们选出三个人吧!”

说着转身走到旁边的屋子里,捧了一个竹筒出来,徐继中一怔道:“你这是事先预备好了的吗?”

戴天仇微笑道:“家主人凡事预知。连各位所想的办法都作了安排,现在还是由我代劳,看看哪三位是最幸运的中签者!”

说着伸手进竹筒,摸了一个纸条出来大声念道:“第一位是云台林君棠!”

几个年轻人相顾失色,徐继中全神贯注他手中的竹筒,没有注意别人的脸色,见他只拈了一个纸阉出来,就止手不掏了,忍不住道:“还有两个人请戴管家快点决定!”

戴天仇将竹筒翻了过来道:“没有了,里面只有一个名字,而且这个名字也是我刚才进去时写下来的!”

徐继中一怔道:“这是什么意思呢?”

戴天仇哈哈大笑道:“这几个年轻人打算在我面前玩花样还嫌太嫩了一点,刚才他们偷偷商量时,那位林少侠早已溜出门去,往阴泉地府报到了!”

徐继中这才明白了,原来那批小伙子暗中商量时,已经先派了一个人偷偷地溜走,这个办法的确很妙,妙得连他这个老江湖都瞒过了,可是并没有瞒过这个戴天仇,说不定那个林君棠此刻已经遇害了!

戴天仇脸色一沉道:“我对各位已经很客气了,各位却不识好歹,居然在此地玩起花样!”

徐继中定了一下神才道:“阁下如果不是发现有人溜走,大概不会那么大方肯放我们的人离开吧!”

戴天仇道:“不错!要就一起滚蛋!要就一起留下!”

徐继中沉思片刻才道:“现在我更敢确定是刘素客在此地东山再起,不弄个明白绝不轻易退走!”

戴天仇冷笑道:“现在你想走也没有这么容易了,主人的遗体留在这里,你看也是死,不看也是死,我可没有精神再陪你们在这儿罗嗦了!”

说完飘身后退,向旁门中进去了,有些人想拦他,有些人想追着进去,却都被徐继中喝止了。

戴天仇的身影在门后隐没了,一个年轻人忍不住叫道:“徐继中你怎么放他走了呢?”

徐继中一叹道:“你们都见识到他的功力了,谁又能拦得住他呢?”

徐继中的话使大家又默然了,从戴天仇在门口所表演的一手看来,想拦他与追踪他都是自寻死路!

一个年轻人又叫道:“那我们怎么办呢?难道就被他一个人把大家都拦在这儿!”

徐继中叹道:“光是一个戴天仇并不可惧,他武功再高,也不见得能把我们全体都留在这儿,我所担心还是这具尸体,虽然我有十成把握认为他就是刘素客,但是我不相信他真正死了!”

那年轻人道:“他是死在金仆姑神箭之下,应该不会有问题的了!”

徐继中道:“举世之间能杀死刘素客的自然非金蒲孤金大侠莫属,可是金大侠若杀死刘素客后。断然不会还让他弄这套玄虚!”

那年轻人问道:“徐前辈的看法如何呢?”“徐继中道:“金大侠丧生激流。尸体并未寻获,他的生死是个谜,刘素客也选了激流作为归宿,却没有被人见到尸体,生死也是个谜,因此我认为这是刘素客在激流中脱身之后,故意在此地大兴土木,招摇生事,想引起金大侠现身,可是金大侠比他聪明,一直躲在暗中,他没有办法,只好再玩一次花样,把我们引来!”

那年轻人道:“引我们来有什么用呢?”

徐继中道:“自然是逼金大侠再度现身、因为他知道金大侠急公好义,断然不会坐视我们这么多人坠入好计而遭杀害!”

那年轻人又是一怔道:“假如金大侠想在暗中对付刘素客。我们这一来岂不是反而误了他的事!”

徐继中点点头道:“不错!我们先前是太冲动了一点,不加考虑就贸然前来以至坠入罗网!”

大家又默然片刻,还是浙东越女剑派元老袁长治道:“徐兄!现在后悔也太迟了,目前我们必须谋个定策才好!”

徐继中一叹道:“没有用的,我们所有人的智慧加起来也比不过刘素客的,刚才小一辈的乱出主意,不能说不高明,结果却白白送掉林世侄一条命!”

一个年轻人愤然道:“那我们干脆拼了这条命大闹一场,即使死在这里,也好叫金蒲孤早点出头,我真弄不懂这位大侠客是什么意思,在这儿留下了一支箭,把大家都诓了来启己却撒手不管了!”

徐继中叹道:“你们真是不懂事,那支箭若是金大侠所留,他怎会不作任何交代,还让我们前来上当?”

那年轻人征然道:“难道那支箭是刘素客自己设下的?”

徐继中摇头道:“金仆姑长箭无人能够伪制,我们只是听说这回事,并没有看见那支箭!”

那年轻人不顾一切地掀开了一具女尸的脸纱,看那具尸体倒的确是个三十上下的女子,容貌秀丽如生,也像是死去不久的样子,可是谁也没见过刘素客的姬妾,无法确定是否为梅兰竹菊杏桃六者之一!

徐继中虽然觉得那小伙子太过莽撞,但是事情已经做了,而且也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只得看了一下道:“我们都不认识刘素客的姬妾,一具尸体并不能证明什么!”

那年轻人道:“干脆把男尸的脸纱揭开来看一下,刘素客的相貌大家总认识的!”

徐继中连忙阻止道:“不行!刚才戴天仇对我们发出过警告,若是揭开脸纱,必有灾难…”

那年轻人道:“这家伙根本就是刘素客的奴才,他的话怎么能信!”

袁长治却慎重地道:“老朽粗解一点相人术,那位戴管家说话虽然冷冰冰的,脸上却是一派忠厚之相,可见他的心地不太坏,我们倒是应该相信他!”

那年轻人道:“刘素客的相貌并不凶恶,怎么内心会那样恶毒!”

袁长治叹道:“刘素客外貌斯文儒雅,姦邪却藏于眉目之间,这正是极端阴残之格,相法毕竟是有点道理的,而且戴天仇如果存心害我们的话,何必还提出警告呢?”

那年轻人道:“也许他是故弄玄虚,叫我们捉摸不定,他说揭开面纱就有灾祸,我已经揭开一具面纱了,不是什么事也没有吗?”

徐继中道:“他的警告只限于这具男尸,对其他女尸并无限制!”

那年轻人想了一想道:“我是存心拼命了,不过事关全体安危。我不能太莽撞,可是我检查一下这些女尸总不会有问题吧?”

徐继中道:“我们只想弄清这具男尸的身分,检查女尸有什么用呢?”

那年轻人笑笑道:“因一而知十,说不定大有用处呢!”

说着将旁边六具女尸的面纱都掀了开来,果然发现这六个女子的年纪都差不多,姿容也都在上上之选!

尸体静静地躺在那里,也没有什么意外发生,徐继中俯身—一检查过后,才叹息一声道:“假如刘素客为了将我们引来而杀死了这六个女子,手段未免也太残忍了!”

那年轻人道:“也许她们真的是刘素客的姬妾。死在金蒲孤的箭下呢?”

徐续中摇头道:“不可能,金大侠是性情中人,他下手的对象只是刘素客,绝不会连他的姬妾也一起杀死的!”

那年轻人笑道:“金蒲孤他神箭杀人向来是一箭穿胸,我们检查一下尸体,就知道是谁下手的了!”

徐继中先是一怔;继而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禁大笑道:“世兄心思过人,的确比我们这些老家伙强多了,金大侠的神射手法自成一格;别人是学不像的。只要知道这六具女尸确是金大侠所杀,,刚那具男尸也必是刘素客无疑了!”

于是大家一齐动手,也不管男女的嫌疑了、、纷纷将六具女尸的胸衣解开,果然看见尸体上各有一个箭孔,箭心透后背,不但两个箭孔一样大小,而且六具尸体上十二个箭孔都是一样大小,中箭的部位也分毫不差。

袁长治比较慎重,他也略精歧黄之术,所以更作了一番仔细的检查,最后才兴奋地宣布道:“这六具尸体的死因确是为利器透胸致命,时间上的相差也极微,照手法来看,也确是金大侠所为,换了第二个人,即使用箭比着胸口刺进去,也做不到这种程度!”

徐继中道:“金大侠怎么会伤及妇孺呢?”

袁长治笑笑道:“这只有一个解释,这六名姬妾是刘素客的心腹,到了危急之际,她们可能都想用身子来作为屏障以保护刘素客,使金大侠投鼠忌器,不忍下手,金大侠为了怕失去时机,不得不狠下心,将她们一起杀死了,事后内疚于心对不声不响地走了!”

徐继中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吧?”

袁长治道:“刘素客本人不诸武功,所以能一再逃过金大侠的手下,完全是靠着地理的布置与器物的防御,然而百密总不免一疏,这次金大侠可能是找到他全无防备的机会才能得手,当然这等机会很难再有。所以金大侠才毫不顾虑地出手了!“

徐继中仍是怀疑道:“我总觉得六具女尸很值得可疑,看她们不像练过武功的样子,而刘素客的六名姬妾都有很深的武功基础!”

袁长治将那些女尸的手掌拿起来看了一遍,才废然叹道:“徐兄看得很准,这六名女子都没有练过武功!”

那年轻人却笑道:“这只证明这六名女子不是刘素客的姬妾!”

徐继中道:“既然这六名死者不是刘素客的姬妾,那另一具男尸也不会是刘素客了!”

年轻人又笑道:“小侄的看法不同,假如这六名女子与刘素客无关,何以会死在金仆姑箭下?”

这个问题使大家都陷入了沉思,袁长治忽地一拍手道:“我想透了,这六名女子的确不是刘素客的姬妾,可是那男的一定是刘素客无疑!”

徐继中忙道:“袁兄此一想法有何依据?”

袁长治大笑道:“刘素客一定是黔驴计拙了,才想出这条苦肉计,找了六名不会武功的女子作为肉屏风,用她们挡在前面,以为金大侠一定不忍下手,谁知道金大侠衡量轻重,毕竟事关天下众生,就不能拘于小仁,乃毅然地发出了金仆姑神箭杀死刘素客后,那六名女子自然也跟着死了!

那年轻人一哼道:“用这种方法杀死刘素客,我觉得金蒲孤的大侠之名也是虚有其表!”

袁长治忙道:“老弟!你可不能这么说,金大侠下这个决心时,可能经过了极为慎重的思虑,非大仁大勇之人,无法行此伟举,而且他事后为了内疚于心,所以什么也不交代就梢然而退!”

那年轻人道:“为什么要悄然而退呢?”

_

袁长治道:“金大侠本来可以把这六具女尸悄悄移去,光留下一具刘素客的尸体而不损其英名,可是他心胸磊落,不屑为这种欺世盗名之举,所以他把六具女尸一并留下,听任天下人对他唾骂……”

那年轻人一笑道:“袁老倒真是金蒲孤的知已,居然把未见之事,推想得如此周到!”

袁长治庄容道:“老朽对金大侠的了解并不深,只是根据他平素的为人而作此种推断!”

那年轻人冷冷一笑道:“是与不是要等检查过那具男尸才能决定,假如这具尸体不是刘素客,则金蒲孤杀戮六名无辜的女子,又将何以对天下人!”

袁长治大声叫道:“老朽担保绝不舍错!”

那年轻人冷笑道:“是不是必须要看过才知道,可是我对那戴天仇所说揭开面纱后必有灾祸之事倒有点相信,我没有兴趣在这里陪着送死,对不起,我要走了!”

说完扬长出门而去,袁长治忙叫道:“世兄!清等一下,老朽还有一事请教!”

那年轻人头也不回地道:“没什么可说的了,你们都把金蒲孤捧得像个完人,我却从心里看不起他,别的不说,光是杀死这六个女的,我也不能原谅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回 玄弓再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