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二十五回 隐形之谜

作者:司马紫烟

黄莺道:“可是谁都知道您没有死!”

金蒲孤道:“不错!然而刘素客却紧张起来了,我对他的万象别府已经十分熟悉,我假死的目的就是告诉他今后将在暗中对付他,逼得他放弃万象别府,也玩出一手假死的把戏,另谋别的基地以图抗拒我,这家伙也真厉害,我以为已经把他的去路全封死了,他仍然以巧妙的方法逃了出去,此后我们就像小孩子捉迷藏一样,互相寻找。也互相躲避!”

黄莺忙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呢?你们既然要躲,就不必找!”

金蒲孤笑道:“寻找与躲避是很重要的关键,谁先找到谁,谁就控制了对方的行动,因为我们这一次斗法是在暗中进行的,我找了他很久,也躲了他很久,结果被你破坏了!”

黄莺道:“你知道我这儿的活动情形吗?”

金蒲孤道:“我知道刘素客不可能公开露面,可是你这儿闹得有声有色,我忍不住请南海渔人来看了一下,结果他看见了伪装的刘素客,正因为太逼真了,一口咬定说是真的,把我骗了来!”

黄莺怔然道:“那么您今后又将处在劣势了?”

金蒲孤点点头道:“不错!从现在起,我的行动始终都在刘素客的控制中了,虽然优劣之势还不太悬殊,但至少我要找他就难了!”

黄莺道:“您不该躲开我的,尤其是生死未明,我怎么能放心,说什么我也会想个方法把您找出来!”

金蒲孤一叹道:“我瞒着你是不得已,不过你这孩子也太可恶了,你在这儿的种种设施都还可以说得过去,怎么能加害到武林中的同道呢?若不是为了他们,我还不肯轻易现身的!”

黄莺笑道:“我是吓吓他们的,并没有真心想杀死他们

金蒲孤道:“胡说!下山的路上埋了炸葯,幸好被我拆除了火线,那岂是开玩笑的!”

黄莺一惊道:“没有呀!我几时埋炸葯的?”

金蒲孤神色一动道:“你不知道这回事?”

黄莺叫道:“不知道,我可以发誓……这一定是骆勇偷偷干的事,我把他叫来问问!”

金蒲孤连忙道:“不必了!我也知道你不至如此糊涂,你在这具尸体上也没有玩花样吗?”

黄莺道:“有的!里面有一点迷烟。藏在瓷像的头里,移开头部,迷烟就出来了!这种迷烟可以叫人昏迷十个时辰,我是打算把这批家伙迷昏了藏起来…”

金蒲孤沉声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黄莺道:“我打算用这个方法引您出来,可是我不知道您什么时候会来,万一这次您没有来,我不能让他们出去把我的秘密拆穿了!”

金蒲孤沉声问道:“这些东西是谁帮你弄来的?”

黄莺道:“自然是骆勇,我对葯物一窍不通。迷烟、昨夜杀人的毒葯都是他配制的!”

金蒲孤想想道:“你起来吧,去看看骆勇还在不在!”

黄莺跳了起来道:“一定在,我正要找他问问为什么要在路上埋下炸葯!”

说着向后面奔去,金蒲孤却蹲下身子,在那具男尸上仔细地研究着,过了一会儿,黄莺又跳了进来叫道:“金大哥!那家伙溜掉了!”

金蒲孤笑笑道:“我相信他一定会溜的,现在我们到外面去,我叫你看看自己自作聪明的结果!”

说着拉了她走向厅外十多丈处,才解下宝弓,抽出一枝长箭搭上弓,飓的一箭,射在瓷像的头部!。

厅中立刻弥漫起一片黄色的烟雾,黄莺叫道:“骆勇说过那迷烟是黄色的,人只要闻上一点立刻昏迷不醒,他还给了我一瓶解葯,…”

金蒲孤问道:“他给你解葯做什么?”

黄莺道:“解葯可以驱散烟雾,防止受迷,因为这迷烟很不容易发散,而我们必须迅速行动,清理现场,以防备有第二批人前来看破秘密!”

金蒲孤道:“把解葯给我!”

黄莺在袖子里掏出一个小瓶交给他,金蒲孤接在手中看也不看,就朝迷雾中丢去,砰的一声,瓶子碎了!

烟雾果然很快地消除了,黄莺想跑过去,却被金蒲孤拉住了道:“你看看清楚!”

黄莺抬头一看,不禁惊呼出声,因为厅中的七具尸体都不见了,只有衣服留在地下。

金蒲孤但笑不语,黄莺道:“一定有人躲在里面。乘着烟雾障眼把尸体移走了!”

金蒲孤笑道:“人家把尸体拿去干么?”

黄莺道:“不晓得,一定有用处,否则尸体怎会失踪了呢?”

金蒲孤道:“移尸已是无聊,而移走尸体留下衣服则更没有道理,你怎么还是想不透!”

黄莺道:“我的确是想不透!”

金蒲孤一叹道:“难怪你被人弄于股掌之上还不自觉,瓷像中不是迷烟,瓶子里也不是解葯,假如我不来,你恐怕也只剩下一堆衣服了!”

黄营叫道:“什么?那是毒葯?”

金蒲孤笑笑道:“七具尸体在眨眼间化得一干二净,这不但是毒葯,而且还毒得吓人!”

黄莺脸色一变道:“骆勇干么要害我呢?”

金蒲孤道:“这给你一个教训,以后别再轻易相信人!”

黄莺怔怔地道:“我真不明白。骆勇与我无怨无仇,他为什么要杀死我呢?”

金蒲孤道:“自然是为了报仇!”

黄莺叫道:“我答应帮他的忙了呀!”

金蒲孤一笑道:“你只答应帮他杀死骆强,而事实上骆强只是骆仲和的走狗。他真正报复的对象是骆仲和,甚至于是整个骆家的人!”

黄莺道:“他没有说!”

金蒲孤道:“说了也没有用,你根本不是骆仲和的对手,何况为了骆季芳的原故。你也不一定肯帮他的忙。”

黄莺道:“那他也不必害死我呀!”

金蒲孤道:”他并不想害死你,可是另外有人要害死你,他只是受人的指示行事而已!”

黄莺连忙问道:“是谁?”

金蒲孤笑道:咱然是能帮他真正达到目的的人!”

黄尊想想道:“是刘素客,这个混蛋骆勇,居然背着我干出这种事,下次见到他,我非要他好看!”。

金蒲孤摇头笑道:“刘素客不会杀你,而且刘素客也不会动用这种低俗的手法,利用这种草包!”

黄莺叫道:“除了刘素客,谁还能奈何得了骆仲和!”

金蒲孤笑笑道:“你忘了一个人,这个人的能耐比刘素客差不了多少,而且他与骆勇的心理不谋而合,都想将骆家的人杀得光光的,他们二人才会凑在一起!你本来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对一切都充满了信心,为了保持你的天真;我不想把你的信心破坏,但结果却反而害了你。”

黄莺道:“这是不对的。小的时候爷爷与师父都叫我不要轻易相信人,可是我见到你第一面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是可以相信的,直到现在,我还是相信你,而你也从来没有令我失望过……”

金蒲孤一叹道:“你不该相信我的,这次我不就骗了你吗?”

黄莺笑笑道:“你并没有骗我,因为你并没有对我说过你会死,因此我才知道你没有死!”

金蒲孤道:“人的生死哪能由自己作主!”

黄莺笑道:“至少你能的,你不想死的时候,一定会想办法活下去!”

金蒲孤觉得话题扯得太远了,乃指指厅屋道:“别去管我的生死了,以后可千万不能再做这种傻事了!”

黄莺有点凄楚,也有点惭愧,低下头可怜兮兮地道:“我是很傻,每次自作聪明的结果一定会惹出麻烦来,所以金大哥,您以后不能再离开我了,尤其是不声不响地离开我,使我觉得无依无靠,不知道该怎样安排我自己,只好做出一些傻事来了!”

金蒲孤也有点愧疚地道:“日英跟季芳都应该招呼你的,怎么会让你一个人乱闯?”

黄莺眼眶红红地道:“她们是否知道你没有死了?”

金蒲孤道:“没有,我从落水后一直没有见过她们。”

黄莺道:“这就奇怪了,她们对你的生死好像看得很平淡,一点也不关心!”

金蒲孤觉得很难对她说真话,但也不忍心对她说假话,只有技巧地道:

“我虽然没有告诉她们我还活着,但也没有让她们认为我已经死了,因此她们大概是跟你一样,等待着我真正的消息吧!”

黄莺高兴地道:“她们只知道等待,我却能证明您还活在人间,由此看来我比她们还聪明一点吧?”

金蒲孤笑道:“不错!你比谁都聪明!”

黄莺看出金蒲孤是在笑她,不禁噘起嘴道:“金大哥。我知道你不是真心说这句话的!”

金蒲孤只好一叹道:“是的!日英与季芳并非对我的生死不关心、对我的失踪她们都抱定两个可能,不是死了就是别有用意,因此她们都静静地等待着,假如我一直不出面,她们才开始为我的死亡而悲哀,否则她们知道我一定会去找她们的,只有你、胡天胡地的一阵蛮干,结果不但破坏了我的计划,差点还送掉自己的一条命!”

黄莺红着脸道:“我知道错了,可是我始终不明白骆勇为什么要害死那些人,而且连我也害死在里面!”

金蒲孤道:“因为你们的一切装做都像刘素客,他一下子杀死了那些人,势必激起公愤,叫天下人都出来大举搜索,甚至于像莫大哥等人也会忍不住去对付刘素客!”

黄莺道:“刘素客本来就是天下的公敌,而且这些人合起来也未必能对付得了他!”.

金蒲孤叹道:“对付不了是另外一回事,至少这样可以叫刘素客藏不住身,而且在分心应付旁人的时候,他们可以坐收渔利!”

黄莺一怔道:“他们?对了!金大哥你说骆勇后面还有一个人,那究竟是谁呢?”

金蒲孤道:“这个人跟你的关系很密切,他恨透了你,可又不忍心亲手杀死你,所以才玩出这一手!”

黄莺想想叫道:“难道是我师父!”

金蒲孤点头道:“不错!他又得去了刘素客的万象秘笈,经过这两个月的参研,自然更可怕了,而且他报复的对象是孟骆陈三家的人,骆勇想找骆仲和报仇的话,自然他是最有力的合作人选!”

黄莺道:“您看见我师父了吗?”

金蒲孤摇头道:“没有!浮云上人现在与刘素客一样的狡猾难惹,想找到他的踪迹很不容易!”

黄莺道:“那您怎么能肯定是他呢?”

金蒲孤道:“有一个证据,今天来的那些人中,有一个叫做古明月的家伙特殊,而且先溜了!”

黄莺笑道:“这个家伙是骆勇找来的帮手,是我们故意安插在他们中间刺探动静的!”

金蒲孤道:“这就更对了,我曾经在暗中监视他的行动,结果他出门以后,找了个隐蔽的地方,两脚一蹬,从天空溜了!”

黄莺不解道:“从天空溜了?”

金蒲孤道:“他是利用排云宝衣升空走的,除了你师父外,还有谁能做到这一点!”

黄莺失声叫道:“那家伙是我师父乔装的?”

金蒲孤道:“浮云上人得到了万象秘笈,自然无所不能,不过我想这家伙也许是他新吸收的助手,不管你师父化装术多高明,以他那把年纪要装一个小伙子总是件不太自然的事!”

黄莺道:“我师父把排云宝衣视同性命。不可能轻易交给别人吧?”

金蒲孤笑笑道:“当年他就仿制了一件,现在自然可以仿制更多,只是比原件的性能较差而已,排云升空,依然很有效,我想那骆勇也分到一件,否则在眨眼之间,他怎么也溜得无影无踪了!”

黄莺忍不住怒叫道:“这个老混帐真该死,居然把我母亲的遗物如此滥施于人!”

金蒲孤一叹道:“他现在正是用人之际,略施小惠,才能抓得住人心,我倒是替那些家伙悲哀,你师父不会永远让别人分享排云之秘的,等他们的利用价值失去之后,就轮到他们遭殃了!”

黄莺呆了一呆才道:“金大哥!现在您有何打算呢?”.

金蒲孤长叹一声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个刘素客已经使我穷于应付,现在又加上你师父,这两个人的存在对世人都是严重的威胁,可是他们又都行踪诡密,叫人无从捉摸!”

黄莺想想道:“金大哥!假如现在我有机会能除去我师父,您是否还会拦阻我呢!”

金蒲孤沉吟不答,黄莺急了道:“他已经正式对我下了毒手,难道您要我永远挨打不还接吗?”

金蒲孤庄容道:“你们师徒之谊早绝,不过我仍是不希望你去找他寻仇!”

黄莺道:“我不找他,他会找我!”

金蒲孤道:“为了自卫自然是另当别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回 隐形之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