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二十六回 幽灵鲛鱼

作者:司马紫烟

南海渔人笑道:“据我们所知,骆仲和与骆洛仙父女两人是与刘素客在一起的,而具有那等水性的女子,必是骆洛仙无疑!那船上也一定是刘素客了!”

金蒲孤沉吟片刻道:“有此可能,但未确定,前辈若是与那女子照照面,认清她是谁就好了!”

南海渔人道:“我曾经有过这样打算,不过我怕因此泄漏了秘密,虽然骆洛仙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但是我若与她碰过面,她回到船上之后,神色之间,一定瞒不过刘素客,使他提高警觉,改变了航向,那就更难找他了!”

黄莺道:“现在你失去了他的下落,又上哪儿找他呢?”

南海渔人一笑道:“这倒不必紧张,那条船虽说是往南的,其实它的方向却一直朝东!”

金蒲孤问道:“前辈确知它是东行吗?”

南海渔人道:“那还会错?南行刚好顺风,那条海船却放下风帆,改用桨揖推行,自然是向东行了!”

黄莺道:“东行不就是崇明岛吗?”

金蒲孤叫道:“不错!看来我们这次可撞对了,不但找到了浮云上人,而且还找到了刘素客!”

南海渔人道:“你们是去找浮云上人的吗?”

金蒲孤笑道:“我们的目的是上崇明岛去找浮云上人,想不到刘素客也走上了同一条路!”

黄莺问道:“他也是去找老和尚吗?”

金蒲孤摇头道:“不!刘素客并不知道老和尚也会在岛上,此行纯属巧合,不过巧得太有意思了!”

黄莺反而有点怀疑地道:“刘素客上崇明岛去干么呢?难道他想利用我爷爷的水晶宫阀重起炉灶吗?”

金蒲孤微微一笑道:“也许有此可能,因为他想在短时间内另创基业很不容易,水晶宫阈原有的建设已经很不错,只消稍加修萁,就是一处很完善的别业!”

黄莺道:“那他可找错主意了,水晶宫是我的地方,纵然他能利用上了,也无法阻止我出入自如!”

金蒲孤笑笑道:“到了刘素客的手里,一切都会改样,只怕连你自己都不认识了!”

黄莺笑道:“我倒希望他试试看,整个崇明岛翻过身来我都了如指掌,只要他敢住进去,我就有把握弄得他永沉海底,正好一雪上次他活埋我们的宿怨!”

金蒲孤道:“他是否会利用水晶宫重起炉灶,目前尚无法断定,尤其是浮云上人也在那里,恐怕他也不会那么方便,不过另一件事倒是颇堪忧虑,我们最好能快点赶去设法加以阻挠!”

南海渔人与黄莺同声问道:“什么事?”

金蒲孤指指黄莺手中道:“崇明岛海底这种鱼很多吗?”

黄莺道:“这种鱼不多见,但是崇明岛附近和海上倒是它们经常出没之地,他难道也想利用它们制隐形宝农吗?”

金蒲孤点点头道:“南海前辈在杀鲛时发现有人也想染指,这就很可能了。”

南海渔人道:“他怎么会知道幽灵鲛的呢?”

金蒲孤叹道:“刘素客鲜有不知之事,六件宝衣中,僻水、避金,穿石、土行等四件宝衣的秘密,他已全部掌握住了,排云之秘可能会知道,唯有隐形之秘,他一直没有机会过目研究,不过他那人博学广闻,可能已经猜测到与幽灵鲛有关,所以才有崇明之行。”

黄莺道:“他怎么晓得崇明岛有这种鱼呢?”

金蒲孤道:“他与你爷爷相处过一段时间,对于崇明岛的一切自然都听说过了!”

黄莺问道:“那他上一次为什么不设法弄到手呢?”

金蒲孤叹道:“那时我们还没有与骆家的人接触,谁也不知道有这六件宝衣,所以没有引起他的注意,现在他已掌握了大部分宝衣之秘,怎肯放弃其余的一两件,隐形宝衣在我手中,他自己知道不易取得,就一定要靠自己的力量,在可能的范围内设法补救了!”

南海渔人愕然道:“隐形宝衣已经证明与幽灵鲛有关,我们就必须阻止他取得幽灵鲛了!”

金蒲孤点头道:“不错!幽灵鲛万不可容他得手!”

黄莺道:“就算他弄到了手,又能怎么样呢?”

金蒲孤在容道:“假若刘素客能完全掌握六件宝衣之秘。则上天入地,穿石行土,水火不侵,兵刃不伤,来去无形,再加上他一身奇技异能,世上还有谁能制住他,整个天下也将由他一手掌握了!”

另外二人闻言俱是一怔,南海渔人骇然道:“不错!这太可怕了,我们必须阻止他才行!”

金蒲孤道:“排云宝衣在浮云上人手中,我们力有未逮,不过浮云上人也不会让他得去的,除非他早已弄到手了,目前唯一可控制的只有隐形之秘,这一个任务非前辈辛苦一趟不可!”

南海渔人道:“我不怕辛苦,可是如何着手呢?”

金蒲孤道:“运用前辈精擅的水性,急速潜往崇明岛,将幽灵鲛全部杀光!”

南海渔人道:“我怎么知道有多少呢?”

金蒲孤道:“这类珍奇的鱼类世所罕见,为数定然极稀,前辈尽可能地加以消灭就是了!”

南海渔人道:“可是他的大船已经出发了三天,早就到达那里了!”

金蒲孤道:“这段时间内他不一定能得手,万一得到了,硝制鱼皮必然还要一点时间……”

南海渔人点头道:“不错!我用了化铁神胶,也费去两天时间,而且还制得不够彻底,刘素客才能通天,也不会比我更快了!”

金蒲孤忙道:“这就行了,前辈此去相机行事,如他尚未得手,则加力歼灭鱼群,如他已经得手了,则设法加以破坏或盗走!”

南海渔人道:“我一个人恐怕不够,刘素客很难对付,尤其是第二个方法破坏,那更难了,即使我赶到了那里,仍然不知道他是否得手,得手了又如何处理收藏!”

金蒲孤道:“前辈可以找到骆洛仙询问一下!”

南海渔人道:“骆洛仙跟刘素客在一起,见到她很不容易,再者我不知道她是否已为刘素客的惑心术所迷…”

金蒲孤道:“刘素客用不着在她身上施展惑心术!”

南海渔人道:“那她为什么肯替刘素客出死力呢?”

金蒲孤道:“她身受孟石生的凌辱,志切地想报复,大概是要借重刘素客的力量为助!”

南海渔人不以为然道:“孟石生的土行穿石宝衣被刘日英破坏了,一身功力也因为屡受创伤而所剩无几,她要找孟石生报复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用不着借助于人!”

金蒲孤轻叹道:“孟石生在万象别府被逐后,突然失去了踪迹,恐怕是落在刘素客的掌握中,她为了要找到孟石生,就必须求助刘素客,在我的猜想中,刘素客一定是用孟石生作为换取她合作的条件!”

南海渔人想想道:“就算你都说对了,我见到她之后,她也不见得肯帮我的忙!,!

金蒲孤道:“她并非真心想与刘素客合作,只因为听说我死了,她无人可求,才找上了刘素客,前辈若是见到她,说出我尚在人世,她一定肯帮忙的!”

南海渔人道:“好吧!我可以试一试,不过如何能避开刘素客单独与她见面也是一个大问题!”

黄莺将手中的鱼皮隐形衣递给他道:“用这个!”

南海渔人道:“这东西只能在水里隐形,假如能在水中与她见面,我根本就不必隐形,除非金老弟把那件隐形宝衣的原本再借给我用一次!”

金蒲孤却凝重地道:“这一点要请前辈原谅,隐形衣我必须留作自用,因为我这次到崇明岛上不能公开现身,尤其是刘素客也在岛上动隐形宝衣的脑筋,这件宝衣的关系太重大了,前辈可明白我的意思?”

南海渔人笑笑道:“你可是怕我行动不小心,落入了刘素客的圈套?”

金蒲孤点点头道:“不错!刘素客即使得到了幽灵鲛,恐怕短时间也只能在水中隐形,假如被他得到了这件宝衣,参透了隐形之秘,那后果就严重了!”

南海渔人想了一下道:“你顾虑得也有道理,不过你认为我会落入刘素客的圈套,倒使我不太服气!”

金蒲孤笑道:“事实上前辈已经落入圈套了,我将隐形宝衣交给前辈使用,刘素客是知道的,所以他一路留下形迹,正是安排好陷井,等前辈钻进去!”

南海渔人一怔道:“这怎么可能呢?”

金蒲孤道:“刘素客行踪诡密,我们找了他这么久都不得一点消息,何以偏偏给前辈碰上了?”

南海渔人道:“这完全是巧合,他根本不知道我在海边,而且他此行十分隐密……”

金蒲孤一笑道:“行踪隐密,便不会给前辈发现了,他料定前辈必在浙境沿海,才故意由杭州湾入海,而且第一次发现幽灵鲛时,他故意叫骆洛仙下海捕捉,目的就是让前辈得手,好叫前辈赶到崇明岛去上当!”

南海渔人不信道:“哪有这回事!”

金蒲孤道:“骆洛仙双目失明,水性比她的父亲骆仲和差得多了,刘素客若是真的想捕鲛,怎会叫她下来!”

南海渔人不禁一怔,呆了半天才道:“对呀!被你这一说,我也糊涂了,他既然要想捕鲛以参研隐形之秘,为什么又要让我先得手呢?”

金蒲孤道:“捕得幽灵鲛,并不一定能窥破隐形之秘,诱使前辈入网,他却得到了现成的隐形衣!”

南海渔人长叹一声道:“老弟,我也不知该怎么说了,幸亏有你这么一个人能跟刘素客一较长短,否则天下将被他搅得不知成什么样子了!”

黄鲛也瞪大了眼睛道:“金大哥,你既然想到刘素客在岛上设下圈套,为什么还要叫老渔夫去呢?”

金蒲孤笑道:“这是将计就计,给他一个反圈套尝尝,南海前辈去时,也许瞒不过他,可是南海前辈身上没有穿着隐形宝衣,叫他安安心,我就可以给他个措手不及!”

黄莺不解道:“老渔夫没有穿隐形宝衣,他知道一定在你身上,对你更会加意防备,怎会措手不及?”

金蒲孤道:“这得多谢你了,你在会稽山一番胡闹,他以为我一定会在会稽山!”

黄莺道:“他计算一下行程,也可以算到你会追下去!”

金蒲孤笑道:“浮云上人在暗中帮助你,刘素客是知道的,他会以为我跟浮云上人在会稽山上斗一场,万没想到浮云上人会到崇明岛上去凭吊你母亲,更没有想到我会追了去,这一次错打错着,三方面都会齐了,他们两边都蒙在鼓中,只有我最清楚!岂不是天助我成功!”

黄莺想了一下才高兴地道:“这么说来,我在会稽山上的一番布置,不仅没有误你的事,反而帮了你的大忙!”

金蒲孤笑道:“假如不是一切都凑巧了,你依然是误我不少事,这只能说是上天帮忙!”

南海渔人却问道:“金老弟,你说我先到岛上可以叫刘素客安心。是什么意思呢?”

金蒲孤道:“这很简单,刘素客以为我还在会稽山,前辈若是不去,他想到前辈一定到会稽山通知我了,他一定会加防备,现在前辈只比他稍迟一步赶到,他计算行程不够到会稽山再赶过来,自然也无法料到我会前去。”

南海渔人沉吟道:“刘素客深谋远虑,恐怕不至于如此大意吧?”

金蒲孤笑道:“他千算万算,绝不会算到我们会在海上碰头,所以这一次他是输定了!”

南海渔人想了一下道:“反正动脑筋的事我比你们差多了,只好照你的计划走一趟!”

金蒲孤道:“前辈此去也不必故意忙着现身,行踪还是尽量隐密,相机行事,假如能凑巧碰上骆洛仙,跟她私下接个头,多了解一点对方的内情就更好了!”

南海渔人一笑道:“这点脑筋我还会转,不用你多操心,事不宜迟,我这就走了!”

说着又轻轻滑下海中,隐入水中不见了,金蒲孤朝黄莺道:“我们也快点赶路吧!这一次能盯上刘素客是意想不到的收获,别错过机会了!”

海上行舟是长距离的航行,自然不能完全依仗人力,而且为了掩蔽行踪。他们在挪行了一段距离后,便调了一个方向,半迎风势,改为侧风行势,那样可以将就地形,选一处最不受注意的地方登陆!

这地点也是金蒲孤与南海渔人第一次到崇明岛登陆的途径,他们在到达之后,首先找个突出的岩壁将小船藏了进去,因为崇明岛孤悬海外,归途势非借重船只不可,他们必须要把握住一条船。

这一块地方是崇明岛上的死角,黄莺虽是岛上长大的,若非亲见金蒲孤等人由此而来,竟也不知此地可以登陆的,这自然是个很隐蔽的所在,所以他们再度前来,依然选中了这个地方。

藏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回 幽灵鲛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