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二十七回 人心惟危

作者:司马紫烟

石慧一笑道:“那么现在你们在一起了?”

浮云上人——凌奇峰的目中射出一丝光辉道:“是的,虽已生死异途,但至少没有任何障碍在我们中间了!”

石慧的笑容依旧,但神色间却带着无限羡慕道:“你们很幸福,生不同裘,死后却能魂梦相依!”

凌奇峰很高兴地道:“不错!两情若是久长时,并不在朝夕相依,浮生如梦,为欢能几,只有死后的岁月是永久的,等我把依依的遗愿完成后,我们很快就能聚首了!”

石慧淡淡地道:“你现在有把握能达成心愿了吗?”

凌奇峰傲然道:“当然了,现在我谁都不怕了,即使刘素客金蒲孤重新出世,我都不再放在心上,骆陈孟三家的人头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只等我去收取而已!”

石慧一笑道:“那真该恭喜你了!”

凌奇峰兴奋地道:“当年在天目山我也承你帮过一点小忙,虽然那一次没有能成功,你我总算是故人,难得今天又能见面,你又是第一个得知我还俗入世的人,这也是一段缘法,我们好好谈谈,说不定我还可以给你一点好处!”

石慧一噘道:“当初我帮你暗中传信,把那三家的人与黄老头子一起骗到天目山去,你答应帮我杀死金蒲孤的,可是你并未践约!”

凌奇峰笑道:“那时我能力不足,现在定然不会再使你失望,而且我今后准备从事大举为依依复仇,还有借重你的地方,你好好地跟着我办事,我把此身的武功都传给你如何?”

石慧神色一动道:“真的?”

凌奇峰笑道:“自然是真的,我虽然收过一个徒弟,可是黄莺那鬼丫头太使我失望了,你倒是我很理想的传人!”

石慧沉吟不语,凌奇峰又问道:“你怎么会到这儿来的?”

石慧想了半天才道:“这有两个说法!”

凌奇峰讶然问道:“怎么会有两个说法呢?”

石慧道:“第一个说法是我此刻无处可投,青荷山庄虽是我的故居,可是父仇未复,我无颜回到那里去,只有到这片孤悬海中的小岛来容身了!”

凌奇峰道:“天下这么大,何必一定要到此地来?”

石慧道:“只有这个地方我才能碰上你,我几次与金蒲孤作对,早已弄得身受天下武林人唾弃,算来只有与你还有点渊源……”

凌奇峰想想道:“这倒是说得过去,可是你怎么会想到在此地能碰上我呢?”

石慧道:“是刘素客说的!”

凌奇峰一震道:“刘素客!他也来了吗?”

石慧点点头道:“是的!我就是跟他来的,刚才那番话也是他教给我的!”

凌奇峰脸色一沉道:“他又有什么鬼花样?”

石慧笑笑道:“你别急呀,我还有第二种说法呢!”

凌奇峰忙问道:“第二种是怎么说?”

石慧道:“我听说你把刘素客的万象秘笈都学去了!”

凌奇峰点头道:“不错!我虽然只看了一遍,可是凭我过目不忘之能,大概都记住了,也因此我才不把刘素客放在眼中,这与你有什么关系呢?”

石慧道:“不但与我有关,与你的性命也有关系,我第二个说法也可以说是来救你的性命,幸亏你先表示要传我武功,否则我就让你去送死了!”

凌奇峰哈哈一笑道:“这一定是刘素客设下什么圈套了,他那点鬼门道现在可奈何不了我!”

石慧冷冷地道:“这可很难说,我如不告诉你刘素客在此,管保你难逃一死!”

凌奇峰傲然道:“我不信!”

石慧一笑道:“假如我对你说你这个墓碑不可能立得长久,你会怎么样想呢?”

凌奇峰一怔道:“为什么不会长久呢?”

石慧道:“别人或许不会多管闲事,黄莺把她父亲的遗骨又放了进去,怎会容你如此立碑!”

凌奇峰道:“胡说,黄久新的骸骨早就被我扬散到海中去了,她要到哪儿去找!”

石慧道:“你扬骨之时,可曾包括头顿在内?”

凌奇峰怔了一怔道:“没有!黄久新的尸体是他老子埋葬的,根本就没有脑袋!”

石慧笑笑道:“崇明散人将头骨留了下来,供在山上的一个秘洞中,每年也按时设祭,借以表示他心中的歉意,这些事你都不知道吧!”

凌奇峰愕然造:“没这事吧!他何必要将头骨与尸体分开来埋葬呢?”

石慧道:“黄久新生前专好搜罗奇珍异宝,都藏在那个秘洞中。其中有一个玉盒能将任何东西保存万年而不朽!”

凌奇峰道:“我知道有这样东西!”

石慧道:“这就是了,那玉盒的大小只能容纳一个头颅,崇明散人就将他儿子的脑袋取下放在里面,这件事你们都不知道,黄莺前次回来拿取珠宝时,才发现了玉盒中的头颅,连着玉盒放到墓中归葬了……”

凌奇峰叫道:“你怎么晓得的?”

石慧道:“我早就在这里了,黄莺来时我在暗中跟踪她,亲眼看见的!”

凌奇峰想想道:“刘素客也是很早就来了吗?”

石慧摇头道:“不!我先来,他是前两天才到的!我在此地是为了等你,想木到先等到了他,反正我的目的只想杀死金蒲孤,你们两人都可以帮我的忙,因此我就把黄莺来过的事告诉他,他叫我转告你……”

凌奇峰愤然道:“刘素客一定是在墓中设下了圈套!”

石慧摇头道:“没有!我敢担保他未曾走近墓地一步!他来到此地后,尽忙着别的事!”

凌奇峰道:“那他叫你告诉我这些干么?”

石慧道:“我也不清楚,不过刘素客任何一件事都有特殊的用意,我想了半天,才明白这是他借刀杀人之计!”

凌奇峰一怔道:“借刀杀人?这是怎么说呢?”

石慧道:“他是想借黄骛的刀来杀死你!”

凌奇峰叫道:“你越说越糊涂!我实在不懂!”

石慧一笑道:“黄莺将她父母的骸骨并葬,你肯答应吗?”

凌奇峰瞪着眼吼道:“不行!我连一方墓碑都不能允许他们的名字同列,怎能让他们的遗骨并葬,我若是知道黄久新的脑袋在墓里,早就把它给挖出来了!”

石慧道:“黄莺在墓碑上刻得很明白,你怎么不知道!”

凌奇峰用手敲敲脑袋道:“我没想到,黄久新的尸骨是我亲手杨散的,怎么会想到还有一颗头颅留下!”

石慧一笑道:“你一时想不到,慢慢总会想到的!”

凌奇峰道:“那当然了,我起初是因为情绪太激动,一时乱了方寸,等我冷静一下,一定会想到墓碑上的毛病!”

石慧道:“黄莺知道你必会如此,假如她真想让父母的遗骨合葬,一定会换个地方,不会留在这里等你再来一次挫骨扬灰!”

凌奇峰道:“那么她是故意如此的了?”

石慧笑笑道:“刘素客这样想,我也是这样想,那小妮子一定在墓里设下了什么厉害的埋伏!”

凌奇峰哈哈大笑道:“刘素客尚且不惧,黄莺那小丫头又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石慧在容道:“这可很难说,黄莺敢把她父亲唯一的遗骨留此作饵,必然是计出万全,所以刘素客知道这件事后,也不敢轻易前来一试,就等着你来上当!”

凌奇峰道:“我还是不相信,非得打开看看,而且我本来也准备将依依的遗骨另外换个地方……”

说着将刚立好的墓碑又拔了起来,放在一边,然后动手将砌墓的石块一方方地拆下来,没有多久,已经拆出一个大洞,可以看见里面了。

穴中是一口大石棺,用盖子盖着,此外别无他异,凌奇峰刚想钻进去,石慧却拉着他道:“且慢,你不觉得这里面有点奇怪吗?”

凌奇峰道:“我看不出有什么毛病!”

石慧手指地下道:“这石棺砌造得十分严密,风雨不透,怎么地下会有水迹?”

凌奇峰不经意地道:“在密封的地穴中,地底的潮气上蒸,这也是很寻常的事!”

石慧摇头道:“不可能,这里地势极高,底下又是坚固的石块,水气怎能透上来!”

凌奇峰道:“那就是数次开阖时,留在里面的水气无法外泄,将地下浸潮了!”

石慧道:“此处正当向阳,日光炙烤,一点水气也该烤干了,因此我觉得这潮湿之处颇有疑问!”

凌奇峰也被她说动了,怔了一怔道:“依你的看法这是怎么回事呢?”

石慧道:“我想这多半是黄莺弄的玄虚!”

凌奇峰笑笑道:“黄莺那丫头鬼聪明是有一点的,但是我不相信她能玩出什么特别的花样!”

石慧冷冷地道:“我是为了你好,你爱信不信!”

凌奇峰大笑道:“我并非不信,而且我对这地下的水迹也感到有点不对劲,可是这并不足为俱,充其量她弄点什么毒葯放在里面来害我……”

石慧道:“我也是这么想!”

凌奇峰笑道:“可是我对毒葯并不外行,尤其看过刘素客的万象秘笈后,对于那些稀奇古怪的毒葯都有着深切的认识,大概不会上这种当了!”

石慧道:“那你可曾看出这里用了什么毒?”

凌奇峰摇头道:“没有用毒,我经过鼻嗅肤触的检验后,断定这些水气中并未含毒!”

石慧道:“你别太自信了,刘素客博学万能,结果还是被人用无影之毒整了一次!”

凌奇峰笑道:’‘可是刘素客并没有被毒死!”

石慧慍然道:“随便你吧!我只是为了借重你的力量报仇,才劝你慎重一点!”

凌奇峰微笑道:“要报仇的话,你不如投靠刘素客还靠得住一点,我想你是为了想学我的武功,才对我如此关心吧!你放心好了,我既然敢公开露面,自然已经具有相当把握,连刘素客与金蒲孤都不放在心上,还在乎一个小丫头黄莺吗?”

石慧想想道:“假如不是用毒,那么这所墓穴里一定另有古怪,你还是慎重一点的好!”

凌奇峰点点头道:“这倒是个好建议,姑且不论它是否有毛病,这所墓穴也没有再存留的必要了,我干脆先毁了它吧!”

说完双掌虚空前推,竟把一座石砌的墓扩震得四下飞散,只剩下一口孤零零的石棺依然无损!

石慧见了不禁脱口赞道:“你的功力真深厚,居然能将劈空掌运用到如此境界!”

凌奇峰得意地大笑道:“这就是我胜过刘素客的地方,他那万象秘笈中无所不包,可是这些助长功力的秘诀对他全无用处,白白地便宜了我!”

墓穴被拆去之后,仍是没有什么变化,凌奇峰又笑道:“你是过于小心了,这不是什么都没有吗?”

石慧呆了一呆道:“也许你是对的,不过我认为我的顾虑绝非多余!”

凌奇峰一笑道:“小心慎重自然是好的,不过得因人而施,假如刘素客到过此地,我自然就不敢大意了!”

石慧道:“刘素客自己不来,却巴巴地叫我来告诉你黄莺曾经移骨合葬的事,必然有他的用意!”

凌奇峰笑道:“刘素客是认为黄驾一定在墓中设了布置要害我,所以才叫你来通知我,借黄莺之手能除去我,岂不是省了他不少力!”

石慧道:“那么你是否相信黄莺在此地设下布置呢?”

凌奇峰道:“没有!她唯一的布置是在墓碑上玩了一点小花样!”

石慧道:“她将父亲的遗骨移来此地,明知道你一定会破坏,怎会毫不设伏!”

凌奇峰笑道:“这小丫头的鬼心眼很多,连刘素客都被她骗过了,她的目的是想吓阻我不去毁墓,所以在墓碑上另刻了一片字迹,明白说出这是她父母的合骨墓葬,我见到了墓碑,便会怀疑到墓中一定有着厉害的布置,不敢轻易尝试破墓,她的目的岂非达到了!”

石慧一笑道:“你想得太简单了,这几个字连我都吓不倒,怎会吓住你呢?”

凌奇峰道:“她还有一个更深的用意,幸而有你在旁边一激,才使我没有上她的当!”

石慧道:“还有什么用意?”

凌奇峰笑道:“她将黄久新的头骨与依依葬在一起,又弄上那块墓碑,假如你不在旁边,我一个人发现了,首先自然是没想墓中有了布置,那时我可能不敢轻举妄动,唯一的方法是彻底毁了这座墓……”

石慧道:“那又能怎么样呢?”

凌奇峰道:“那样一来,黄久新与依依的遗骸混杂在一起,我永远也无法将他们分开了!”

石慧道:“她如想这样做,自己也可以动手,何必要等你来呢?”

凌奇峰一笑道:“她如自己这样做了,我第一个就不会饶她,甚至于会因而变本加厉,成为一个真正的狂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回 人心惟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