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二十八回 箭飞刀落

作者:司马紫烟

刘素客在万象别府中设有管窥地听等巧具,可以远测身外的动静,那么他在这儿假扮一个幽灵的谈话也并非不可能,尤其是刚才那幽灵叫他一死共赴极乐,他更相信是刘素客在捣鬼。

口头上答应了,暗底下却在凝聚功力,一方面为了自卫,一方面也准备先发制人,只要是别处有一点动静,他会毫不考虑地出来施袭,幽灵之说只在虚无之间,白昼现形更属玄虚,老谋深算如他,当然不会上这个当!

可是他对孟依依相思之深也到了极点,七分怀疑中,也含了三分希望,而且他捉摸定了孟依依果然能显灵,幽魂是一种虚无缥渺的形质,自然不会受他的掌力所伤!

然而,这只手的出现,使他推翻了全部的疑虑!

刘素客本事再大,总不能凭空创造出一个幽灵来,而相停中的这只手,只有幽灵才能做得到!

一时激动下,他几乎想扑过去握住那只手,可是他的身形才动,那只手又缩回水中去了;耳边响起空冥的声音道:“奇峰!你想干什么?”

凌奇峰激动地道:“依依!我要摸摸你!”

棺中幽幽一叹道:“会晤在即,此后有无穷的岁月共相厮守,你不能多等一下吗?”

凌奇峰叫道:“不能等,我一下子都不能等!”

说着伸手要到棺中去摸索,棺中急叫道:“快住手!”

凌奇峰怔然道:“为什么?”

棺中一叹道:“奇峰!我是一缕幽魂,在日光中本不能存身,所以才借这一棺海水以寄灵,刚才日光恰好被云遮住,我才冒险现身,若是与生人的血肉接触,冲散了我的神气,那我们永远都不能在一起了…”

凌奇峰怔然道:“那你等一下如何接近我呢?”

棺中幽幽地道:“我幽灵的本质是无法接触你的,必须借纯阴的器物来毁销你的肉身,接引你的精灵,也怪我的心太急。没有先警告你,差一点误了大事,幸好我先伸出一只手来试一下……”

凌奇峰忙道:“我可以看见你吗?”

棺中道:“自然可以看得见,我先伸手的目的就是试探一下我的灵体是否能抗受天光……”

凌奇峰忙道:“你能抗受吗?”

棺中顿了一顿才道:“虽然有点难受,但还勉强抗得住,可是你千万不能再莽撞了!”

凌奇峰道:“不会的,我一定不动,可是你也别太勉强,我们可以等到天黑了再晤面!”

棺中轻叹道:“不必了,我的心跟你一样的急,现在只是上午,日光还不太猛烈,等天黑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呢!这段时光在你一定是度时如年,我不忍心见你多受煎熬,还是快点解决了吧!”

凌奇峰道:“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忍受的!”

棺中悠然长叹道:“人的精魂是靠着精神凝聚的,你经过一天的折磨后,可能会涣散无法成形了,除非你能澄除万虑,什么都不想,静等到天黑,你能吗?”

凌奇峰道:“那一定不能,以前也许可以,我听到你的声音,知道你的精灵仍在,绝对无法安下心来!”

棺中轻叹道:“我想你也做不到这一点的,所以我们不能再等待,而且我们这种结合的方法,实已破天地生灭之机,迟则招致天嫉鬼妒,必须从速行事,等到天黑之后,一切的幽灵都出来了,可能阻碍更多…,现在又有一片云过来了,时机难再,你快准备着吧!”

凌奇峰果然退后一步,目光紧盯着棺中,天下果然飘过一片浓云,日光暗了下来!微风吹过,令人有冷飓飓的感觉,石慧在旁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棺中慢慢地又伸出一只手,接着露出一个头,坐起半边身子,那是一个女人,水淋淋的长发被散下来,浅灰色的衣服也是水淋淋的!然后站了起来!

石慧惊叫了一声,整个吓昏了过去。

由一棺清水中突然冒出一个女人来,而且这石棺四面密封,人硬是由虚无中幻化出来的,事前还经过一番鬼气森森的谈话,在她心中先蒙上了恐怖的影子,叫她怎么不惊骇慾绝呢!

何况这女人一头长发披散,不见面目,另一只手中还握着一柄寒气森森的利刃!

凌奇峰也吓得倒退了两步,颤声道:“‘依依!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了!”

幽灵轻叹道:“我只是一片精魂所聚,还有什么好看的样子呢?鬼魂的样子总是难看的,所以人才怕鬼!”

凌奇峰道:“我不怕你,可是你的面目……”

幽灵噗嘘一笑道:“我看你是吓昏了,连前后都分不出来了,我是背对着你,怎能看见面目!”

凌奇峰吁了一口气造:“你为什么不转过身来,让我仔细看看你呢?”

幽灵轻叹道:“我不敢转身,怕你吓坏了,不肯跟我在一起了!”

凌奇峰道:“怎么会呢?”

幽灵道:“我是暴死的,精魂所聚,仍是临死前的形状,那个样子你受得了吗?”

凌奇峰一叹道:“有什么受不了,你的遗体是我收葬的,你的惨状时刻都蒙绕在我的脑海中,正因为你死得这么惨,我才发誓要替你报仇!”

幽灵一叹道:“仇不仇都别谈了,只有我们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事,现在我们应该感激那些曾经迫害我的人,否则我们不会在一起!”

凌奇峰怔然道:“’你已经忘记了仇恨吗?”

幽灵道:“没有忘,可是我该进一步想,若非我的家人迫害我,我不会到崇明岛上来,也不会遇见你,若不是黄家父子阻碍我们,你我的用情不会这么苦,假如我们生前能够结合,则缘尽而爱消,爱消而情灭,生无所憾,死无所恋,精散灵泯,死后一切都不存在了,那永恒的聚晤也不会再有可能了!”

凌奇峰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幽灵道:“这有什么难懂的,人生有末了之事,未尽之缘,才能留到死后,否则人死而魄散,一了而百了,当然这种机会很少,所以世间的幽灵也不多…”

凌奇峰点点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曾经削发为僧,佛门轮回之说竞真是有的!”

幽灵一笑道:“那是骗人的,生者自生,死者自死,轮回转世绝无此事,人死了,或者就此毁灭,或者成为不朽的阴灵,只有这两条路走!”

凌奇峰道:“那千百年来,地下的幽灵不是太多了吗?”

幽灵笑道:“幽灵也会消灭的,一阵狂风,一点阳光,都可以使幽灵消化无形,若要形神不灭,除非是永远躲在地底不出来,可是长此寂寂,人受不了,幽灵更受不了,为了等你,我才忍了那么久,我们聚在一起后,也许可以互相慰借,在地下永相厮守,直到有一个不耐烦了,冲突起来,陷身于永劫不复之境!”

凌奇峰叫道:“不会的!我永远不会对你不耐烦!”

幽灵笑道:“所以我不让你看到我的脸!那样在你的印象中,我始终是个美好的……”

凌奇峰造:“我死后不是还会见到你吗?”

幽灵道:“不!幽灵可以见到人,人也会见到幽灵,可是在幽冥的世界里,他们只能互相摸索见不到对方,可以互相谈话,却永远不知对方是什么样子,所以在幽灵的世界里比较宁静……”

凌奇峰一怔道:“既是幽灵不能见到对方,你怎么知道自己的样子很难看呢?”

幽灵顿了一顿才道:“我是凭想象的,当我的魂魄脱离躯体时,看了一下自己的形相,那是最后的一眼,在我的记忆中,这就是我的形相了!”

凌奇峰笑笑道:“如此说来你并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形相了,也许你不是那么难看呢!我一定要看一下!”

幽灵沉声道:“你一定要看?不会后悔?”

凌奇峰诚恳地道:“不后悔!依依!你知道我对你用情多深,刚才我捧着你的头骨,也不嫌它难看……”

幽灵况声道:“好!我就给你看一下吧,老实说我也想知道自己的形相,而且这也是对你的一个考验,看看你对我的感情是否真挚!”

凌奇峰叫道:“哦对你还不够真?我可以为你死,为你赴汤蹈火,不计任何牺牲…”

幽灵冷冷地道:“那很难说,你只见到生前的我,可没有见过死后的我!”

凌奇峰道:“无论生死,哪怕你只剩一具枯骨,我对你的爱绝不改变!”

幽灵轻叹道:“我希望你说的是真心话!”

说着慢慢地跨出石棺,慢慢地转过身子,凌奇峰一看她的脸,脚下又不由自主地退了两步!

幽灵一哼道:“我吓着你了吧!”

凌奇峰失声叫道:“依依!你真把我吓着了,我从来没想到你会有这会…”

幽灵冷冷地道:“会有这么丑恶!”

凌奇峰连忙摇头道:“不!你哪里是丑,简直美丽极了,比你生前更美,我从来没有见你这么美丽过!”

幽灵一笑道:“是吗?你别骗我!”

凌奇峰大声道:“是真的,我绝不骗你,此刻你简直就像画中的仙女,不!仙女也没有这么美……”

幽灵不信道:“哪有这回事,最多也不过是我生前的形相罢了,还会变了一个样子不成!”

凌奇峰出神地道:“不!你的相貌虽然与生前差不多,可是别有一种动人情致的神态……”

幽灵一呆道:“那也许是我年轻时的形状!”

凌奇峰道:“一定是的,至少我见到你的时候,你没有这么美丽过!”

幽灵一叹道:“我来到崇明岛上时心中充满了恨意,脸上充满了憔悴,哪里美得起来,后来到见了你,却又因为形势所拘,幽情无所寄托,从没有快乐过……”一凌奇峰道:“我们马上就可以在一起了,你应该可以快乐了!”

幽灵笑笑道:“不错!或许是心情的关系,使我容光焕发,看起来顺眼多了,你还愿意为我死吗?”

凌奇峰叫道:“愿意,哪怕我们从不相识,此刻见到了你,也愿意为你死一千次!”

幽灵嫣然一笑道:“我真有那么美吗?”

凌奇峰道:“是的!你现在的美丽简直无法形容,尤其是你的身上,透出一阵淡淡的云雾,假如有第二个人在此,他一定会认为你是天上的神仙!”

幽灵笑道:“这倒不足为奇,世上的神仙都是幽灵假托的,这层云雾是幽魂天然具有的,到了晚上还会更浓,那就成了愁云惨雾,…”

凌奇峰叫道:“依依!你快杀死我吧,我等不及要想跟你在一起!”

幽灵抬头看看天道:“是该快一点了,这片云快过去,我可不能见日光,你闭上眼睛,闭上全身的穴道,把身体里的血脉放松,我在你的头顶上先开个洞,然后再割断你的筋脉,剥下你的外皮,使你能很快地蜕化去人形,精魂就能离体了…”

凌奇峰笑道:“什么都可以答应你,就是不能闭眼睛,我以后再也看不见你了,必须多看你几眼!”

幽灵皱眉头道:“不!你必须闭眼睛,因为你练过武功,看见我动手杀你时,本能上会出手抗拒,一出手,什么都完了!”

凌奇峰笑道:“不会的!我只看得见你,此外什么都看不见了!”

幽灵道:“我不相信你有这个定力!”

凌奇峰道:“你可以试试看!”

幽灵想想道:“好吧!我先在你身上刺一刀试试看,你真能忍得住,我才敢动手!”

凌奇峰笑道:“千刀万刀我都不在乎,只要我的眼睛能看见你,我什么都不会感觉到!”

幽灵一笑道:“为了使你毁得彻底,我倒是必须砍上千万刀,为了能帮助你提高勇气,我一直让你看着我,最后才刺瞎你的眼睛如何?”

凌奇峰笑道:“那最好不过了!”

于是幽灵慢慢地走到他的身边,抬起手中利刃,在他的胸前浅浅的刺了一刀,凌奇峰如同未觉,两眼目不转睛地瞪着她!

幽灵嫣然道:“你当真不怕痛?”

凌奇峰摇摇头道:“不怕!我根本就没有感觉!”

幽灵笑道:“那我就放心行动了,实在忍不住的时候,你可以紧咬牙齿,可不能碰我!”

凌奇峰呆呆地道:“我知道,想到我们今后永恒的聚首,我痛死了也不敢碰你!”

幽灵笑得更甜了妩媚地道:“奇峰!你真好,这样也不枉我们相爱一场,以及我在地下为你苦等的十几年岁月,你忍着点……”

说着手腕一绞,在他胸头挑出一块蚕豆般大小的肤肉,凌奇峰依然无所知觉,可是胸前的血水却像泉水般地漂出来,喷了幽灵一身!

幽灵的下手更快了,每一刀下去都在不致命的地方,跟着就挑出一块肉,十几刀后,她浅灰的衣服上已喷满了点点殷红。

前面的伤痕累累,她又转到凌奇峰的背后,凌奇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回 箭飞刀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