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二十九回 天绝神箭

作者:司马紫烟

凌奇峰一笑道:“你既然认为金蒲孤教你的都是对的,为什么还要杀我呢?”

黄莺道:“你毁了我父亲的遗骨,又杀死了我爷爷,为了这两项仇恨,我就应该杀死你!”

凌奇峰笑道:“你早就隐身在石棺中,杀机早萌,那些事都是后来才发生的。”

黄莺顿了一顿才叫道:“好吧!我告诉你真正的理由,我杀你是为了金大哥!”

凌奇峰一笑道:“你终于说出实话了,这一切还是受了金蒲孤的唆使!”

黄莺大叫道:“放屁!金大哥从没有教我什么,他甚至还极力反对我的计划,可是我不肯听他的,因为你活着会对金大哥不利!”

凌奇峰点点头道:“不错!我利用你从事为依依复仇的计划被他破坏了,使你母亲所受的委屈永远无法称心如意地昭雪,为了这一点,我绝不能放过他,上次打了他一掌,算这小子命长,居然用诈死的方法躲了过去,下次再有机会,我一定要割下他的脑袋,看他死定了我才放心!”

黄莺叫道:“就是为了这一点我要杀死你,我不能让你去危害到金大哥的安全!”

凌奇峰脸色一沉道:“就是为了这个原因,你才用如此残忍的方法来加诸于我?”

黄莺道:“为了金大哥,我只想杀死你就够了,可是我见到你杀了我爷爷,又如此残酷地毁了我父亲的遗骨,忍不住想叫你在死前多受点痛苦!”

凌奇峰阴沉沉地一笑道:“如此说来,我倒是该谢谢你爷爷跟你那不成材的老子了,假如不是他们帮忙使你稍迟下手,我这条老命就送得太冤枉了!”

黄莺厉声道:“下次我就会注意了,一刀戳穿你的胸窝,再也不给你机会了!”

凌奇峰沉声道:“你别想有下一次了,本来我今天还不想杀死你,因为你的行为若是出于孝道,那还值得原谅,可是你竟为了金蒲孤,我实在无法原谅你!”

黄莺厉叫道:“谁要你原谅,我今天虽然没能杀死你,可也出了我心头一口恶气,我在你身上剐了十几刀,还做了一件最叫你伤心的事!”

凌奇峰厉声问道:“什么事?”

黄莺大笑道:“你不是一直想跟我母亲并骨安葬吗?你永远也别梦想了,我早把母亲的遗骨烧化成灰,扬散在海里了!”

凌奇峰沉声道:“你真的这样干了?”

黄莺笑道:“不错!我的父母尽管生前没有建立多深的感情,他们总归是夫妇,我这个做女儿的总得尽点心,让他们死后在一起,绝不容你这一付臭骨去侮辱我的母亲!”

凌奇峰脸色深沉地道:“可是你老子的头还留在岸上,他们仍是无法完整地在一起!”

黄莺笑道:“见你的鬼,我父亲的头骨是与我母亲一起火化的,他们此刻静静地聚在海底下,除非你把整个大海翻过来,才能把他们分开!”

凌奇峰厉声叫问道:“那玉匣中的人头呢?”

黄莺道:“那是我用别人的脑袋经过化装后做成那个样的,我知道你的心比虎狼还狠,怎会把先人的遗骨放在这里给你来糟塌!”

凌奇峰叫道:“我不信,那明明是黄久新!”

黄莺笑道:“你也不想想,玉匣只能保持人头不朽,岂能连血肉都保存不变呢?那颗人头上连血都没有干……”

凌奇峰又想了一下,再看看地上那摔成一团的血肉。不禁厉声大叫道:“小贱人!我永远也不能饶恕你!”

黄莺冷冷地道:“你现在不念师徒之谊了?”

凌奇峰厉叫道:“屁的师徒之谊,我以前不忍心杀死你,因为你是依依的女儿,长得又像依依……”

黄莺哼了一声道:“我并不高兴自己长得像母亲,现在更讨厌我长得像她,看你刚才失神落魄的样子,简直令我恶心透了!”

凌奇峰虽然对孟依依情深如海,到底一大把年纪了,听黄莺这样一说,想起自己笑啼不禁的种种情态,倒是有点不好意思,恼羞成怒之下。厉声喝道:“小贱人!我不叫你粉身碎骨,誓不为人!”

一掌刚想劈下去,石慧却挺身过来挡住叫道:“你不能杀她!”

凌奇峰怒喝道:“滚开!你少管闲事!”

石慧漠然道:“她将父母的骸骨归葬是名正言顺的事,为这个理由杀她,你就太卑鄙了!”

凌奇峰吼道:“我要杀谁就杀谁,根本就不需理由!”

石慧淡淡地道:“假如在别的地方,你自然可以随心所慾地杀了,可是此时此地,你必须要找个正当的理由才能杀死她!”

凌奇峰微征道:“为什么?”

石慧一笑道:“因为此地不止我们三个人!”

说时将凌奇峰另一只手中的金仆姑长箭拿了过来,在掌中晃了一晃又笑着道:“这支箭的主人也躲在一边看热闹呢!你可得小心点!”

凌奇峰傲然一笑道:“你是说金蒲孤那小子?我知道他也在附近,可是我不在乎!”

石慧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金蒲孤是个很了不起的射手!”

凌奇峰傲然道:“他的几支竹箭只能射射鸟雀,又岂能奈何得了我!他假如有种,早就该出来了!”

石慧正色道:“他隐身不出,就是等待一个最好的机会杀死你,别以为他真怕你,据我所知,他还有一支天绝箭,假如他用上那支箭,你挡得住吗?”

这句话把凌奇峰说得怔住了,这支箭是黄莺从天山取来的,幸而先落到他手中,私底下他也试过这支箭的锋利,正因为知道厉害,才不敢还给金蒲孤,可是在地穴中他为了急于从地火中脱身,再者也认为金蒲孤已经被他掌击身死,才把箭丢了下来!

现在金蒲孤如若用这支箭来对付他,这个问题就有点严重了。石慧又笑笑道:

“金蒲孤行事一向讲究光明磊落,所以才不好意思暗中下手,而且黄莺刚才要杀死你时,他还替你拦了一下……”

凌奇峰冷笑道:“我不相信这小子如此好心!”

石慧道:“信不信在于你,你一定不怕死,尽管对她下手了!我完全是为你好!”

凌奇峰道:“怎么是为我好呢?”

石慧道:“因为我了解金蒲孤,他现在一定是把天绝箭装在弦上了,假如你想无缘无故伤害黄莺时,他的天绝箭就有了最好出手的理由!”

黄莺在地下怒声叫道:“石慧!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你别以为这老家伙真的肯把武功传给你……”

石慧一笑道:“我倒不想学他的武功,可是我也不肯放过金蒲孤,凡是能帮助我杀死金蒲孤的人,我都得加以借重,因此我不希望他轻易死去!”

凌奇峰道:“那么你是要我放过这小贱人了?”

石慧笑道:“假如你找不出正当杀她的理由,大概只好放过她了!”

凌奇峰想了一下道:“’她假扮依依的幽灵,玩弄我的感情,这个理由够杀她吗?”

石慧笑着道:“那是你自甘受愚,可不能怪别人!”

凌奇峰叫道:“我不管了,这小贱人不但玩弄了我大半天,还在我身上凌迟碎割,刺了我十几刀,说什么我也不能放过她!”

石慧微笑道:“可是你仍然没有杀她的理由,最多也只能刺还她十几刀而已!”

凌奇峰被她一言提醒了,哈哈大笑道:“对啊!血债血还,她刺我几刀,我也还她几刀,她剜掉我多少肉,我也剜掉她多少肉,这总算得公平吧!”

石慧笑道:“自然公平,我相信金蒲孤也不能反对!”

凌奇峰含着一脸的厉笑,拾起黄莺落下的修罗刀,正待对黄驾刺下去,远处传来一声断喝:“住手!”

接着从一棵大树上纵下一人,手挽长弓,弦控急矢,果然是金蒲孤现身了,他一步步地走过来,厉声朝石慧道:“我没有见过比你更阴毒的人!”

石慧淡淡地道:“我如不用这个方法,你肯出来吗?”

金蒲孤沉声道:“冤有头,债有主,你跟我过不去,大可公开找我理论,怎能采取这种阻毒的手段!”

石慧冷笑道:“天下的道理被你一个人占尽了,公开找你理论没有用,凭本事我又斗不过你,可是我父亲被你活活逼死的事我又不能就此作罢,我当然要用别的手段!”

金蒲孤叫道:“你父亲是引咎自杀的!”

石慧道:“那是你的想法,假如他的武功比你强,我或许可以承认,然而你在箭诛十**人之后才公开找我父亲寻仇,安知他不是为了怕你报复的手段过残而自杀呢?”

金蒲孤道:“是非自有公论,那天的情形……”

石慧道:“我不管那天是什么情形,反正我父亲没有当场自杀,引咎之论便无法成立,我一定要找你算帐!”

金蒲孤顿了一顿才道:“我们的事以后再说,你要怎么样算帐都行,今天我得先跟这个老家伙作个了结!”

石慧笑笑道:“何必等以后呢?我把你引得现身,就是想叫他杀死你!”

凌奇峰淡淡地道:“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一定会杀死他?”

石慧冷笑道:“你不杀他就让他杀死,假如你自己不想活下去,我只好另作别的打算!”

凌奇峰一怔道:“他能杀得死我?”

石慧冷冷地道:“金蒲孤很少作没有把握的事,他来到此地就是为了除去你!”

凌奇峰笑笑道:“是这样吗?”

金蒲孤沉声道:“不错!”

凌奇峰大笑道:“你准备用什么方法杀死我呢?”

金蒲孤道:“凡是能致你死命的方法,我都不惜使用,因为你这个人已经到十恶不赦,罪大恶极的程度!”

黄莺忍不住叫道:“金大哥!你既然有这个打算,刚才为什么要出手救他呢?”

金蒲孤一叹道:“那是为了我听到他与石慧的谈话,觉得他的良知未泯,似乎尚可救葯……”

凌奇峰一哼道:“现在我是无可救葯了?”

金蒲孤点点头道:“不错!当你想用刀子伤害黄莺时,我知道你已经丧心病狂,无葯可救了!”

凌奇峰叫道:“是她先这样对付我的!”

金蒲孤道:“不错!可是她有足够的理由如此对你,你杀了她的祖父毁了她父亲的遗骨,她刺你几刀并不为过,所以我在旁边亲眼目睹而不加阻止!”

凌奇峰更怒道:“那头骨是别人的!”

金蒲孤道:“我并不知道,黄莺没有告诉我,而且你毁骨之时,也不知道那是假的,因此你的存心仍然可诛!”

凌奇峰怒吼道:“金蒲孤!我并不想跟你讲道理,不过我倒想问问你,她刺了我十几刀,我还她十几刀,这样是否算得公平?”

金蒲孤笑笑道:“不公平!她刺你是为了替祖父与父亲报仇,你却没有理由,而且你的本意是想杀死她,只是怕我用天绝箭暗算才不敢下手……”

凌奇峰顿了一顿才冷笑道:“你说得不错!我也不是真的想刺她几刀,我的目的是引你出来,把你们两个人都宰了才能甘心!”

金蒲孤淡然道:“我已经出来了,你打算怎么样呢?”

凌奇峰朝他弓上的短箭看了一眼,冷冷地道:“你认为这支小箭就能威胁我了吗?”

金蒲孤一笑道:“不错!若不是怕我这支箭,你早就对黄莺下手了!”

凌奇峰笑道:“刘素客的万象秘笈中有一段运气绝脉的方法,可以将身上各部门的要害用气硬行隔绝,你最多只有放一箭的机会,想杀死我可不太容易呢!”

金蒲孤点头道:“我知道,你身上连受十几处刀伤,仍然像没事人一般,我就想到一定有着什么特别的方法,可是你为了抗受刀伤,已经虚耗了大半的真气,我若是再在你重要的地方加上一箭,纵然不能立刻杀死你,几个时后后,你也会气竭而死!”

凌奇峰脸色一变叫道:“你知道得真不少,可是这几个时辰,我还可以做很多事!”

金蒲孤沉声道:“不错!所以我才止手不发,跟你谈谈条件!”

凌奇峰怒叫道:“谈条件?你敢跟我谈条件?你凭什么跟我谈条件?你只能射一箭,这一箭并不能立刻杀死我,可是射完这一箭后,我不怕你逃上天去,臭小子,今天我跟你拼定了!没有条件可谈!”

金蒲孤谈笑道:“假如我这一箭不取你的要害,只射断你的一条腿,你用一条腿能追我吗?”

凌奇峰不禁一怔,金蒲孤又笑道:“只要能再使你受点伤,又能将你陷在此地无法行动,我就可以慢慢想别的方法来对付你,那时你功力再高,只怕也难以招架!”

凌奇峰面色如土,没想到金蒲孤会使出这样一手绝招,可是他又不甘心就此认输,翻着两眼默默地打主意!金蒲孤笑笑又道:“而且刘素客也在此地,他一定正在坐山观虎斗,准备从中取利,我把你射伤之后,抽身一走,你落在他手里,好处就更多了!”

凌奇峰终于一叹道:“好小子!算你厉害,你有什么条件?”

金蒲孤道:“很简单,把排云宝衣的原件交出来,赶快滚蛋!”

黄莺叫道:“金大哥!你就这么容易放他走了?”

金蒲孤道:“是的!我必须放他走!”

黄莺叫道:“你既然占住了上风,不趁这个机会收拾他,为什么还要放他走呢?”

金蒲孤一叹道:“傻孩子,我虽然能制住他,你却在他的掌握中,他肯放过你吗?”

黄莺叫道:“别管我,只要你能杀死他,随便他怎么对付我好了,一命换一命,我也值得了!”

金蒲孤摇头道:“不值得!他形将就木,即使不被人杀死,也没有多少年好活了,你还年轻,而且你落入他的掌握,也是我害的,若非我一念之差,你已经杀死他了!”

黄莺刚要开口,金蒲孤已经沉声道:“不必说了,刚才我阻止你杀死他,实在是我最大的错误,假使你因此而遭到不幸,我也没有脸再活下去……”

凌奇峰听了忙道:“好小子,你如此说我倒决定一拼了,我先宰了她,看你是否还有脸活下去!”

说着举起修罗刀,金蒲孤也举起宝弓道:“好吧!这是你的决定,我已经尽过最大的努力来救护她了,一定无法挽回,我只有孤注一掷,最多让你在死前多吃点苦头,让她死得瞑目!”

凌奇峰道:“我若是只伤残一条腿,你想对付我还很不简单,等我养息一段时间,缓过这口气来,还可以再来收拾你呢!”

金蒲孤道:“很简单!我在你周围放上一把火,活活地烧死你,而且我想刘素客也一定肯帮忙的,也许他已经在准备干柴油料了!”

凌奇峰的刀子差一点就落了下去,被他这句话又吓得住了手,这是很可能的事,刘素客虽然与金蒲孤不和,但此时此地,他们两人一定会合起手来对付自己,呆了半天才道:

“我可以放开你们,但是排云宝衣绝对不能交出来,这是依依留给我的唯一纪念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