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 三 回 斗智斗人

作者:司马紫烟

刘素客的神情有点伤感,干笑一声道:“我倒是真愿意被你说对了,那样我就可以直追圣贤,成为一个完人了!”

刘星英叫道:“难道我说错了吗?”

刘素客一叹道:“你没有错,否则我的一番苦心就白费了,你必须记住我是个冷酷无情的人。”

金蒲孤摇摇头道:“不!刘素客!为什么你不敢承认自己内心的感情呢?那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

刘素客在容道:“在我说来那就是耻辱,刘素客居然还有丢不开的事,就是我还没有达到太上忘情的境界!”

刘星英诧然道:“爹!您还有丢不开的事?”

刘素客一叹道:“原来是没有的,自从这个金蒲孤出现之后,我才开始有了。”

刘星英一怔道:“您是说一直都没有杀死他?”

刘素客哈哈一笑道:“笑话!我从来就没有想到杀死他,虽然我一直在跟他作对,想尽一切的方法去陷害他,但是如果他真的死了,我会感到比什么都伤心……”

刘星英愕然不解,刘素客沉重地一摆手道:“这个问题可以不必讨论,还是回到你的身上。星英,你记不记得我在教导你们的时候,曾经对你们说过什么话?”

刘星英想了一下道:“您说要把我们造成举世无匹的超人,可是也要把我们造成一群寂寞无偶的木头人!”

刘素客开心地笑道:“不错!你们明白这个意义吗?”

刘星英道:“明白的,至人无偶!”

刘素客笑道:“我成功了没有?”

刘星英沉吟不答,却是金蒲孤代答道:“没有成功!”

刘素客豪声大笑道:“只有你够资格说这句话而叫我心服,我的确没有成功,因为我没有想到世上会出现一个像你这样的人,可是我也不承认失败,至少在女人中,我的女儿是无可比拟的!”

金蒲孤笑笑不语,刘星英却问道:“爹!这是怎么说?”

刘素客道:“在金蒲孤之前,世界上有你们看得上眼的男人吗?”

刘星英摇摇头道:“没有,以后可能也不会有!”

刘素客大笑道:“一个已经够了,假如多来几个,我真担心自己的女儿太少,不够分配了!”

刘星英睁大了眼睛,刘素客继续含笑道:“我为你们的成就感到骄傲,可也有点歉意,因为普天之下,很难找到能匹配上你们的人,即使你们肯放低眼界,我也不肯让凡夫俗子来糟塌你们,因此才对你们有那番教诲!”

刘星英怔了一怔才道:“是的!爹!我们都了解,因此对于您的吩咐我们都很安心接受。可是金大侠……”

刘素客一叹道:“我也明白,金蒲孤来了之后,一切都改变了,这家伙是不错,值得你们为他倾心!”

刘星英蹑蹑地道:“只是我们配不上人家!”

刘素客立刻道:“笑话!刘某的女儿配得上任何人,他只是能符合你们的条件而已,唯一的遗憾是我与这小子的想法观点不同,一开始就走上了敌对的立场,连带着你们也跟他成了冤家!”

刘星英立刻道:“爹!您为什么一定要与金大侠作对呢?本来我们对您的作法并无意见,可是经过金大侠的开导后,您似乎是错了……”

刘素客一翻眼道:“这话还要你来说,我早就知道自己错了,可是我总不能为了这小子而改变,我必须与他走相反的路,他走了正途,我就只好走邪路,好容易天生了一个对手,我怎肯放弃与他一斗的乐趣……”

金蒲孤立刻叫道:“刘素客,你这话越说越荒唐了,你逆天行事在先,我找你在后,现在听你的说法,好像是为了我的缘故,你才走上邪路的!”

刘素客哈哈一笑道:“你说我逆天行事在先,有什么证据吗?”

金蒲孤道:“你将十大门派的掌门人掳劫在门下为奴,还要挟令他们掀起战乱……”

刘素客笑道:“以我的才具取天下易如反掌,何必要动用那些蠢才呢?而且我的兴趣根本不在那方面,假如我真想当皇帝的话,只需跑到金銮殿上把那个蠢才赶下来就行了,我相信这样做,还没有人能拦得住我!”

金蒲孤怔了一怔道:“不错!你真要那样做,的确无人能阻止你,刀剑斧钺,在你眼中视如无物,宫墙虽高,也拦不住你进出自如,而且我倒真希望你能这样做,因为你的才具若是肯用于理国治政,一定会替众生造福无穷……”

刘素客朗声大笑道:“为众人做牛马,那是愚不可及的行为,刘素客不是傻瓜,放着清福不享,去挑那个沉重的担子,算了吧!我只是闹着玩玩的!”

金蒲孤大叫道:“闹着玩玩?假如不是我及时阻止你,那些人岂不被你逼得杀官夺城造反了!”

刘素客微笑道:“你这是杞人忧天,那些人真会被我吓倒了吗?真会听我的话吗?”

金蒲孤不禁一怔,这倒是他没有想到的问题,刘素客继续笑道:“我虽然发出那道命令,可是我相信他们没有一个会实行的!而且这些事我自己也办得到,何必要假手别人来做呢?”

金蒲孤想想道:“不错!十大门派中俱是正人豪侠之士,他们宁可一死也不会接受你那道混帐命令的!

刘素客笑道:“那你又紧张些什么呢?我只是给了他们一个明知不能行的难题而已,并没有真正希望他们做到,即使他们做了,我也不会领情,说不定还会给他们一点处罚呢!我志在山林而不在社稷……”

金蒲孤道:“那你为什么要发出这个命令呢?”

刘素客笑道:“给他们一点打击,增加些生活情趣!”

金蒲孤一怔道:“这有什么情趣可言?”

刘素客大笑道:“这些练过几天武功的蠢才自己以为了不起,以侠义自命,以超于流俗自高,夸言什么富贵不能婬,威武不能屈,天子不能臣,公侯不足命,我偏要玩弄他们一下,叫他们乖乖地听话……”

金蒲孤大叫道:“你真是邪得可以!”

刘素客正声道:“不错!因为正路被这些凡夫俗子占住了,我不屑与之同流,只有走上相反的路子,现在只有一个方法可以叫我改变路子!”

金蒲孤连忙问道:“什么方法?”

刘素客笑道:“你带着那批家伙专做坏事,我为了与你们作对,只有做好事了!”

金蒲孤怒声道:“这简直岂有此理!”

刘素客大笑道:“在刘某的眼中没有一个理字,成者为王败为寇,道理永远是跟着权力走的,假如我获胜了,世上的道理全部可以推翻,另立一个新的秩序与标准!”

金蒲孤愤极无语,刘素客见他不开口了,乃笑笑道:“今天我们总算把话全说明了,倒省了许多麻烦,以后大家仍是各凭本事斗下去,直到分出高低为止,无论谁胜谁负,我都很高兴能遇上你这样一个对手!”

说完又对刘星英道:“我唯一感到对不起你们的是无法用正常方法将你们送出阁,而且除了金蒲孤之外,实在也没有第二个人可与你们论匹,因此我只好采取非常的手段,老夫已经如愿以偿了,现在轮到你与月英……”

刘星英激动地道:“爹……”

刘素客脸色一沉道:“我把你们都当作珍贵无比的宝贝,才舍得用这种方法去达成你们的心愿,不必多说了,叫月英去收拾一下,跟金蒲孤走吧!我再也不会收留你们了,你们走了之后,我也好无牵无挂地办我的事!”

刘星英还待说话,金蒲式却正色道:“三小姐,令尊大人入迷已深,你是无法改变他了!”

刘素客继续笑道:“不错!你们留在这里,我说不定还会想出更绝的方法来伤你们的心,念在我这个做父亲的一番苦心,你还是帮帮我的忙吧!”

刘星英用手抹了一下眼泪,无言慾行,刘素客却把她叫住了道:“星英!日英离开得早,机会比较好,你们要想跟金蒲孤在一起,可能还有点困难,不过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克服这些困难的,否则你们就不配作我的女儿!

刘星奖点点头走了,金蒲孤却愕然叫道:“刘素客!你为什么一定要把她们塞给我?”

刘素客笑道:“那是因为你够资格,别人想求我还不肯给呢?你别嫌多,我的女儿可是无价之宝!”

金蒲孤叫道:“不管她们有多好,我绝对不要!

刘素客毫不在意地笑道:“那可由不得你作主,我相信她们自会有办法使你非要不可!”

金蒲孤不禁一怔,莫恨天却拍拍他的肩膀道:“好兄弟,大哥错怪你了,我们走吧!”

金蒲孤怔然道:“就这么走了?”

莫恨天笑道:“不走还等什么?难道你今天非要找刘先生拼命不可!算了吧!老弟,看在他把两个娇滴滴的女儿无条件送给你的份上,你也不能操之过急!”

金蒲孤指着刘素客叫道:“大哥!你听见他的谈话了,也知道他的为人了,此人不除,天下将永无宁日!”

莫恨天神色一沉道:“刘先生的思想行为也许偏激了一点,可是以他的禀赋才华,应该是有一番作为的!”

金蒲孤叫道:“那么大哥是赞成他的了?”

莫恨天摇头道:“不赞成,假如这个世界上由着他来胡闹,定然不堪设想。”

金蒲孤道:“那我们今天就应该灭之以杜后患!”

莫恨天神色一庄道:“不行!兄弟!不管刘先生有多坏,今天我只见到一个值得尊敬的慈父,为了这一点,我也不许你为难他,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刘素客大笑道:“对!莫先生这种胸襟颇令兄弟心折,男子汉大丈夫当讲究恩怨分明,刚才我说金蒲孤是个婬徒,只是为了测验一下莫先生对他的信任程度……”

金蒲孤淡淡地道:“假如莫大哥不问青红皂白,一掌劈死了我,你的测验就完全成功了!”

刘素客笑道:“真要发生那种事,我只会感到十分遗憾,可是也怪不得我,只能怪你们结义的时候太草率,大家缺乏真正的了解,莫先生以为如何?”

莫恨天点点头道:“不错!幸好我对这位小兄弟还有点信心,没有让刘先生太失望!

刘素客哈哈大笑道:“木错!不错!由此可见莫先生也是性情中人,兄弟平生最心折这种坦荡君子,且不问日后为敌为友,今日之情不可废,杯酒尚温,快谈未已,莫先生还愿意继续下去吗?”

莫恨天摇头道:“不了!我这个人最重感情,今天若是叨扰得太多,日后万一要得罪刘先生时反而不便,我们就此告辞吧!”

金蒲孤望了刘素客一眼,心中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情绪,他为着三个女儿的打算与用心可以信其不假,可是他偏偏在这个时候提了出来,而且故意慾言又止,叫自己代他说了出来,以至于用一片亲情取得了莫恨天的好感!

今天也许是他设防最疏的时候,也是除去他最有利的机会,却为了莫恨天的缘故,必须放弃了。

在天河幻景迷阵中,刘素客是失败了,可是在整个的局势中,失败的却是自己,想到这里,金蒲孤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后悔,也有着更多的忧虑,因为刘素客越来越难斗了,以前他是处在优势下设谋对付自己,尚有可蹈之隙,今后他在劣势中为生存而奋斗,以哀兵的心情,势将计出万全,自己虽有莫恨天为助,却不敢说有绝对的把握了……莫恨天又在催促他快点走!

金蒲孤想了一下忽然道:“刘素客!为了莫大哥的缘故,我今天答应放过你,可是你得把我师父交出来!”

刘素客微笑道:“天山逸叟虽然是你的师父,我可没有把他看得多重!”

金蒲孤怒声道:“我不跟你扯废话!”

刘素客仍是笑道:“这不是废话,对于一个我不重视的人,我没有把他留下的必要!”

金蒲孤一怔道:“你是说我师父不在这里?”

刘素客淡淡地道:“万象别府的情形一点都瞒不过你,人在不在你怎会不知道?”

金蒲孤呆了一呆,刘素客继续道:“我养在河里的铁甲神鳄无故失踪,刚才那面警锣不在应该作鸣的时候报讯,是怎么一回事大家都心里有数……”

孟石生惊道:“这里有人潜伏进来了?”

刘素客泰然道:“不错!南海渔人穿着隐形宝在整天躲在这里,你们都不知道严孟石生脸色一变道:“自然不知道,否则我早就将他抓出来了,你为什么不早说?”

刘素客一笑道:“不必抓他,留个人在这里对我们只有好处,所以我才放任他自由活动,否则我有十成的把握叫他现形,用不着孟兄费神代劳!”

孟石生大叫道:“刘素客!你究竟打的什么主意,要是.他们把天绝箭偷了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回 斗智斗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