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三十一回 一箭穿心

作者:司马紫烟

刘素客大笑道:“这种障眼法只能哄哄凌奇峰,刘某怎会上当,天绝箭不是好好地在金蒲孤的箭囊中……”

黄莺不相信地问道:“金大哥,你的天绝箭真的没有给凌奇峰吗?”

金蒲孤微笑道:“那要看站在什么立场了!”

黄莺微怔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金蒲孤正色道:“天绝箭对我关系太大了,不能轻易给人,为了防止再被人趁隙偷走,我特别还照原式制了一支假的,给凌奇峰就是那支假的!”

黄莺稍稍感到有点失望,但仍是为金蒲孤找个理由道:“那就好,凌奇峰既然像你所说的那么凶残,骗骗他也没有关系!”

金蒲孤笑道:“这不能算骗他,那支假箭在他手中与真箭无异,天绝箭在我手中才能发挥效力,他拿走箭的用意是怕我伤害他,只要今后我不用天绝箭对付他,当然就不能算是骗他了!”

黄莺道:“既是如此,你何不把真箭给他呢?我记得你说过那支天绝箭只用来对付他一个人!”

金蒲孤笑道:“不错,可是给他一支假箭,使他知道真箭仍在我手中,就不敢肆无忌惮地胡作非为,此其一也,再者我说把两支天绝箭同时收回之日,就是对付他的时候,假如把真箭给他,他一定立即设法加以毁坏,使我永远也无法收回,自然也永远不能再对付他了……”

黄莺笑起来道:“难怪你敢夸口说随时随地都可以从他那儿把箭收回来,原来心中早有了算计!”

金蒲孤正色道:“不错,对付这种凶人,我必须把握住一点制伏他的能力,否则我就只有任人宰割了!”

刘素客在旁笑道:“金蒲孤,你留下真箭恐怕还是为了防备我吧?”

金蒲孤点头道:“也可以这么说,否则我们此刻不会如此安稳,你早就会想法子来整我了!”

刘素客微笑道:“这一点你未免担心过甚了,我想利用这个地方重起炉灶。的确是为了跟你再斗一场的,不过你来得太早,我还没有准备妥当,现在我对你一无办法!”

金蒲孤微笑道:“你太客气了,假如你一无准备,怎么敢公然现身与我相见呢?”

刘素客道:“我说的是真话,黄莺在会稽山上假借我的名义一阵胡闹,的确帮了我不小的忙,…”

黄莺连忙道:“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在会稽山可没有打起你刘素客的招牌!”

刘素客笑道:“你只欠动用刘素客三个字而已,一切作为布置哪一样不是向人表示是我刘素客在那里借尸还魂,虽然帮我躲过了很多人的注意,我可一点都不领情,我刘素客如慾东山再起,绝不会做得那么幼稚……”

黄莺的脸红了,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刘素客又笑道:“我在海上留下形迹,故意叫南海渔人去通知你我到了崇明岛,可是你们来得这么快倒使我大吃一惊,因为在我的计算中,你们至少也得有几天耽误,昨天你们的小船泊岸时,我几乎又想溜了…”

金蒲孤微微一笑道:“你能这么谦虚实在是很难得的事,不战而走,你还没有开过这种先例!”

刘素客苦笑一下道:“在万象别府中你玩一手假死的把戏。逼得我放弃那一片大好基业,而且还来一次东施效颦,虽然那一阵大家都没有占到便宜,可是我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假如你们这一次是专为找我而来,则证明我的一切行动仍在你计算之中,我焉敢不溜,幸好今天早上这一幕人鬼之斗,说明你们的目的只是为了对付凌奇峰,不过凑巧摸上我的行踪,使我觉得事尚可为……”

金蒲孤道:“摸出你的行动固属凑巧,可是我们先到一步却使你陷入不利之境,一定很难过吧!”

刘素客沉思有顷才道:“不错!阴差阳错,虽然破坏了我的计划,然而败于天意,我心里还好过一点,所以特别来找你商量一下,你给我十天的准备时间,让我把一切布置好了,你再来斗一下如何?”

金蒲孤笑笑道:“十天功夫的准备不嫌太匆促吗?”

刘素客道:“不算匆促,我预计你若是逗留在会稽山,南海渔人去找到你,你再赶了来,最少也要十天,在这十天里,我一切都布置好了!”

金蒲孤道:“你想我会同意等候十天吗?这些日子我不断地搜索你的行踪,四处奔波,虽然知道找到你的机会不多,但是我就是要扰得你无法安定下来作害人的布置,现在天公作美,让我找到了你,我肯放弃这个天赐良机吗?”

刘素客两手一摊道:“我也只是碰碰运气,早想到你不会肯的,那你还是取出天绝箭来杀死我吧!这是天意帮你的忙,刘某死而无怨。”

金蒲孤一笑道:“你向来都抱着人定可以胜天的想法,现在怎么肯屈于天意呢?”

刘素客长叹一声道:“我认命了,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应该杀了你,因为我知道你的天性决不会受我的改变,就是为了不服气,妄图以人力胜天,一误再误,屡屡失风,现在上天作弄我,鬼使神差地把你送到此地来,使我最后的一个奋斗机会也失去了,我不得不认命了!”

金蒲孤抽出一支长箭道:“既然你对天意认屈,我也代天行诛,送你归天了!”

刘素客朝那支长箭看了一眼道:“刘某所屈者天,不是头上冥冥的青天,而是你囊中那支天绝箭,你不用天绝箭,恐怕还很难杀得死我!”

金蒲孤朗声大笑道:“天绝箭乃至杀的凶箭,只可用来对付武功更高于我的凶人,你虽然够得上凶人的资格,却不会武功,我还不屑用天绝箭来对付你!”

刘素客也笑道:“我身上穿着避刃宝衣,除了天绝箭之外,你别想能伤得了我!”

金蒲孤笑笑道:“不见得!我这次是代天行诛,如果天意叫你命绝此日,绝不需用那种凶器,今天我只能用仁者之箭,成不成在天,死不死看你的命!“

刘素客淡淡地道:“何谓仁者之箭?”

金蒲孤朗声道:“我的金仆姑长箭就是仁者之箭,我出道行走江湖以来,箭下诛杀十六凶人,俱是万恶不赦之徒,论武功比我强得多,论身手他们也足可避得过此箭,可是箭到命绝,非战之功,乃仁使然!”

刘素客冷笑道:“你初访万象别府时,曾经用箭射杀了武当掌门一心道长与阴山派掌门人华云南,难道也是仁者之射吗?”

金蒲孤顿了一顿才道:“不错!诛凶为以暴止暴,杀死那两个人是为了把他们从痛苦中解脱出来,他们受你惑心术的蛊惑,以堂堂掌门之尊,屈于贱役,实在生不如死,如果有能力,他们早就自杀了,你后来把另外八家的掌门人放回去,八人全部引咎自裁就是一个明证,施仁之途虽多,行仁之心唯—…”

刘素客大笑道:“小子!算你会讲话,不过这仁者之箭如果杀不死我,你又作何解释呢?”

金蒲孤道:“那就是我的用心不够合乎仁的要求,你还可多活几天!”

刘素客一笑道:“你就放箭吧!说不定上天认为我的作为也是一种仁道,不肯叫我轻易就死!”

金蒲孤叫道:“放屁!你还能合乎仁道?”

刘素客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句话可不是我说的,什么天心六道都是狗屁不通的鬼话,上天生我这样的人来作践万民,就证明人心好杀,我有力则杀人,无力则被人杀,这才是天地间的真理,你快把那支什么狗屁仁者之箭放出来,如果杀不死我,就轮到我杀你了!”

金蒲孤愤然扯弓,弦急如满月,黄莺却自然有点担心地道:“金大哥,你还是用天绝箭吧!这家伙狡猾无比,假如你这一箭脱了空,后果实在太严重了!”

金蒲孤以充满信心的声音道:“不要紧,更不必换箭,如果仁者之箭不能诛杀他,换上天绝箭也许更糟,凶人与凶器是臭味相投的,只有一个六字才是我们对抗邪恶最犀利的武器,将一切付诸天命吧!”

说完手一松,长箭呼啸而出,在这种短距离下,自然没有脱空的道理,箭由刘素客的前心穿进去,透过后背,飞绕一圈,又回到金蒲孤的手里。

刘素客两眼中透出不可理解的神情,喃喃地道:“金蒲孤!你好!你真出得了手!”

金蒲孤略略有点愧意,但依然朗声道:“除了你之外,对任何人我都不愿意使用这个方法!”

刘素客用手捂住前胸的伤口,低声道:“我对你看错了,你比我想象中狠得多!也比我想象中聪明得多!”

金蒲孤朗声道:“我不得不狠,因为我很难再找到这种机会了。”

刘素客又问道:“你杀死了我心中有什么感觉?”

金蒲孤道:“没有感觉,我只是做了一件应该做的事,完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

刘素客的语音变得更微弱了道:“我并不怕你的天绝箭,对你的天绝箭,我已经作了很多的防备,正因为你没有用天绝箭,我才放松了戒意,谁知……”

金蒲孤大笑道:“有一件事可以叫你死得瞑目,也可以叫你含恨泉下,你就是死在天绝箭下!”

黄莺一怔道:“天绝箭不是这样子的?”

金蒲孤笑道:“不错!天绝箭是一支短箭,箭身与箭颜是由一整块钢铸成的,可是我对刘素客有取出天绝箭使用的机会吗?为达成目的,我把天绝箭的前半段截了下来,装在普通长箭上,只有这样才能有出手的机会!”

刘素客一翻眼道:“好小子!你真行,居然能想出这一手杀着,可是你不怕有愧良心吗?你说过这支天绝箭是用来对付凌奇峰的!”

金蒲孤厉声道:“你错了,我在万象别府的地穴中用这支箭误伤我思师天山逸臾后,就立誓一定要用原箭刺透你的心窝,你应该听见那句话……”

刘素客一牵嘴角道:“我忘了…”

金蒲孤大叫道:“那一定是我恩师的英灵在地下庇佑,才使你忘了这最重要的一件事!”

刘素客忽地长笑道:“金蒲孤,你会后悔的!”

金蒲孤沉声道:“我会对任何事后悔,唯独今天杀死你这件事,我决不后悔!”

刘素客睁大了眼睛笑道:“希望你不后悔,更希望你能善用那支仁者之箭,我们再见了……”

刘素客说到这儿,他胸前血如泉涌,那只手也无力地垂下,身子缓缓地倒了下来,黄莺长吁一口气道:“刘素客终于死了,不过他说再见是什么意思?”

金蒲孤凝思片刻道:“我也不明白,或许是他也安排了杀死我的方法,要跟我在阴间斗下去!”

黄莺道:“我总觉得不太对劲,刘素客死得太容易了。他会不会又玩一手假死的把戏?”

金蒲孤神色一动,拾起地下黄莺遗落的修罗刀,走过去把刘素客的首级斩了下来,然后又把身子砍成几块,才沉声道:“除非他能借尸还魂,否则他是死定了!”

刘素客的头滚落在一边,居然开口回答道:“何必借尸还魂呢?川中排教的巫师有一种解体大法,可以把身子分解成好几块,然后又合拢起来,谈笑如故,刘某如没有这点神通,还能跟你斗法吗?”

尽管腔里血流如注,那颗人头讲话时依然口齿清晰如生,脸上的颜色也没有改变,只是双目圆瞪,死盯不动。

黄莺吓得大声尖叫起来,人头又开口了:“黄姑娘,你假投幽灵吓唬凌奇峰时何等自然,怎么我如法炮制,你就受不了了?”

黄莺紧靠着金蒲孤颤声道:“金大哥,我们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吧!我吓死了!”

金蒲孤虽然还能勉强撑得住,脸上也变了颜色,仔细端详着那颗人头,看看它是真是假!

人头的眼睛慢慢闭拢了,口里依然说话道:“金蒲孤!你还是走吧,十天后我们再斗一斗……”

金蒲孤手起刀落如雨,先把那几截残尸砍成无数碎片,然后厉声叫道:“你有本事把这些碎片合拢起来!”

人头张开嘴道:“那有何难?十天之后,刘某现身相见,连头发都不少半根!”

金薄孤举刀又想去砍那颗人头,人头却开口道:“这可不能乱来,身子多砍几刀没关系,砍坏我的脸貌,你再也认不出我是谁了。”

金蒲孤突地一怔,连忙拾起人头,伸手在脸上一摸,神色已是大变,厉声大叫道:

“刘素客,你又故技重施,这次用谁作为替身?”

刘素客的声音从地底传出,哈哈大笑道:“你想还有谁呢?刘某可以化身千万,叫你杀不胜杀,而且每次都会找一个你认识的人以供练箭之用!”

金蒲孤连忙用手将人头上的皮制面具取了下来,里面赫然是南海渔人,不禁瞠目厉吟道:“刘素客,你太狠了!”

刘素客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回 一箭穿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