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三十二回 缘孽之间

作者:司马紫烟

金蒲孤道:“是的!我故意要他知道我有意沉没天绝箭,使他捉摸不定,因为他很可能会怀疑我是在骗他,故意做个样子……”

黄莺道:“你沉入水中的真是天绝箭吗?”

金蒲孤大笑道:“黄莺!你怎么会想到这个问题的?”

黄莺道:“你既然能用一支假的箭哄哄凌奇峰,自然也可以用一支箭哄哄别人!”

金蒲孤神色一沉道:“哄谁?这船上只有你我两人,难道我会哄你?”

黄莺连忙道:“那当然不会,你没有骗我的必要。”

金蒲孤仍是正着神色道:“那就是哄我自己了?”

黄莺道:“也不是,你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用意的,我想你沉箭之举,一定也有着特殊的意义。”

金蒲孤点点头道:“不错!你想我的意义何在呢?”

黄莺想了一下道:“刘素客一定对我们未能放心,他有着僻水宝衣,在水里追踪我们也是很可能的。”

金蒲孤一笑道:“绝对可能,他自己也许不敢来,但是一定会另外派个人前来探听我们的行动。’”

黄莺笑道:“你既然想到了这一点,自然也可以用一支假箭沉下去,让人把话传到刘素客的耳中。”

金蒲孤道:“是的!我可以这么做,不过没有什么用,那个人会把箭从尸体上取下来交给刘素客,一看就知道真假,我何必做这种笨事!”

黄莺一怔道:“那么你沉下的是真箭了?”

金蒲孤点头道:“是的。”

黄驾失声道:“难道你不怕那个人把箭交去给刘素客吗?这一来你不是自陷危境?”

金蒲孤道:“我必须冒这个险,最好是那个人让箭沉入水底,否则我也没有办法!”

黄莺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金蒲孤一叹道:“为了心安,箭在我手中,刘素客对我始终会有戒心,而我一见到刘素客,也会忍不住想用这支箭对付他,结果只能杀死一个无辜的替身,不仅于事无补,反而徒增我的罪孽,所以我下定决心不要它了!”

黄莺道:“既然你不要它,也可以用别的方法去毁了它,何必一定要沉入海中呢?”

金蒲孤道:“天绝箭至坚至利,火炼不化,简直没有办法毁掉,如果丢在一个可以拿到的地方,说不定我过些时候念头一转,又会去想到它,只有丢弃在这永远无法捞取的海底才会使我彻底的死心!”

黄莺道:“那你也可以在别的时候丢它,何必一定要在有可能被刘素客得去的时候呢?”

金蒲孤叹道:“我下这个决心很不容易,尤其是看到南好渔人的尸体的时候,我才能坚定决心,如果换了一个时候,我可能又舍不得了。”

黄莺长叹道:“那么箭是真的丢了?”

金蒲孤道:“不错!我是把箭附着南海前辈的遗体一起沉水的,活人可以欺骗,对死去的英灵,我绝不敢存欺瞒之心,这点你应该相信我。”

黄莺默然片刻道:“我从不怀疑你,即使你沉的是假箭,也不会影响我对你的信任,现在知道你沉了真箭,我更尊敬你了,只是我们现在上哪儿去呢?”

金蒲孤想想道:“没有了天绝箭,我对十天后重返崇明岛的事必须作个准备。”

黄莺道:“有什么可准备的?你放弃了唯一的利器,无论用什么办法都无法与刘素客争胜了!”

金蒲孤笑道:“那倒不一定,刘素客从没有使用任何利器,却能使天下人为之怵目惊心。”

黄莺道:“那是他诡计多端,行事不择手段,这一点你永远也比不上的!”

金蒲孤笑道:“诡计多端固然不错,然而他毕竟走的是邪路,邪不胜正,我以正气对之,必然能使群邪僻易。”

黄莺笑道:“那你就仗着正气与他对抗好了,这是你随时都具备的,根本用不着准备!”

金蒲孤摇头道:“这又不然,正气只能作为意志的支持之用,在方法上仍需仗着高度的智慧为体,刘素客是将邪恶为用,智慧为体,我必须以正义为用,智慧为体,才能在根本上胜过他!”

黄莺皱起眉头道:“金大哥!你越说越深奥了,我实在无法了解。”

金蒲孤微笑道:“你不必了解,只要跟着我走就是了,我们上万象别府去!”

黄莺叫道:“我讨厌死那个地方了,又上那儿去干么?”

金蒲孤道:“刘素客的一切只有日英最清楚,我想去找日英谈谈,使我对刘素客有个更深的了解。”

黄莺道:“你们以前没有谈过吗?”

金蒲孤苦笑道:“刘日英虽然与我早订下婚约,却也是我接触得最少的一个人,每次都是在最不恰当的时候碰面,接着又匆匆地分手了,从没有好好地深谈过。”

黄莺想了一下道:“我很奇怪你们的感情是如何建立的,因为你们从没有真正在一起过,更没有机会互相表达过感情,可是她对你用情之深,似乎超过了一切!”

金蒲孤笑道:“这个问题别说我无法答复,天下也没有一个人能答复,也许是我们还没有出世之前,上天就这样安排了,佛家所说的缘,大概就是最恰当的解释了。”

黄莺笑笑道:“‘还有一个更恰当的字眼可以解释呢!”

金蒲孤忙问道:“是什么?”

黄莺笑道:“孽!”

金蒲孤不禁一怔,黄莺道:“如果是缘,你们应该无阻无碍地在一起,可是她偏偏是刘素客的女儿,你与刘素客又是永远无法解得开的对头冤家,这不是孽吗?”

金蒲孤沉默良久才说道:“也许你说得对!圆满的结合才是缘,痛苦的聚晤都是孽,刘日英与她父亲是一段孽,跟我也是一段孽。唉!不是冤家不聚头,孽…”

黄莺见他神色骤然黯淡下来,连忙岔开话题道:“金大哥!我跟你是缘还是孽?”

金蒲孤心中一动,沉吟良久才道:“缘由天定,孽由自生,缘与孽原无区别,端在人一念之间,你好好地记住这句话,就不必问我了!”

黄莺睁大了眼睛,还是不明白这句话,金蒲孤自她的眼里看出隐约的情慷,也看出她心中的迷惆,觉得已是一个机会,乃笑笑道:“缘可作镜花水月看,你站在远处欣赏,那是一幅美妙的图画,如果你想进一步地接近它们,镜中摘花,水中捞月,不但得不到它们,反而将先前美妙的印象也破坏了,这就成了孽。你懂吗?”

黄莺道:“我懂得你的比喻,就是不懂这个比喻怎么跟那两个字扯上关系。”

金蒲孤笑道:“我刚才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缘是由爱结成的,孽是被恨结成的。当然这种恨是由强烈的爱而化成的,正如我所作的那个比喻一样,假如你只站得远远的去欣赏那幅美景,镜花水月都会像真的一样,可是如果你爱得太深,进一步想去得到它们时,你只会得到由失望而化成的恨。”

黄莺点点头道:“我懂了!”

两个人默默地对望着,都不想再开口,但是两心之间,似乎有着一种微妙的默契,使他们不必再以多余的言词去作相互的了解了。

海面的微风催着轻帆,在月光的辉映下,将小船送向海的彼岸,暖色中,他们看见了杭州湾中的帆影,黄莺这才问道:“你不去看看骆大姊吗?”

金蒲孤摇摇头道:“不必!她在养心园中生活得很好,我不想去打扰她。”

黄莺道:“你在会稽山中现身,大家都知道你没有死,她还能安心在那儿生活吗?”

金蒲孤道:“是的!我复生的消息不会太令她震动的,这一点在她重回养心园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黄莺道:“我不明白。”

金蒲孤叹道:“她决心重新回到从前的生活里,就等于把我当作死了一样。”

黄莺叫道:“可是你并没有死!”

金蒲孤沉声道:“不错!现在我的生死并不能作准,因为我该办的事还没有办完,生死仍难预料,她不如把我当作已经死了,以免再受一次打击,这是她比别人看得开的地方。也是她真正懂得聚散与缘孽的道理。”

黄莺道:“你是说,她今后一直会生活在回忆里,回忆那一段你们在一起,如镜花水月的时光?”

金蒲孤摇头道:“不!除了回忆外,她还有希望,希望有一天我会回到她那儿去。”

黄莺道:“你现在就可以回去!”

金蒲孤道:“她等待的不是现在,当我去找她时,一定是我百事皆了,永远不会再离开她了!”

黄莺道:“那有可能吗?”

金蒲孤轻轻一叹道:“如果我能有那一天,我一定不会再离开她,如果没有可能,她仍然有回忆与希望……”

黄莺沉思有顷道:“金大哥!在海上我说懂了,心里还有点不明白,现在我是真正地懂了,以前我最不高兴你叫我小孩子,老以为我已经长大了,现在我觉得自己真正地长大。却希望自己还是个小孩子。”

金蒲孤微微一怔,黄莺苦笑一下道:“镜花水月是不可捉摸的,知道它们不可捉摸很难,但是知道后要忍住不去捉摸它们更难,不过我会尽量压制我自己的……”

对着她苦涩的笑容,金蒲孤深自后悔,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似的,很想找两句话来慰解她,可是搜索枯肠,竟不知如何启齿,最后还是决定不开口了。

默然地将船靠了岸,两个人为了避免被骆家人发觉,也避开大路,找了一条小路,匆匆离开杭城,向万象别府的所在括苍山进发!

一路上黄莺的表现成熟多了,她虽然仍是金大哥长,金大哥短地叫不绝口,可是却没有以前娇憨的天真,不再是个处处要人照顾的小孩子,相反地,她竟照顾金蒲孤的饮食起居,举止端庄,变成个小妇人了。

金蒲孤一方面固然为她的成长而高兴,另一方面也为她的长成而担忧,言行十分小心起来!

这一天他们歇宿在一个村店中,虽然是分居两间房,却只有一层薄薄的板壁隔着,而且那板壁上也破了好几处,用旧纸糊补着,声息可闻!

金蒲孤吹熄了灯火,闭目躺在板床上,朦胧正将入睡,却听见隔屋的黄莺仍在走动着,而且灯光透过破纸照射了过来,他忍不住问道:“黄莺,天不早了,你怎么还没有睡?”

隔屋传来黄莺的声音道:“我睡不着,你先睡吧!我坐一下再睡!”

金蒲孤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可是也不敢多说下去,只得闭上眼睛假寐,又过了半天,他感到口有点渴,想起来倒口水喝,等他坐起身来,发现隔屋的灯光仍然通明,忍不住又问道:“你还没有睡?”

隔屋悄无回音,他以为黄莺睡着了没有熄灯,心想这丫头也太大意了,这种茅屋村店,最易引起火烛,万一蜡烛烧完了,残烬延烧着桌子,很可能会延烧开来,虽然不至于有性命之忧,烧了人家的店房总是不好!

本来他想敲敲板壁将黄驾叫醒的,可是继而一想,她好容易才睡着,何必又去惊醒她呢?还是自己多费点事,替她把烛光吹熄算了!

开门闭户太麻烦,他知道黄莺屋中的桌子就靠着板壁,不如把破洞上的纸弄破了,隔屋一吹就行了!。于是他用手指刺破了壁纸,在没有吹烛之前,他先看了一看,不禁怔住了,黄莺并不在床上,也不在屋子里!

他记得黄莺是关上门睡的,这木板门开关时声音很大,如果她出去了,这边应该听得见,因为自己一直没有合眼,也没有听见任何响动,如果她没有出去,怎会不在屋子里呢?

他一急之下,连忙走到隔屋的门上一推,门在里面拴住了,这证明黄莺并没有开门外出,那又会上哪儿去了呢?

金蒲孤不敢怠慢,肩上一用力,将门栓撞断了,发出很大的响声,开门进去一看,屋中果然不见人影,倒是店主人被响声惊醒了,持着蜡烛找了来。

店主是个六十上下的老头儿,佝偻着腰,以诧然的口气问道:“客官,有什么事?”

金蒲孤急声问道:“这位姑娘呢?”

店主微怔道:“姑娘不是住在这屋里吗?”

金蒲孤怒道:“我知道她住在这屋里,我是问她现在上哪儿去了?”

店主道:“这个小的可不知道,多半是她出去了。”

金蒲孤叫道:“这门是从里面拴住的,我撞断了门栓才进来,她怎么会出去呢?”

店主战战兢兢地道:“客官!小的在此地开店几十年了,一直规规矩矩的,您可别跟小的开玩笑!”

金蒲孤道:“人是在你们店房里丢失的,我自然要找你问问清楚!”

店主苦着脸道:“客官!人若是没在屋里,一定是出去了,您二位身边都带着兵器,多半是保镖的达官老爷,一身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二回 缘孽之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