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三十六回 袖里乾坤

作者:司马紫烟

白小娟果然不敢再拔了,因为她深明厉害,棋子一拔出来,气泄血喷,死得更快一点,她试试金蒲孤的脉搏,发现仍在跳动,尚希冀能救活他!

白乐天也冷笑一声道:“除非是他神通广大,深入幽冥,叫阎王在生死簿上勾去他的名字,放他还阳不死…”

白小娟泪珠盈眶,咬牙厉叫道:“你们为什么要对他下这种毒手?”

白乐天冷笑道:“这是你自己害死他的,谁叫你跟他串同一气,把我们都出卖了……”

白小娟叫道:“我几时出卖你们?”

白获冷笑道:“你还想赖,你跟他准备来一手假凤虚凰,欺瞒我们两个老头子,把黄莺放走!”

白小娟叫道:“可是他已经承认我的名分了!”

白乐天道:“那更该死、你把什么话都跟他说了,甚至于我们之间赌命的事都说出来,还认定我们无可救葯,如果不杀死他,难保你们将来不回过头来收拾我们!”

白小娟哭叫道:“他绝不是那种人!”

白乐天冷笑道:“他在背后骂我,可见他根本没把我这个老丈人放在眼中,我不得不提防着点!”

白获跟着冷笑道:“他教了你一大篇大道理,说是骗人必无善终,我完全同意,你们联合起来,想骗我们两个老头子,果然报应就在眼前!”

白小娟咬牙起立道:“你们两个人必须对他的死负责!”

金蒲孤在地下缓过一口气,软弱地道:“小姐!不能这样,我生平最重伦理,却没想一时戒之不慎,对你父亲说了冒渎的话,乃是我死有应得……”

白小娟哭叫道:“你就这样白白地死了?”

金蒲孤更微弱地道:“白前辈,黄莺是个小女孩,她杀死令媛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真正的罪魁还是刘素客,希望你能放过她!”

白获冷笑道:“刘素客固然不能放过,黄莺也不能轻饶,可是我会答应你的要求,马上就放她出来,她看见你死了,一定会自寻短见,而且会更伤心,这比我杀死她更有意思!”

白小娟哭叫道:“这种阴险的人还能容他活着吗?”

金蒲孤有气无力,低声道:“由他去吧,多行不义者必自毙,别去为他浪费时间,只是小娟,我答应你的盛大而隆重的婚礼恐怕不能实践了……”

白小娟流着眼泪道:“我不在乎什么婚礼,我只要你的一句承诺,你已经给我了,此身属君,之死靡他……”

金蒲孤叹息一声,语音更形微弱了:“我在乎,在沙漠上学艺的时候,我看见维吾尔人娶亲的仪式,他们邀请全族的人一起狂欢,我就立下了一个愿望,当我娶妻成家的时候,我要举行一个最盛大的仪式,搭起千里的长棚,广邀天下的英雄与席……”

白获冷笑道:“这个愿望你恐怕无法达到了,不过你可以值得自傲的是曾经有过一次最隆重的葬礼,当你在万象别府传出死讯时,的确有天下的英雄豪杰前来执练,只可惜你没福气享受,那时不死而死于今日,只有一个人的眼泪来为你送终……”

白小娟冷漠而厌恶地抬起头来,以峻厉的声音道:“你们可以不可以走开一下,让他安静地死去!”

白获微笑道:“我们可以安静地不说话,就是不能走开,他这小子鬼计多端,几次都能死而复生,这次我们一定要看他断了气才放心!”

白乐天笑笑道:“二弟!你对我的信心太不够了,小娟的寒铁棋子有一颗打中穴道都足以致人死命,他连中十几颗,都是在要穴上,我不信他还能活过来!”

说完又上笑道:“小娟!我知道这家伙心计过人,正不知用什么方法除去他,你们的一番试验,倒是触发我的灵机,想不到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白小娟咬咬牙齿道:“你很聪明!”

白乐天哈哈一笑道:“不算聪明,你比我们这些老头子聪明多了,这个方法还是你想出来的!”

白小娟猛地站了起来道:“那么是我杀死他的了?””

白乐天一笑道:“你要这样想也未尝不可!”

白小娟脸色变为异常平静,冷冷地道:“爹!二叔!我知道你们一直在嫉妒我,想尽方法要除掉我,所以专找一些难题来跟我赌命”

白获干笑道:“这是什么话,我们知道你才智超人,计出万全,绝不会失败的,金蒲孤不是答应娶你了吗?”

白小娟冷笑道:“不错!可是在打赌的时候,你们以为我绝对无法成功的,而且按照情形,我也的确无法成功,金蒲孤之所以答应娶我,并不是我计划的成功,而是两心相照,诚意的结合……”

白获道:“不管怎么说,你反正是成功了!”

白小娟沉声道:“正因为我成功了,你们才感到很失望,所以你们才杀死了他,你们的目的并不是要杀他,而是要逼我死,所以爹才用这种方法,同时怕我想不到,特别提醒我,把他的死变成我的罪过!”

白乐天干笑道:“我没有这个意思,出手杀他的是我,你如果想替他报仇,尽管对我下手好了!”

白小娟弯腰捡起一颗棋子道:“这棋子坚可穿石,以你胸手劲,足足可以射容他的身体,叫他立刻毙命,可是你每颗棋子上所用的手劲只封死他的穴道,让他能苟延残喘,多活一两个时辰,这是为什么?”

白乐天微笑道:“不为什么!像金蒲孤这样一个聪明的人总不能糊里糊涂就死掉了,我是想叫他死得明白!”

白小娟冷笑道:“这明明是违心之论,你分明是怕我替他报仇,所以才留他一口气,叫他阻止我,你们也知道他一定会阻止我的,我说对了吗?”

白获睑色一变,终于干笑道:“对!全部都对,我们是有点怕你,可是现在已经不怕了,金蒲孤之死,你要负大部分责任,杀死他的方法是你提供的,杀死他的动机是因你而起的,你要替他报仇,就应该先杀了自己,你不替他报仇,也应该杀了自己,话都讲明了,随便你自己去决定好了!”

白小娟惨然造:“好!第一着算你们赢了,对于金蒲孤的死,我愿意负起全责,我也会杀死自己以达到你们的目的,可是我找不找你们报仇,还要等我仔细考虑一下!”

白获与白乐天对望一眼,然后白乐天淡淡地道:“二弟,金蒲孤大概是活不成了,我们别打扰他们最后的聚晤,还是先走开吧!”

白获明白他的意思,立刻笑笑道:“好!金蒲孤,为了不对你失信,我立刻把黄莺放出来,让你们也见上一面,至于小娟是否会替你报仇,我们也不在乎!”

金蒲孤微弱地道:“我会尽量劝阻她,可是她受你们的影响太深,我不敢说一定能说服她,不过在我瞑目前,我可以保证她不来找你们,如果你们够聪明的话,最好走得远一点……”

白获与白乐天急急地走了,白小娟呆呆地道:“你为什么要叫他们走开?”

金蒲孤苦笑道:“我怕你在冲动之下,真会去找他们拼命!”

白小娟叫道:“难道不该吗?你听到他们的谈话了,也见到他们的行事手段了,哪有一点像人的气味!”

金蒲孤叹道:“无论如何,他们总是你的长辈,我们金家没有不忠不孝的媳妇!”

白小娟一怔道:“那么我只好引咎自尽,让他们去得意了!”

金蒲孤道:“你不必引咎自杀!”

白小娟道:“我还有活下去的理由吗?”

金蒲孤苦笑道:“你不想活,也不必自杀,杀你的人马上就会来了,你不死他们不会放心的!”

白小娟一怔道:“你是说爹与二叔?他们一定急着躲开,不敢再来了,他们如果有杀死我的本事,早就对我下手了!”

金蒲孤道:“他们想杀死你是不错的,可是不会自己下手,自然会有人替他们下手!”

白小娟想了一下道:“是黄莺吗?”

金蒲孤点点头道:“黄莺只是第一个,当她见我被人害死时,一定会找你拼命,不过她的能力有限,杀死你是不可能,只会被你杀死!”

白小娟道:“我不会杀她的!”

金蒲孤一叹道:“没有用的,这孩于性情很烈,即使你不杀她,她也会自杀在我身边相殉,然后你父亲就会到万象别府去通知刘日英,到杭城去告诉骆季芳以及一切与我有深切关系的人,把我死在你手中的事告诉大家,那些人都会追着你索命……”

白小娟忙道:“那些人该知道我不是你的仇人!”

金蒲孤叹道:“除非我不死,去告诉大家,否则谁也不会相信!”

白小娟幽怨地道:“是的!我若告诉他们说我是你的妻子。不但没人相信,反而会惹来一场耻笑!”

金蒲孤道:“不过你也无需担心,据我所知,刘日英智力或许能与你一较,却不会武功,骆季芳的武功略胜你一筹,心计大不如你,她们都无法杀死你!”

白小娟道:“因你之死,我已深感歉疚,了无生意,只想

死以谢,我怎么还会去跟那些爱你的人作对呢?因此我决心不作抵抗,让黄莺杀死我算了!”

一句话才说完,门口已响起一个响亮如银铃的笑声道:“我绝不杀一个没有抵抗的人!”

接着是黄莺笑吟吟地走了进来,白小娟看了她一眼,长叹一声道:“你还是杀死我吧,因为我害死了金蒲孤!”

黄莺朝金蒲孤看了一眼道:“没有的事,世界上没人能害死金大哥!”

白小娟叫道:“是真的!你看他身上!”

黄莺道:“不必看,你老子全告诉我了,他说金大哥身上十六处穴道,全被你的棋子击中了!”

白小娟冷笑道:“他这么告诉你的吗?”

黄莺道:“不错!可是我不相信。你飞棋的手法虽然高明,但是击中金大哥却无此可能!”

白小娟倒有点不服气地道:“你自己也试过我的手法!”

黄莺一笑道:“不错!对你的手法我是十分佩服,可是这十六颗棋子一定不是你打的,而且我想多半是你老子下的手!”

白小娟一怔道:“你为什么会这样想?”

黄莺笑笑道:“没有一个女人能对金大哥下这种毒手,当然在女人里有好几个对金大哥怀恨的,可是最多只会一下子杀死他,绝不至狠心得连发十六颗暗器,只有那种不要脸的老头子才做得出这种事!”

白小娟呆了一呆,才道:“你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不管是谁下的手,金蒲孤反正是没救了,他的死起因在我,因此我希望你把我杀了……”

黄莺一笑道:“假如金大哥真的因你而死,我当然不会饶你,可是金大哥不会如此轻易被人杀死,我自然也不必杀死你,金大哥!你别躺在地下装死了,我知道你身上穿着鳄皮软甲,连凌老头雷霆万钧的一掌都伤不了你……”

金蒲孤微微一笑道:“鬼丫头,你倒是越来越聪明了,一点事情都瞒不过你!”

说着从地上翻身坐起,脱掉身上的外衣,那些棋子仍然嵌在他的软甲上,他深吸了一口气,摇身一抖,才把棋子都抖了下来,用手收集了,捧着归回棋盒中道:“小娟,这棋子很名贵,你要好好保管,别让人家偷去了!”

白小娟睁大了眼睛,现出难以相信的神态道:“你一点都没有受伤?”

金蒲孤笑道:“幸亏我先试过棋子的重量与劲道,觉得这件软甲还挡得住,否则真不敢挺身去硬挨!”

白小娟过来撩起软甲的一角,用手摸了一下,连连摇摇头道:“真是难以相信!”

黄莺道:“金大哥不是好好地站在你面前吗?有什么难以相信的?”

白小娟道:“这软甲厚不过分余,那棋子径长半寸,即使无法穿透,也不可能整个陷进去呀?”

金蒲孤一笑道:“不错!那要谢谢刘素客,他的万象秘笈中有几种记载的确很了不起,我只大致浏览了一下,稍微学了几样,这缩肌移穴的功夫就是其中之—…”

白小娟道:“缩肌移穴?”

金蒲孤道:“是的,缩肌移穴本来是两种功夫,缩肌是用来对付兵刃,有时对方的兵器只差寸许距离就足以致命,使用这种功夫可以临时急救一下,移穴是对付暗器打穴或者是指功点穴的,在必要时将穴道挪移一两寸,也可以避凶趋吉,不过我刚才同时使用,还要兼顾十六处穴道的确很费力,所以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脸上也变了色,幸好是装死,倒是更逼真了一点!”

白小娟脸上颜色变了一变,金蒲孤道:“小娟、我不是存心骗你!”

白小娟哼了一声道:“怎么不是存心?当我向你展示飞棋手法时,你分明成竹在胸…”

金蒲孤笑道:“不错!我接暗器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六回 袖里乾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