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三十七回 跨海斩鲸

作者:司马紫烟

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也是一段很精采的历险,白小娟以前虽然也听说了,但是由金蒲孤本人道来,自然更为详尽,也更为有趣。

金蒲孤告诉她这些是有用意的,因为这个女孩子天生是个鬼才,但看她诓诱自己的一番安排,简直可以说是周密之至,刘素客陷害了他多少次,都不如这一次成功,假如让她对刘素客多了解一点,她将成为刘素客的一个劲敌。

一篇故事说到中午,只说了一大半,白小娟听得呆了,黄莺虽然认识金蒲孤很久,也没有听他说过这么多的话,甚至于有许多事,她也没有听说过,因此同样也听得津津有味。

白小娟果然发挥了她超人的智慧,在那些一连串的阴谋行动中,除了她不懂的地方无法插嘴,只要是她了解的范围内,她都能猜测得十之八九,一二分猜不中的,并不是她智力不及,而是她聪明过了头,替刘素客作了更好的安排。

这情形使金蒲孤很兴奋,也使黄莺对她产生了由衷的钦佩,有一两次她忍不住叫道:

“白姊姊,幸亏你不是刘素客那边的人,否则金大哥早就被你害死了!”

听者有兴,说者忘倦,三个人都忘了疲倦,直到窗外日影偏斜,已经过了中午,那故事才算结束了!

金蒲孤深吁了一口气道:“我想该可以吃饭了吧?再说下去,我肚子里的声音会盖过我说话的声音了!”

这句话把白小娟说得跳了起来叫道:“唉呀!我也是听出神了,竟然忘记了这回事,我叫老杨预备去!”

金蒲孤道:“随便弄点东西果腹吧!如果再等他慢慢弄起来,我的肠子早就饿断了!”

话刚说完,门口人影一闪,却是那老管家提了一个食盒走了进来,歉然地笑道:“金姑爷让你等久了!”

白小娟忙抢过食盒,放在桌上道:“老杨,你也真是,我即使不关照,你也该来问问……”

老管家笑道:“老奴早就把酒菜端来了,走到门口,听见金姑爷在说故事,那实在太精采了,老奴舍不得进来打断,就站在门口听得出了神!”

白小娟还想怪他两句,黄莺却道:“白姊姊,你也别怪人家人,你自己不是一样吗?连我有很多事都是亲身经历的,可是听金大哥说起来,竟好像是才发生的一样,金大哥不提肚子,我也不觉得饿,他提了起来,我连一分一刻都等不及,“我们快吃吧!”

于是帮忙动手将食盒的菜肴搬了出来,果然时间经过了很久,菜都凉了,老管家捧着酒壶道:“酒冷了,老奴温一温去?”

白小娟一把抢了过来道:“不用了。将就吃着吧,晚上我们再好好吃一顿!”

一于是三个人围着桌子坐下,各斟满了酒杯。黄莺捧杯笑道:“我就用这杯酒恭喜你们!”

金蒲孤坦然含笑,白小娟却多少有点扭怩、大家喝干了酒,拿起筷子,狼吞虎咽地大吃起来!

菜很丰富,鸡鸭鱼肉都有,一顿风卷残云后,白小娟道:“老杨!你今天烧的莱特别可口……”

老管家在旁含笑道:“老奴这点手艺小姐是知道的,再好的材料也会弄砸了……”

白小娟道:“那是以前,今天你几样菜的确烧得精采,有生以来我从没有这么好的胃口……”

老管家笑道:“小姐一来是肚子饿了,饥不择食,二来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胃口也跟着开了。”

白小娟红着脸道:“胡说!你把我说成这么不见世面了,以前我跟爹下棋的时候,一整天不吃东西也是常事,轮到要吃你的东西时,我还得皱着眉头勉强咽下去,甚至于宁可饿着肚子自己再下厨……””

金蒲孤也笑笑道:“小娟!你未免说得太过分了,我觉得这几道菜色香味俱佳,把天下的名厨请来,也不会做得更好了!”

白小娟道:“今天确实好,以前你可没有尝过,那简直是无法下咽,好好的一只鸡,他可以煮成一块木头!”

黄莺在汤碗里捞起一根鸡骨,啃着上面一点余肉,笑道:“如果木头能有这滋味,农人也不必种田了,不如栽上几十棵大树,天天煮木头吃了!”

金蒲孤笑着道:“是啊!别的不说、单以这盘炒笋片而言,即足堪称无上佳品,前两筷子是为了肚子饿,食而不知其味,还不觉得怎么样,后来竟是越吃越好,一盘竹笋,我一个人就吃了大半,可惜太少了,否则再多些,我还是能吃下去!”

白小姐忙问道:“老杨!还有吗?”

老管家顿了一顿才道:“恐怕没有了!”

黄莺道:“那太可惜了,我也喜欢吃,因为金大哥不停地下筷子,我不好意思跟他抢,省给他吃了,原准备晚上吃个痛快的……”

白小娟道:“那倒是很抱歉,此他什么都全,就是不产竹子,平常想吃笋子。都是我到百里外去买回来的!咦!老杨!你这盘笋子是从哪里来的?”

老管家道:“还不是小姐上次买回来剩下的!”

白小娟寻思片刻,才道:“胡说!上次我买的都是冬笋,每枝比手臂还粗,刚才我记得那一盘都是笋尖……”

老管家道:“那就是二老爷带来的,反正老奴是在厨房找到的现成材料…”

白小娟道:“你更胡说了,二叔从来不做这种事,而且现在时值隆冬,别说附近找不到这种春笋,到哪里也买不到。你快说是从哪儿来的?”

老管家迟疑不答,黄莺却道:“奇怪了,这笋片我尝过很多种,可是像刚才的那一种很特别,我只记得吃过一次,却想不起在什么地方了!”

金蒲孤忽地眉头一掀道:“我想起来了,日英跟袁靖站比赛烹调手艺时,曾经做过这一道菜,当时是油闷笋,与炒笋片味道略为不同,可是论材料,两者似出一类!”

黄莺叫起来道:“不错!就是这一种,袁靖姑说这种笋只产在她所住的地方,可是她住在万象别府的时候,找了一块差不多的水边,移植了几棵过来,那时正是你在装死,没有人想到去吃它……”

金蒲孤眉头一扬道:“该不会日英已经来了吧?”

白小娟道:“哪能这么快,我父亲昨天晚上刚走,最快也不过刚刚赶到,刘日英得知消息后,即使她会缩地,也不能立刻赶到吧?”

黄莺笑道:“哪可很难说,刘姊姊神通广大,也许有未卜先知之能!我相信一定是她来了,那些菜也是她烧的,否则绝不会这么可口,老头儿,你说对不对?”

老管家闭嘴不响,门外却响起刘日英的笑声道:“小丫头,就是你的嘴厉害,吃了一次好东西,居然念念不忘!”

黄莺跳了出去,一把将刘日英拖了进来,叫道:“刘姊姊,你真坏!来了也不告诉我们一声,躲在背后捣鬼!”

白小娟愕然望着面前这个女郎,只觉得她丽质天生,即使是丹青妙手,也无法描绘出她动人的神韵,一方面自惭形秽;一方面是倾慕心切,忍不住上前屈下双膝道:“小妹白小娟拜见姊姊!”

刘日英一把搀住她笑道:“不敢当,快起来,大家都是一家人,这算是什么呢!”

金蒲孤也颇为愕然道:“日英!你什么时候来的?”

刘日英微笑道:“今天上午,赶不上你们的吉日良辰,只好到厨下略尽绵力—…”

白小娟脸上一热,只得骂老管家道:“老杨!客人来了,你也不说一声…”

刘日英笑笑道:“这可不能怪他,是我叫他不要惊动的,因为你们谈得正热闹……”

白小娟这时才敢正视地看着刘日英,问道:“姊姊!你怎么会找到此地的?”

刘日英笑道:“自然是靠着令尊的指示!”

白小娟一怔道:“在什么地方碰到的?”

刘日英道:“在半路上!”

金蒲孤一怔道:“在半路上?那是说你已经离开万象别府了?”

刘日英点点头,金蒲孤接着问道:“你为什么原因离开那儿呢?”

刘日英一笑道:“为了来向你们贺喜!”

金蒲孤微微有点愕然,白小娟却很不好意思,低声道:“姊姊!我们并没有……”

刘日英微笑道:“那并没有多大差别,反正你们的吉期已过,你已经是他的妻子了!”

白小娟听刘日英说自己已是金蒲孤的妻子,忙道:“不!妹姊才是他的妻子,我只是……”

刘日英微笑道:“你是什么?”

白小娟红着脸道:“如果姊姊不嫌弃,把我认作婢妾就心满意足了!”

刘日英笑道:“金蒲孤是个穷光蛋,一身之外,别无长物,他可置不起婢妾,我是他的妻子。你也是他的妻子,别再说那些傻话了!”

白小娟感激地望了她一眼,然后低声问道:“我父亲告诉了你什么?”

刘日英道:“他说金蒲孤被你杀死了!”

金蒲孤笑问道:“你相信吗?”

刘日英道:“相信,我来的时候,身上还穿着素衣,装成是前来奔丧的!”

白小娟惑然地道:“你会相信?”

刘日英笑笑道:“为了避免麻烦,我当然要相信!”

白小娟一怔道:“那么你也知道他没有死?”

刘日英道:“自然知道,我不是专程来贺喜的吗?奔丧之举,只是做给令尊看看,使他更相信一点!”

白小娟道:“这一切你都预先知道了?”

刘日英笑着摇头道:“黄莺说过我不是神仙,未卜先知的本事还没有学会,必须等事情发生后才能卜而后知!”

黄莺忍不住道:“刘姊姊!你到底知道些什么,痛痛快快地说出来吧!这样子急死人了!”

刘日英笑了一笑道:“前天我忽然心血来潮,便知道你金大哥一定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黄莺道:“金大哥每次遭遇到什么事情时,你都有感应吗?”

刘日英低声道:“是的!不仅是我,很多人都会有这种感应的,当你的心灵特别关注一个人时,哪怕遥隔千里,心灵的联系仍然是不受影响的!”

白小娟感叹地道:“心有灵犀一点通。以前我认为只是说说而已,现在却真正相信了!”

刘日英一笑道:“是的!这是种很玄妙的体验,当你心有所属的时候,才会体验到它的玄妙!”

金蒲孤一笑道:“所不同的是你会卜占,可以在卦象中去了解更多一点,这次你在卜占中看到了什么?”

刘日英道:“我占出你红骛星动,知道我们又多了一个妹妹,因此我便赶来贺喜,可是我在喜讯中又看到了一点凶兆,幸而是有惊而无险,吉中带凶,凶而后吉,所以我也准备了一套丧服,在半路上碰到白老先生后,总算一切都明白了!”

黄莺道:“你只碰到他一个人?”

刘日英点点头,黄莺又道:“你们从没有见过面,怎么会认识他呢?”

刘日英笑道:“事实上是他认出我的,当然也是我故意使他认出来的。”

黄莺一怔道:“我又不懂了!”

刘日英笑道:“我们姊妹三人另还加上一个陈金城,大家都穿着素服,自然很容易引人注意,于是他就上来问我们了!”

金蒲孤道:“你们为什么要领穿丧服呢?”

刘日英笑道:“我在卦象中算出喜讯远,凶讯近,想到可能会有人带着凶讯来找我们,于是作成那个打扮,以便早一点明白真相!”

白小娟笑道:“这一来我父亲不但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而且也大为放心了!”

黄莺问道:“这是怎么说呢?”

白小娟道:“我父亲看到刘姊姊身穿丧服,一定会问原故,刘姊姊告诉他金蒲孤可能会遭遇到不幸,证实了金蒲孤的死讯,岂不是叫他五体投地,倾心佩服!”

刘日英一笑道:“不错!情形的确是如此,不过他大为放心又是怎么说呢?”

白小娟道:“我父亲跟我叔叔一直很嫉妒我处处比他们强,时时刻刻想除去我而后快,这次他们出手暗算金蒲孤,主要是想归罪于我,假你们的手来杀死我,所以他得知你有这么大的本事,我一定难以幸免,岂不是大大地放心了?”

刘日英点点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正在奇怪这位老先生为什么要我来对付他的亲生女儿,好替金蒲孤报仇,没想到你们父女之间会有这种情形!”

白小娟黯然神伤,刘日英安慰她道:“妹妹,你不要难过,我们的情形都是一样的,有亲而不慈…”

白小娟泪珠盈眶,凄然道:“不!你比我幸福,你父亲只是跟金蒲孤过不去,我听过你们的故事了,他对你们至少还有一点亲情,我的父亲却视我为眼中钉…”

刘日英长叹一声道:“你父亲只是嫉妒你的才智,陷害的对象也只是你一个人,我父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七回 跨海斩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