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三十八回 龙潭虎穴

作者:司马紫烟

金蒲孤一叹道:“给你一说,我也觉得事态的可怕,本来我以为你父亲可用的人已经不多了,而且那些人多半是他的死党,即使在错误的情形下被杀死了,我也可以问心无愧,假如各大门派的人都赶去凑热闹,那情形就严重了,不仅增加了我的困扰,也将影响我下手时的勇气与决心,黄莺!我们这就走吧!”

刘日英在桌上斟了一杯冷酒,苦笑着道:“每次我们见面都是会少离多,乍然重逢,又将匆匆分手,谨以一杯谈酒,祝你一路顺风。”

金蒲孤接过来干了下去,笑笑道:“是的!希望这次崇明岛上重逢后,我们不必再分手了!日英!你们什么时候来呢?”

刘日英想想道:“尽可能的快,至迟在你与父亲正式较量的那天一定赶到,而且我还希望你在我们没到达以前,不要跟我爹正面起冲突!”

金蒲孤道:“那是一定的,老实说,对这次的约斗我还真担心,没有你们的支持,我还不敢去参加呢!”

刘日英笑了一笑,没有作声,黄莺却噘着嘴道:“刘姊姊!称为什么把我也赶走呢?这次我希望能跟你们在一起,我知道你跟白姊姊一定会商量出许多妙策,为什么不让我也跟着学学呢?”

刘日英笑道:“金大哥需要你帮忙!”

黄莺道:“他才不要我帮忙呢!我只会越帮越忙,他都烦死我了!”

刘日英道:“不!这次他可真的要你帮忙,崇明岛的情形你最熟,如何秘密地潜入,如何在岛上活动,如何找寻从各处闻风赶来的人,找到他们后,要安插在什么地方才不会被我父亲发现而俘过去,这些事都要靠你才办得到,否则我就请白姊姊陪他去了,她超人的智慧虽然能帮不少的忙,可是地形不熟,难以施展所长…”

黄莺听说自己能有这么大的用处,也高兴起来了,反而催着金蒲孤动身,大家出了门,白小娟给他们准备了两匹快马,刘日英又叮嘱道:“白获以为你已经死了,白妹妹的父亲也赶到杭城去会合,可能会找到竺青,一起上崇明岛去找我父亲,因此你们最好换条路走!”

白小娟道:“这是一定的,不过我见到刘姊姊的绝顶才华后,想到刘姊姊的父亲一定更高明,他们此去恐怕凶多吉少!”

刘日英笑笑道:“不!我的看法正好相反,他们到崇明岛去找我父亲,可能会先较量一场,我父亲输给他们的可能性不大,结果他们四个人会连成一气…”

白小娟一怔道:“那不至于吧?我的两个堂姊都死在你父亲手中”

刘日英笑道:“白获、竺青、跟令尊都是一类的人,你父亲对你这种态度,他们对女儿的生死又怎么会太关心?以前他们跟我父亲作对是不服气,现在则是利害所关,自然而然地结合成一气了!”

金蒲孤已经跨在马上了,闻言道:“怎么是利害所关呢?他们互相只有害而无利!”

刘日英道:“他们见到我父亲后,必然先说出你的死讯,然后又说出他们自己的安排,对于你的死汛,我父亲可能是半信半疑……”

白小娟道:“你能从卜占中知道他没有死,你父亲怎么会算不准呢?”

刘日英道:“卜占是靠着神气的感应,我父亲与金蒲孤的感应是属于利害之相关、那反而算不准。”

白小娟道:“那世上所传管格鬼谷的神算都是假的了?”

刘日英道:“也不假!算别人的可以很灵,算自己的亲人更准,唯独与自己利害相关的人与事最难拿得稳,所以算命的人终日替人推断祸福吉凶,就是算不出自己的命!”

白小娟道:“那么我爹跟你父亲的利害相关何在?”

刘日英道:“对于暗算金蒲孤的事我父亲可能还会相信,可是他们安排了利用我来对付你,却是愚不可及,我是个很稳重的人,绝不会不问清楚就胡乱冲动,我们见了面,把事情都说清楚了,如果金蒲孤真的死了,我们两个人岂不是要联合起来找他们算帐,光是你一个人,已经够他们受了,再加上我,他们更无法招架,为了利害所关,他们只好投靠我父亲……”

金蒲孤道:“对呵!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刘日英道:“当时谁都不会想到,可是经过我父亲一分析。他们也会想到了,所以我叫你从别的路走,在约期之前,更避免与我父亲见面,使他们虚实莫测!”

金蒲孤道:“我简直不明白你的意思!”

刘日英笑笑道:“我父亲不一定会相信你被人杀死,但是他的防备会疏忽一点!”

金蒲孤道:“不对!他如果认为我没有死,防备会更严密,因为他想到我一定要利用这个机会,先潜入岛上去探察他的行动!”

刘日英笑道:“不!我认为他会放松戒备,让你有机会去活动,用以证实你是否真死!”

金蒲孤道:“这也可能,那我就干脆躲着……”

刘日英道:“躲着有什么用,他的准备与安排仍是一丝不减,因为他必须准备你没有死而去赴约,可是你却可以趁他防范松懈的机会,秘密潜入岛上去阻止一些人莽动,不要坠入他的陷讲!”

金蒲孤道:“那样我不是要泄露行藏了吗?”

刘日英笑道:“我想你有很多办法可以避免,尤其是有黄莺跟你在一起,利用她对地形的熟悉,你可以用种种方法隐藏起来活动,这些我不必—一教你了吧?”

金蒲孤点点头,刘日英又道:“到了岛上,你可以自由活动,可是这一路水程,你隐藏很难,所以我给你另想了一个方法,你们由此地骑马,到海门雇舟入海……”

金蒲孤道:“那不是越走越远了吗?”

刘日英道:“目前水陆两途,我父亲一定都设下了监视的耳目,只有那条路,因为是往括苍山去的,我们从万象别府出来后,那条路已没有监视的必要,你们才可以不动声色,直驶目的地!”

金蒲孤想了一下,点点头道:“好吧!我相信你的安排不会错。可是这一绕,最少也多了一天的行程,你既要我争取时间,何必又多此一举?”

刘日英道:“多费一天行程是值得的,正因为必须浪费这一天时间,我才要你们立刻动身!”

金蒲孤思索片刻才道:“日英!虽然这些计划是你临时想出来,可是我认为最精心的思虑,也不会更周密了,这次有了你在旁协助,我相信成功的机会很大!”

刘日英黯然道:“我只能在这些地方帮助你,此外我能出力的地方很少了,我父亲的作为虽人神共弃,可是我这个做女儿的总不该正面去与他作对……”

金蒲孤不忍见她的眼泪落下来,连忙一催马,回头道:“我走了,崇明岛上见,你们多珍重!”

黄莺拍马赶上他,两个人很快地就走得看不见了,白小娟怔怔地道:“刘姊姊!这些计划真是你临时想出来的吗?我简直无法相信!”

刘日英一叹道:“当我得知我父亲又在崇明岛上立足的时候,已经想好这个计划了,那条路线原本是我自己准备走的,那些工作也是我自己准备做的,临时发生了你们这件事,我就跟他换了个位置……”

白小娟道:“我们现在干什么呢?”

刘日英道:“我们赶快会合我的妹妹上崇明岛去,先跟我父亲碰头,把战幕挑开,这一次的情形很可怕……”

白小娟惊呼道:“严重到什么程度?”

刘日英道:“我父亲建设万象别府,足足用了二十年的时间,还不太能满意,可是这次他在崇明岛上只用了短短十天的时间,就准备公开与金蒲孤交手了,那就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白小娟道:“他是个无所不能的人,十天功夫,也许可以完成很多的建设!”

刘日英摇头道:“不!我虽然没有到过崇明岛,我的两个妹妹都去过,据她们所说岛上的情形,并不是一个安身的地方,更不是在十天之内能建设完成的地方,我父亲选择那边。只为了一个目的——杀死金蒲孤!”

白小娟松了一口气道:“他以前也试过很多次,金蒲孤还是好好的!”

刘日英长叹道:“这次的情形不同了,以前我父亲老是想在智力上胜过金蒲孤,把他变成自己的继承人,对于这一点,我父亲已经承认失败了,因此他这次是充满了杀机,每一项安排都是为了杀死金蒲孤而作……”

白小娟怔了一怔才道:“那你为什么还要叫金蒲孤提前赶去呢?”

刘日英道:“我叫他提前赶去,却又找出许多理由,叫他选了一条较远的航程,那用意很简单,…”

白小娟道:“我明白了,你只是想把他打发走,使他比我们晚到而已!”

刘日英点头道:“是的!他是个个性很高傲的人,如果跟我们在一起,遇事一定不让我们出头,而让他去应付我父亲的那些安排,他生存的机会很少……”

白小娟想想道:“我们能是你父亲的敌手吗?”

刘日英道:“这可很难说,不过由我们先去闯一阵,把那些布置掀出来,使金蒲孤有所了解,就可以减少他很多危险,当然这样做对我们的危险更大,不过我相信你是愿意冒这个险的!””

白小娟庄容道:“当然愿意,别说他已经承认了我的身分,就是他跟我毫无关系,我也愿意替他冒任何的危险,因为他是个值得尊敬的人!”

刘日英轻叹道:““我知道你会的,这样一个男人,的确是值得尊敬的,我的两个妹妹只是在私心中倾慕他,还没有得到他任何的承诺,却也甘心为他牺牲一切,来与自己的父亲作对!”

白小娟默然不语,刘日英道:“你也许在笑我前后的言词不对,在金蒲孤面前,我竭力要维持孝伦之道,现在又变了调””

白小娟摇头道:“我没有这个意思,你们的作为都很值得尊敬,孝伦之道与大义冲突时,分量就显得很轻微了!”

刘日英道:“是的!我们所以这样做并不是为了金蒲孤,而是为了支持金蒲孤所取的立场,天下人能了解最好,不了解我们也不在乎!”

白小娟顿了一顿才问道:“你们姊妹既有这种心思,为什么以前不有所行动呢?”

刘日英叹道:“行为的善恶是比较出来的,以前我们并不觉得爹的作为有什么差错,甚至还支持他的作法,直到金蒲孤出现后,才把爹的种种恶性显露出来了,我们三妹妹很少接触外人,在爹的熏陶下,我们只能看见事情的单面,无从在善与恶之间取得比较!”

白小娟轻轻地点头道:“是的!我也一样,当我用手段把金蒲孤骗来时,心里只为成功感到欣喜,直到他答应娶我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卑鄙,对与错是很难判断的,不过正义能激发人的良知,使我们自动地投向它!”

刘日英哈哈一笑道:“你这番话若能传播幽冥,会把孟老夫子笑得跳出坟墓,苟老夫子气得翻身!”

白小娟睁大了眼表示不懂,刘日英笑着解释道:“孟子主张人性本善,恶是由后天感染的,苟子主张人性本恶,善是后天学习的,这两派主张争论得很厉害,你却给孟老先生提出了一个有力的证明!”

白小娟笑笑道:“苟子的理论也没有错,我们先天都有着作恶的倾向,所以才会被我们的父亲同化了,如果金蒲孤不把善的一面向我们显露,我们仍然是蒙然无知,因此我们的觉醒,不也是学而近善的证明吗?”

刘日英点点头道:“有道理,看来那两位老先生都错了,人性中善恶两方面都是与生俱来的,有的人学好了,有人却越学越坏……”

白小娟飞快地接口道:“不过恶人究竟少得多,所以善行才能成为举世皆准的法则,如果这世界上全是恶人的话,我们的向善就将为人唾弃了!”

刘日英正色道:“我父亲就是准备把世界变成这个样子,如果没有金蒲孤来阻挠他,他很可能会成功的!”

白小娟道:“如果金蒲孤被他杀死了,他将来仍是有机会成功,因此我们必须…”

刘日英也飞快地接口道:“必须立刻赶到崇明岛去,不但为了保全金蒲孤的生命,也为了维持正义不被摧毁!”

两个女孩子的目光中流露出坚定的信念,胸中充满了豪情,对望片刻。白小娟道:

“我准备马匹去!”

刘日英摇头道:“骑马太慢了,我已经叫妹妹们会合骆季芳后,备舟钱塘江等待出发!不可能容我们慢慢地走去!”

白小娟急了道:“那怎么办,你会缩地术,片刻千里,我可没这么大的神通!”

刘日英微笑道:“缩地术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像你这样聪明的人,很快就可以学会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八回 龙潭虎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