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三十九回 八茫迷阵

作者:司马紫烟

刘日英走到一处密林面前时,忽然发觉其他的人都不见了,这才惊觉地道:

“我们这样分开了很不好!”

白小娟道:“陈先生是个很谨慎的人,有什么问题,他会回头通知我们的!”

刘日英道:“我不担心他们,陈金城与我父亲并未正式交恶,另外两个是无关痛痒的人,无论碰上哪一边,他们都没有危险的,我是担心另外两个丫头!”

白小娟奇道:“她们会怎么样呢?金蒲孤自然不会加害她们,你父亲也不会奈何她们的!”

刘日英道:“如果碰上这两批人,自然没什么可担心的,可是我怕她们碰上别人!”

白小娟问道:“还会有什么人呢?”

刘日英道:“那很难说,现在的局势很复杂,有许多想不到的人都可能来了!”

白小娟笑道:“你也是过分担心了,即使有别的人会对她们不利,金蒲孤与你父亲都在这儿……”

刘日英道:“他们如果看见了,当然不会坐视,可是我怕他们两方面互相对峙,分不出精神来注意别的事……”

白小娟道:“她们就在后面不远,我们等她们一下好了,我想在岛上不会有问题的!”

刘日英朝后面望望道:“如果她们在后面,应该跟上来了!”

后面有十来丈的小路尚了了可见,如果刘月英与刘星英一直跟着,应该是可以看得见了,可是山路上空无人影,白小娟闻言连忙退后去找了一遍,回到刘日英身边道:

“奇怪了,我找了约有半里多远,还是看不见她们,会不会走岔了路?”

刘日英道:“我们一路走来,根本就没有见到岔道,否则我会停下来等她们的,刚才我只顾跟你谈话,竟忘记她们了!”

白小娟道:“那我们再回去找找看!”

刘日英想了一下道:“不必了,她们虽然也不会武功。可是心计智慧并不逊人,自从在船上听了我们的谈话后,她们鬼鬼祟祟的,好像另有什么打算,也许是故意回避我们别有行动…”

白小娟道:“这一点我也有同感,所以才想去找找她们,你既然担心她们,为什么又不让我去找呢?”

刘日英苦笑道:“她们是刘素客的女儿,我倒不担心有人去加害她们,即使我父亲不管闲事,她们两个人也不是好惹的!”

白小娟道:“那你还担心什么?”

刘日英道:“我担心她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反而增添了许多无谓的麻烦!’”

白小娟道:“我想不出她们会惹出什么麻烦。”

刘日英道:“我也说不出来,不过我刚才心血来潮,总觉得她们会发生什么事似的……不管她们了,反正在这岛上,出了事也有别的人去料理,我们只管自己的事吧!”

白小娟想想道:“也好!我不敢离开你,因为有许多事必须我们共同应付的,所以我刚才只找了一下,立刻又赶回来,如果有什么事把我们分开了,我一个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说着两个人相偕进了密林,却见道路纷歧,除了她们来路外,有四五条路,分往各个不同的方向!

这些岔路都以一棵大树为中心点,树也已经被砍掉了,只剩下一段树桩,二人来到之后,不禁有点踌躇,不知道该走哪一条才好!

白小娟审视了一下树桩道:“这棵树是不久前才砍掉的,这是什么意思呢?”

刘日英道:“这是一个迷阵,原来可能是我父亲布置的,现在我倒有点迷糊了!”

白小娟一怔道:“迷阵?迷阵怎么会用一棵树来做中心点呢?”

刘日英道:“那棵树木是中心点而是分歧点,原来的树身上刻着许多指示的记号,看到那些记号后,我还能找出一条安全的路。现在不知道谁把树砍掉了,把我也弄迷糊了!”

白小娟道:“随便找一条路闯闯看行吗?”

刘日英摇头道:“不行!这个迷阵很厉害,除了一条正确的通路外,其他都是迷途,走了上去,就无法再回头了,因此我们不能犯一点错!”

白小娟微愕道:“真是这么厉害吗?”

刘日英道:“是的!阵图布置是一项很奥秘的学问、我父亲懂得很多,我也学了不少,如果树上的记号还在,我相信难不住我的,可是没有了记号,我就不敢冒险了,是谁把树砍掉的呢?”

白小娟问道:“会不会是你父亲?”

刘日英道:“不会,你可以朝四面看看,还能认出哪一条是我们来时的路吗?’”

白小娟怔然四望,发现周围一共是八条小径,像是蛛网一般地分散出去,而她们所站的树桩,正是蛛网的中心,看出去每条路都是一样豹,竟不知道哪一条路是她们来对所走的了!

刘日英这才道:“没有了那些记号,连我父亲都不知道哪一条路才是正确的了,他不会自陷绝境的!””白小娟想想道:“我以为是你父亲砍去的,他利用这个迷阵使金蒲孤入陷后,又怕你去救他出来,所以才毁去记号,使你无法捉摸!”

刘日英苦笑道:“你能想到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了,可是你不明白内情,如若毁去了记号,连我父亲也找不到归路了,以他的个性来说,他不会做这种事的!”

自小娟道:“记号不一定是唯一的指示,还有其他的方法可以指示迷途的,比如说他在来路上先做了记号”

刘日英叹道:“你不明白这个阵图的妙用,除了在树上原有的记号外,任何预设的记号都没有用,不相信你可以试验一下,选一条路,走进七步,记住!绝不能超过七步,留下一个记号,然后退回来试试看!”

白小娟果然不信,走进一条小路,在七步的地方,解下身上的汗巾,系在一棵小树上,然后退了回来!

刘日英道:“你再试试别的路!”

白小娟换了一条不同的路,走过去一看,路旁的小树上赫然系着一条汗巾,也正是她自己的东西!

她不服气,连试了三四条不同的路,都得到相同的结果,她一气之下,将汗巾解了下来,放在鼻子上闻了一闻,果然是她的,上面还有着她自制的香粉气息!

回到树桩处,刘日英对着她苦笑,白小娟愕然道:“是我的汗巾会分身呢?还是它自己会移动?”

刘日英道:“都是,也都不是。这八茫大迷阵的妙用就在于此,连我也解释不出是什么道理,反正它证明了做记号是没有用的!”

白小娟想了一下道:“总还有别的方法吧?我们可以从方向上辨认,我们来的时候,太阳从树方斜照,那时是早上,我们是由西向东走……”

刘日英苦笑道:“阳光还是不变,可是你找不到方向的,这阵图能移天换日…”

白小娟站在树桩上向四面了望,说也奇怪,她每转一个方向,日光也跟着移动,始终是正对着她!

怔了片刻,她才愕然地道:“那我们也是走不出去了?”

刘日英点点头道:“是的,除非我们能找出一条正确的路来,可是绝不能错,否则走到第八步后,想回头也没有办法了!”

白小娟敲敲头道:“这个阵图是有点邪气,不过我相信一定会有办法找到正路的!”

刘日英道:“希望你能多想想办法,我是不行的!”

白小娟叫道:“你对阵图很清楚,你不行,我这个一无所知的人怎么行呢?”

刘日英道:“正因为我知道内情,才容易受迷惑,你一无所知,或许能找出一点我忽略的线索。”

白小娟道:“我连从哪儿着手都弄不清楚!”

刘日英想想道:“你可以猜测一下是谁砍去这棵树,以及为什么砍掉它。”

白小娟道:“我认为最大的可能是你父亲。”

刘日英道:“哪绝无可能,我父亲跟我一样,他对阵图了解得很清楚,绝不会自陷困境。”

白小娟道:“那只有金蒲孤了!”

刘日英道:“我希望是他,不过我找不到证据。”

白小娟忙问道:“假如是金蒲孤砍去了树,又有什么好处呢?”

对日英道:“金蒲孤对阵图之学所知无多,可是天分绝高,他一看情形就知道是我父亲设下的陷井,所以他砍断了树,毁去记号,反过来引我父亲人伏!”

白小娟道:“那他自己能通过去吗?”

刘日英道:“如果他毁去了记号,表示他自己已经了解那些记号的意义,找到了所要走的路了!”

白小娟道:“你认为他有这种能力吗?”

刘日英苦笑道:“我不知道,我能知道就好了!”

白小姐也想了一下道:“我不怀疑他的能力,不过我相信他不会这么做,他知道我们在后面,总不会为了要害你父亲,把我们也牵累进去吧?”

刘日英长叹道:“我想到的也是这一点,所以不敢存太大的希望,也不敢轻易涉险,如果是金蒲孤,他毁去记号后,一定会想别的方法不使我们涉险,我们可以放心去任选一条路走去,我就怕别的人不顾一切地蛮干!”

白小娟道:“别的人怎么会想到毁树呢?”

刘日英这:“那很难说,袁余生与袁靖姑兄妹对阵图的知识很丰富,还有那个老怪物浮云上人,他看过我父亲的万象秘复,对阵图之学也有相当认识……”

白小娟道:“那个老和尚还俗改名叫凌奇峰了!”

刘日英笑笑道:“管他叫什么,反正这些人都有可能,他们都会做出很危险的事,使得大家同归于尽!”

白小娟忧虑地道:“我们碰碰运气,找一条走着再说!”

刘日英摇头道:“不行!我们不能冒险,我并不是贪生怕死,而是我们该做的事太多,现在不是死的时候。”

白小娟急了道:“我也不想死,可是我实在找不出别的方法!”

刘日英轻声安慰地道:“平心静气,慢慢地想,你的天分比我高,别着急,也许我们会想出办法的!”

白小娟只好按捺住心中的焦躁,两个人默默地在心里打主意,片刻后,白小娟抬起头来道:“刘姊姊!你能相信我一次吗?”

刘日英道:“我绝对相信你,可是你必须把你所想的告诉我,让我了解一下是否正确。”

白小娟摇头道:“不!这次我只是凭着直觉,说不出什么道理来,可是我有把握绝不会错!”

刘日英凝视片刻才道:“你真有把握吗?”

白小娟在重地点头道:“是的,我绝对有把握!”

刘日英道:“好!那我就跟你走,反正枯守此地也不是办法,我们必须走出去!”

两人牵着手,走进一条小路,走得很勇敢,一点顾虑都没有,十几步后,她们眼前的景色已经变了,没有树,也没有草,更不见路,脚下是软绵绵的细沙,眼前是白茫茫的浓雾!

刘日英忧虑地道:“娟妹!你的直觉不会有铝吗?据我所知,这似乎是黄泉路的布置。”

白小娟笑道:“从古到今,生入黄泉有几人,我们能够来到此间,虽死亦无憾了!”

刘日英道:“这不是开玩笑的事,八茫迷阵中以此路最凶,前面都是流沙,脚踏上去,立刻就会灭顶!”

白小娟仍是拉着她的手笑道:“每当我遇见无法解决的问题时,往往靠直觉来决定,而且从没有锗,所以我相信这次也不会错!”

刘日英道:“可是这次一错就完了。”

白小娟停了下来道:“那我们现在回头,来得及吗?”

刘日英征了一怔道:“来不及了,黄泉路上是没有人能回头的!”

白小娟一笑道:“既不能回头,只好一直走下去了!”

刘日英听她的语音中充满了自信,只好丢开一切顾虑,跟着她走去,雾越来越浓,脚下却不像先前那么平稳了,高高低低,好像有许多木棒似的东西,而且连带踢到一些圆溜溜的东西,碰到脚就滚开了!

耳际响起一阵悠远而惨厉的呼啸,听得人心头很不舒服,刘日英颤声道:“娟妹,我走不动了,休息一下好吗?”

白小娟没有反对,刘日英摸着坐下来,伸手拿起一个圆球,凑到眼前一看,发出一声惊叫,连忙丢开了!

白小娟问道:“刘姊姊,你怎么了?”

刘日英颤声道:“我摸到一个骷髅!”

白小娟平静地道:“我早知道了,一路走来,我们踩到的、踢到的都是死人骨头,黄泉路上这些东西很平常的!”

刘日英道:“娟妹!我不想吓你,但我们的确定错了,这是条死路,不久以后,我们也会成为路上的白骨!”

白小娟一笑道:“你怎么知道的?”

刘日英黯然道:“根据我对阵图的认识……”

白小娟笑笑道:“我不懂阵图,可是我会下棋,我记得棋杆上有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九回 八茫迷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