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四十回 返璞归真

作者:司马紫烟

那些人都现身了,开口说话的是白获,两边站着竺青与白乐天,最后出来的是刘素客,他的两名侍姬芬兰芬桃各佩长剑,分侍左右,黄莺淡然道:“我从来也没有否认过,在万象别庄是刘素客硬要揽了过去……”

白小娟跨前一步道:“爹!二叔、姨丈。你们来得真快,怎么又成了刘素客的座上佳宾了?”

白乐天脸上一红,低声道:“我是来找刘先生较量棋艺的,刘先生的确高明,我甘拜下风,所以想跟他多请教一下!”

白小娟笑道:“您以前也常输给我,怎么不向我请教呢?说不定我比刘素客高明呢!”

刘素客笑笑道:“久仰高明,刘某亟愿领教!”

白小娟摇头道:“我不跟你比,刘姊姊警告过我了,跟你下棋,最容易受你惑心术所迷,比不出真功夫,反而成了你的傀儡!”

刘素客赫然干笑道:“刘某生了个好女儿,处处掀我的底,那还有什么话说!”

白小娟又朝白获道:“二叔!你不是来找刘素客为两位姊姊报仇的吗?怎么又跟刘素客连成一气了?”

白获厉声道:“我要找的是真凶!”

白小娟道:“刘素客已经自承是真凶了,难道他怕你们,又推赖掉了?”

刘素客笑道:“白小姐果然厉害,说起话来刘某无以招架,刘某并未推赖,只是说出那天的情形,令叔判断后,认为刘某实非凶手!”

白小娟冷笑道:“你不是凶手,那么黄小妹妹是凶手了,她受了你惑心术的利用,行动无法自主……”

刘素客连忙道:“这可对了,那天我用惑心术要她交出修罗刀,并没有叫她杀人。”

白小娟道:“可是你的惑心术并没有成功。”

刘素客道:“不错!由此可见刘某对杀人之事不该负责,当时黄莺的行动并未受到刘某控制……”

白小娟冷笑道:“你知道她会杀人吗?”

刘素客道:“不知道!刘某以为她已经受了控制,根本没想到她会突然变卦!”

白小娟道:“黄莺本来是受了你的迷惑,因为你说错了话,才使她突然警觉!”

刘素客略作沉思才恍然道:“对!当时我不知道她们祖孙之间的感情交恶,一味强调崇明散人如何慈祥,因而使惑心术失效,这实在是一个大错!”

白小娟冷笑道:“你错的地方还不止于此,第一是你情况不明,滥施惑心术,第二是你叫我那两位堂姊到黄莺手中夺刀时,是趁她神智没有全醒,杀机正浓的时候!”

刘素客道:“当时我并不知道!”

白小娟道:“我不相信,惑心术是神智的感应,一有了相反的征兆,你绝对会知道的!”

刘素客道:“我的确不知道,因为那大突然,我的惑心术从来没有失效过!”

白小娟厉声道:“当时你有绝对的把握吗?”

刘素客不禁一怔,白小娟接着道:“我相信你早有不对劲的感觉,可是又不相信惑心术会失效,所以才叫我的两个堂姊前去夺刀一试,否则像那种重要东西,你怎肯让旁人经手!”

刘素客道:“修罗刀虽利,刘某却不想占有!”

白小娟道:“那天还有你两个女儿在场,为什么你不叫她们去取刀呢?”

刘素客刚要开口,白小娟抢着道:“因为你已经知道惑心术可能有问题,更看出黄莺眼中的杀机,所以才叫我的堂姊去送死,她们的生死与你毫无关系,而且更可以利用她们的死,使二叔与金蒲孤势不两立,你的一切作为都是有用意的!”

刘素客顿了一顿才道:“你说的情形可能不错,不过刘某事前绝无任何居心,叫你的堂姊去取刀,完全是随心所生的直觉…”

白小娟道:“直觉每生于私心,任何直觉都是以自己为主的,我举个例子来说吧,两个人同时处身在一条危桥上,眼看着桥快断了,第一个直觉一定是把对方推下去,以期减轻重量而图自保,你自己不去拿刀,也不叫你的女儿去,若说你全无私心,骗鬼也不相信!”

刘素客一叹道:“白小姐!令尊令叔说你智慧超人,刘某还不太相信,今天听了这番剖析,刘某心悦诚服地承认了。你说的情形大概不会错,只是刘某自己也不知道,不过刘某绝对承认!”

白小娟转向白获道:“二叔!你听见了吗?”

白获点点头道:“听见了!既是刘先生没有居心害人,我的女儿只能说是该死。”

白小娟冷笑道:“做女儿的都该死,所以我的堂姊死了,你不想再报仇,我没有死,爹不惜想假借外人之手来杀死我!”

白乐天胀红了脸,厉声道:“不错!你的确该死,从你赢了我第一盘棋后,我就想杀死你,可恨你太聪明了,我一直没有机会成功,这次我请刘先生帮忙,也非杀死你不可!”

白小娟淡淡地道:“为什么您一定要我死呢?”

刘素客哈哈一笑道:“你是个聪明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们都是奕中高手,天无二日,他们自然不能容许一个比他们更强的人并存于世!”

白小娟笑笑道:“你也胜过他们了,为什么他们能跟你合作而不想杀死你呢?”

刘素客道:“刘某是凭着棋艺胜过他们的,大家还有扳回的机会,你并没有在棋上多下功夫,完全是仗着天才胜过他们,他们费尽心血想出一着妙局,你毫不费力就识破了,这叫人很沮丧,因为你使他们一切的努力都成了白费,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忍受的!”

白小娟一笑道:“我虽然知道一点原因,却没有你说得透彻!”

刘素客轻叹道:“因为我是过来人,在金蒲孤手中,我也是一个失败者,所以我特别了解这种心情!”

白获忙道:“现在金蒲孤已经不能再跟你作对了,所以你必须帮我们除去这丫头!”

刘素客沉吟不语,黄莺刚要开口,被白小娟在背后捏了一把,也就安静了下来,刘素客的目光在她们脸上轮转了一阵,然后一叹道:“你们都很沉着,我居然无法从你们的脸上看出金蒲孤生死之谜!”

白获道:“哪还会不死?以我们的手法劲力,加上那无坚不摧的风磨铜棋子,连大罗神仙也活不了!”

刘素客道:“金蒲孤身上有一件鳄皮软甲能御坚抗利,要杀死他是很困难的,不过你们的棋子打中他全身穴道,似乎又颇有可能,所以我感到很困惑。”

白小娟道:“能令你感到困惑倒是很不简单。”

刘素客笑笑道:“我摆了个迷阵被人毁了,而且还运用那迷阵使许多人与我隔离,照行事的手法只有金蒲孤,可是我又不大相信是他!”

白小娟问道:“为什么不相信呢?”

刘素客道:“假如他能在白先生等人的暗袭下不死,光靠一件软甲是不够的,必须还学会我万象秘复中闭气移穴功夫,如果他又能在我岛上动用我的八茫迷阵,可见他把我万象秘笈中那一套全学遍了!”

刘日英这时才道:“不仅如此,他连我的缩地术也学去了!”

刘素客大为震惊,哦了一声道:“他学得这么多倒是不容易,万象秘笈在他手中并没有多久时间,我记得他只大概翻了一下,竟能都记住了!”此刻他脸色苍白,现出极端痛苦的模样。

刘日英道:“他一向有过目不忘之能!”

刘素客道:“想不到我的女儿也有天真的一天!”

谈话间,门后走出凌奇峰与石慧,使得刘日英与黄莺都为之一震,他们怎么也不相信凌奇峰与刘素客能化敌为友!

刘日英目光凝注着凌奇峰,以低沉的声音问道:“凌先生,你与家父化除仇隙了吗?”

凌奇峰笑道:“我们本来就没有仇,无所谓化不化。”

刘日英又问道:“你与家父是怎么结交的?”

凌奇峰造:“志同道合,乃成知己!”

刘日英追问道:“是什么时候?”

凌奇峰道:“我被黄莺这小鬼整了一下,元气大伤,就在岛上觅他养息,同时把万象秘笈中几种疗伤固元的功夫重新研究了一下,终于想通了令尊的超人思想!”

刘日英道:“你不恨黄莺吗?”

凌奇峰笑道:“没什么可恨的,不但是对她,就是对骆陈孟诸人,我也失去了报复的兴趣。”

刘日英道:“那么孟依依的遗愿你也不想履行了?”

凌奇峰道:“是的!感情是灵智最大的障碍,我被它延误了多少年,做出许多幼稚可笑的事,想来还很后悔。”

刘日英还要问下去,刘素客笑道:“日英!你别多费心神了,凌兄的惑心术已超出我之上,他是真正的与我志同道合,绝非受了惑心术的原故!”

白小娟接口道:“日英姐,我们可担心的事还多着呢!不如做我们能力所及的事吧!”

刘日英终于废然一叹道:“好吧!既然你们都有自己的想法,我还能怎么样呢?”

刘素客笑笑道:“日英!你是我最器重的一个女儿!可是现在我却要羡慕白先生了,白小姐实在比你强得多!”

白乐天神色微动道:“我这个女儿却想要我的老命!”

刘素客哈哈大笑道:“那也是一大快事,刘某的三个女儿中如果有一个能杀了刘某,我死也高兴的!”

白乐天苦笑道:“白某如果有刘先生这分才能,自然不会因此而担心了!”

白小娟笑问道:“不必谈这些不相干的事,刘先生,这两天我们要在此地作客!”

刘素客笑道:“欢迎之至!”

白小娟板着脸道:“我们可能是一批恶客,或许会做出些不受欢迎的事!你不考虑一下吗?”

刘素客扬声大笑道:“这是什么话,日英是我的女儿,你是白先生的女儿,你们在此地等于是归宁回到娘家,按照世俗的习惯,出嫁的女儿归宁就是天王老子,你们尽管任意行动好了,只要你们高兴,拆了房子也无所谓!”

白小娟笑笑道:“真的吗?”

刘素客也笑道:“不过是说说罢了,你们高兴干任何事都行,就是房子拆不得。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拆了房子,大家都活不成了!”

白小娟笑是笑,神色却一转冷峻,寒飕飕地道:“如果后天金蒲孤死在你们手中,我们一定会拆了这所殿宇,来个同归于尽,而且我把话说在前面,到那个时候,我们会做得异常彻底,任何人也别想逃得出来!”

刘素客毫不在乎地道:“那自然没问题,刘某为了方便你们行事,还可以叫两个人带你们到各处去走一遍,让你们择定下手的地方。不过我看是多余的。”

白小娟道:“不必!那只是最坏的打算,我认为金蒲孤被杀死的机会很少!”

刘素客笑而不答。

两个女孩子对望了一眼,默然片刻,白小娟才道:“如果刘先生不反对,我们想自由参观一下!”

刘素客笑道:“行!刘某叫人前引……”

白小娟摇头道:“不用!你在此地也是客人,真正的主人是黄莺小妹妹,我们有她指点就够了!”

刘素客道:“水晶宫阈已今非昔比,有许多地方不是从前的样子了,她可能不知道!”

白小娟笑道:“那没关系,万变不离其宗,刘先生如果能把此地改头换面,那工程还不如重新起造一所了,正因为刘先生还利用这个地方,我们才有把握能走得通!”

刘素客顿了一顿才道:“刘某是一片好意,如果你们出了什么问题,刘某可不负责任!”

白小娟沉声道:“刘先生从来也没有负过责任,何必又说得那么漂亮呢?我说要自由参观,指的是充分自由而不受干扰,如果有人鬼鬼祟祟地跟在后面,我们也不客气了!”

刘素客默然片刻才道:“白小姐越来越厉害了,不过刘某很高兴,能有一个厉害的对手,才能引起刘某奋发的雄心,不过可惜彼此相识太迟了,你们请便吧!”

说完首先在门后隐没,白乐天与白获竺青跟着退走,凌奇峰含有深意地望了她们一眼,带着石慧最后离去。

刘日英忧形于色道:“现在怎么办?”

白小娟笑道:“到处看看!”

刘日英道:“你说得太容易了,我父亲已经发出警告在先,我们绝不会活动得太轻松!”

白小娟哈哈一笑道:“如果是一些简单的布置,绝不会在你我的眼中产生作用!”

刘日英道:“我想此地不会再有什么简单的布置,我爹已经把此地作为孤注一掷的本钱,也木会把精力浪费在简单而不实用的布置上!”

白小娟微笑道:“这固然不错,可是金蒲孤才是他们真正的对象,厉害的布置也舍不得浪费在我们身上!”

刘日英一叹道:“娟妹!到底是你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十回 返璞归真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