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 五 回 天地戾气

作者:司马紫烟

莫恨天道:“我简直不明白你的意思!”

刘日英道:“这个道理很难说得清楚,我不妨这么说吧,我们都知道家父的为人,也知道他心中的企图,然而我们面对着家父时,都会失去自制的能力,丧失自信的良知,甚至于无法抗拒家父的指令,不自主地为家父去从事明知不对的种种使命,直到有一件事真正地伤透了我们的心,使我们对家父起了切骨的恨意,才会想到背叛他、报复他,我就是在这种情形下离开他的!””

莫恨天默然片刻才道:“那么我也难免于这个情形了?”

刘日英道:“是的!任何人都难免,只有金郎除外,他是唯一在家父前面能兴起杀机的人,当家父将十大门派的掌门人全部掳集到万象别府中为奴,那些人心中对家父何尝有好感?他们都有着一身好武功,然而他们整天出入在家父身边,却一无所动……”

莫恨天想了一下道:“我明白了,你是在提醒我,不要受你父亲的迷惑!”

刘田英道:“在莫先生未受家父影响之前,我是这个意思,假如莫先生受了家父的利用后,我是第二个的请求的意思了!”

莫恨天怔然道:“为什么呢?假如你父亲真是那么厉害,又是那么混帐的话,你为什么还要为他求情?”

刘田英道:“一则是我做女儿的心,二则是为了天下的众生请命,假如先生直到了想杀家父的时候,一定是受惑更深,变成比家父更可怕的人了!”

莫恨天愕然道:“这是怎么说呢?”

刘田英道:“这是必然的现象,也是家父的厉害之处,他曾经自夸说假如有人能杀死他,那一定是比他更狂的人,这也是他征服天下一个最后的安排!”

莫恨天道:“假如他死在金老弟手中呢?”

刘田英道:“那不同,因为金郎并没有受他的影响,假如一个人经他的利用仍能杀死他,那么他对这个人的改造培育已经完全成功了,这个人除了接受他的全部恶毒思想外,还比他更深一层,具有了绝世的武功!家父一直在物色这样一个人,而且也在等待这样一个人的出现,莫先生可能是他最理想的人选了……”

莫恨天颇感兴趣道:“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刘田英恻然道:“天纵奇才,举世无双!”

莫恨天道:“这个我知道,我是问他心中所想的究竟是什么。他对这个世界究竟抱什么态度?”

刘田英道:“他生平有两件最大的憾事,一是无法长生,二是无法从事武功的锻练!”

金蒲孤忍不住道:“他对于天下各家的武功心得罔不了如指掌,若是肯加以修为……”

刘田英摇头道:“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他不会花那么多的时间去从事这种漫无止境的练习,他要把一切都达到顶点,唯独武功的进境是没有休止的,所以他独薄此而不为!”

莫恨天接着道:“那他为什么又要选择一个会武功的人作为替身呢?”

刘田英叹道:“家父以为已经学通于天了,却无法与天地并寿,因此他只好叫这个世界跟他一起消灭,可是他也知道这世上的人太多了,以他的能力无法一一杀得尽,除非他能练成一身超人的武功,举手投足,都可以致人于死命,上夭太地,没有一个人能逃出他的手…然而他没有时间,只好找一个真正的天下第一高手,继承他的心愿来完成这件事.”

金蒲孤怔了一怔道:“所以他专门找武林人士……”

刘田英笑道;‘不错!他遍访三山五岳,就是在物色这样一个人选,只是那些人都不合他的条件,他只好把十大门派的掌门人掳掠过来,想借此激出一些真正的高人来供他选择,没想到会遇上你这样一个人!”

金蒲孤道:“我除了一手射技之外,在武功修为上并没有什么登峰造极之处呀!”

刘日英道:“你的出现颇令他感到意外,因为你给他的威胁本是武功,而是你天赋的智慧,你是唯一能在智力上与他一争上下的人,本来他几乎为你改变了主意,想将你造就成他一样的人物,继承他的全部学识才能,也继承他的独尊思想,可是你偏偏不肯接受,因此他只好杀死你,以免你成为他的阻碍了……”

金蒲孤道:“你为什么不早说呢?”

刘田英道:“我相信你早就知道了,耿不取曾经跟你谈起过他的心性思想,差不多就是他的思想轮廓了!”

金蒲孤道:“我是说他准备用一个武功高强的人作为替身的事,你应该早告诉我的!”

刘日英一叹道:“事实上我认为这是他的妄想,因为世界上很难有人能合乎他的条件,然而莫先生的出现使我意识到情形的严重……”

莫恨天道:“你知道我的武功有多深吗?”

刘田英点点头道:“知道!我在卦象中卜出汹涌如涛的杀气,在幻觉中闻到触鼻的血腥,再听黄姑娘说起先生的形相,我知道最担心的事情来临了!”

莫恨天一怔道:“我的形相能表示我的武功吗?”

刘日英长叹道:“是的!如先生这样的人,千百年难出其一,出必天下大乱,虽然正史上未见经传,可是在前人遗留的笔记上,却说起过类似的情形……”

莫恨天大感兴趣地道:“世间居然还有像我一样的人,这倒是我闻所未闻的奇事……”

刘田英闭目深思片刻才道:“约莫在六百年前,昆仑山上曾经出现过一个怪婴,生性嗜杀,力搏虎豹,全身披着绒毛,猿首鹰目,跟先生的形貌极为相似……”

这时黄莺刚好出来,闻言大笑道:“对了!莫大哥,我正想不起你像什么,听见刘姐姐这一说,我才想起来了,你若是把脸上的毛刮掉,活生生是头大猴子!”

金蒲孤连忙喝止她道:“责管!我们在谈正经话,你不许胡说八道乱打岔!”

黄莺一琢嘴,闷坐在旁边不响,刘田英继续说下去道:“那怪婴不过四五岁年纪,却已力大无穷,为上山采葯的人发现了,将他带到山下,授以人语,可是却无法驯化他的野性,动辄以杀人为乐,起初还是秘密进行,到了十几岁时,竟然公开横行市上,稍不合意,抓起人来一撕两片,那时人们才以之为患,想要除去他,这一身绒毛竟能抗拒刀刃,无法奈何得了他,幸而当时越国名匠欧冶子铸了一柄利剑,赠给一个女剑侠,苦斗近千招,才将他杀死了,那个女剑客因此一举成名,世所传越女剑法,就是她传下来的……”

大家都听得出神了,莫恨天忍不住问道:“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刘田英道:“后来有人追踪那婴儿的身世,同时到昆仑山中他的出生处去采勘,结果在山洞中找到一个大卵壳,一具人猿的骨骸与一头僵死的龙头鸟...”

金蒲孤道:“九头鸟不过是传说而已,哪里真会有这种东西呢?”

刘日美目注莫恨天道:“你为什么不问问莫先生呢?”

莫恨天神色凝重地道:“你说下去!”

刘日美继续道:“后来有人考究的结果,认为这是猿父鸟母交配而生的怪婴,所以才有那种天赋的异禀!”

金蒲孤道:“人猿是兽类,九头鸟是禽类,兽禽怎能交合,这似乎太荒谬了!”

刘田英道:“造化之奇,非人之所能尽知,不过这件事却是于真万确,因为那些人在僵毙的九头鸟腹中,找出了一枚没有产下的卵,卵中竟是一个未成形的怪婴……”

莫恨天沉重地道:“刘小姐这一说非常正确,我就是从一个卵壳中出生的,只是不知道我的生身父母是谁而已,现在听你一说,我根本就不是人类!”

刘日英低声道:“莫先生!我并没有存心侮辱你的意思,你这种天生的异禀,绝非凡人所能赋有…”

莫恨天毫无表情地道:“不要紧,我也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尤其是我能得知自己的身世后,心里反而好过些,因为我既然不是人类所生,自然不能要求长得像人一样,可是我希望你还能多告诉我一点……”

刘田英道:“我所知也仅限于此了,九头鸟与人猿都是稀世难见的珍禽异兽,至于他们如何能结合,这个问题更无人解答,因此我也无法说得更多……”

莫恨天微微失望道:“那为什么你能由我的外形就知道我具有超人的武功呢?”

刘田英道:“这是由前人的笔记上推测而得的,那个怪婴并未受过武功训练,却已能与当代剑术名家对博千招以上,而且还仗着利剑才勉强杀死他……”

莫恨天道:“你也不知道我受过武功训练呀!”

刘日英道:“先生与家父见过面,家父也存心与先生交好,我测知先生一定受过名家指点!”

莫恨天道:“教我武功的那个异人并不出名,不过他的武功的确很高!”

刘田英道:“以先生的异禀,只需略受指点,即有不可思议的成就,况又经过高人的指点呢,所以我听见黄姑娘的转述后,不得不将家父的心性为告!”

莫恨天沉思片刻后,才点点头道:“好了!我完全知道了,我会尽量提防你的父亲,万一我被他笼络去了,我也会任制自己不与他作对,我宁可让他杀死我……’”

“金蒲孤连忙道:“这怎么可能呢?刘素客若是能杀死大哥,就证明大哥的成就仍未如他理想,反之,就是大哥已经超过了他,才能将他杀死!”

莫恨天一怔道:“对啊!这倒是我没想到的问题,假如我被刘素客训练成比他更疯狂的人时,一定失去了自制的能力,那时我想不杀死他,只怕也力不从心了!”

刘田英又拜了一拜道:“莫先生只要有这个心,到时候请记住我的话,一定能知所取舍的!”金蒲孤摇头道:“我不懂你的意思!”刘田英沉默片刻才道:“我父亲若是能将莫先生勾引过光对于莫先生的成就如何是无法测量的,他一定会运用各种方法来激怒莫先生,促使莫先生杀死他,假如莫先生成功了。他也成功了,可是我现在知道莫先生一定不会成功的,因为莫先生刚才说情愿我父亲杀死时,这句话已成了定局,任何人都无法改变了!”

莫恨天还是不懂,金蒲孤却神色一变叫道:“日英!你是不是对莫大哥施了惑心大法?”

刘田英庄重地道:“是的!我必须如此,因为我必须破坏我父亲最后的安排,以免为世上造成浩劫!”

金蒲孤一呆道:“那么我永远不能借重莫大哥的武功来与你父亲对抗了?”

刘日美道:“是的!不过我对莫先生所施的惑心术只限于请他不杀死我的父亲,而杀死我父亲的方法绝不能使用武功,这对你并没有什么妨碍呀!”

金蒲孤一叹道:“看起来是没有什么妨碍,可是你父亲网罗了孟石生等许多高手,这些人必须用武功去对付的!”

刘田英微笑道:“莫先生只是不与我父亲为敌,其他人并没有限制……”

金蒲孤道:“既然你的惑心术能使莫大哥受影响,为什么不进一步施为,使他根本不受你父亲的利用呢?”

刘日美摇头道:“我不能这么做,也不敢这么做,因为我的惑心术是父亲教的,他在这方面的造诣比我高得多,假如我施用得太多,他立刻就会发觉而可以事先加以解除,那样我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所以我只能用在这一点上,使他毫无所疑,等到他对莫先生施行试验时,莫先生纵有杀死他的能力,也会因为我今天所加的惑心大法的影响而临时止手,那样…”

金蒲孤见她止口不言,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道:“那样莫大哥反会被你父亲杀死了!”

刘日英点头道:“是的!我父亲为了测探莫先生的成就,所用的方法一定相当厉害,生死成败仅在一发之间,假如我父亲不死,死的一定是莫先生,这样做自然很对不起莫先生,可是为了天下苍生计,莫先生一定会谅解我这番私心的!”

莫恨天略加沉吟才道:“好!我记住了,万一遇到那种情形时,我尽量遵照你的指示!”

金蒲孤笑笑道:“大哥!到那个时候你想不遵守也不行,因为你已经受了日英惑心术的作用,身不由主,根本不容你自己的意志左右了!”

刘田英急了道:“金郎!你不能这样说!”

金蒲孤淡淡地道:“为什么不能这么说呢?”

刘日英一叹道:“我对莫先生施术的目的,就是在他心中造成先入为主的印象,现在补了这一句,莫先生的心中就会产生一种反抗力,以莫先生的功力修为与天生异禀,也许会从中解脱出来……”

金蒲孤大笑道:“日英!我总算通出你惑心术的秘密了,以前我也曾问过你,你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回 天地戾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