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 六 回 缩地之术

作者:司马紫烟

只见一个村姑打扮的女子,年纪约莫二十四五,姿容柔媚而刚健,别具一股英气,手中挽了一个竹篮!

篮上盖着纱巾,两只乌溜溜的眼睛不住地乱转,最后停在金蒲孤脸上,才嫣然一笑道:“像这位相公还差不多,要是男人都长成那付怪相,我宁可一辈子不嫁人了!”

从刘田英的神态以及这村姑的神秘举止,金蒲孤已经想到事情不太寻常,但仍是沉住气道:“请问大嫂……”

那村站立刻叫道:“你这个人怎么张着眼睛乱开口呀,你看看我像是出嫁过的样子吗?”_

说着伸手惊鬓,忽然又笑道:“这是我的不对了,我没有把头上的包巾拿掉,难怪你要误会了!”

伸手一扯,将包发的布巾扯落,里面竟是一条乌油油的粗发辫,荡在胸前,表示她还是个云英末嫁的大姑娘!

然后又向金蒲孤风情万种地笑笑道:“这位相公,你可看清楚了,再别叫我大嫂了!”

金蒲孤仍是不动声色地道:“请教姑娘有何贵干?”

村姑一笑指指刘田英道:“你问她呀!”

金蒲孤连忙问刘田英道:“田英!你认识她吗?”

他的意思是叫刘田英利用这个机会点明这女子是刘素客派来的,叫莫恨天加以留心,谁知刘日英的答复却大出意外:

“不认识!不过我们做芳邻已经很久了,我早听说在括苍山中住着一对异人兄妹……”

刘田英的答复已经使人感到惊奇了,那村姑的答案则更出人意外,她盈盈一笑道:

“刘家大小姐,你不认识我,我倒是认识你,你在万象别府的香闺我是常去探访的,一来是向你父亲的奇门布置挑战,二来也是偷偷地品尝一下你手制的佳肴,所以我今天有这点成就,你还是我的启蒙师父呢!”

刘日英苦笑道:“我父亲也知道那些奇门布置是贵兄妹破坏的,他一再留字邀请贵兄妹现身一见,希图识荆,贵兄妹却始终如不见首尾的神龙一般,各于赐教!”

那村姑笑道:“这是我哥哥的意思,他说你父亲不是好人,跟他交往没有好处,而且我哥哥也对他作了一个试验,将我们的住处留图以告,只怪你父亲太差劲,按图索级,还是找不到我们……”

金蒲孤对这句话大感兴趣,连忙问道:“原来贵兄妹也精于奇门阵式变化,而且还胜过刘素客!”

村姑一笑道:“刘素客在其他方面的成就还算不错,至于奇门变化,他所知所能,连皮毛两个字都称不上,尤其是他所设的玄天九迷大阵,简直是胡闹,小孩子玩沙堆也比他高明得多!”

金蒲孤立刻知道她所言不虚,因为他曾经被困在阵中过,虽然是南海渔人用炸葯将他救了出来,可是也揭穿了刘素客的纸老虎,那个迷阵除了惑人耳目外,一点作用都没有,不过这也证明了这村姑兄妹二人的确高明!

那村姑又笑道:“刘素客的玩意儿不足道,刘大小姐的烹调手艺却不愧举世无双,我哥哥偷尝了她手烹的一道鲤鱼羹后,居然赞不绝口,于是激起了我争胜之心,暗中揣摩了两三年,总算体会出个中三昧,现在我自信已经够资格与她一较短长,特别烧了几味薄肴,请你们品尝之后,作个公平的比较如何?”

黄莺第一个不服气道:“我不信还有人能比刘姊姊的烹调手法更高!”

村姑一笑道:“小妹妹!你尝过之后就知道了!”

说着揭开竹篮上的盖纱,里面却是一碗红烧鹿脯与一碟油门竹笋,虽然放在粗制的陶瓷器皿中,却并不影响它们的色香味,一股浓香飘荡空际,使每人口中生津,食指大动。“金蒲孤首先道:“这一说我倒是该尝尝看!”

说着用手拍了一块鹿脯放入口中,嚼了几下,咽下腹中,连声嚷嚷赞美道:

“好!好极了!我敢说天下再也不会有更好的佳味了!”

村姑十分得意,将油烟竹笋取出来递到他面前道:“你再尝尝这个,竹笋最忌单独烹调,因为它的鲜味完全要靠别的东西衬托出来,可是我这道菜却完全是取其原味……”

金蒲孤又站了一块放入口中,未经嘴嚼,那笋片已自动溶化,直下咽肠,他不禁鼓掌大呼道:“姑娘,我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村姑微笑道:“这就是最好的批评,我来了有一会儿功夫,也听见那位小妹妹所发的高论,她年纪虽轻,对于食道之论却是极其中肯,一道好莱若是有言词可以形容,便落下乘,真正的妙味是无法形之于语词的!”

金蒲孤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这种感觉是只能意会而无法言传的!”

黄莺却不服气地道:“金大哥!你说这种话不公平,我承认这位大姐的菜也许烧得不错,可是你还没有尝过刘姐姐的手艺,怎么就知道刘姊姊的功夫不如她呢?”

金蒲孤一怔道:“这也不错!我到现在都没有尝过日英的手艺,实在不该速下断论,姑娘!假如你不反对,就请入内一叙,让我们也有机会比较一下!”

村姑拍拍手笑道:“当然可以,我此来的目的就是为着跟刘大小姐比较一下!”

莫恨天却道:“弟妹的手艺我全领教过了,只要我尝一尝,便可以知道孰胜孰优!”

村姑含笑将竹篮送到他面前,莫恨天每样都尝了一点,然后低头沉思,不置一词,黄莺忍不住问道:“莫大哥,究竟怎么样?”

莫恨天一叹道:“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时瑜亮,难分轩轻,这也好,那也好,我实在说不出谁比较好!”

村姑似乎不服气道:“哪有这回事,孔明与周瑜还有个高低之分,公换三度受挫于诸葛,就是他不如的地方!”

莫恨天道:“那不同,瑜亮固因气度之差而分高下,你们二位的烹调手艺却是各有干秋,菊淡梅雅,各得其时,谁能自诩这两种花作比较呢?”

刘田英委婉地道:“海棠飘逸,牡丹富贵,玫瑰浓艳,芝兰幽静,此皆花之性也,因人之喜憎而定其品,这与烹任之理为一,姑娘何必一定要强分上下呢?”

村姑愠然道:“不行!我今天一定要得到一个结果,我哥哥说我永远也赶不上你,我实在不服这口气,现在我们的共肴不一,人家无法评定优劣,你最好也烧两件同样的菜,让我们一定上下!”

刘田英笑笑道:“很对不起,你选的这两样菜我都拿不出来,因为我手头没有材料!”

村姑道:“我晓得你会利用这个借口推托的,所以替你把材料带来了,这篮子的下格放着一方鹿肩与一捆鲜笋,是取自同一个地方的!”

刘日英摇摇头道:“这样比法我一定输了,因为这两样东西都是着重在新鲜,笋必须现摘现炒,鹿脯尤难,必须从立鹿肩头割下来,取脑后鹿尚未死,才能存其真味,你带来的材料虽然新鲜,总是比不上你所用的……”

莫恨天咋舌道:“想不到吃食之道,还有这么大的学问,我们以前所过的日子简直是虚渡了!”

刘日英一笑道:“果腹与品味木同,若为充饥,黎营皆是美食,若云品尝,则必须有这些琐碎!”

那村姑呆了一呆才道:“你真厉害,一点便直都占不到你的,看来我要想跟你比较高低,非要把你请到我的居处不可了!可是……”

黄莺道:“为什么一定要刘姊姊到你那儿去?”

村姑道:“别的地方找到生鹿不难,这竹笋却是产在我居处的灵泉之畔,品质特异,所以才能人口化津,那是别的竹笋比拟不上的,不过只这你一个人去,我又要吃亏了,因为我哥哥已有先入为主的观念。一定会认为我的手艺不如你…”

金蒲孤忙道:“我们是否可以同往一访仙居?”

村姑踌躇道:“我是绝对欢迎的,不过我哥哥很难说,他因为生相怪异,向不与外人接触!”

莫恨天大为高兴地道:“令兄会比我更怪吗?”

村姑望了他一眼笑道:“不比你难看,可也不会比你好看多少,所以我才说你们是天生的一对活宝!”

莫恨天大笑道:“我以为我已是天地间最丑的了、想不到无独有偶,居然还有人能与我相匹成对,我岂能不去拜识一下,跟他交个好朋友!”

那村姑一怔道:“你要跟我哥哥交朋友?”

莫恨天笑道:“有什么不对吗?我们都是天生异相,为人世所弃,同病相怜,应该好好论交一番!”

村姑连连摇头道:“不行!我哥哥的想法没有你这样豁达,他因为自己长得不能见人,心理变态……”

莫恨天笑道:“这更与我相投了,我以前也是见不得别人的俊俏,势必杀之而后快!”

村姑一笑道:“我哥哥刚好与你相反,他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做余生,认为像他这种丑怪的人,生命实在是多余的,所以他遇见英俊的男子,倒是十分客气,若是遇见丑陋的人,不分男女,都非杀掉他不可!”

莫恨天一怔道:“令兄此举含意何在?”

村姑笑道:“他想若是将天下的丑人杀光了,剩下来的都是一些美貌男女,就不会再有丑人传代了!”

莫恨天吁了一口气造:“个兄的思想真比我还怪!”

村姑立刻不高兴道:“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我哥哥的思想比你忠厚多了,他说丑人活在世上,与其处处受人白眼,倒不如死了的好,比你嫉妒人家漂亮而滥逞杀慾岂不是好得多了,我哥哥假如知道有你这样一个五人,不用你去找他,他自己也会找来杀了你,而你还想送上去,不是自寻死路吗?”

莫恨天干笑了一下道:“我承认令兄的思想比我高超,但是不相信令兄能杀得死我!”

村姑嗤的一声冷笑道:“你以为自己会了一点武功,就很了不起吗?跟我哥哥比起来,你不知差到哪里!”

莫恨天一点不生气,反而含笑道:“这么一说,我倒是非与令兄见上一面不可了,不说比比丑怪,就是较较武功,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村姑摇头道:“对不起!你存心找死,我还不想当凶手,我绝不带你去找我的哥哥!”

莫恨天哈哈一笑道:“何必要你带路呢,我只要知道他在这括苍山中,定然可以找到他!”

村姑用手一指道:“他就在西边的一个小山头上,周围全是竹林,山头有一道清泉下泻,你尽管前去好了!”

莫恨天道:“好!我们在那儿见吧!”

声才出口,肩头一晃,人已失去踪影,金蒲孤呆了一呆才对村姑道:

“姑娘最好快点带我们到责处一行,我相信令兄是一位世外高人,可是这位莫大哥生具异禀,武功高不可测,若是与令兄相遇,姑不论谁胜谁负,总不是我们所希望的事!”

村姑笑笑道:“你放心好了,我也知道他的武功高明,足可与家兄一搏,我就是怕他们两人有所冲突,才指点他一条明路,使他们避免见面!”

黄莺连忙道:“原来你告诉莫大哥的是假话?”

村姑摇头道:“不!我们的确是住在那个地方!”

黄驾不解道:“那他这一去不是正好碰上了吗?”

村姑笑道:“见不到面的,我们兄妹两人在奇门阵图的布置上敢说穷极变化,连刘素客近在飓尺,也一直摸不到门户而入,他又怎么行呢?我故意指点他前往,就是想利用阵法将他困住,等我想个法子把哥哥支开,再把他放出来,这样他们就不会碰头了!”

金蒲孤沉吟地道:“姑娘这样做法妥当吗?”

村姑笑道:“这是再妥当不过了,家兄也许不会弱于他,但是我不愿意冒这个险,我们兄妹两人相依为命已经很久了,我不能叫家兄遇上任何不测……”

黄莺忍不住道:“莫大哥并没有伤害你哥哥的意思!”

村姑道:“可是我哥哥绝不会允许这样一个丑人存在,所以他们若是见了面,势必会有一场冲突!”

金蒲孤沉吟道:“那些阵图一定能困住莫大哥吗?”

刘日英连忙道:“这倒不成问题,莫大哥根本不解此道,而他们兄妹的布置能难住我的父亲,莫大哥自然无法避免受困,姑娘!我们这几人大概不会遭受令兄的拒绝吧,就请你带我们前往责处一行如何?”

村姑微笑道:“你真想跟我较量一下?”

刘日英点头道:“是的!别的地方我不如你,烹调之道,我不相信你能强过我,所以我一定要在相等的条件下,好好地做两样菜来压倒你!”

村姑大笑道:“我早晓得你会接受这个挑战的!老实说我为了准备这场挑战,已经计划了半年多,我预备下了三十六种材料,完全是人间难得一见的珍品,而且这些材料都是双份的,你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回 缩地之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