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 八 回 不速之客

作者:司马紫烟

袁靖姑想了一下,才轻叹一声道:“我只好认输了,杀了我也做不到这一点!刘小姐,我们欣赏一下你另两味杰作吧!”

说着揭开了另一个盖碗,凉拌香菌倒不是那么简单,刘田英在这上面的确是下了一番功夫,不过她表演的方式又是不同,两段枯木上,长满了许多细小的香菌,像刚被雨水淋过,油润可爱!

袁靖姑不禁又叫道:“刘小姐,这些香菌你是从哪儿找来的?”

刘日英笑道:“就地取材,我身上绝没有私带材料来!”

袁靖始道:“我不是说你私带材料,而是问你这香菌从哪儿找到的,据我所知,我准备的原材是我在树林里自培的异种,每颗至少有鸡蛋大小!”

刘日英道:“香菌越大越不好吃,不过是样子好看而已,最佳的香菌是刚萌芽的,每颗才绿豆大小!”

袁靖姑道:“这个我知道,可是你这些香菌总不会是临时培育的吧?”

袁余生笑道:“你这是多此一问,不是临时培育,难道还是变出来的?我们来尝尝它的味道如何!”

说着用筷子挟了一粒,丢入口中,可是那菌粒大小每颗只有黄豆那么大,入口生津,又嫩又脆,嚼不了两下已经粉碎了,但觉其妙,却无法穷其究竟!

他笑着摇摇头道:“我简直是猪八戒吃人参果,食而不知其味,刘小姐,我相信在你的手艺之下,连这段枯木也一定其味无穷,我要来个囫囵吞枣了!”

说着用筷子夹了半段枯木,连同上面的菌子一起放入口中,才叫了起来道:

“一点都木错,刘小姐,你是怎么烧的?连木头都能烧成这个滋味……”

袁靖姑自然不信,也夹了另半段枯木吃了下来,黄莺与金蒲孤分了另一条,四人吃了之后,却没有一个人作声,因为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香菌固美,那菌根所附的枯木尤美,而且吃在嘴里,又酥又软,哪里像是木段树枝呢,袁靖姑不禁盈盈一拜道:“刘小姐,我真服了你了!你把这个烧木头的秘诀公开一下好吗?我只要学会这一手,也用不着四处去张罗莱料了,就以门前这几颗小树,也可以供我这馋嘴的哥哥一辈子受用了!”

刘日英微笑道:“这下子你们真受骗了,普天下的菜单上也没有煮树枝这一项!”

袁靖姑一怔道:“难道那不是树枝?”

刘田英笑道:“自然不是树枝,只可惜你们吃得太快,没有仔细看看那是什么东西!”

黄莺叫道:“我晓得!是茄子!”

袁余生愕然道:“茄子?我怎么一点都吃不出来呢?黄姑娘毕竟比我高明!”

金蒲孤笑道:“她哪里会比袁先生更高明,只是我们比袁先生多个机会,眼看着她们在厨下操刀……”

袁余生一叹道:“这就是了,若非先领略过刘小姐的手艺,就是眼看着她动手,我也不能相信这是茄子!”

“袁靖姑忙又问道:“刘小姐,那香菌是怎么来的?你干脆也说出来吧!”

刘日英道:“香菌是临时培育的,我把一颗香菌作为种子,切成细丝,种在烂熟的茄子上,加上适味的佐料,然后再给予恰好的滋养,放在温水里热到一定的程度后,连忙捞起来盖好,等到一定的时间后,揭开来时,菌苗刚好萌发到这个程度,就是这道菜比较费时,所以我在时间上是绝对无法与袁姑娘一争的!”

袁靖姑一叹道:“教术至此已叹为观止矣,我想这一门学问太深奥了,我大概无缘拜识吧!”

刘田英笑道:“不!这只是一种好玩的手法,并没有多大学问,袁姑娘若是有兴趣,我可以把制法抄录下来,你照着练习几次就学会了,不过这种手法不足为凭,厨房里的真正功夫还是调味操刀为主!”

袁靖姑叹了一口气道:“两道菜我等都认输,这第三道菜不用比了,我只是想欣赏一下刘小姐的妙技!”

说着掀开第三个盖碗,大家都为之一怔,因为盘中空空如也,一无所有。刘日英微笑道:“抱歉之至,我的时间只够两道菜,又不能让各位等得太久,只好交白卷了,而且我听见袁姑娘的操构声后,知道这味混炒的蛋她已深得个中三昧,我就是勉强做出来,也不会比她更高明!””

黄莺道:“那你就端两道菜出来好了,何必又端个空盘子来骗人呢?”

刘田英含笑不语,袁余生却哈哈大笑道:“刘小姐,你真有意思,这一道菜简直把我们都骂苦了,不过也骂得入情入理,我们连尝了两道佳肴,结果连吃的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这不是混蛋是什么?而且刚好四个人,不折不扣的混炒四蛋!”

黄莺呼着嘴叫道:“好啊!刘姊姊,原来你绕着圈子骂人,这太欺负人了!”

金蒲孤见袁靖姑的神色有点异样连忙道:“黄莺!你是一枚小巧可爱的鸽子蛋,袁姑娘的脸长而圆,是标准美人股子的鸭蛋脸,只有我是臭鸡蛋,袁先生是圆溜溜的大鹅蛋!”

其他三个比喻倒还得体,而把袁余生比做大鹅蛋却妙入骨里,因为他全身长相,就是一枚大圆蛋的形状。

黄莺第一个拍手大笑,袁靖姑也就忍不住笑了,刘日英在一片笑声里才轻轻地道:

“我可没有骂人的意思!”

袁余生大笑道:“把我比做鹅蛋还算是抬举我了,我就是像鹅蛋,也是一枚先天木足的软壳蛋!”

在笑声里,他隐隐地透露了自惭形秽的悲哀,袁靖姑连忙道:

“哥哥!我们才比了三个菜,你别垂头丧气的,还有三十几道菜没有尝呢!”

袁余生似乎被这句话驱除了感叹,笑着道:“你还好意思比下去?我敢担保你全盘皆墨!”

袁靖姑笑道:“我知道是输定了,不过为了让刘小姐多展示一下烹调妙技,我还是坚持要比下去。”

说完又对刘日英道:“刘小姐!这一次我可不能再叫你在手法上玩花样了,我要指定三样菜,若是你还有办法能找到代替的东西,我就真正的佩服你!”

刘日英笑道:“你这是在难人了,我想这三道菜一定是我没见过的!”

袁靖姑笑着到一旁取了纸笔,书了三个纸卷,塞在刘田英手中道:“这三道菜不在比赛的范围内,可是材料都在厨房里现成的,我原来是准备最后拿出来考考你的,现在我知道正正经经的跟你比,实在差得太远了,你也让我翻翻本吧!”

刘日英正想打开纸卷,袁靖姑忙又道:“刘小姐,你到了厨房里再开吧,暂时保守秘密,也好让他们在尝新时多增加一点情趣,哥哥!你还是生火去!”

袁余生望着那一把纸卷,心痒难熬地道:“妹妹!你居然连我都瞒着了,到底藏了些什么好东西?”

袁靖姑但笑不语,刘田英也轻轻一笑,向厨房走去,袁余生见她们都木肯说出来,只得折向后面生火去了!

金蒲孤与黄莺二人也弄得莫明其妙,黄驾更是张大了眼睛,在门口探视那两人的动作。

可是袁靖姑伸手一扯门旁的绳子,刷的一声,从上面落下一道竹帘,刚好将两扇门都挡住了,然后听她在里面笑着道:“很对不起!这几道菜不用监厨,为了增加欣赏时的情趣,只好请二位暂时纳闷一下了!”、

黄莺很得直跺脚,咬着牙低声咒念,但也无可奈何,只听得里面刀砧声、泼水声,以及袁靖姑高声招呼掌灶的袁余生:“哥哥!这次你把两边七回炉子全都加足猛火,我保管一起用得上!”

也不知等了多久,好容易听见袁靖姑叫道:“刘小姐,你怎么样?我已经好了!”

然后是刘田英的回答道:“我也好了,等你的通知,好一起开锅,这几道菜可不能凉,非热尝不可……”

袁余生立刻又闲了过来,可见他的心里也是急切异常i可是门带来掀,大门外却响起一个声音道:“我们也要进来了,这等候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金蒲孤与黄莺神色都为之一变,他们都听出这是刘素客的口音,袁余生正想赶出去,刘素客的身子已经跨进了门口笑道:“不劳远迎,我这个不速之客会不清自至!”

袁余生怔了一怔才道:“刘先生,居然被你模进来了!”

刘素客微微一笑道:“贤兄妹门户森严,兄弟几度想造访,都被阻于迷阵之前,今天大概是贤兄妹不以下愚见弃居然将迷阵的门户洞开,兄弟才得缘识荆!”

袁余生闻言又是一怔,连忙回头叫道:“妹妹!你出来,是你把禁制撤去的吗?”

袁靖姑忙掀帘而出道:“我没有!是这位黄姑娘把迷阵的花树都砍断了?”

袁余生目往黄莺道:“原来黄姑娘是此道高手……”

黄莺一笑道:“袁先生!你也许不相信,我对于阵图之学一窍不通,完全是误打误撞地碰进来的!”

袁余生神色激动,刘素客却大笑道:“这就对了,兄弟以前被阻于阵外,完全是吃了懂得太多的亏,其实这所迷阵仅是乱设门户,内里却毫无奥妙,兄弟一路行来,才发现这个秘密,不过贤兄妹摆下这个迷阵,也可算是无上杰作,除非是碰上黄姑娘这种一窍不通的人,才有乱闯的勇气,否则这的确称得上是千古绝阵,谁也无法解得透!”

袁余生啤了一声,表示心中的不满,刘素客忙又道:“兄弟在门外等候有时,听说袁姑娘正在大展奇才,实在忍不住想进来一尝异味,贤兄妹当不致拒人于千里之外吧?”

袁余生这才提起了兴趣道:“刘先生也是食中知音,舍妹正与令媛互较所长,有刘先生这样一位名家来品评,定然有中肯的批评!”

金蒲孤从刘素客进门的时候,已经在作动手的准备,可是此刻距离太近,用箭已是不便,因此暗中将修罗刀捏在手中,正想找个机会劈过去!

刘素客却大方地走到他面前道:“金蒲孤,我知道你打算杀死我,我身无寸铁,手无缚鸡之力,你要下手太容易了,因此我有个请求,请你等我尝过那三道佳肴之后再下手,处决的死囚在临刑前还有一餐饱食呢!你为侠义中人,总不至于如此残忍吧?”

金蒲孤的手已经握上了刀柄,听见了他的话后,却是无法将刀拔出来,刘素客拖了一张椅子自行坐下笑道:“其实我们还有翁婿之谊,即使因势所迫,互不相容,至少在这片刻的时光内,我们可以放弃敌意,品肴小酌,略享赏心乐事吧!”

金蒲孤沉吟良久,才把手从刀柄上松开,叹道:“也许我将会终身后悔这片刻的迟疑!”

门外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声:“兄弟!你不会后悔的,假如你拔出了刀,倒下的一定是你,这样我不仅赢了一场东道,因此也抵消了对刘素客的亏欠!”

金蒲孤又是一怔,因为他听出这是莫恨天的声音,袁靖姑神色大变,赶紧挡在门口叫道:“你怎么来了产”

莫恨天的声音又大笑道:“是你邀我来与令兄见见面的,我怎肯放过这个机会呢?”

说着用手一推,将袁靖始推开了,跨步进来,与袁余生四目对视,两个人居然无声无息,也不见一丝动静!

其余的人却紧张异常,不知道他们二人下面会有怎么样的行动,尤其是袁靖姑,更是忧形于色!

这两人对视良久,才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笑声震耳,连屋顶上的灰尘也籁籁地直往下落!

袁靖姑因为他们这一笑,才松弛了紧张的表情,相反的倒是金蒲孤凝重了起来,低咳一声道:“袁姑娘,日美!你们的菜都烧好了,怎么还不端出来?”

边说边对袁靖姑连使眼色,袁靖姑这才发现到他们笑容有异,尤其是袁余生的脸上,竟是布满了杀机,连忙移步向厨房走去,袁余生一伸手道:“且慢!”然后沉声道:“你笑什么?”

话是对莫恨天问的,莫恨天含笑道:“我是笑天下居然还有一个能与我可相比美的人!”

袁余生阴沉沉地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笑?”

莫恨天依然含笑道:“你大概是与我同样的心思吧!”

袁余生冷漠地一摇头道:“你错了!我是笑我自己太糊涂,我把这方圆五百里以内的丑人都找出来杀了,以为这附近的丑八怪可以绝种了,却不想会遗漏你这个大怪物!”

莫恨天微笑道:“令妹说你性情偏激,我还不相信,现在看来,倒是一点都不错!”

袁余生怒道:“难道我的做法不对?难道像你这种怪物还有存在的价值!”

莫恨天摇头道:“不!你的想法绝对正确,与我的想法完全一样,我跑的地方比你多,接触的人也比你多,饱受世人奚落,深深觉得丑恶的人活着不如死了的好,既能少受罪,也为这世界上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回 不速之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