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剑烈女续》

第 九 回 美人奇蟒

作者:司马紫烟

人头是齐顿下三四寸处切断的,刀法匀整,不见血迹,眉目如画,面容姣好,肤如凝脂,头上的青丝还挽成了一个高客,看年纪不会超过二十,朱chún粉须,明眸似水,也是张得大大的,嘴角还搞着一个醉人的微笑。

要不是热气腾腾地放在蒸笼中,谁都会以为这是一个活色生香的美貌小姑娘,更不会当作是一道佳肴了!

黄莺第一个叫了起来道:“刘姊姊!你的匠心别具,妙艺无伦,但为什么要把一道菜做成这个怕人的模样呢?”

刘素客一笑道:“这样子一点都不怕人,嫣然含笑,丽质天成,我见犹怜……”

黄莺不待他说完立刻道:“难怪你是个见者侧目的凶人,对着这样一个人头,你忍心下筷子吗?”

刘素客笑道:“秀色可餐,这句话又不是我先发明的,这女孩子的一肌一容,何处不能下酒,袁先生,你今天备下如此美肴,却没有佳酿供客,未免太小气了吧!”

袁余生离座起身,择了一坛美酒过来道:“有肴无酒,是我做主人失礼的地方,可是这一味美肴,的确令人有点难以下咽,刘小姐,你的手艺未免太促狭了!”

袁靖姑却噗嗤一笑道:“哥哥,你还以老暨自命呢,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来,也不怕人笑话!”

袁余生一怔道:“前人的食谱上确是有人肉作肴的,而且古时的帝王也专门饲有备作食用的菜人,可是总不会是这样子端上桌的吧?”

袁靖姑笑道:“你真以为这是颗人头?”

袁余生忙道:“自然不是,刘小姐生性仁慈,断不会杀人来作案的,不过把匠心手艺运用成这副形状!”

袁靖姑大笑道:“哥哥!你越说越离谱了,刘小姐在这样菜上丝毫未动手脚,完全是原样!”

除了刘素客父女外,众人都为之一震,连金蒲孤都叫起来道:“日英!这真是一颗人头?”

刘素客瞪了他一眼道:“孩子!你自己孤陋寡闻,还要大惊小怪,真是糟塌了我的女儿,幸好你们的婚姻是自己私订的,要是征求我同意的话,你一定不够资格!”

金蒲孤愤然作色,袁靖姑忙道:“刘小姐,你还是快点把话说明了吧!否则令尊大人与金大侠闹翻了,拆散你们的鸳盟,我可成了千古罪人了!”

刘田英谈谈一笑道:“蒲孤,你想我会残忍到杀人来做菜吗?”

袁余生道:“刘小姐当然不会,可是这人头既非经过手艺仿制,一定是舍妹下手杀死的!”

袁靖姑一噘嘴道:“你始终把我看成一个恶人,什么坏事都是我做出来的。”

袁余生急了道:“假如不是你杀的人,这颗人头是从哪儿来的?”

袁靖姑哼哼地道:“材料是我找来的,脑袋是刘小姐活生生从颈子上割下来的,说罪过,我们两人是相等,但是我们都没有杀人!”

袁余生也叫道:“不杀人哪来的人头?”

袁靖姑冷笑道:“我懒得多说了,你瞧着不忍心,就别下筷子好了,反正我也不希罕你来品味!”

袁余生差一点就要跟她动手打了起来,还是刘田英含笑道:“袁先生,你还是忍耐一下,听我把话说清楚了,为这点小事伤了兄妹的和气未免太不值得了!”

袁余生气呼呼地道:“当然要弄清楚,我也杀人,可不是胡乱杀人……”

莫恨天忍不住讥嘲道:“你杀的人也没有一个是合理的,而且连端上桌子做盘中菜都不够资格!”

袁余生气得又要跟他翻脸打架,刘田英见事情闹大了,忙道:“袁先生!你能不能静下来听我说一句话,这是一颗头,却不是从人身上割下来的!”

众人又是一怔,袁余生叫道:“人头不长在人身上,这倒是天下奇闻!”

刘日英微笑道:“不错!这样东西非常稀贵,百年难得一见,倒称得上奇闻两字!”

莫恨天也被引出兴趣道:““弟妹!究竟是什么东西,我见过的怪事多了,还没有听说过有这玩意儿!”

刘日英道:“这还是前古遗种,名曰美人蟒,是一种人首蛇身的怪物,据说只产于苗疆,为数极少!”

莫恨天惊叫道:“苗疆是我常游之地,怎么没听说过有这种怪物!”

刘日英叹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怎能每样东西都为人目见,这美人蟒禀天地绝毒之气所生,还有很多怪异之征,据说它不但禀性奇毒,还会日呼人名,经过它身边的人,听见它的呼声之后,只要答应一声,立刻就受它的毒气感应,昏迷不醒,被它作为果腹的口粮,因此绝少有人能见到它的形相!”

袁靖姑笑道:“呼名之说是人们的附会渲染,我捕捉这条畜牲时,就亲自试验了一次,它根本木会说话,却会发出呱呱的叫声,像小孩子哭一样!——”

刘素客笑道:“这倒是事实,美人蟒又名摄魂蟒,盘踞深山大泽之中,往往口发人声,若有行人经过,对于深山之中,突闻儿啼,一定会忍不住前去一探究竟,结果为它的毒气所熏而倒毙,成了它的食粮,后人不明究竟,加以穿凿附会,遂变成了神话!”

莫恨天笑道:“摄魂蟒我倒是听说过,却不知就是这玩意儿,我在苗疆时,风闻大青围中出现了这样一条怪物,曾经去找了一趟,结果只见到两条蛇骸与两具人头骨,我还以为是被它吃掉的人所遗……”

袁靖姑笑道:“莫先生是什么时候去的?”

莫恨天想了一下道:“大概是十年前吧!”

袁靖姑笑着道:“那莫先生去迟了一步,这东西一身兼具雌雄,却需两条异体互相交配才生上另一对,而且每一对,都要隔五十年才能长成气候,我在前人的一段笔记上见到这样东西的记载,刚好又风闻苗疆的大青围中出现了这件异事,赶去看了一趟,结果运气很好,那两条幼蟒刚刚脱壳,气候未成,被我毫不费力地捉了来!”

莫恨天笑道:“那我看见的一定是两条老蟒的遗脱,这种绝毒的东西,你捉来做什么?”

袁靖姑道:“那位古人不仅是位武功绝世的隐士,也是个大暨客,他的笔记中多半是各种奇异的食谱,其中就有三大奇珍,美人蟒为其—……”

袁余生叫道:“你怎么不告诉我?”

袁靖姑笑道:“我只知道这样东西好吃,却不会烹调,因为它们身蕴奇毒,弄不好反而把人毒死了,你是个好吃鬼,要是给你知道了,恐怕你会不顾性命,也要尝它一下,所以我才藏得严严的!”

袁余生大笑道:“前人已有拼死吃河豚的壮语,只要它真的好吃,毒死了也是心甘情愿的!”

袁靖姑道:“我不会弄,也没有尝过,好不好吃不知道,所以才留给刘小姐一展身手!”

刘日英道:“我虽然知道做法,却也没有机会试验,这味菜也没有把握,我看大家还是不要吃吧!”

刘素客忙道:“没问题,我敢担保没有毒!”

金蒲孤淡淡地道:“你怎么知道的?”

刘素客怔了一怔才道:“这很简单,假如它真是像传说中那么厉害的话,袁姑娘养了它十年,早就被毒死了!”

袁靖姑一怔道:“是啊!我只顾养着它们好玩,倒是没想到这一点,也许这玩意是真的没有毒,只是大家故神其说,否则我就活不到今天了,不过它叫的声音可真好听,我一听就忍不住有昏昏慾睡之感,要不是想从刘小姐那儿多学点本事,我真舍不得杀了它呢!”

“金蒲孤忽然又问道:“袁姑娘,你一共捉了两条美人蟒,现在只杀了一条,还有一条,是否能给我们赏识一下!”

袁靖姑摇头道:“抱歉得很,另一条早就逃走了!”

袁余生一惊道:“逃走了?你养在哪里的?”

袁靖姑道:“这个地方还有什么所在能不被你知道的?”

袁余生叫道:“那一定是三清一元大阵了,但是那地方有着重重门户,连蚊子都飞不进去,它怎么会逃走呢?”

袁靖姑道:“我怎么知道呢?反正它就是不见了!”

金蒲孤凝重地道:“这倒是件很危险的事,括苍山虽然山深林密,往来的人却很多,万一被它长成了气候,岂非是人间一大祸患!”

袁靖姑有点不好意思地道:“我也很担心这件事,”可是我找遍前后,都没有发现它的踪迹,也许它已经被别的野兽吃掉了!它逃走的时候,身体还很小,行动也很迟缓,而且这东西很怪,非人肉不食,这附近并没有人来往,它不被其他野兽吃掉,也早就饿死了!”

金蒲孤淡淡地道:“这样就好了,我怕万一它落在什么姦人的手中,借之为残人之助,那就更麻烦了!”

刘素客笑道:“放着如此佳味不尝,尽讲废话干么!袁先生,你不动着,我可要不客气了!”

袁余生也笑道:“说的是,我们还是一饱口福吧!”

边说边举起筷子,邀请大家下筷,结果只有刘素客在脸颊上挑下一块肉来,放进口里大嚼,连连称妙。

连嗜食如命的袁余生也举着犹豫,不敢下手,莫恨天见刘素客吃得香甜,忍不住也拿起筷子,可是伸出了一半,又放了下来道:

“我真不敢相信这颗人头是长在蛇身上的!这与真人简直毫无差异!”

刘素客笑道:“莫兄不妨仔细看看,这颗脑袋上只有一点与人头不同!”

不仅莫恨天一人在找,其他人也找了半天,始终不见异状,只有黄莺道:“我真不敢吃它,你们看它的眼睛,盯着人直瞪,哪像是死了的样子!”

刘素客一笑道:“到底是黄姑娘细心,一眼就看出差异之点,这玩意到死都不会闭眼的,因为它的眼睛根本就无法闭上去!”

莫恨天也叫道:“对了!所有的蛇都是没有眼睑的,所以才闭不拢,这玩意儿大概就是这一点还保留着蛇性!”

刘素客笑道:“莫兄不愧见多识广,一言中的,现在你总可以放心下着了!”

说着又挑了一块肉放进口中,袁余生唯恐落后,忙也吃了起来,尝了一点后,居然也大声叫好,下筷如飞。

袁靖姑忙道:“哥哥!这种百年难得一见的好东西,你也得留点给别人尝尝,别一个人吃光了!”

袁余生脸上一红笑道:“对!对极了,大家别客气!”

他连邀了两声,却只有莫恨天一个人动了筷子,金蒲孤与三位姑娘都端坐不动,袁靖姑有点失望地道:“金大侠,这是刘小姐手烹的,你总不必担心其中有毒吧!”

金蒲孤淡淡一笑道:“我倒不是怕被毒死,而是怕如此美味、不够大家一阵抢的,而且美人首作肴,风卷残云地狠吞虎咽,未免大减兴趣!”

袁靖姑笑道:“金大侠雅人雅兴,不知有何见教?”

金蒲孤道:“哦想行个酒令,以这美人首上各部官能为题,加上一句赞语,说得出的,就以那一部分为采!”

莫恨天叫道:“兄弟!你这是存心跟我为难了,你知道我的腹俭,文思更钝,最后只能啃骨头了!”

黄莺笑道:“连骨头都啃不到,你想啃骨头,也得照规矩来一句才有资格捞到嘴!”

刘素客一笑道:“莫兄何必客气,这个题目并不难!”

袁余生道:“题目是不难,可是我们两个人与美人无缘,勉强塞责,说出来不仅不合身分,而且惹人笑话!”

刘素客笑道:“二位感遇与人不同,相信必有惊人佳句,比我们还深刻多了!”

袁靖姑也抢着道:“金大侠的提议很好,佳肴必须细品,狂吞乱咽,哪里能得其中深味,我知道得有限,得先说出来,以免被你们抢了先!”

说完拿起筷子,挟下一片脸颊道:“美人颊,日照西天映彩霞!”

金蒲孤笑道:“好!白里透红,以晚霞二字才能形容尽至,袁姑娘毕竟才思敏捷!”

黄莺道:“还剩下半边脸我可不能落后了。美人睑,风吹桃花春如剪!”

刘素客笑道:“说得也好,春风如剪,翻起桃花面,春色暗透,艳情如酒,这两边美人脸颊,被你们占全了!”

刘日英挑出一只眼睛道:“美人目,终目凝眸看不足!”

袁余生鼓掌大笑道:“好!刘小姐这句话若是对金大侠耳畔私语,当能别具情调!”

袁靖姑哼了一声道:“自然是对金大侠讲,难道还轮到你身上来不成?”

袁余生笑道:“若是对我,正好合上了一段词境,那是李清照的凤凰台上忆吹萧,末段的三句,终目凝眸,凝眸处,又添一段新愁!”

袁靖姑冷笑道:“你脸皮真厚,也不瞧瞧自己的长相!”

袁余生道:“我并没有认为自己长得好看,像我这副尊容,任何人见了都会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回 美人奇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冷剑烈女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