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劫》

第11章

作者:司马紫烟

徐明把礼亲王的那辆车子拉过来,重新套好了马,让路民瞻坐在车中,芙蓉藏在车子里,杜九娘带着白纫珠藏身车下,一这驶去。

群侠也作了准备,杜云青与纪小如,马向荣加上了彭美云美英仙妯娌姐妹第二批,是专门从事抢门的,只要车子进了松庐,立刻就冲进去。

其余陈四公公带了赵大钱二,配合了神龙帮的人手攻左侧,甘凤池与陈会娘伉俪,带了丁大元、雷刚以及孙三及李四攻右侧,而外面包围的人员,却一律不动。

纪小如跟着杜云青,心里很高兴,却也有点失望地道:“蓉姐也真是的,为什么把我给撇下了?”

杜云青笑道:“你敢杀人吗?”

纪小如道:“‘怎么不敢?我又不是没杀过,在关外保缥的时候,我一共杀了六个人。”

杜云青道:“那可不能叫杀人,你只是把人砍倒下来而已,而且你是在混战中,为了自卫必须砍倒对方。才能保全你自己,在混战中你已经没有了思想,出手发剑,也难以控制,但今天的状况不同,你必须十分冷静,甚至对方还没有防备时,就得施出杀手,那得要有相当的勇气与决心,你的确不能适合,因为你的经验不足!”

纪小如心里承认了,口中却道:“去的五个人,路五爷是不必说了,九姐的江湖阅历够,徐大哥也没问题,蓉姐跟珠姐姐她们难道也杀过很多人吗?”

杜云青笑道:“没有,但她们的出身不同,芙蓉出身于玉龙寺,纫珠是寒星门下,那不是江湖的武功.而是宫廷用来作杀手的功夫,她们出手就是为了杀人,不是为了求胜,你的天马行空屠龙剑法,够精够宽够猛,却不够狠,你父亲纪老爷子名满江湖,却很少杀人。”

纪小如道:“那我将来对你的帮助很少了。”

杜云青却正色道:“不,小如,我们将来是要在江湖上去闯荡的,江湖生涯中虽免不了搏杀拼斗,但是却不为杀人,而且是要尽量不杀人,我自己的剑法太凶残,出手必凶,虽然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来控制自己,但仍然难以把煞气去掉,仍然杀了很多的人。;

所以我才要为自己下个限制,就是必需要对方含笑时才杀人,因而赢来了笑面追魂这个外号,其实对搏拼命之际,谁还笑得出来,这原是给我自己出的难题,那知道反而促成了我多杀几个”

纪小如不由地问道:“怎么会呢?”

杜云青一叹道:“有了那种限制,我出手的机会少了许多,有时明明可以一举得手,却因为那个限制逼得我放弃了,就这样使对方对我的武功有了轻视之心,以为我并不如想像那么厉害,于是他们在得意之下,往往会不自然地笑了起来,这一笑就是我出手的时候了。”

纪小如呼了一口气:“大哥,你好像说过也杀过几个人是没有带笑的时候,真的吗?”

杜云青摇摇头道:““骗人的,这既是我为自己定的限制,又怎么可以随便放弃呢?一个自律不谨的人,怎么配得道江湖,我杀过的人,绝不违背我的原则。”

“那你为什么要对人那么说呢?”

杜云青笑笑道:“那是必须要说的,这原则就成为了我的致命伤,尤其是我现在已经有了根,结了伙,不再是以前单独流浪的时候那样行踪无定,仇家随时都可以找到我,如果对方抓住我这个限制,找几个高手,扳住了脸来对付我,岂不是把我吃得定定的,我故意放出这种空气,让人家不要利用我这个毛病。

纪小如笑道:“杜大哥,假如真到了紧要的关头,你会不会放弃你的原则?”

杜云青沉思片刻后才道:“你问得好极了,我也在一直思考这个问题,最后我才有了一个答案,这个原则我不会放弃,如果我违背了这个原则,我一定会应誓自裁。”

纪小如道:“杜大哥,这是何苦,你何必用一个不合理的规定把自己限死住,那太没有意思了,只要问心无愧,大哥不必坚守这个原则的。”

杜云青道:“不!刚才我说过了,一个人如果对自己所定的戒律都无法遵守,就不配当一个剑手了,何况这个原则我现在更容易遵守了,因为我又有了几个最好的帮手,尤其是芙蓉,纫珠和你,我们生活在一起,做任何事都在一起,有你们为我分担了身外的压力,我担虑的情形出现的可能不多。

万一到了我必须破誓的时候,就是对方的武功高出我很多,根本不容许我去慢慢引到对方发笑,只要有一个机会施展出寒月剑式中的杀手,这是至威至烈的一击,杀手一出,倒下去的,一定是两个人,也无所谓誓言不誓言了。”

纪小如显然很忧虑:‘“没有侥幸的可能吗?”

杜云青道:““没有侥幸,别人还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你,当我那最后一招杀手攻出时,我的人已经等于是死了,因为那时我已放弃了防御,听让对方得手后,才施展的,寒月剑法施展到了极限时,只有一个空门,就是腰间,这虽是一个很微小的破绽,必须要极高深的剑手才能够察觉,能找到这个破绽的人,技艺一定高出我很多,在他认为万无一失时,才会发出一剑,把我拦腰一斩为二。”

纪小如惊呼出声道。‘“会有那么厉害?”

“是的!等他一剑得手后,绝不会再对我有所防范,而我却能把体内的至寒寒气,凝聚到十二分,贯注剑上,上半身腾空飞起作最后的一次反击,在那种情形下,谁也无法挡得住的,因为寒月剑式本来我是以快速见威,等我施展缺月离开那一招时,功力提到了十二成,身子却减轻了一半,速度之快,自是无人能及的,只可惜也只能那么一次了。”

纪小如连忙道:“不!大哥,希望你永远也别施展。”

杜云青笑了一下道:“我何尝愿意施展,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又怎么舍得离你们而去。”

纪小如道:“我要跟蓉姐姐,好好地把剑法再深究一下,到那个时候,我们情愿替你一死。”

杜云青一笑道:“傻孩子,死也能替得了的吗?何况你不愿意我被杀,我又怎能让你去替我死?再说你就算替我挡过一二招,等你死了,别人还是会再找我的!”

纪小如道:“但是对方在杀死我的时候,你就有机会攻他的虚处,高手对剑,生死只在毫发之差,这个道理我是懂的,只要我能挡掉他一剑,你就可以争得先手了。”

杜云青道:“可是他如不笑,我依然无可奈何的!”

纪小如笑道:“大哥,你并不须要杀死他,像你对付陈望安一样,只要斩掉对方一条胳臂,别的人就可杀他了,你不必下手,蓉姐与珠姐,都可以下手的。”

杜云青很感动地道:“小如,你想得很多。”

纪小如道:“我很笨,那里想得到这些了,是蓉姐告诉我的,她说你的剑法,盖世已罕有其匹,除了两三个人之外,很难有人是你敌手了,万一遇上那样的人,她要我们保持冷静,看好对方的出手,每人守好一个方位,发现你将剑高举,不理对方的攻击时,就是准备要拼命了,到时我们就同时抢进来…”。

杜云青道:“胡闹,她怎么可以教你们这种方法?”

纪小如道:“事实上这是我们共同研讨出来的方法。”杜云青想了一下,忽而笑道:“不错!这个方法提供了我一个灵感,假如真有这么一个机会,不必要她们,只要你一个人帮助我就行了,而且你也不必去跟芙蓉研讨剑法,将你自己所娴熟的屠龙剑法加深火候就行了。”

纪小如道:“为什么呢?我的剑法比蓉姐差得太多,连珠姐的寒星刀法,若是认真施展,也比我凌厉得多。”

杜云青道:“不错,玉龙寺之学以杀人为目的,寒星门有不能落败的规定,她们从事的都是杀人的功夫,凌厉处是你所不及,但你的屠龙剑式宽厚之处,却是她们所不及的,她们一出手就是九成九的攻势,而你就是把剑法运到绝顶,也只有四分攻势,六分守势。”

“因此我才要加强我的剑法威力。”

“不必,你的剑法才是最好的剑法,因为你给人留了六分生机了,相同的也给自己留了六成退路,只要火候够深,再高的剑法也无法在一招之下杀死你,只要你能挡过一招,我就有机会取得先手了。”

至于事后是否需要杀死对方,倒是无关紧要了,但是由你来配合协助我的进攻,比任何一个人都好,因为我们可以完全没有损失而取得成功的机会增加了,假如要牺牲一个人才能杀死对方,我宁可由我自己来。”

纪小如道:“大哥,我们是心甘情愿为你而死的,这不但是由于感情上的奉献,更是为了大局,只要你能多活一天,天下就可以多一分太平,那是谁也比不上你的。”

杜云青一笑道:“我倒没把自己看得这么重。”

纪小如庄重地道:“大哥您必须如此,因为您身负重任,在日月令旗没有传出去之前,您必须保重。”

杜云青一惊道:“你怎么知道我身怀日月令旗的?”

纪小如道:“蓉姐告诉我们的。”

杜云青再问道:“她又是怎么知道的?”纪小如道:“玄真子在交付日月今极的时候,有两个侍卫营的人藏身暗处听见了,他们是蓉姐的人立刻告诉了蓉姐可是蓉姐立时就杀了那两个人,总算保全了这个秘密。连他的父亲都没有告诉。”杜云青皱眉道‘“她为什么又告诉你们呢?”

纪小如道:“为了表示她的诚意,她说我们既然许身给了你,就是是你忠心的妻子,要我们知道您身上的责任何等重大,也要我们尽最大的努力来帮助你,不管在任何的情形下,都要抱着宁可牺牲性命,也不能让你受到伤害。”

这件事对杜云青的震动是很大的。

所以杜云青久久没有说话。

纪小如忙道:“大哥,你千万不可怀疑蓉姐,她是个很可敬可爱的人,她说她已经身属于你,就忘记了她自己的立场,全心全意来为你效命了,如果你打算反抗朝廷,她也会站在你这一边“她这样说过吗?”

纪小如道:“是的,而且我看得出,她说话时万分的诚意,绝非虚伪作态,她说她虽然出身皇族,却并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贵族,她虽是满人,也没有把你看成汉人,完全是从整个大局上来着眼。

她拥戴这个皇帝,并不因为他是满人的皇帝,更不因为是她的伯父,只是因为他还能称职,可以算是个好皇帝,如果你有意出来争逐江山,她认为你可以做个更好的皇帝,所以才拥戴你,并不因为她嫁给了你,这一片无私的胸怀,使我们都很钦佩她。”

杜云青叹了口气道:“她是个很了不起的女子,跟她一比,倒显得我太小气了。”

纪小如道:““不!大哥,她说这正是您可敬之处、您没有把自己是日月令主的事告诉我们是应该的,因为这个责任太重大了,牵连着人的身家性命,玄真子明知道她下嫁于您,仍然以此重任见托,可知对您的器重,您怎能以私情而废公,身负重任的人,必须要有对自己妻子家人都能守秘不宣的定力,才能胜任所守。

她并没有为您瞒住她而感到难过,因为这并不表示您不信任她,而是您应该守的责任,她告诉我们,只要是我们小心谨慎,朝廷的耳朵是无所不在,密探的工作更是无孔不人,要我们尽量协助您.别让人再知道这秘密。”

杜云青心中是充满了感动,也充满了激动,叹了口气道:“谢谢你们,小如,不过,我也只是暂时保管而已,迟早我必须把这担子交出去的,因为我不适合。”

纪小如道:“不,大哥,蓉姐说过,只有您才最适合掌有此旗,她也认为玄真子选择得很对,日月令旗不仅是华夏精神之所寄,也是一项无比的责任。一令在手,三山五狱的遗臣故老,英雄豪杰,都要俯首听命。”

这也是一项至高无上的权力,抵有在一个认事分明,处事冷静,无争无慾的大仁大义的侠客手中,它才能成为一股安定社稷,为民造福的力量,稍一不慎,它就会成为灾祸之源,早期的日月同盟之失,就是此令没有能好好利用,玄真子徐明的关系更密切,而徐明也比您更善于策划,但玄真子却不交给他,就是因为这令旗,不能交付给一个工于心计的人。”

杜云青道:“徐胖子为人是可信的。”

纪小如道:“不错,他是个将才,能用奇谋,而且也颇有侠怀,但是一个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芙蓉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