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劫》

第15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杜云青与徐明留了下来,由芙蓉从对清剿白莲教的事宜作一个总理,由于证据鉴鉴,以及还有一个花面狼胡奎活口人证,使得这件事无可辩赖。

松庐中暗设机关甲兵,私藏大量火葯,这都是违禁的,何况还有神坛与供奉的邪神,和穴内惨不忍赌的断脚残骸。

青松子死了无从查究,活着的人可跟着倒了楣,幸好这件事是芙蓉一手经办的,到密穴里去时,也只有她跟杜九娘两人,一切的证物可以随她们的意思或毁弃或保留,所以才能抹掉许多人。

如果人了官方,该死的固然不免,许多光华会中的人也难以脱身事外了。

而且芙蓉还秘密掌握了许多白莲教交通权贵豪门的证据,牵涉到许多宗亲王室,如果敞开来办,朝中王公大臣几乎有一半难脱于系。

乾隆大帝虽然震怒,却也知道事关重大,只好掩饰其事,把那些大臣召进御书房骂得狗血喷头,叫内庭太监执行,每人结结实实地打了二十板手心。

宗亲王公则由寿亲王主持的宗人府论处,那是芙蓉出的主意,叫他们在祖宗的灵位前,直挺挺的跪了四个时辰。

事情办了,那些受牵连的宗室个个还感激零涕,他们知道这件事如果照大清律例处置,砍头革爵都有份。

四海班为白莲教附孽,沾了牵连太广的光,只有那些为头了下狱秘密处死,其余一些年轻无知,受协人教的,则一律释放遗送回籍,交还给父母家人领回去。

天大的案子就这么悄悄地办结了,这对芙蓉也有好处的,掌领侍卫密探大权的几个有力亲王都被剥夺了大权,他们所领的人员拨交给寿亲王重加清理,合于留用的留用,不合者由内务部除名革退。

许多在京师张牙舞爪,神气不可一世的侍卫老爷骤然失势,被逐出了京师。

白莲教一案,内廷官眷也有不少被牵连进去,她们都受过青松子的盅惑,甚至包庇过青松子门人一些不法的行为,这些人还很放心,因为她们仗着有太后撑腰,还在太后面前告了芙蓉一状。

太后倒是个很开明的老妇人,明白了白莲教的一切,知道老神仙青松子是白莲教主,更知道那些灵丹的制炼方法后,把宫眷召齐了,亲自召唤有道的高僧,在白莲教所在的那片松庐,设檀诵经百日,超度屈死的亡魂。

然后罚那些进谗的老太妃,宫妃福晋,女官们每天跪经两个时辰,跪罢还不准休息,由太后亲自押阵监督,罚令她们抄录多心经十遍,不准少,不准找人代。

这下子可苦死那些命妇了,少不得有人跪着求饶。

但是老佛爷这次硬是横了心,严旨不理,不认得字没关系,照着描,写不好也没关系,菩萨要的是一个诚意,说她们以前就是太清闲,才会无聊得整天搬弄得是非,说长道短。

经此一整,不仅朝政为之一清,连宫中也规规矩矩,肃肃穆穆的了。

太后开始怀念着这个孙女儿,提到芙蓉,眼睛总是泪汪汪的,说是祖宗积了德,才赐了这个乖宝给皇帝家。

老祖宗对蓉格格如此,那些嫉妒芙蓉的命妇们,才知道自己想中伤芙蓉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因此大家转变了态度,开始说芙蓉的好话了。

这些命妇们有一项天才,损人时固然能把坏话说尽,捧人时也能把人抬上九重天去。

但是这些好话,抵是给她父亲寿视王与边城省了不少麻烦,芙蓉本人却听不见。

她已经跟着杜云青他们远离京师,星夜兼程,直驰天津,在大沽口找了条大海船,放帆出海而去。

在海上航行三五天,他们与另外一条大海船会合了,这条船上戴着陈四公公,钓鱼公公鱼壳老英雄以及甘凤池,陈芙娘两口子,文惠仙与惠姑也在上面。

两条海船都很大,可容五六十人,除了十几名水手外,杜云青这条船上是他大马镖局的班底加上徐明的几个得力好手,甘凤池那边则是江南群侠。

船本身有着极好的掩护,完全像冒险浮海的商队,船上带了丝绸茶叶等货品,但是芙蓉那条船上则更为充实,居然还有四门极为犀利的火炮。

因为她到底是从官方那儿取得的协助,而官方的这条战舰也曾显赫过一时,它是清朝攻取台湾主将施琅的属舰。

施琅原为延平亲王的麾下战将,变节降清,又噬攻陷了台湾,本人为反清的义士所刺。

这条船为官方密探所接收过去,虽然打着商船的幌子,却一直为密探所用。

不过在密探的圈子里,也是个最高的机密,直接控制在皇帝手里,不仅寿亲王不知道,玉龙寺也不知道。

芙蓉陈述琉球之行的必要,乾隆大帝很兴奋,琉球是中国的藩属,却因地处海外,天朝的影响力不如倭人为大,大琉王对中华虽是忠心耿耿,但时受夷人欺凌,中华总有鞭长莫及之感。

杜云青他们此举不但是打击玉龙寺,削弱其羽翼,而且还可以兼制东夷倭人,立威树恩于大琉王,一举三得,反之则三者俱将成为中华心腹之患。

关系太重大了,简直是只许成功,不能失败,乾隆大帝在斟酌情况的利害之后,才下了一纸朱谕,把这一条属于皇家绝对机密的武装战船,拨给了芙蓉使用,而且还把船上的人员,全部归属给芙蓉全权指挥。

芙蓉听说了这条战舰的火力,以及船上二十四名水手的能耐后,惊喜无状,尤其是那怎么条船上的领班头头儿,叫水龙神高猛,是江湖上很有名的水上豪杰,不仅精通水性而且还善于水战,一对分水撅,纵横七海无敌手。

这人在江湖上称雄的日子不长,突然地就销声匿迹了,想汪以已经人了官家的网罗。

有这条船跟这个人,对此行的成败自然增加了不少的助力,高兴之余,她还向官家撒娇地说道:“好啊!陛下,感儿为您拼了性命,出生人死,差一点把小命都送在松庐,您居然还留着一手,这时候才拿出来!”

乾隆笑道:“傻孩子,我不是对你隐瞒,高猛是水道的好手,平时用不到他,告诉你没用,他那个人脾气又傲,我是许了他一个三品提督,才把他收过来为我效命十二年,期满之后,就要正式拜命上江南水师营接印理事,那条船交给他,原是要给他熟习一下水战的,他那二十几名水手,每人也都是标统的前程,自从平定了台湾郑氏后,本朝的水师无所事事,白养在大营里浪费钱粮,江南的水师衙门形同虚设。

我还知道个笑话,现在的水师提督端方混帐到什么程度,上了船就会闹晕船,我身为国君,岂能无视,必须要储备人才,明着训练,怕玉龙寺又会插上一脚,只好在暗中自己经营,还差两年,高猛就要期满了,放他去接任我是答应的,但是没有一点表现,难以服朝议,这次东剿琉球海寇,正好是个给他立功的机会,尤其是打击玉龙寺,他也会特别尽心,再说他那个人很实心,也很傲,要不是你用杜云青这种好手,他也不会服指挥!”

芙蓉与杜云青带着手谕,找到了高猛,宣布了此行任务,他果很热衷,也肯死命巴结!

两条船在海上会合后,由于是在大海上,船无法靠得很近,只有鱼壳带了文惠仙泅水过来会合。

杜云青等人把鱼壳接进舱里,寒暄过后,为鱼壳引见了高猛,也让他参观了设在舱腹的四导火炮。

鱼壳万分兴奋地道:“这下子好了,可以给那些王八羔子一个狠教训了,这两天我一直在犯滴咕……”

杜云青一怔道:“前辈,莫非有人跟您过不去?”

鱼壳道:“我也不清楚,我们是在祟明岛登舟出海的,船主是我老头子一个徒孙子,船上的水手也绝对靠得住,行踪绝对秘密,一定要泄秘,就是两位文夫人的行踪叫人吊上了,我们发航的第二天,就发现有两条船吊在后面,紧追不舍,用意来历不明,但跟我们的脚跟是准没错。”

高猛对这位老前辈倒是相当尊敬,连忙道:“老爷子,会不会是出海的商船,刚好跟您同一条路。”

鱼壳摇头道:“先前我也是考虑到这个可能,所以掉了船头向南走,装着往广东去,去了一天,又调回来,这两条船竟然也跟着我们口调,所以我闷着头,一路驶来,而且在会合前看见了你们的旗号,不打招呼悄悄跟文夫人泅水过来,就是想商讨个计划,不动声色,来个夹击。

我老头子水上功夫自信不逊人了,但是那两条船上居然也颇有能人,我本意是利用行船的技术反他们给摆脱的,可是不行,那两条船上的掌舵者的确高明,不管我怎么甩,他们仍然追个不停。”

高猛却笑了道:“老前辈水上之能,相信已经无人能及,但海上行船,除了连帆控舵的技术外,还要的是船好,您乘的那条是普通的商船,对方可能驶的是战船,您纵有回天之力,也是赢不过人的。”

鱼壳道:“这个老夫倒是欠学了,战船与民船有什么差别,看上去差不了太多。”

高猛笑道:“商船目的在载货,自然求其宽深,载货量多,所以船身宽大,吃水量浅,阻力大,战船求其快速,船身狭长,船头是尖的,破浪乘风,轻捷得多。”

鱼壳道:“这个道理老夫自然知道,可是那两条船看起来与一般商船并无不同之处。”

高猛笑道:“那是经过伪装的,旁边加了个空壳而已,像再晚的这条赤龙舰一样,是在船身外面加了个木壳,壳里是空的,略沾水面,并没有多少阻力,而且在船身与木壳之间,各有丈许宽的空间。

如果必要,每边可以伸出五支木桨,帮忙推行,使船速加快二三倍,外面却看不出一点痕迹,对方那两条船或许还没有想到装设暗桨,但是必然是由战船伪装的。”

这一说可把鱼亮说得直了眼。

高猛含笑带着他到底舱,推开了暗格,果然看见了那些空壳,而且也看了准备的暗桨。

鱼壳直摇头叹道:“真是活到老,学到老,这下子我老头子是认了,再也没想到在船上还能耍出这些花样。”

高猛一笑道:“前辈说的那两条船,如果是在祟明岛出海追上来的,那一定是玉成和玉永两艘,它们是玉龙寺私蓄的海上武力,追蹑在前辈的船后,必然是与两位文夫人有关,玉龙寺既与白莲教有勾结,两位文夫人的身份他们是知道的,前辈载着他们出海,想得到的是要送她们回琉球去,而且船上又带了从松庐出来的一批人,也知道各位是去增援琉球的,所以才紧追不舍。”

芙蓉道:“高猛,你确实知道那两船是玉龙寺的了?”

高猛笑道:“有绝对把握,高某这些年在海上无所事事,就是打听这些消息了。”

“你倒是沉得住气,居然一声不响。”

高猛道:“这事本来与此行任务无关,在下无须多说,而且在下原准备一旦正式视事,就把那两条船接收下来的,现在既然他们也凑了上来,少不得只有提前动手了。”

鱼壳道:“船的名字不错,高老弟既然证实了他们的身份,自然不能放过,但不知高老弟有没有把握对付得了他们,老夫曾经潜上一条船去探了一探……”

杜云青忙问道:“前辈可有所见?”

鱼壳道:“船上有二十来个人,都是身强力壮的汉子,而且他们个个都是佩剑的,老夫不敢造次,虽然佩剑的不见得就是高手,但船上的水手佩剑实无必要,除非这是他们的随身武器,老朽估量了一下,以人手而言,或可一战,但是我们那条船上的人,大部分都未习水性,若一接触时,他们发动了水战,就吃亏大了。”

高猛道:“两条船上共计有四十八名好手,前辈所探的是玉成号,全以玉龙寺为班底,另一条玉永号上,则还有五名东洋扶桑三岛的野武夫大熊一郎与他的四名弟子,大熊一郎的先人就开始做海盗。

明时屡寇我浙闽沿海,后为戚继光所杀,才安份了一段时间,后来玉龙寺跟他们搭上了线,把他们聘了来,这两条船平时也是干着海盗的勾当,不过他们很聪明,不抢中国的船只,专事劫掠西洋胡商的船只,而且下手极为狠毒,被他们碰上了,一定杀尽所有的俘虏,采取财货之后,放火焚船,消灭证据,所以没有人知道他们。”

杜云青道:“高兄对这些人的活动很清楚。”

高猛道:“兄弟的职司就是注意海上的活动,对这两条船早就在注意中,却一直不知道他们在干些什么,有一次好容易碰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芙蓉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