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劫》

第16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两条船连在一起,显得更乱,有的人忙着救火,有的忙着割破布帆,照顾死在下面的同伴,因此大移儿没有注意到这条船。

等他们攀上了船,才有人叫了起来。

领先开头的是徐明与杜九娘,这两个人是真正的老江湖,剑出如电,刃去无影,照面之下,已经有三四个人倒下了。

大部分是咽喉钉上一支没羽短箭,那是杜九娘的拿手暗器,这位江湖女杰并不嗜杀,但杀起人来,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何况还有一种蕴藏于内心深处的仇恨,为的是这些家伙是玉龙寺的爪牙,不知有多少志士义民死在他们手中。

纪小如与白纫珠紧跟在后面,寒星刀加上屠龙剑,也都是不饶人的,寒光过处,必有一蓬血雨,那倒不是她们凶狠,是芙蓉嘱咐过她们的。

因为她们的技艺较弱,而对方并不是好相与,只是趁着混乱中丧失了斗志,才一时慌了手脚,如果认真对搏,一个顶一个,她们纵然能胜也将很吃力。

所以芙蓉要她们出手必须狠,最好是一刀杀死对方,至少也要把对方伤得很重,寒敌之胆,壮己之威,假如轻轻地伤了对方,引得对方情急拼命,吃亏的反而是她们了。

此刻虽然占了绝对优势,但人数上仍然是比对方少,真正战搏开始后,每个人都要以一搏三四,恐怕很难匀得出人来为她们援手。

先壮声威,庶几无虞,整个局势要等前面那条船上的江南群侠支援,才能完全掌握,所以此刻最好是杀一个少一个。

项九仞与另外三名好手更是不待吩咐,他们干惯了这种突击行动,而他们的武功也是专功这方面,所以才会被神龙帮任为暗中的行动狙击人员,他们不求闻名,不为人注意,手快、心狠,出招就是杀着。

等到杜云青与芙蓉上了船,脚下已是一片残死,血肉狼籍了。

但那两条船上的人究竟是训练有素的战员,在很快的时间内,已经把火热扑灭,残局清理,碎布断木,死体以及重伤者,一齐毫不留情地抛下了海。

因为活着的人必须为保护自己而努力,没有时间或余力去照顾那些受创形危的同伴了,何况海水的冲激还可以帮助止血。

在舱面上清出了一块空地,周应龙这边的人员损失较多,只有十几个人了,另一条船上是由东瀛扶桑的野式夫大熊一郎为首,身后站了他四名弟子,花布衣服,白布裹头,怀抱钢剑,漠然不动,再后则聚有三四十人。

高猛也跟着上来,大声道:“玉龙寺众听着,奉大内侍卫营统领荣华格格谕示,放下兵器,立即投降者,不究既往,编人侍卫营正式任用,意图顽抗者,杀无赦。”

这一声宣布多少有点作用的,有的人已经动摇了,把眼睛看着周应龙,虽然没有表示,但很明显的。

只要再有一点变故,这些人的态度立将改变。

周应龙也发觉到情况不对,连忙道:“格格,这些人都是玉龙寺出来的,他们自然知道利害,即使都投到你那边去,也难逃玉龙寺的追杀!”

高猛笑道:“周应龙,你未免把玉龙寺看得太了不起了,玉龙寺主持密探训练虽是得到朝廷的允许,却没有准他们私植势力,你们的活动自以为很神秘,却已在我的监视中,换句话说,也在我的监视中了。”

而玉龙寺对高某却一无知晓,有人真心投过来,高某负责他们的安全,倒是你们逞强顽抗,高某却有把握叫你们一个都走不脱。”

周应龙忙道:“阁下他是在官中吗?”

高猛说:‘’不错,高某蒙圣上特旨颁赐二品金牌侍卫水路统领,一直由圣上直接指挥,最近才转属于格格治下,这次是盯紧你们这两条船而从事扫荡事务,你若是不信,高某就拿点东西给你看看。”

说着在身畔取出一方金牌,高擎在手中亮了一亮,玉龙寺出身的人,自然认得这块金牌的,知道这是极具权威的象征。

密探工作本来是着重在暗中活动,所以一直由亲王统领,权倾天下,却是永远出不了头的。

抵有持这种令牌的人,必为主上的心腹近臣,异日可以公开接受对赠升赏,拜命为军台重寄。

当年的年羹尧、岳钟淇,都是循此途出身而为一方重寄。

但是玉龙寺中,连白龙自己都没能混到这么一块牌子,所以高猛一亮牌子,又使得一些人的心活动了。

高猛更绝,傲然四顾道:“高某那条船上的火炮,你们已经尝到厉害了,现在高某回到船上去,决意投降的,可以放下兵器,浮水到我的船外十丈处,高举双手,高某自会派人来接你们上船,否则,一律杀无赦!”

语毕朝杜云青一恭身道:“杜爷,兄弟回船去接待投降的人,留在这边船上的,都是不堪化谕之徒,希望您的宝剑不必留情,给他们一个明确的处置,如果他们拼死顽抗,您也不必跟他们缠战,兄弟送各位来的小船还停在海中等着,水下有六名好手封守,不让人靠近,各位回到小船上,兄弟立刻发炮,轰得他们死骨无存。”

说完话他一纵身,投入海中,点波不惊,可见他水性之精纯,而且他这一走,作用可大了。

有两个人借机会叫道:“高猛,你别走,我要抓你回来。”

口中叫着抓人,却先抛下了兵器才纵身人海,用心至明,他们是跟着去投降了。

有人开头就有人跟,一时哼哼喝喝,足足有十几个人纷纷下水,而且大部分是大熊一郎那边的人。

周应龙也瞧着不对,连忙道:“大熊先生,这些人分明是假借藉口,投到那边走了。”

大熊一郎哈哈地道:“我知道,你不会比我聪明。”

“那大熊先生为什么不制止他们呢?”

大熊一郎冷笑道:“怎么制止?他们拨在我的船上,却不由我指挥,是阁下兼领的,这制止他们的工作,应该由阁下来才对,阁下怎么责怪我来了?”

周应龙急急道:“大熊先生,我不是责怪你,而是认为这种情势发展,影响军心士气太大,对我们实在不利!”

大熊怒道:“对方一阵火炮,早已把士气轰掉了,周君,你一直在我面前吹擂玉龙寺无孔不人,无事不知,结果对方拥有这么一条犀利的炮船,你却一无所知,害得我损失了好几个精通水性的水手与潜水海女!”

周应龙低下头道:“大熊兄,此时争执这些已没有意思了,为今之计,必须设法制止他们逃去。”

大熊一郎招眼向天,哈哈地道:“周君,以敝人的看法,这些人倒不如让他们滚了的好,留在这里,临时反戈还会造成更大的祸害,一个靠不住的下属比一个顽强的敌人更为危险,像那种人,在敞国早已加以诛杀,所以在敝人手下,绝不会有这种反覆无常之徒。”

周应龙无以为答。

大熊一郎又道:“周君,如果你一定要制止他们投降,敝人可以叫两名弟子守在船舷边,等再有人意图跳水降敌时,立加诛杀。”

周应龙忙道:“那太好了,兄弟的手下或许没问题,但是他们都是同僚朋友,到时候恐怕会徇私而不忍下手。”

大熊一郎傲然地一挥手,他身后的两名扶桑剑士,立刻抱剑走到船舷边站定。

芙蓉脸色一沉道:“周应龙,你凭什么这样对付你的同胞弟兄?”

周应龙道:“凭玉龙寺给我的权力,因为玉龙寺授权我统率他们,对心生异志者可以随时处决。”

芙蓉哈哈笑道:“玉龙寺又是受到谁授权的?你可清楚?”

周应龙顿了一顿才道:“这个我不清楚,反正我只是执行玉龙寺的指示行事。”

芙蓉道:“你装糊涂,别人却不糊涂,你们的行事不仅超越了国法,且为天理人情所不容,玉龙寺的胡作非为怪不到你,可是现在我代表朝廷前来整肃网纪,你居然敢逞强抗上,已经是犯了死罪,你自己不忠,还要拖着你的下属不忠,你自己不明是非,还要串通异族来监视你的周胞弟兄,想想你还算个人不算?”

周应龙色厉内茬地叫道:“格格,我们是在求生,朝廷不要我们活下去,我们自然要保命。”

芙蓉哈哈笑道:“我已经给你们一个自新之机会,你居然妄图反抗,暗送水鬼下去破坏我的座船,这才引起我发炮的决心,你现在不把自己兄弟当人,我却不能如此,朝廷委托玉龙寺训练他们是为了作育人才,我不能让这些人才给你如此糟蹋,更不准你断绝他们自新之途!”

说着话,身形徐移,向右边的那个扶桑剑士逼近,徐明忙问道:“蓉姑娘,你要干什么?”

芙蓉愤愤地道:“我先劈了这个东洋海寇。”

徐明道:“交给胖子好了,跳梁小丑,毋劳大驾。”

芙蓉笑道:“徐大哥,目前在这条船上,只有我一个人是跟侍卫营有关的,事情已牵涉到官方,我不敢偏劳,真到我无法解决时徐大哥再以江湖道义相助吧!”

说着仍是轻盈逼向那名扶桑剑士而去,周应龙大为紧张地道:“小心!荣华格格是大内高手!”

那名扶桑剑士对芙蓉的逼近并没有放在心上,光目注向大熊一郎,显然是在等候指示。

大熊一郎笑道:“周君放心好了,敝人也拜访过玉龙寺,对白龙仙长的剑法,敝人是由衷的佩服,但是老仙长座下的二十四位护法,也不会比敝人的这四个弟子高到那里,这个女子难道还会胜过玉龙寺的护法吗?敝人只要问明白,对这个女子是杀是留?”

周应龙急道:“杀不得,最好是加以生擒。”

大熊一郎道:“为什么?难道还想据以为质吗?”

周应龙道:“不!问题在后面那条船上的火炮犀利,如果杀死了格格,高猛没了顾忌,我们就难逃炮击了。”

大熊一郎笑道:“不错,敝人忘了这一点了,那些火炮的确很具威力,如果能把那条船掳过来……”

周应龙道:“这个抵好以后再想办法,目前只有先稳住他们再说。”

大熊一郎淡然道:“四木,留活口,把她击昏过去。”

四木得到了指示,长刀一挥砍来,在快要及身之前,猛地反过刀身,改以刀背横击,手法极快。

芙蓉也很稳,趁着对方翻刀时的一杀那空隙,闪身避开了,姿态美妙,四木一连攻了七八刀,都是以些微之差,被芙蓉闪过。

大熊一郎看了有点着急,改用夷语哇哇大叫。

周应龙是懂得的,听出他是在吩咐四本不必顾忌,放开手去急攻,忙又道:“大熊先生,使不得!”

大熊一郎冷笑道:“为什么?这个女子太狡猾了,不用杀手,制服不了他,而且很可能会使小徒吃亏,敝人这四名弟子栽培不易,可不能像你们玉龙寺那样,轻易用来牺牲,不放心你就自己对付去。”

周应龙身边的一名汉子道:“领班,就由我们自己来好了,难道非求着他不可吗?”

说着挺剑已出去了,这时那东洋剑士劈出一剑,这次又因为没有反手转换刀面,速度较快,芙蓉躲闪时,被刀锋扫过身前,割下了一片衣角。

这个汉子冲过去叫道:“走开,你不行就交给我来!”

运剑如电,罩向芙蓉而去,芙蓉要闪躲这名剑士倒是不容易,被逼得连连后退,已然靠近船舷。

纪小如与白纫珠见状大急要上前援助,但是杜云青拦住了道:“不必!”

纪小如急了道:“蓉姐已经很危险了!”

杜云青笑道:“她的剑还未出鞘,可见她游刃有余,你们紧张些什么?”

经社云青这一解释,大家才发现芙蓉的青冥长剑在腰,白虹短剑藏在袖中,根本就没出鞘,只仗着一双空手在对敌。

纪小如道:“蓉姐也是的,干吗还不出剑呢?”

杜云青笑道:“她的剑一离鞘就是杀手,目前她想对扶桑的剑法多作一番了解!”

“呵是现在是玉龙寺的人在攻她呀!”

“她对玉龙寺的剑法了解更深,那人目前对她还不足以构成威协,她自然更用不着出剑!”

这时那汉子把芙蓉逼得更急,已经紧贴着船舷,那汉子忽地剑势一变,剑尖幻起三朵剑花,罩向芙蓉而来。

芙蓉想是识得这一剑的厉害,连忙纵起身子,一飘三丈,身法的确轻盈,可是她这一纵起来,飘落时正好背后着四木。

那名东沈剑手以为有机可乘,运起刀背,向着芙蓉的背上劈去,动作又快又狠,谁也想不到他会在背后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芙蓉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