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劫》

第18章

作者:司马紫烟

杜云青曾经说过,他有把握杀死白龙,最少也能造成同归于尽的局面,他倒并不是虚夸,就是在别的状况下,施展锁喉一剑,攻击别的部位。

对付白龙那样一个造诣极深的剑手,要想一剑锁住他的咽喉是不太可能,但是造成对方这个心思,出其不意,在别的致命部位上施为这一剑,机会就太大了。

但是如果刚才的那番谈话被别人听去了,传人白龙的耳中,则杜云青获胜的机会太渺茫了。

芙蓉有着说不出的后悔。

徐明也是一样,他们只希望别的人没听见这番谈话,或是没听懂这番话。

可是他们游目四顾时,觉得这个希望并不太乐观,因为他们发现很多人的眼光都从战斗的场上移到他两人的身上,显然是很注意的样子。

当然,他们并没有说得很明显,不一定每个人都会明白,可是徐明那一番分析实在太精彩了。

使得每个人都想多听一点,那不但是对杜云青这位一代剑客的深人了解,而且也是剑术上一种新的理论与发现。

徐明也后悔得想捆自己两个大耳光,他咕味着道:“蓉姑娘,胖子也不知是撞了什么邪,变得这么多嘴起来,现在只希望这些人是真正的,全心的在我们这边儿,否则把消息传到玉龙寺,胖子就罪孽深重了。”

芙蓉也知道这个希望的可能性很少,叹了一口气道:“玉龙寺的渗透手段很高,无孔不入,我们不能存那个希望,唯一的办法是把他们遣送到一个地方去,与外隔绝,直等云青跟白龙决斗过后再让他们行动。”

“那就有用了吗?真能关得住吗?”

“我想可以的,我可以交付给高猛,那个人是可靠的,办事也很精明,把人全部截在船上,放洋远航,过一年半截再回来,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那是不行的,我们进剿琉球海时,就需要他们,很可能在那一战上,就会遇上了白龙,再说光把官方的人隔绝,不见得就能封锁消息,我们自己这边……”

“怎么?我们自己这边的人也有问题吗?”

“谁敢说呢?像那个胡大为是朝廷安在玉龙寺的死姦,只为了一件内务而起作用,所以连玉龙寺那等精密的考检却难以发现他的身份,玉龙寺既是训练密探起家,安知在我们这边没有类似的安排呢。”

芙蓉也有点慌了,道:“那要怎么办呢?”

徐明叹了口气道:“还有唯一的希望,就是我们所谈的那些根本不是事实,因为那只是胖子的猜测,并没有得到杜爷的证实,杜爷之学山藏海纳,莫测高深,实在也不是胖子这点见识能看透的。”

芙蓉也只有充满了希望的声音道:“也许不是那样的,云青告诉我他的寒月剑式,一共三式杀手,但是上演了两式,还有一式他说是拼命搏杀之际才能发挥施展,胸无杀机时,使出来就走了样!”

“那是你我在在练剑时说的话,大概不会骗你。”

芙蓉的脸红了一红,然后道:“他当然不会骗我,就怕他为了怕我担心而不告诉我,因为我想了半天,实在想不出他还能有什么精招,光是这一招,已含天地至灭之威,不可能再有更厉害的了。”

两个人都陷入了默然。

正因为他们此刻的谈话是低声私语,使得很多人很失望,以为他们又在研讨什么剑招的秘密,不肯让人听见。

因此每个人只有把注意力放在决斗的人身上,唯恐有所遗漏。

而在此时,两个决斗者也突地分开了。

大熊一郎像是十分疲倦,汗流夹背,神情很凝重,抱剑深深鞠躬道:“杜大侠剑术超凡,敝人感激莫明,因为大侠的赐教使敝人得益良多。”

杜云青也笑点头道:“熊师大客气了,敝人只是撒拾了名家的剑法,杂凑配合,并无一定成式,只能使熊师了解到中华剑术的梗概,此外对熊师全无是处,倒是熊师自己不吝赐教,使在下对贵邦的剑法略有窥测。”

大熊一郎笑道:“敝国剑术名家太多了,敝人只是抓集其中几十家的招式,自行拼凑以求教高明,想不到杜大侠也是以同样的方法赐教的,不过敝人招式已竭,大侠却似行有余力,可见中华之武学源远流长,确胜于敝邦。”

杜云青道:“这一点熊师论之过于武断了,因为我们都是放拾别家的剑术来应用,既未能尽得其奥,也没有在上面下过苦功,便不足以代表这种剑法,在下幸胜一筹,未敢说中华剑法必优于贵邦,熊师怎能作此言呢?”

大熊一郎肃道:“大侠胸襟即非常人能及,敝人说这个话,并非是阿谀之词,也不是为自己的失败而遮羞,更不是信口胡言,故人所用的那些剑招,虽非己创,但是在敞人手中施展,威力更胜于其本门本流之人。

再得敝人评定上下,也不是以个人修为而言,而是以招论武,大侠的剑招既含无穷之变化,也具无穷之发展,剑出气势磅礴,气吞河狱,而敝人的剑式却专走偏锋,极尽诡诈之能事,大侠之剑以胜敌为主,留人六分生机,敝人之剑以杀人为主,不留半分退路,即此一端,胜负已见。”

杜云青听了他这番见解,倒是动容道:“佩服,佩服,熊师以此作比较,足见高明,但敝人却十分惭愧,那些剑式都是借用他人的,在下自己擅长的剑式,由于剑气太重,还没有施展出来请教呢?”

大熊一郎道:“彼此!彼此!大家都知道敝人为月野流之杀手,另有一套杀人的剑式,因为大侠不弃粗鄙,以仁者之剑赐教,敝人不敢冒读施展,勉以所知应付了一阵,现在切磋已过,敝人自知所学太浅,难与大侠山藏海纳相较,不得已只有以月野流之杀手施为了,因恐大侠不察,故而先打个招呼。”

杜云青笑笑道:“巧极了,在下也正有此意。”

敢情他们两个人斗了半天,原来只是在考究剑法的造诣,此较两人所见的剑法优劣,根本还没有进入正题。

他们互相换取别家的剑式,却能发挥得淋漓尽致,那么现在他们要以自己所能来对搏了,一定更为精彩了。

所以每一个人都睁大了眼睛,唯恐放过了一个微末细小的动作,大家都知道,在这种高手对搏的状况下,胜负之机,往往就是这么一点细微的关键!

大熊一郎很慎重,也很紧张,深吸了几口气,然后才把着剑道:“杜大侠,敝人这次要施展的是月野流的武学了,适才一开始敝人已说明过,月野流是个什么的组合。”

“是的,跟玉龙寺一样的组合。”

“不!不同,玉龙寺锋芒太露,威协到朝廷行政,这是很不智的,月野流却只受酬而杀人,暗中反而受到当权者的默许,因为当权者财富必雄于他人,往往是我们最大的主顾,不会猜忌我们的。”

“那也不尽然,当权者既然大权在握,能够左右人的生死,为什么要付出钜额的代价去杀人呢?”

大熊一郎笑道:“杜大侠,说这句话就可知你不是官方的人,敝国现在是由幕府执班,大权在德川大将军手中,各地藩主都是将军府的家臣,假如有一个藩臣,力量渐渐强大到足以威协将军府了,将军当然会感到不安。如果想消除这个威协,就只有用兵一途,可是在对方叛象未明之前,师出无名,而且一次征战,耗费巨糜,最好的办法,还是委托我们,挺刃一刺就解决了。”

杜云青笑笑道:“这一刺的代价很高吧!”

“不错!但是跟一决征战比较,仍然是轻得多,而且对方身死之后,将军另外派人去接替,照样可以从对方那里取回补偿。”

杜云青道:“不过将军有没有考虑到,你们可以接受别人的委托去刺杀他呢?”

“当然会考虑到,但是绝不会有此可能,因为月野流杀人的代价,不但要视对方的身份而定高低,而且还要先付,在敝邦,除了将军自己外,没有人付得起这个代价。”

杜云青点点头道:“贵宗主果然是个很聪明的人,那你们贵宗等于是御用的杀手了。”

“也不尽然,御和杀手唯命是从,我们却是唯利是图,有时两个城邦之间结怨,同样也可以委托我们,狙杀对方,所以我们的行动,比御用杀手更自由。”

“可是这样一来,岂不有损于将军的威信!”

“杜大侠,对将军而言,只要继起者仍然效忠将军,那又有什么差别呢!”

“你们果然聪明得很。”

大熊一郎笑笑,然后庄容道:“月野流不是一个宗派而是一个组合,所以我们技罗百家,但是我们既以狙杀为职业,总是有几乎是专事狙杀的剑法,那是在别家学不到的,敝人现在就要施展这种剑式了。”

杜云青道:“很好,我不是一个杀手,但是我的外号叫笑面追魂,我的剑法很凶,出手也是杀着。”

大熊一郎道:“杜大侠的锁喉一剑敝人闻名已久,心中正在奇怪,何以久久不见大侠施展?”

杜云青笑道:“我的名号虽凶,但是我并不喜欢杀人,只在两个情形下,我才杀人。一是对方作恶多端,为害世人,我杀之以除害,二是对方虽无大恶,却一心要我的命,我为了自卫,必须要杀人,熊师与我初会,对你的过去我是一无所知,我当然不能以第一理由杀你。”

“可是敝人说过要狙杀大侠,合乎第二个条件了。”

“不错,但说是一回事,做是另外一回事,有人在口中骂我,说要将我千刀万剐,但也只是说说而已,如果他没有行动,我绝不会为了这个而杀人的。”

大熊一郎笑了道:“杜大侠很风趣,敝人也不会为此而拔刀的,除非对方很认真,敝人不会等他千刀万剐,在他发出第一刀时,敝人就加以反击了。”

“在下也是一样,熊师先前指教多招,却全无杀气,敝人自然也不会以杀手相向的。”

大熊一郎笑道:“听说大侠杀人,必然是在对方含笑之际,不知此言可确?”

“是有这回事,敝人杀人后留下的死体上,必然是带着笑容,这可证明的。”

“假如对方能始终不笑,岂非就不会死了?”

“世人都如此认为,因为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有见过不带笑的死体。”

大熊一郎脸带诡诈地问道:“只是没有为人所见而已?”

杜云青笑道:“一个巧匠呈之于人前者,必然是完美的精品,但是在他一生中,必然有许多坏的东西,但那些东西绝不会给人看的是不是?”

“哦!原来大侠是以此成名的。”

杜云青庄容道:“笑面追魂是别人为我取的外号,留下含笑的死体是我的兴趣,并未想以此成名。”

“大侠是如何处置那些不笑的死人呢?”

杜云青笑笑道:“那倒很简单,找个地方一埋就是了,或是用别的手法杀死对方,上面不带着我的标记,没有人会以为是我杀的,熊师满意了吗?”

大熊一郎呼口气道:“满意了,多谢大侠坦然相告,否则我以为只要不笑就能保全自己,那就太遇蠢了。”

“不错!有几个人死得很冤枉,他们竟以为这是我的弱点了,结果死得糊里糊涂,连全尸都无法留下,因为笑容留在脸上,我认为含笑而死是能减轻人对死者的恐惧,所以才将死体留下,如果那张脸上没有笑容,就如同是巧匠的失败作品,应该毁弃的。”

大熊一郎又吸了口气:“敝人要进招了。”

杜云青淡淡地道:“在下恭候,我也许会被迫杀死个不带笑的人,但绝不会错过一个人,十恶不赦之徒,是我去找上他,至于别的人,却是他们找上我的,我也会很慎重,在对方杀手未出之前,绝不会要对方性命的,所以熊师在施展杀手之前,必须要特别慎重。”

“我会的,但是大侠会不会判断错误?”

杜云青道:“那倒不会,决心杀人的人,胸中必有一股杀气,那是一种无形的感应,无法隐藏的。”

大熊一郎笑道:“这一点敝人承认,因为敝人对狙杀这一门功夫下过苦心研究,杀气是必然有的,只是因人而异,有的人招未出手,杀机先露,有的人一直到对方即将剑刀就毙之余,才略透杀机,大侠如果以此为据,遇到个不轻易动声色的,岂不是吃大亏了。”

杜云青微笑道:“大概还不至于,我遇到过的人都是不轻易动声色的,因为一个剑手修为的高低,就是在于他的自持力,有的人虽然尽量想掩饰自己的杀机,但由于修为之不足,往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芙蓉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