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劫》

第22章

作者:司马紫烟

其实这些人都受过良好的武功训练,身手不弱,真要能维持镇定,对隔空射来的箭技,应该不难躲开,但是他们被那一阵霹雳火箭射破了胆,一心只想逃命,倒是被背后射来的箭技射倒了不少。

再说那些带着火葯的箭,也只是声势惊人,杀伤的能力并不强,除非近在咫尺,自然难以逃过,只要在两三尺多就不受威协了。

杜云育用来射船,只是把船只炸毁,再利用炸碎的大屑,构成对人体的轻微伤害而已。

两条大船上带的火葯本就不多,十之八九都用来摧毁两条大船的了,只留下极少的一部分制作火箭,也就是那么三四十支。

可是他攻心之策运用得很成功,不仅把渔夫岛闹得天翻地覆,还把渡边武夫带来的人手,足足毁了一半,更重要的是岛上的轻水快舟,全部被抛弃在岸边。

杜云青等人把所有的小船都聚拢来,拖到岸上,还有二十条左右,他很绝,把预先从大船上搬下来的两篓菜油浇在船上,再把那些船架起来,点上了一把火。

刹那间烈焰腾天,断绝了渔夫岛上对外的交通,除非是水性绝佳的人,否则要想渡过几十里的汹涌海面而到达琉球本岛是万无可能了。

眼看着那些快舟已经烧得无法再重新使用了,这九个人才积各自嘘了口气。

鱼壳把头连点了几点,朝杜云青作了意义深长的一瞥,叹道:“杜大侠,老汉闯荡江湖七十年,但有六十年是在水上渡过的,大小水战,也不知经过多少次,规模比这大的也有二十来回,却从来没有像这一次激烈的,对方近百人,个个都是好手,几乎是毁在你一个人手中的,这又岂是后生可畏四个字能作形容的。”

杜云青谦虚地道:“前辈言重了,这是大家都出了力,再晚不敢居功。”

陈四公公道:“杜大侠,不要客气了,我们只是放几支箭,呐喊助威而已,整个计划都是你拟定的。”

甘凤池也道:“是啊,杜老弟,而且这计划并非预先谋定的,随机应变,而能建此奇迹,实让人佩服。”

杜云青道:“船虽然毁了,但是战志超却说白龙将率众来此,我们必须争取时机,先把那批人消灭了,在岛上等候他们前来一战,真正凶危的一战,恐怕还是那一战。”

白纫珠很少开口,这时忽然发表意见了道:“大哥,我们何不利用高猛船上的火炮,把白龙歼于海上?”

众人都为之一震,这未尝不是一个良策,可是杜云青摇摇头:“行不通的,白龙一身技业通神……”

陈四公公道:“杜大侠,老朽有点意见,白龙虽然修为深厚,但究竟为血肉之躯,难道还能当火炮之威?”

杜云青笑道:“那自然不可能,可是要把一颗弹丸直接击中他本人才行,那么笨重的炮管,那么大的弹丸,用来瞄准一个人,这是绝无可能的事。”

“怎么要击中他的本人呢?一炮出去,船就爆裂了。”

杜云青笑道:“老爷子以为那些炮弹也会爆炸的?”

“怎么不会,像你在不久前弄沉了那两条大船,火花一亮,轰然巨响,灰飞烟灭,整条船都成了碎片。”

“那是火葯爆炸,不是炮弹,炮弹是生铁铸成的圆球,里面是空的,利用火葯震爆的力量推送出去,到达对方时,由于行迟太急,遇物而铁壳碎裂,碎片飞溅的力量虽然也不小,但是跟火葯爆炸的力量比起来就差多了。”

陈四公公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这么回事,为什么不在炮弹中间也放上火葯,叫他也能爆炸呢?”

“我问过高猛这个问题,他也想过,而且还试过,可是不行,他曾经炮弹鉴开过,里面灌上了火葯后再行放射,那知弹壳在炮管中飞出时因磨擦而生的遂热立刻使火葯爆发,把炮管也炸裂了。”

“可以用棉花,牛皮把火葯包起,就不会发热了。”

“不错,可是这一来,火葯也不会爆炸了,火葯必须要点上了火,才能引发的。”

“这个困难总有办法克服的。”

“是的,高猛说延平郡王据台湾以抗清之时,曾经延聘到一个巧匠,悉心研究,把这个问题解决了,铸造出能内藏火葯的炮弹,可是在他将要研究成功时,不幸事机外泄,为清廷的密探暗下毒手杀害了。”

“他没有留下图样或是成品?”

“据说是有的,但这位巧匠很有心机,自己研造了一口铁箱,把图样与成品都锁在铁箱中,那个密探偷了铁箱,乘船偷逃到福建,会见了专使,却无法打开铁箱,结果在鉴开箱盖时,触动了机关,轰然一响,十几个人都被炸死,把一切都毁了。”

群侠都感到很惋惜,这时他们已经慢慢地接近了小沟。

这是一道断沟,下临二十多丈深的峭壁,乱石峥嵘,海浪飞腾,沟的那一端则是一块山腹,有许多天然的岩洞可为栖居之地,沟宽七八丈,用粗索结了一道吊桥通过,形势非常险要。

山腹分东西两块,一边是东瀛海盗所居,一边是玉龙寺的人在驻扎中间是一块大平地。

必须要通过索桥才能到达平地上,隔着那道索桥,渡边武夫与战志超各据一方,他们都把人员重新整理了一番,列队以待,杜云青等人在桥头停住了。

战志超冷笑道:“笑面追魂,老夫先听人说你难斗,还不大相信,这次算是领教到了,凭几个人的力量,居然把岛上闹得天翻地覆,可是最后这一道关口却把你给拦住了,你敢过来吗?”

杜云青淡淡地道:“这七八丈宽的沟面还拦不住我。”

战志超道:“不错,你们那边的人,大半都有凌空飞越的能力,抵是我们准备了几十枝的暗弩,由机关操纵,只要你们有种敢跳过来,不等你们落地,就足可把你们射成一头刺胃,除非你们从桥上过来。”

杜云青道:“从桥上过来,难道就不会有危险了。”

战志超笑道:“从桥上过来,不会触动机关,但是要通过我们双方高手的拦截,我们所以要退回来,就是要利用这一道天险,不管你们的人再多,只要一夫当关,就可以拒千万人,难越雷池一步。”

杜云青笑笑道:“战老儿,我们一共才九个人,你们双方的人数加起来,多出我们十几倍,照理说,应该是我们据险坚守才对,你却反而用这个方法来拒我们入内,的确令人有莫测高深之感。”

战志超道:“老夫很清楚,你们一共有三条大船,人数总额在三百以上,而且个个都是有功夫的好手,老夫不上这个当,混战起来,一定是老夫吃亏,还是这个办法牢靠,你们有本事,就一个个地闯过来,老夫在这边以逸待劳,不是更好。”

杜云育道:“我们根本就不过来,把吊桥一刀斩断。”

“斩断吊桥可困不住我们,这七八丈宽的沟面,我们一大半的人都能飞渡过来。”

“那就轮到杜某以逸待劳了。”

“笑话,我们过来可没有什么顾忌,满长数十丈,就是百来个人,也可以同时飞越,你们拦得住吗?”

杜云青微笑道:“我们根本不拦,你们纵使能跃过来,也找不到船飞渡大海。”

战志超笑道:“不错,所以我们才放弃外面那块地方,那儿都是乱石沙堆,上无片瓦可蔽风雨日晒,又无寸草可疗饿馑,你们纵然把人都搬了来,又能耽得了多久?”

“不会太久的,只要四五天,你们就憋不住了,我们可以从大船上运送食物淡水过来,你们呢?”

战志超笑道:“我们更不愁,我们准备把这儿当作个海外的根据地,自然有万全的准备,在此经营几年,已经鉴了一个大贮水池,收集雨水备用,半年不下雨,我们都不会渴死,而且山洞十分干燥,我们已经贮存了几百担的米谷,油炉火炭、肉脯,甚至于还养了一批鸡鸭,以目前我们百余人的食量,足可拖上一年半载的。”

杜云青道:“那就拖下去好了,反正你们总有吃光的一天,你不急,我们更不急。”

战志超笑道:“好,大家就比比耐性吧!”

杜云青不理他,朝身畔群侠道:“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休后、,它们的人若是出来,就加以截杀。”

战志超笑道:“你放心,我们绝不会过来的,倒是你们想闯关过桥的时候就招呼一声以便招待。”

他朝渡边武夫点点头,居然各自带了人,回到自己的山洞去休息了,每边上留了五个人,据守山腹前的平地,主要是守着吊桥,以备他们从桥上冲过去。

杜云青叫白纫珠与纪小如监视着对方,自己则与几个老的找了一块略为平坦的地方,围坐下来。

甘凤池问道:“文夫人,他们的话可靠吗?”

文蕙仙苦着脸道:“我们到中原已经有一年多了,对这儿的情形一无所知。”

杜云青道:“我问过里面出来的人,贮水池的确是已经鉴了一个,至于存粮,恐怕是他胡说的,但是这儿经常有数百人啸聚,多少总有一点存余的,以他们目前的人数而言,十天半月之内,或可,再久就会断缺了。”

“那他们怎么还会装得如此镇定呢?”

杜云青叹了口气:“我毁了他们的船是对的,不该再想毁了他们的小型快舟,那反而帮了他们一个大忙,尤其是最后一阵猛杀猛砍……”

路民瞻大笑道:“什么猛杀猛砍,路老子的宝刀还没有出鞘,完全是用弓箭解决的,不过也实在痛快,我一筒箭二十五支,没有一支落空,有三支箭居然还一射双雕,穿透了一个喉咙,又嵌进了前一个的背心,就凭一把弓,一壶箭,杀贼二十八名,呼老子从没有像今天这么过痛。”

陈四公公瞪了他一睛道:“路五,你小子又得意了,杀人也值得如此高兴,你不怕作孽。”

路民瞻这才有点不好意思,但立刻又笑道:“老叔,路五在您面前不敢卖狂,不过路五敢说这辈子没有杀错一个人,这些东洋倭寇没有一个不该杀的,鱼老叔还特别关照不能轻放他们。

这些年来,他们虽然不敢公然到中原来劫掠杀人,可是我们出海的商船以及远海的渔民还是经常受到他们的杀害。

几年来据我所知的也不下千人,鱼老叔一直就想找他们算帐,好容易碰上了,还能饶得过他们,再说老叔您自己也没有少杀,虽然您没有用箭,可是您的旱烟袋下,至少也敲碎了十几个脑袋。”

鱼壳道:“是啊,老朽的徒子徒孙们在海上讨生活,的确受了他们很多伤害,都是以八幡为记的海盗,老巧很奇怪,他们的消息何以会如此灵通,原来他们跟玉龙寺串通一气,那也就难怪了。

所以这次碰上了,老朽恳求各位不必手下留情,这不仅是为我中华被杀的百姓雪仇,也是为了日后在海上求生的儿郎们除害,除了他们绝对问心无愧。”

他望杜云青,忙道:“杜大侠莫非认为不对?”

杜云青道:“不,再晚知道他们一个个部死有余磋,所以大开杀戒,只是当时没想到,操之过急,我们九个人毙敌百余人,固然为那些屈死的冤魂吐了一口气,可是大家都没有出多少力,杀得很轻松。”

路民瞻道:“那也只是在我们手下轻松,遇上我们那些不太会武功的同胞,他们可恶得很。”

杜云青叹道:“对方这次前来的阵容很坚强,渡边武夫的手下颇不乏好手,而战志超为玉龙寺首座护法,带着他的血剑门下,身手不恶,真要认真抵抗,我们九个人的力量虽然可以一战,但绝不会如此轻松。”

路民瞻道:“那是你老的火葯神箭哧破了他们的胆。”

杜云青苦笑道:“火箭没有几支,多半用于毁船了,人是我们的长箭射死的,如果对方的好手出来迎战,我们的箭未必能有用,也不可能有这么多人被杀。”

陈四公公道:“杜大侠的意思是他们故意让那些人死的?”

杜云青道:“再晚恐怕对方确是此意,因为各位现身之后,战志超就跟渡边武夭咬耳商量,接着就作有计划的撤退,他们大部分的人都有凌空飞越之力,知故意挤着由桥上过去,而且功夫好的抢在前面挡住了路,硬把那些身手差的阻在后面,送给我们做活吧。”

“战志超不是说对岸设有机关飞弩吗?”

“那也许是真的,也许是假的,但即使有机关,也一定由人操纵的,他们总不会对自己人暗算吧!”

“这……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减少口粮的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芙蓉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