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劫》

第28章

作者:司马紫烟

就这样一共进展到二十九招,情形依然不变。

而杜云青预定的三十招将满,渡边武夫大吼一声,剑势突变,幻起几十点剑影,罩将下来。

杜云青微微一笑,身随刻进,抢进他的剑影中,叮然一声,渡边武夫的身影斜飞出去,长剑只剩下了半截,另外的半截飞落一边,斜插在地。

他手中的断剑也好,插在地下的半截断剑也好,雪白耀亮的剑身上凝结了一层白白的寒霜!

这个家伙居然躲过了杜云育的锁喉一剑。

他在第三十招上,知道杜云青将出手,虽然闪出了几十点的剑影攻出去,但实际上却是攻守兼具。

因为这次他不是用剑去攻击而是用他的身子去攻击,剑身始终挡在他自己的咽喉前面。

人与剑化为一体,如果以势得逞,剑尖挟着他身形的冲势仍然具有伤敌之能,如果攻势不能成功,至少他的剑身保护了他的咽喉。

这个方法果然收了效,杜云青的攻击比他快,在他剑势未发之前,击中了他的咽喉,但是那儿横着一枝剑,剑柄击断了他的长剑,寒气在刻上凝结成霜,但至少是躲过了这一击。

默然片刻,渡边武夫抛弃了手中另一枝断剑,拱手长揖道:“佩服,佩服!杜大侠的锁喉一剑,凌厉无匹,敝人若非早知大侠落刻的部位而预先加以防备,断难躲过这锁喉一剑,毕命剑下了。”

杜云青笑道:“每一个人都知道我那一剑要取的部位,每个人也都小心地戒备着,但他们还是未能避过!”

“大侠那一剑出手之迅速,已经到了目力难及的程度,敝人是在大侠剑还未出之前就作好了准备。”

“但是阁下毕竟还是避过了。”

“惭愧!惭愧,这完全是大侠手下留情,事实上是因为大侠预定了三十招之限,到了二十九招时,敝人知道大侠必将出剑,才能预作防备,在一般的情形下,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我总不能永远把剑碰在咽喉前……”

杜云青笑道:“要想不死于我那一剑之下,祗有那个办法,阁下运用得很巧,别人顾了保护那个部位,就只有完全采取守势了,阁下的剑法则是以攻为守,虽然是守势,仍具攻敌之威,能够施展出这种剑式,阁下毕竟是高手!”

渡边武夫略略有点得意,事实上他的那一剑也的确值得骄傲,因为他将长剑幻出几十点的阴影,没有一式是虚招,每一点剑影都是实实在在的。

如果杜云青的攻势不那么快,在他的剑势发挥威力之前就已经攻了过去,容他的剑威发挥到了六成光景,他就可以选择其中的任何一点,自然是最有效的一点,将其余的四成威力加上去,成为凌励无匹的杀手。

能够把一招剑法运用到了攻守兼容,而且包含了这么多的变化,实在也是很难能可贵的了!

中原群侠以甘凤池的剑技最高,以芙蓉的剑法最犀利,但是这两个人都自承不能做到这一点。

渡边武夫谦虚地点了一下头道:“杜大侠,对于最后那一剑,敝人自信下了很多年的功夫,但是这一剑对大侠却构成不了威协,充其量也只能用来保住自己的性命而已,何况一击之下,长剑中断,大侠再补上一剑,敝人仍然是个死数,因此敝人对社大侠,万不敢说个高字。”

杜云青笑道:“阁下太谦虚了,你最后施展的那一刻已经封死我每一处要害,除了在阁下剑威未发前采取反击外,也没有第二种解法,除非那一击能震断阁下的剑,我仍然要丧生于你的剑下,阁下的那一招虽是保住了你自己,但是他逼得我不得不出手以自救!”

渡边武夫道:“但是大体一剑能使敝人断剑,可见剑世上仍是大侠高出一筹,现在大侠是否认为敝人合格了。”

杜云青点了点头道:“可以,你能逼我必须出手。而日又能挡过我寒月锁喉一刻.我相信你对白龙或许不足,对付他手下的人,大概已经不成问题了,以阁下的心计避免跟白龙直接交手,大概能做得到,因此,你也可以能控制住局势,阁下可以走了。”

渡边武夫想了一下,又贪婪地道:“杜大侠,敝人记得你说过,你要把寒月剑的另一式杀手见示的。”

芙蓉立刻道:“渡边武夫,你未免贪得无厌了,照你刚才的情形,虽然你挡开了一剑,但是兵刃已毁,何须要杀手呢,随便加上一剑,也能要你的命。”

渡边武夫笑道:“格格!敝人只是想知道一下,除了杜大侠的锁喉一剑之外,是否还有更凌厉的剑式。”

芙蓉道:“你可是不相信?”

渡边武夫道:“敝人怎敢不信,可是敝人学剑有年在领教过锁喉一剑后,实在想不出还有更高明的剑式。”

芙蓉道:“我不够资格知道,虽然外子答应过,那是指你在挡过第一式杀手之后,仍有再战之力,外子为了使你心服,才以第二式见示,你现在不错是挡过了第一式,可是你已经没有再战之能……”

渡边武夫张口慾言,但是他又忍住了,笑笑道:“那敝人就不敢强求了。”

杜云青却笑道:“不!你有资格要求的,虽然你的兵刃已断,但拙荆说你已无再战之能,你不一定肯服气!”

渡边武夫道:“今天敝人确已无再战之力了,但下次有幸请教时,敝入一定可以想出个办法来。”

杜云青笑笑道:“不必费心思去想,那很简单,另外再准备一支剑就是了,所以你认为我要杀死你已无可能现在我把第二式杀手现示给你看。”

他举剑比了一下道:“就是如此。”

那是大家都很熟悉的姿势,因为杜云青至少已经用过了二十九次,也就是用来封锁渡边武夫二十九招的那一式。

渡边武夫愕然道:“就是这一式,那是杀手吗?”

杜云青道:“我为了使你明白,比得很慢,当然不足为奇,但如看速度快上个几千倍,就是杀手了。”

渡边武夫道:“任何一招剑式能将速度增加到几千倍,都是以致人于死地。”

“就是这句话,寒月剑式的杀手不在招式之精,而在速度之快,我连续使用了二十九次,每次都能采取到主动,你该明白这一式的威力。”

“敝人不否认这一式确具威力,但是只能使敝人的攻势徒劳而已,若论威力,比第一式逊色多矣。”

杜云青笑道:“真的吗?第一式我用了全力,才震断你的剑,第二式我用上了一成的功力,而且还连续地使用了二十九次,在二十九个不同的方向,试了二十九个不同的方位,没有一次失手,取中了你二十九处穴道要害,你居然说它不如第一式的威力大。”

渡边武夫肃然长揖道:“多谢大侠的剑下留情,以大侠的这种剑法造诣,天下无人能及。”

杜云青道:“那倒不敢当,这不过只是封阁下而已,如果用来对付白龙,很可能就没有那个机会了。”

“不!据敝人所知,白龙也没有这份造诣。”

“阁下对白龙的剑术又了解多少?”

“不多,但也不少,我们切磋过几次,虽然他是比敝人高出很多,但是绝不可能在我们知道的情形下,连续刺中我二十九处大穴。”

杜云青笑道:“那是因为我并不想杀死你,出剑及时而目,如果我要杀死阁下,剑身势必要多推出一点,也许是一寸,也许是两三寸,但是就这寸许之差,在高手而言,就是很大的距离了。”

“大侠高论,这就是寒月剑第二式杀手。”

“是的,你可以把这些剑式去给白龙看,那会帮助你说服他跟你到扶桑去。”

渡边武夫再度拱手道:“是的,白龙看见这些剑痕后,在没有思考出解法前,可能不敢来找大侠一战,如果我再告诉他玉龙寺被剿的消息,他只有跟我走了。”

杜云青笑笑道:“你在走前可别忘记一件事,那是你答应过的,一定把白龙掳去的那些人释放回来。”

“当然,敝人一定会做到这一点。”

“而且是活的,找不希望收回的是一大批尸体。”

“只要现在还没死的,敝人保证毫发不伤。”

渡边武夫先前还不明白杜云青说的是什么,但是他知道杜云青不会随便乱说话,连忙低头在自己身上找了一遍,脸色忽地急变,因为他发现自己身上,多出了许多小孔,数数恰好是二十九个。

每一个小孔都呈三角形,那是被寒月剑的尖刀所挑破的,每一个小孔所在的部位,恰在要害大穴上。”

渡边武夫几乎难以相信这个事实,但是又无法不承认这是事实,怔了半天才道:“这是什么时候刺破的?”

“自然是你在出手攻击时。”

“我知道,但是杜大侠只用了守势,我没看见你攻击。”

“如果你看见了,那就不成其为杀手了。”

“是的,但是我还想请问一声,大侠是在封架之前,或是封架之后再出剑的呢?”

“封架之前,我移动身形,招式不变,只留下一个空门让你进攻,实际上却是要你露出本身的空门,你可以回想一下,每次的出手,是否都留下了一处要穴的空门。”

渡边武夫一沉思才苦笑道:“可是在我的感觉中,大侠似乎不可能从那个空隙中进招的。”

“不错,你发招的时候,我已经无暇进招了,但是在你发觉之前,我的招式已出,你找到了我的空门,变式进招时,我已完成了攻击,你全神放在攻我的空门,忽略了自己的防御,给了我进攻的机会。”

“那不过是眨眼的功夫。”

“已经够了,寒月剑式杀手无他,就是一个快字。”

脸又转向芙蓉道:“格格!白龙在海上突袭时敝人没在场,因此我不知道他杀死了多少人,还留下了多少,但你是知道的,敝人只能保证到剩下来的人安全。”

芙蓉冷冷地道:“你最好要弄清楚一件事,那些人是白龙掳去的,他难道自己连一点主见都没有,非听你的不成,否则你又凭什么作保证。”

渡边武夫笑笑道:“这个敝人倒不是虚夸,在这种事情上,敝人可以作主,甚至于不征求白龙的同意,敞人也能作主做到的。”

“你凭的是什么?”

“格格,每个人都有权保守住一点小秘密的,反正我保证放人好了,却不必奉告是如何放人的!”

杜云青笑笑道:“这个我不想知道你的秘密,不过我之所以纵虎归山,今天留下你这命,最主要的也是为了你曾说过你可以把被俘的人安全地归还,我也不要任何保证,却希望你的话真正地有把握而不是一句推托。”

“绝对不是推托,各位留此等三天好了,三天之内,必有佳音,至迟也不会超过五大。”

杜云青道:“那倒也不必这么心急,我们在七天之内能见到人就行,但记住,最长不要超过七天。”

渡边武夫一笑道:“万一超过了七天呢?”

杜云青笑道:“那也没什么,与我无损,但是你恐怕很难活着踏上故国的土地了。”

“杜大侠,这是怎么说呢?”

杜云青道:“我在动手前曾经告诉过你,如果你能躲下我的寒月剑式第一招杀手,我就会显示第二招给你开开眼界,而且我更定了三十招的限期。”

渡边武夫道:“是的,敝人不知道大侠先预示的是第二式杀手,但是也心服口服了,因为二十九招内,杜大侠连续出手了二十九次,敝人依然无所知觉,可知大侠这一刻就是告诉了我,也是无法躲过的。”

杜云青一笑道:“你明白这一点就好,事实上我只要闪电一手就够了,用不着连续出手二十九手的。”

“是的,大侠虽然作了二十九手的出击,却都是同一招式,足见此一式的威力非凡。”

“这一式我连发二十九次,仍是按照了二十八宿周天运行,然后另外又加了一手,以为七部星官的总司,而且你该明白,我的寒月剑式是以阴寒的内劲为辅的,所以才能杀人不见血,那一手总司就是控制二十八宿的暗劲总枢,以每三个时辰为一轮,每部四宿,计七天轮完六部二十八宿,轮满一周后,控制的力量消失,二十八处穴道上的除寒齐发,能使你全身血脉凝结……”

渡边武夫骇然色变道:“怎么?杜大侠在我身上还下了禁制的暗手。”

“很抱歉,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我练的就是这门功夫,如不是内劲为辅,根本无法使招式达到杀着所需的速度,就变得平淡无奇了,如若将全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芙蓉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