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劫》

第29章

作者:司马紫烟

那是一个道装的老人,须发如银,长眉飘忍,可是他的步履从容,脸色红润,全无龙钟之态。

当然还有两个人是认识他的,那是芙蓉与战志超,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脱口惊呼道:“白龙老道!”

白龙含笑前行,虽然他的剑还插在背上,也没有想要动手杀人的表示,但是每个人都可以感到他身上浓重的杀气,被他逼得很向后去,只有杜云青一个人还站在原地。

白龙却毫不在意地笑笑道:“陈四,你这老小子给我站出来,你追了我一辈子,怎么见了我反而后退了?”

陈四公公齿辈俱尊,在群侠中无人能比了,在老龙口中却变成了老小子,听来似乎滑稽,但陈四公公却毫不以为怪。

而且还很听话地站了出来,端了旱烟袋,将手一供,道:“老龙!浮梁一别,有七十年了,你倒是丝毫未变。”

白龙笑道:“你倒还记得,我却忘记在何时见面的,经你这一提,我总算记起了,原来你是在浮梁跟我见的面,不用说,你是那次宝家庵的剑底游魂了。”

陈四公公道:“不错,那次我们九个人正在商量着如何追击宫廷四恶,为江南武林同道们报仇,你就找了来,以一敌九,百招之内,尽杀五大门派的八位长老。”

白龙哈哈一笑道:“那有什么稀奇。”

“这是我的职责,只要听说有五大门派的余党在,我就不能放过,我现在记起来了,那天的九个人中,只有一个小伙子没动手,在一边哧呆了,我以为那小子不会武功,才剑底留情,未加诛绝,想不到后来的担柴叟,就是那个小伙子。”

陈四公公道:“不错!不过你也弄错了一件事,我不是吓呆了,而是受了五大门派之托,在一边不要动手,详细观察研究你的剑路,以便告诉他们的子弟好找你报仇。”

白龙道:“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十年后,五大门派的弟子找上我时,一个个武功大进,而且连我也难以应付,逼得我不得不觅地隐身,再研剑法,而有今天的研究,陈四,那天我如杀了你的话,就不会有今天了。”

陈四公公一叹道:“不错,所以我很后悔,那天我若是死了,你固然还能猖狂一时,但是五大门派的人如果不听我的指点,不专攻你的缺点而在本身上的武学上发掘,很可能在后来会超过你而杀了你的。”

白龙笑道:“不错!就因为后来的人剑法精进,没能找到我的缺点,我才想到一个人的剑法不管多精,总是难以无敌于天下的,我有着官方为后盾,条件优出你们很多,何必还要逞一己之勇,为虚名而自损呢。

所以我躲了起来,让其余三个人逞雄去,我却运用官方的力量,搜集各家的遗传剑谱剑法,研其精奥,融会贯通,也利用那个机会,树立了玉龙寺的基业,所以我之能有今日,实在要感谢你昔日之赐,这七十年来,你很有长进了吧。”

陈四公公道:“略有长进,但是比你还差了很多。”

白龙道:“不多,我第一次潜身而进,居然会被你发现了,可见你还不错,只是我第二次去而复返,再度隐身在附近,你却听不见了。”

陈四公公一叹道:“我的确没有发现,因为你实在藏得太好了。你就藏身在那个小坡后吗?”

“不!第一次我藏身在那儿,距你们四十丈,你仍然能发现,第二次我又换开了二十丈,果然就瞒过你的耳目了,因此你我的功力相较,不过是二十丈而已,这二十丈大概要四十年,你就可以追上了。”

陈四公公苦笑道:“我已经九十多岁了,不可能再有四十年的寿命了。”

白龙笑道:“别泄气,四十年光阴,弹指即过,我们一别七十年,你不也过来了,你放心,我不杀你,而照你功力而言,我不杀你,别人恐怕还不容易杀得了你,你小子大可以放心从容,找个深山静谷,总个四十年,再跟我老人家较量一下。”

陈四公公笑道:“你还能活四十年吗?”

白龙道:“十五年前,我一百二十岁,我还有点耽心,因为我想已经快到人生极限了,可是这十五年来,我静心虔修,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人生的寿命极限,应该是二百四十岁左右。

所以人生不满百,都是那些人不知道如何保生节用其年而已,暴饮暴食,乍喜剧急,都是易老促寿之源,我早年不知道,浪费了一段时日,现在算算,两百岁应可无虑,我至少还有六十五年好活,小子,你不必急,我还可以等你四十年。”

陈四公公笑道:“我老头子等不及。”

白龙笑道:“我可以教你长寿之道,你虽然过了九十,但是牙齿未摇,人也没糊涂,耳目依然聪明,再过四十年绝对没有问题,四十年后,我们举一次论剑,相信必然会使天下震动,举世瞩目。”

陈四公公笑道:“我不为我老人家担心,我也不想再活个四十年,只要能看到你伏诛剑下,就满足了。”

白龙笑道:“那你恐怕没这么长的命,我敢让你再过四十岁来找我比剑,至少会比你再多活一二十年的。”

陈四公公一笑道:“白龙不必等四十年,我只要再活四个时辰,就可以看见你伏诛剑下了。”

“四个时辰,你不是说笑话吗?在四个时辰内杀死我,大概只有这儿的几个人,谁能杀得死我呢?”

“自然有一个,你去而复返,不是就为了担心这件事吗?”

白龙笑笑道:“你说的大概是杜云青这小子,不错,我看了渡边武夫身上的剑痕,倒是颇为担心,所以才来看看,听见了他的话,还真唬着我了,所以你发现了我之后,我当初就想退走,但是我仔细想想,却又回来了。”

杜云青淡淡地道:“阎王注定三更死,谁也留不到五更头,你如在那个时候退走,还有半年好活,你又回来了,就非死在今天不可了。”

白龙哈哈仰天大笑道:“杜云青,你唬不了我!”

杜云青道:“我唬你干吗?”

白龙笑道:“我再次回头时,就听见了你部下的那番话,再过半年,我的确会被你骗了。”

杜云青笑道:“白龙,你以为你聪明,以为你的功力高,你到我们附近,没人发现了你?”

白龙道:“第一次我走得太近,被陈四这老小子听见了,但是我离开得快,叫你们摸了一个空,以为是疑神疑鬼,放下了戒心,没想到我会再次回来吧。”

杜云青一笑道:“如果我不知道你再次回来,我怎么会跟芙蓉说那些话,把身后的事都交代好了。”

白龙神色微动。

杜云青笑笑道:“你应该明白,我最后对芙蓉交代的那些话绝不是无端的感谓,完全是说给你听的,因为那些话是突然而发,跟前面的话头完全接不上。”

白龙点点头道:“不错,那些话提得离奇,有所指而无所由,因此我才现身出来。”

杜云青道:“你也应该出来了,因为你知道再听下去也不会有你希望听到的话了。”

白龙一笑道:“本祖师所知已够,也不必再听下去了。”

杜云青道:“这只是你的想法,却不是我的,我说的那些话,只让你听到你能听的,却藏起了一些你不能听了。”

白龙笑道:“杜云青,你这个年轻人的确厉害,只可惜你遇见的是我,你这一套攻心之讯恐怕难以得逞,本祖师不会上你当了。”

杜云青一笑道:“你踏上了渔夫岛,就是上了我第一个圈套,本来你停身在七十丈外,我说话的时候,声音时大时小,诱使你不由自己地渐渐接近,是你中了我第二步计,你仓煌而退至百丈之外,如果就此走了,那我的第三步计划就行不通,但你去而复返,又在七十丈处停身,慢慢的被我骗到五十丈处,进入我第三个圈套。”

白龙的脸色一变,因为杜云青说的历历如绘,连距离都估计得一点不差,这使得他的信心骤失,竟忍不住失声问道:“你居然能闻声百丈之外。”

白龙想了一下,才又摇摇头道:“不相信,绝无可能,老夫修为百余年,才练到闻声七十丈,那已经是最了不起的成就了,你绝对无比能力。”

杜云青笑道:“我一剑发出,寒气能透过剑气,在瞬息之间,就对方寒冻成僵,你行吗?”

白龙道:“我不行,我练的不是这一门功夫。”

杜云青笑道:“这就是了,艺有未曾经我学,你利用玉龙寺的力量,广搜天下各家的绝学秘发,悉心研究,所知之广,可谓已前无古人,但是你仍然没有中止搜集,可见你也明白,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人生有限,知也无涯,任何一个人,穷其一生,也无法尽知天下之学的。”

白龙道:“不错,但是听音感受五学,重于修学,那是取不了巧的,你绝对赶不上老夫的境界。”

他虽然如此说,但口气已经谦虚得多了,由本祖师改为老夫,证明他已心有所惧。

杜云青笑道:“这个我承认,我的修为比不上你,也比不上陈老前辈,他在四十丈内发觉有人是靠着他的修为,可是我否认此途无法取巧,我在百丈之外,发觉到你的到来,一点不假,只是我用的不是修为。”

“你靠的是什么?”

杜云青用手指头指道:“靠这个也靠这个。”

手指由头脑移到眼睛笑着道:“听不及百丈,目视白丈,却是谁都做得到的。”

“你是说你看见了老夫的身形,那不可能,老夫是一路采取掩蔽而来,都是你的目力未及之处。”

杜云青道:“不错,你过来的地方我是看不见,只是你来的时间不对,现在是下午,日影偏西。”

“那还要你说,老夫也知道。”

“你知道就应该计算一下,不该投下你的身影的。”

“没有的事,老夫十分小心了,身影虽然无法避除,但是老夫停身立足之处,影子也不会漏到你的眼中。”

“不是你的影子,而是你的身体挡住了光影,我站立的位置是早经计算的,有人偷潜登岸,只有一个方向有岩壁遮掩,所以我看好那个方向就够了,你现在自己也可以看一下,斜阳的余光为岩石所阻,平处过来,形成一道光幕,只要有东西立在前面,光为所隔,光幕就有了缺口,可供停身之处只有四个,就是百丈、七十丈、五十丈与四十丈,那一个地方光幕有了缺口,就是有了变化。”

白龙回头望去,果然在岩石的旁边,射过一片片的光幕,不禁叹道:“好小子,你的智慧之高,的确出人意外,可是你说的三个圈套,又是怎么呢?”

“没什么,我以光幕的变化,近而测知你的藏身距离,再从距离上,推出你的功力深浅如此而已。”

“哦,你推测的结果如何?”

杜云青笑道:“你问得太多,现在该我问了,你见到渡边武夫了?”

“自然见到,此人心计之工,可谓前所罕见。”

杜云青一笑道:“比你如何?”

“还差一截,小子,我知道他在捣鬼,也知道他私传三才堂的禁令,通知了朝廷,利用我离开的空档,捣毁了玉龙寺,使我无所归处。”

“你居然知道。”

“当然,所以我才说他比我差一截,朝廷既然对玉龙寺起了戒心,而且下了决心要对付我,自然已有了相当把握,玉龙寺就没有了可守之必要,放弃了也罢。”

杜云青一惊道:“你是故意放弃的。”

白龙笑道:“是的,那个地方虽然紧密,不易攻入,但也有个缺点,易为封死,只要用几门土炮,在山口上一阵猛轰,就可以引起山巅的崩雪,把玉龙寺封死在绝谷之内,固然也理不死我们,却能饿死我们,老夫修为已超越人体极限,但是还不能到辟椿的境界,危地既无可守,倒不如加以放弃了另外再作打算的好。”

杜云青道:“你打算到扶桑去再作发展。”

白龙笑道:“不错,老夫本来还想不到有那个好去处,他自己送上门来,老夫正好求之不得。”

“你知道他准备如何接待你们吗?”

“那还不简单,他想在扶桑造就一番势力,要利用我去替他卖命,对付宫本与柳生两大剑道世家,他逼得我走投无路,到了扶桑,我只好给他卖命了。”

“你居然也会想到这一着,那就好了。”

白龙笑道:“我既然想到了这一着,还会被他所用吗,恐怕他最后会被我整得后悔莫及。”

杜云青哦了一声道:“你要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芙蓉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