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劫》

第04章

作者:司马紫烟

芙蓉伴着路民瞻来到镖局,把大伙儿介绍了,也扯了些闲话。

路民瞻听说白纫珠是白玉霜的侄女儿,又听说杜云青是柳寒月的传人,路民瞻更是感慨万千地道:“白仙子与柳兄都是故人,想不到一别数十年后,他们仍是未能皆和,而柳兄已登仙路,造成这种遗憾,也是受了我们的连累,我们倒是愧对这两位了,这些年来,我们还以为他们两位躲在那儿隐居,去过神仙生活。”

白纫珠有点愤然地道:“老爷子,柳师伯如果是那种人,也不会跟你们江南八侠交上朋友的了,我姑姑如果是那种人,也不会让白东岳之流的人爬起来了,以她昔年在官家的地位,现在早已高高在上,飞黄腾达了。”

路民瞻红了脸:“姑娘见责得是,老朽自承失言,不过话又说回来,西山战役,我们只是对柳兄不太谅解,事后再想想,只觉得自己鲁莽,并没有怪他们两位的意思,尤其是白仙子,对我们一再告诫,说对方技艺太高,非吾等听敌,劝我们忍一时之气,留有用之身.只怪我们太倔强,不肯相信她的话,白仙子现在在什么地方,再见了她,找一定向她磕头陪罪。”

才说到这儿,只听得外面有人接口道:“你磕吧,磕三个响头,一个都不准少,否则我就打断的腿,当年就你毛躁,把寒月兄激走的。”

说话的是个高大的老人,精神矍铄,须发如银,跟他一起的则是两个雍容的中年妇人,最后是杜云青伴着一个佝偻着腰的老叟,手里握着一根竹节虬根拐杖。

路民瞻一见立刻过去屈膝跪下,叫了声:“四哥。”

声音哽咽了,眼圈也红了,大家也忙着起来见礼,与杜云青同行的那个老叟举起拐杖,在路民瞻的腰上敲了一下骂道:“混帐东西,你一直在惹事生非,当初坑了一般老兄,现在又来坑这些孩子,只为了逞你一时的意气,今天我老头子非好好的揍你~顿不可。”

举起拐杖又要打,杜云青含笑拉住了道:“”老爷爷,路老爷子就这一份性情。”

老臾道:“他这份性清在我老头于面前可称不起,我老头子没死,还轮不到他称长辈。”

另一个中年美妇也含笑把路民瞻拉了起来笑道:“老五,你也是的.听见了消息,也不等一下,一个人悄悄地来了,而一来就惹麻烦,明儿好容易在京里立了个窝,你一来就给挑了,不怪爹生气。”

相互见礼之后,才知道先前那个高大的老人正是江南四侠甘风池,中年美妇是他的浑家陈美娘,执杖老叟,则是武林中硕果仅存老前辈,担柴叟陈四,也是陈美娘的父亲,甘风池的岳父大人。

伴着他们同来的是白玉霜,昔日的寒星仙子,今日的寒星门主,她的脸上略见伤感,但不是很雍容地笑道:“路五侠好,别来无恙,为了阻止寒月赴西山之约,妾身一直愧见各位,区区寸衷,且喜能获得多位谅解。”

她的声音也不太自然了,陈四一顿拐杖道:“路五,你说要磕头的,快磕,不然我老头子还要打你。”

路民瞻果然也跪了下来,白玉霜连忙要扶住,陈美娘却托住了她,白玉霜急道:“这是从何说起,路五侠,当年的事,妾身自感愧疚,怎么能怪你。”

路民瞻却道:“不,应该怪我,我也是叫白泰官给坑了,跟别日到约斗的是他,提早约斗的也是他,最后弄得柳兄跟你决裂的虽然是我,但也是他捣的鬼,所以今天这三个头我非磕不可,否则我就一头憧死在你面前。”

一旁的甘凤池道:“白仙子,你就让他磕了吧,否则他是真做得出来的。”

白玉霜破陈美娘架住了,没法子拦他,而路民瞻果真咚咚咚,一连磕了三个响头,用的力气很大,三个头磕完,他的额角已肿起了一大块,那地下一块大青石。却被震得起了裂开了,可见此老的头项硬功很不错。

白玉霜急得直跺脚道:“纫珠,你还不把路五侠扶起来,这孩子怎么那么死。”

白纫珠忙把路民瞻扶了起来,陈四才笑笑道:“白仙子,你受了他三个头,总算保住了他一条老命,我们问清了昔年情形后,才知道受了愚,因为白泰官已死,就没有再深究,现在知道自泰官借尸还魂,又以白东岳的名子活着,这混球该自裁以谢罪的。”

路民瞻道:“这三个头也只是祈求白仙子的宽恕,让我路老五多活几天而已,等我把白泰官的这狗头砍下来之后,我仍然会白刎以谢诸兄弟。”

白玉霜道:“当年的事,难道又是白泰官摘的鬼么?”

路民瞻道:“是的,好时他就有阴谋,说起来很惭愧,八侠中第一个破射日剑杀死的是了因大师.但致死之因却不是为了国仇,而纯系私怨,而且是委无聊的私怨,是为了一个歌女争风而约斗被杀的。”

白玉霜一怔道:“了因大师j是空门中人,怎么会争风呢?”

路民瞻道:“大师兄没有争风,他虽然好酒,但不好色,祸端是白泰官惹的,他在酒楼上与一个内廷剑手争风破人打了一顿.央求大师哥帮忙出气,大师哥喝了有八分酒意,果然听了他的煽动,在西山跟人决斗,结果被杀了,他却溜了,告诉我们说是他与大师哥为宫廷剑手所围攻而死,于是我们大家才约在西山为大师哥复仇,而且把柳兄拉了去帮忙,柳兄也答应了,约会定的是三天后的早上,可是他又传来消息说要提早一天。”

白玉霜道:“不错,陈望安告诉了我,叫我劝寒月不要去,那时陈望安与我同为宫廷效力,他知道我与寒月的感情,不希望得罪我,我也知道寒月的剑法比陈望安差,只有想法子把他给拖住,不使他知道约会提前的事。”

路民瞻道:“那天我们只有六个人前去,原本商量好以六合剑阵攻敌的,那知到时候他一个人抢先出手,不到三五个照面,就被人刺倒了,我们五个人一哄而上,结果是我最差,被人一剑砍倒在地上,白泰官就倒在我旁边,他是胸口中剑,血流了一大堆。”

白玉霜道:“不对呀,射日剑法中从没有攻胸的招式,杀手全在刺喉,刺腿。”

路民瞻道:“可惜我们当时不知道,原来他中剑受僵都是假的,他是在胸前用皮囊包了一滩鸡血,故意让人在人在胸前刺一剑,使鸡血溅出,伪装死亡,我受伤倒地后,就在他身边,他还装成有气无力地说柳寒月为仙子故意羁留住了,未能前来,否则以她的寒月剑法,加强六合剑之威,必可杀死对方的,后来张云如,周清二哥,曹仁父相继死于剑下,甘四哥自己也受了伤,并死拉了我突围。”

芙蓉笑道:“这恐怕是白泰官故意授意陈望安,让二位离开的,否则陈望安断有杀死三侠之力,也使一位前辈受了伤,怎么还会让二位逃生呢?”

甘凤池道:“那倒不是,那个蒙面的剑士说他无意与八侠为敌,这是我们自己找上他的,对于死者,死在他收招不住,非常抱歉,对于我和老五,他不愿赴尽杀绝,放我们离去的,希望不要再留在京师。”

路民瞻道:“我怎么不知道?”

甘凤池一叹道:“你当时已经昏过去了,我知道你的毛病,如果让你知道是人家放找们走的话,你很可能会拔刀自杀,所以我只好说是把你抢救走的。”

芙蓉笑道:“甘老爷子,这恐怕也是对方的建议吧?”

甘凤池证了一怔才道:“是的,对方也的确这样说过。”

芙蓉道:“这就对了,白泰官对路老爷子说了那番话,目的在使柳前辈离开白仙子,再使白仙子感到愧对柳前辈,放弃了内廷剑士领班的职位,让白泰官好接手,放甘前辈走,是为了要甘前辈将受伤的路爷子带走,掩饰白泰官伪死之事,那四具尸体是陈望安代为收殓的,隔了很久,才让人送到江南,棺中遗体已腐,他们随便找一具尸体放在棺中谁也不知道白泰官掉了包。”

路民瞻道:“对,对,就是这么回事,蓉姑娘,你是怎么知道的?”

芙蓉道:“白泰官既然没死,这些情形想当然啦,此举目的在瓦解八侠的话盟,使得日月同盟的实力大灭,而白泰宫接替了!白仙子的职务后,以他对日月同盟的瓦解,把一些忠贞之士,次第消灭,再利用一些热衷权势吸收过去,制造日月同盟的内哄,终而瓦解了日月同盟,而陈望安与易容后的白东岳才建立了大功,掌握了密探的大权。”

路民瞻无限悔恨地道:“我醒来之后,找到柳兄,大骂他一顿,造成了他与白仙子的决裂,所以我听见二位始终没有结合,而柳兄已然仙去,心里真是说不出的难过,这三个响头,并不足以表示我的歉咎。但我也是受了白泰官的利用,等我砍下白泰官的脑袋后,一定对仙子有个交代的。”

白玉霜叹道:“路五侠不必自责,我跟寒月分手的原因并不是你的缘故,我留下了寒月,是免得他去送死,以他当时的剑法,万难胜过射剑的,事后我展示了射日剑几式杀手给他看,他自己也知道了,他那天去了,也不过是多横尸一人而已,他之所以要躲着我,是因为他心气太高傲,说一定要破那几手剑式后才跟我再见。”

甘凤池叹道:“柳兄的确是一代奇才,他毕竟是达到目的了,我听说杜世兄跟射日剑再度交手时,就是用了柳兄所创的剑式,砍断了他的一条胳臂。”

杜云青笑笑道:“前辈过奖了,其实前辈的鱼龙变化十八式威力至拒,徐兄就是用前辈的缴流跃鲤那一式,使得陈望安断首的。”

甘风池道:“那是在对方新创之后,而且暴起突袭,不足为法。”

杜云育道:“不然,陈望安受创断臂,功力未失,行动也未受影响,前辈想必知道再下的寒月剑本性至寒,再贯以内力激发其实情后,刃面寒如玄冰,着物立冻,所以再下杀死的人绝无痛苦,也不会流血。”

路民瞻道:“这个四哥还不太晓得,我却是明白的,我在西山之战后,心灰意懒,曾经在关外待过一阵子,尝到了真正寒冷的滋味,那种冷法绝不是江南的人所能想像得到的,有人在雪地里行走,忘了带护耳,结果耳朵冻僵了,一碰就掉在地下跌碎了,那人自己还不知道。”

甘凤池笑道:“我虽然没到过关外,却曾到天山去探视过八妹,在那绝峰山顶上,也领略过寒冰的滋味,若不是练过武功,仗着内力护体,没人上得了那个地方,我本来是骑马上去的,那匹马受不了寒气侵袭,只有疾奔以驱寒,恰好遇到崩雪阻路,我就下来把堆在路上的积雪清理了一下,大概不到半刻工夫,弄好后我去寻马,才发现了一件奇事,那畜生两只前蹄离地,后蹄钉在地上,作势慾跃,然而却半天都没下来。”

纪小如忙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杜云青一笑道:“因为天气太冷,马是受不住冷想活动一下,待它扬起前蹄,后蹄已为覆雪冻牢,凝而不动,它的前蹄放不来,就这么活活的冻疆了。”

甘凤池叹道:“杜大侠说得不错,甘某若非亲历,说什么也难以相信,在那种地方,咳嗽吐痰,等到那口痰落地时,已经成了冰块了,杜大侠的寒月剑就是禀此异炽,才会杀人不见血吧。”

杜云青道:“先师昔年,仅仅寒月剑决而未得寒月剑,致未能大成,而且寒月剑式是配合弯如新月的剑身而设的招式,以寻常剑施为,就差了很多,不过再下说这番话,不是为解释再下的剑。只要说明那天陈望安断臂,却并没有流血,也没有造成创痛,行动如故,而能徐兄一剑将他腰斩,完全是剑式之威。”

甘凤池道:“这个甘某却从来都没有想到‘激流跃鲤’那一式在鱼龙十八式中是单独的剑式,我很少使用,用时也未见有多大的威力。”

杜云青笑道:“那是前辈没用对时间,用对地方,这一式专为伏击之用,鲤匿激流之中,肉眼不见,突地跃出水面,迅又落进水里,不过一刹之间,光无征兆,后无痕迹,是真正的杀手之剑,前辈心胸磊落,从来没想到暗算人,所以难见此式之威,徐兄那天倒是恰好用对了方法。”

路民瞻叫道:“对,对,白泰官那王八蛋就是畏惧你这一手,怕你用这一式来对付他所以才提心吊胆,躲着不敢见面,而且对你的来京一事十分紧张。”

杜云青道:“他遣人到天马镖居来掳人为质,目的就在证实前辈是否已经来到。”

路民瞻跟着道:“是的,那个婆娘把我骗了去后,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芙蓉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