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劫》

第08章

作者:司马紫烟

方子玉拱拱手,正待离开,杜云青却笑道:“方老,听你的语气,花面狼匿居松庐属实了。”

“是的,只是敝东不清楚他的底细。”

杜云青冷笑道:“拍花拐骗幼童,以邪术迷惑其心志,然后以残忍的手段易人为兽,这是白莲教的行为,而白莲教之所以为武林所不齿者也是为此,花面狠只是个小角色,背后一定还有主使人,他的人既然在松庐,贵上韦老先生就是窝主,嫌疑很重,方老,你现在只能保全自己了,还是别为他人操心吧。”

赵钱孙李四大天王已经横身挡住了门口,谢北城情急要走,手中突地探出一对匕首,直向四人冲去,四人居然不阻挡他,一下子闪开了,谢北城见机会来到,夺路向外窜去,那知才冲到门口,一片寒光照眼,铿锵声中,两枝匕首被削得只剩对把儿握在手中,跟着一声娇叱,一个青衣女子一脚把他给踢了进来。

那是个形容俏丽的美丽大姑娘,谢北城认清了那个女郎后,神色如死,挣扎着起来道:“荣格格。”

这正是芙蓉,她的手中握着青冥宝剑脸带煞,冷冷地道:“谢北城,你认得我就好办了,你们的案子犯了,还不乖乖束手就擒,从实把白莲教的内情招出来。”

谢北城吓得连嘴chún都变成了青色,方子玉倒还沉得住气,连忙问道:“这位是和硕格格,荣华郡主?”

芙蓉沉声道:“不错,而且也是现在侍卫营总领班与一流宗主,方子玉,你还有什么话说?”

方子玉看看赵大:“赵老大,原来你早就跟他们串通好了,存心来陷害我们的。”

赵大笑道:“方老夫子,赵大只是在地面上的一个混混儿,在江湖上,我要听杜爷跟甘老爷子的,在官面上,我更是不敢跟侍卫营作对。承您老的情,看上了我的这颗脑袋,挑了我一份杀头抄家的差使,我惹不起你们,只好向他们惹得起的求救了。”

方子玉怒目圆睁道:“好匹夫,想我方子玉在白莲教中任总护法之职,十几年来,布署何等周密,创下了那么大的局面,想不到会栽在你这个匹夫手中。”

赵大笑道:“方老,那可怨不得入,我上次就对您说过了,您以几万两银子,就想买去我们哥儿四个的脑袋,出价太便宜了,您还是不肯死心,认定我们好欺负,那又怪得了谁,何况这是您自己找上来的,害人之心不可有,您要弄根腊给我们坐,我只有礼尚往来回敬您一下了。”

方子玉呼了口气,然后向着甘凤池与杜云育道:“甘老爷、杜大侠,二位是大汉子民,当知本教志在复兴汉室,二位奈何作异族鹰犬。”

甘凤池冷冷地道:“方子玉,这一套别来跟甘某谈,甘某对你们这些打着兴复汉室为幌子,暗中谋取权势,祸国殃民的汉贼真面目看得够多了,明末之乱,你们白莲教就有一份,李自成、张献忠固然可杀,但是他们为恶的程度还不如你们白莲教之烈。”

方子玉道:“此一时彼一时,这次本教确是具有力图匡复,而且已有很多忠志之土,加盟本教。”

甘凤池冷笑道:“是不是光华会?”

方子玉忙道:“不错,甘老爷子既然知道,就应该全力支持本教才对。”

甘风地冷笑道:“那是受到了你们的诓骗,那些人根本不明白你们的底细,只要大家知道光华会是你们白莲教弄出来的把戏,大家那恨不得咬你们一块肉。”

方子玉道:“你们八侠的后人就有不少加入了本教。”

甘凤池道:“不错,我们就是应故友之托,前来解救那些年轻人的,方子玉,有多少忠贞之士,寄望于你们,把自己的子女托付给你们,可是你们是如何对待那些孩子们的,我说起来恨不得万剑加身,刺你个稀烂。”

方子玉道:“荣格格,你打听到我们的底细,大概是不会放松了,可是你要注意,本教在京师已根深蒂固。每一个地方,都有我们的势力,你敢轻举妄动?”

芙蓉一笑道:“方老儿,你想我是吓得了的人吗?”

方子玉厉声道:“诸朽不是吓唬你,而是警告你,只要你敢动我们一下,连你自己都难逃本教的报复。”

芙蓉淡淡地道:“你所谓的报复大概是指我身边的人吧,为了你死心起见,我再让你看两人,小青、小云,你们过来见见这位方总护法。”

小青与小云都执着剑,由门外进来,方子玉脸色突变道:“你们的身份暴露了?”

小青木然地道:“是的!总护法。”

“你们也背叛了本教?”

小青沉声道:“总护法!我们没有叛教,因为我们从来也没有加入货教,我们只是献身于光华会,为光复华夏,重振神州而努力,可是我们很失望,没想到光华会只是白莲教的化身,光华会中的主脑,竟是一些天理不容、天神共弃的万恶暴徒。”

方子五道:“住口,你们这两个叛逆,居然敢泄漏本教的秘密,难道你们就不怕教规的制裁吗?

小青的眼中喷出了怒火:“就是那些制裁的手段才使我们认清了你们的真面目,总护法,你别以为那些恐怖的手段能吓住人的,我告诉你一个事实,很早以前,我们这些受利用的人就心存去意,只是没有好机会而已,现在机会来了,每个人都会反过来咬你们两口的。”

方子玉的神色变了一变,但仍然很从容地道:“看来你们已经布置得很周密了,老夫自承疏忽,人了你们的圈套,不过本教实力之强,远出你们的想像,要想一下子消灭本教,谁也没这么大的本事。”

杜云育这才笑道:“不错,因此杜某才想请方老合作,白莲教大势已去,我们又不愿多杀无辜。”

方子玉淡然:‘功们要老夫如何?”

杜云青道:“详细地把白功这教的内情说出来,使我们知所取舍,那些人必须诛除,那些人可以网开一面的。”

“这以什么为标准呢?”

杜云青道:“这由方老决定,方老认为那些人陷溺已深无葯可救者,我们本除恶务尽之宗旨予以诛戮,但对一些受胁迫入教者,我们准备给他们一个自新之途。”

方子玉哈哈一笑道:“七大侠,你这不是在说笑话吗,方某是教中总护法,除教主之外,方某是第二个该杀之人,既然方某无以全命,还会跟你们合作吗?”

杜云青一笑道:“方老如有合作之诚,杜某担保不会危及方老的性命,而且还会让方老带走一笔很可观的财富,安享余年。”

“难道你们不怕老夫会东山再起,重新组成白莲教吗?”

“不怕,因为方老今后只能平平实实地过日子了,只要方老再起那个意图,任何人都能制止方老的。”

“你们要废了老夫的武功?”

杜云青脸色一正道:“这是很优厚的条件了,方老自己也该明白,以白莲教过去所做的那些罂竹难书的罪行,能保全性命,已是莫大之幸。”

方子玉哈哈一笑道:“条件的确优厚,只是方某还有一个问题请教,方某如果有办法能保全自己的武功时,是否会接受这个条件呢?”

“那当然不会的,可是方老有办法吗?”

有的,至少在方某未曾绝望前方某不想放弃希望,要废掉方某的武功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杜云青笑了起来道:“原来方老是不死心的,还想逞手一搏,方老看看有多少人围着你。”

方子玉夷然四顾道:“老朽只看见两个人,一个是杜大侠,另一个是荣华格格。”

这句话很夸大,似乎除了这两个之外,其余的都不在他眼中了,不过仔细想想,是也不足为奇,四大天王与丁大元雷刚二人,他是不放在心上,小青、小云两个人他也不作考虑,除了一个甘风地外,似乎只有杜云育与芙蓉是值得他一斗的,可是他故意漏掉了甘凤池而单单提出两个人,显然是连甘风池也不放在眼中了。

甘风地涵养极佳,一点都不生气地笑道:“方子玉,你总算有眼光,居然找上了两个绝顶高手。”

方子玉道:“往前推二十年,方某绝对不敢小视依甘大侠,但是老者不以筋骨为能,岁月无情,甘大侠毕竟是老了,英雄当属后辈了。”

甘凤地笑道:“甘某是痴长几岁,但是阁下也不见得比甘某年轻多少。”

方子玉道:“方某比大侠小五岁,甘五岁与三十岁这五岁差不了多少,但六十五与六十岁,却是很长的一段差别了,大侠想必也无法否认的。”

甘风地一笑道:“甘某承认腰脚都不比他们年轻人俐落了,但不信就会差了你去。”

方子玉好像预料到他会有此一说,淡淡一笑道:“甘大侠,别不服老,所谓实力未老,无非是指江湖人的雄心与壮怀而已,年逾花甲,如果还不算老,康熙大字典里就不该有那个老字,大侠如果不信,我们可以试试看。”

甘风地笑笑道:“你故意撩拨甘某,用一个老字挑动甘某的好胜之心,然后好作成你脱身的机会了。”

方子玉的心事被揭穿了,但是他毫无惶色,依然从容地道:“学生不敢存有此心,甘大侠淡泊胸怀,向无好胜之心,再撩拨也没有用的,学生只是说出事实,表示学生对甘大侠并无不敬之心。”

门口有人叫道:“这些废话跟我女婿说没有用,但是你小子却用对了方法,我老头子偏是个不服老的人,娃方的小子,你出来,我老头子偏要衡量你一下。”

那是担柴望陈四的声音,叫完又吼道:“大家都出来,今天我老头子挑定了。”

甘风池皱皱眉头道:“老爷子怎么来了。”

杜云青也摇头苦笑一下道:“不知道。”

陈四在外面叫道:“出来!出来!把三面都给我站好,留出正门那条路,我老头子把关,姓方的小子,你只要能逃过我老头子的拐棍,大可从容而退,老头子负责没人敢拦阻你。”

甘风地苦笑道:“糟了,杜老弟,家岳发了性子,恐怕是谁也拦不住他,姜桂之性,老而弥辛,他最怕听人说他老而无用了,这次从江南,他硬要跟着来,这可怎么办?”

杜云青道:“陈老爷子是武林中有数的老前辈了,我们总不能让他老人家下不了台,只有听候吩咐了。”

“可是万一叫姓方的跑了呢。”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咱们主要的目的在毁松庐中白莲教的主力,并不在乎一两个人,再说陈老爷子从武林数十载,手中一根扁桃所向无敌,方子玉要想从他老人家手中脱身还是相当困难的,出去吧,方子玉,这或许是你的一个机会,但也可以使你获得一个教训,对年纪大的人要多尊敬一点。”

方子玉很沉稳,从身边的皮口袋中慢慢地装上了一袋旱烟,再用精巧的打火器具找开文绒,燃着了纸煤,点着旱烟筒,吸了两口,才慢踱着方步向外去。”

谢北城仍是在赵大的挟持下,可怜兮兮地道:“方老!弟子该怎么办呢?”

方子玉看了他一眼道:“北城,你放心,恁他们这点阵势困不住我,只要我能脱身,你就不必怕他们敢奈何你,假如我脱不了身,你最好就自寻了断吧,不要幻想他们会留下你这条命,因为你领的是北海班,只要真相被揭开,你有十颗脑袋也不够砍的。”

谢北城的身子几乎要瘫下去,还是赵大与钱二硬把他架了过去的,来到外面的小圈子里,但见路民瞻威风凛凛,挺着一柄大刀,守据一面,旁边是纪小如与白纫珠,另一面则是雪城飞狐杜九娘与夜游神徐明伴着甘风地的妻子陈妄娘。

只有担柴史陈四公公一个人横着拐棍,挡住了通向外面的月门,看见里面走出了一大批人,立刻瞪大眼叫道:“谁是那个瞧不起老头子的混帐小子。”

方子玉看了一眼,泰然地挺身而道:“前辈,是再下方子玉,想不到前辈仍是这般望烁。”

陈四公公掀髯大笑道:“混帐小子,我女婿比你大五岁,你就欺他老了,我老头子今年九十有五,足足大了你三十五岁,在你眼中岂不是块朽木。”

方子王笑道:“对您老人家再下不敢放肆,只是人生一世,草长一秋,再下今日身入重围,自知难有生望,但愿死在前辈名家手下,以期不负此生而已。”

陈四公公哼了一声道:“小子,别在老夫面前拣好听的话,老头子说过了,你能支持过六拐棍,老头子饶你今天不死,以后是那儿碰上那儿算,谁敢再拦你,老头子拿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芙蓉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