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劫》

第09章

作者:司马紫烟

几个人才出门口,已经看见街头骑影杂乱,扬尘疾行,拥着礼亲王的座车,前面的四匹马上骑着四名彪形大汉,都是王府的闲丁打扮,挥动着手中的长鞭,不住地抽路边的行人。

芙蓉一看就火了:“这样子跋扈还成话,小青、小云,抓下来给我狠揍两下!”

两个女孩子闪了出去,互相挟持着,像是要过街,以不巧而接着了路,前面两个汉子一声暴喝道:“滚开,找死!”

刷刷就是两鞭子下来,但是这次他们可遭了克星,只见两条如虹的人影一闪,不但避开了长鞭,而且还扣住他们马嚼,使劲把奔势给勒住了!”

奔马受了急掣,人立长嘶,把马上的骑士掀了下来,后面的两名汉子马也冲到了,几乎就要踏上自己的同伴。

还好这两上家伙的骑术较精,而且他们的马也很好,一控马缰直立而起,才使马下的两个人没被踏死,马上的人长鞭又挥了下来,而倒地的人也跳了起来,呛啷声中,腰刀出鞘,分左右扫了过去!

这一着夹攻还真狠,刀势封住了退路。

两个女孩子如果不想挨鞭子,就得挨上腰斩一刀。

但是两上女孩子也绝,她们娇小的身子忽地钻入了马腹下,于是直击的两鞭都打在马背上,而横确过来的两刀却剁在马颈子上,两头马被急勒住,野性还没泄出,骤然挨了一鞭一刀,痛极急跃!

喝!这下子可热闹了。

手中握刀的两名汉子,首先被马蹄踢中,飞跌出老远,蹴中脑袋的那一个是平着横飞出去的,身子被一家门前地柱子挡住了,但滴下来红血中有着白色的脑浆,没倒地之前就没了命!

另外一个运气较好,踢在腰眼中,身子被凌空抛起,刚好礼王爷车子也到了,他恰好跌在车顶上,好在那车子很结实,顶子居然没被扎破。

可是这家伙却趴在车顶上没下来,因为他的背上冒出一截剑尖,把他给钉在上面了,虽然剑尖很快地收了回去。

但是逃不掉芙蓉与杜云青的眼睛,他们点点头,互相看了一眼而有了相同的默契——车子里坐着个武林高手。

因为车帘放下来,看不见外面,以为是有人扑上车顶突击,及时扎出了一剑。

芙蓉低声向道:“爷!七叔露面的时候,我得出去应付,车子里的人,您可得小心注意着!

杜云青笑笑道:“这不用我们劳神,徐胖子他们就在不远,还会看不见,他们会注意的!”

两头脖子上挨了刀的马也都倒了下来,尸身拦诠了大街,也就挡住了车子的通行!

小青与小云的动作很快,已经把另外两个挥鞭的汉子揪了下来,空手对空手在厮斗着!

那两个汉子的功夫还不错,居然能跟两个女孩子搏对了十几个回合。

然后他们才看清了动手的对象,双双一怔,其中一个连忙止手,同时叫道:“青姑娘,云姑娘!”

小青与小云也止了手,小青冷笑一声道:“我说是谁那么威风呢,敢情是两位护卫大爷呀!”

脸色一沉,声音突转冷峻道:“唐努,康治,你们好大的胆子,边领班紧急召集大家治公,你们两人不到,却跑到这儿来逞威风。挥鞭打人!”那个叫唐努的汉子立刻躬身陪笑道:“青姑娘你错怪我们了,我们是早上奉派到七王爷府上保护王爷去的!”

说着朝小青眨了眨眼睛,小青明白了。

这两个人根本就是边城派来监视礼亲王行动的,礼亲王突然出动,他们俩故意在前面开道挥鞭打人的闹事,无非是引起注意!”

既是自己人,小青自然不便追究了,但还是一沉脸道:“边领班叫你们去保护王爷,可没叫你们在大街上撒野!”

那个叫康治的陪笑道:“青姑娘,我们既是职在保护王爷,自然要跟着王爷,王爷有急事,我们才帮着开道,而且这也是王爷的钧旨!”

礼亲王从车子里探出头来看了一下,也沉声道:“唐努,康治,你们是怎么回事!”

唐努道:“启禀王爷,是格格身边的云姑娘与青姑娘,跟小的们碰上了,一时没认出来——”

礼亲王冷哼一声道:“不过是荣华身边的两个丫头,拉刀给我砍了,她们居然敢拦我的路!”

唐努一躬身道:“王爷!这个小的可不敢!两位姑娘不但是格格身边的人,而且格格有很多指示都是由两位姑娘代颁的!”

礼亲王更是生气了,拍着车门叫道:“混帐东西,你们究竟是听谁的,难道我的话还不及两个丫头了!”

唐努道:“小的受边领班的指令派来侍候王爷的,使此身所属,还是归五王爷管辖,五王爷的约旨由荣格格代颁,而荣格格经常由这两位姑娘代宣令谕,所以小的不敢对两位姑娘无礼,请王爷谅解。”

礼亲王的脸都气白了,咬着牙道:“好,好!荣丫头的两个侍女都敢如此跋扈,当街拦我的车子不说,还伤了我的两个人,现在我没空,回头我拖着荣丫头进宫评理去,非让她劈了这两个丫头不可,福子!走!”

福子是他的车夫,接到礼亲王的命令,却无法驱缰,礼亲王暴怒着叫道:“我叫你走听见了没有?”

福子苦着睑道:“王爷,路叫挡住了,车子过不去!”

礼亲王这才看见倒在路上的马尸,大声叫道:“你们是死人,不把马搬开了!”小云笑笑道:“王爷!马尸是不能动,您的两位戈什哈不是伤了,而是死了,这是两条人命官司,一定要留住现场,好让地方来检查他们是怎么死的,要不您把事推在我们头上,我们可背不了这个黑锅!”

礼亲王怒叫道:“反了!反了!你们杀了我的跟班,还要拦住我的路,是谁纵容你们这么放肆的?”

小青笑道:“是王爷自己,我就知道王爷一定会把人命官司栽诬在我们头上,所以必须留下王爷的车驾,因为还有一个尸体趴在车顶上呢,屈驾王爷暂留一下,等地方忤作来验过尸,填好尸格,验明死者致死之由后,由王爷亲自签押过后,王爷才能离开!”

礼亲王怒叫道:“混帐东西,本王才不管这种小事!”

小青道:“王爷!人命关天,而且是两条命,不能以小事视之,您那两位护卫,一个是被马踢死的,一个是被马踢到您的车顶上,致死原因不明,您要赖在我们身上,我们可当不起这个死罪,拼死也要留您下来。”

礼亲王怒不可遏,但也没法子,只能直吐气,可是他的眼珠乱转,好像在听着谁的说话,过了一会儿,他居然忍气吞声地道:“好!算你们厉害,张彪!”

张彪躬身道:“小的在,王爷有什么吩咐!”

礼亲王没好气地道:“我知道你是跟这两个丫头鼻孔出气的,与阿哈,钱为仁两条命一同是送在你们手上!”

张彪躬身道:“王爷明鉴,驱散行人开道是奉了王爷的韵旨,小的怎敢擅自作主!”

礼亲王道:“好,那两个人死了算白死,我也不再稀罕你们的保护了,把马尸移开,把钱为仁的尸体搬下来,送回府去收殓!”

张彪道:“关于他们两人的死因呢?”

礼亲王怒道:“随你们填去,算在我的头上都行,大清国律法规定,惩治家奴致死不加论抵,最多是申斥而已,荣丫头如果有种,尽管到宗人府去告我,我无官可参却有爵可革,叫她放

张彪不敢作声,但也没有行动。

利亲王怒道:“张彪,你们虽是侍卫营的,但是别忘了你们是派来听我驱使的,我叫你们的事,只要不悖清理,你敢不遵从?”

张彪连忙道:“小的不敢!”

礼亲王冷笑道:“谅你也不敢,如果你再不听,我一样有权当场处置你.这儿是众目睽睽之下,有的是人证,我不信你们侍卫营能一手遮了天去!”

说着已提了剑,猛地掀帘走了下来。

张彪无可奈何地看了小青一眼,她也没见表示什么,只得招呼了同伴下马,先把马车顶的尸体拉了下来,果真是胸前一个剑孔,直透背上。

礼亲王冷笑道:“这是我这枝佩剑刺死的,我在车中看不见,突然有人扑上车顶,我为了自卫刺出一剑误杀钱为仁,至于他怎么上车顶,乌阿哈怎么死,你们据实告诉荣丫头去,现在给我把死马搬开!”

张彪等只好把死在路上的马尸拖在一边。

礼亲王正要上车启行,芙蓉道:“云青,恐怕得我们出头了,他们是再也没法子拦住他前进了!”说着一拉杜云青,走了出去道:“七叔,请止步!侄女儿给您请安!”她摸着发把,蹲了一蹲,行了个旗礼。

礼亲王一怔,随即怒叫道:“好啊!荣华,原来你也在这儿,看看你底下的人,对我如此放肆,是你指使的?”

芙蓉一笑道:“七叔言重了,这儿虽是外城,究竟是闹卫道路,您的车驾急驰,挥鞭打人本就不该。”

礼亲王怒道:“你敢目无尊长,批评我的不是?”

芙蓉道:“侄女儿不敢,但是侄女儿管的就是这个,所以只死了您自个府上的两名家将,没伤到路上人,否则使女儿当场把你请到宗人府上,您也只有听着。”

礼亲王已经气得满脸铁青,但是他只有忍着,冷笑一声道:“好!荣华,你是个晚辈,我不跟你一般见识,算我自己不知尊重,我找你老子讲话去。”

他仍是往车上去,芙蓉再道:“七叔,请留步!”

礼亲王怒道:“干吗?难道你还想扣留我不成。”

芙蓉笑笑道:“那不敢,侄女儿只想请问一声,如果您没有要事,还是请回城里去的好。”

礼亲王沉声道:“没有事我吃饱了撑着,放着清福不会享,要往城外乱跑!”

“请教七叔是什么要紧的事儿?”

礼亲王的脸拉下来:“我需要向你禀报吗?”

芙蓉也不笑了,冷然地道:“这倒不敢当,侄女儿是为了七叔好,前面不安静,侄女儿奉谕搜捕白莲教妖孽余党,怕惊扰了您。”

礼亲王一震道:“白莲教妖孽,在那儿?”

“就在前面的松庐。”

礼亲王一变脸道:“小蓉,这个罪名可不是乱加的,松庐是青松神仙的栖处,而青松老神仙曾经治好过太后老佛爷的痫疾,连太后对他都很尊敬,他会包庇白莲教?”

“不是包庇,据侄女儿调查所得,他就是白莲教第十八代教主。”

“你有证据吗?拿来给我看看。”

“目前还没有,只有几个人的口证,但等破了松庐后,一定可以抓住证据的。”

礼亲王脸色一沉道:“胡闹,小蓉,圣上虽然信任你的能力,把很多大权交给你,但也不会容许你如此胡闹无恁无据,轻易给人加上一个大帽子。”

芙蓉笑笑道:“七叔教训得极是,所以侄女儿没有轻举妄动,正在等候证据,相信一会儿证据就会到了,那时侄女儿可以名正言面地攻进去了。

“你要等什么证据?”

“这个还不知道,因为证物还没送来,但侄女儿已经在城中密布人手,监视住每一个白莲教徒,此刻可能已经着手逮捕审问了,只等那边搜到一点证据,立刻就送来的。”

礼亲王道:“你敢保证一定会有吗?”

“侄女儿不敢,但七叔一定敢保证他们不是吗?只要七叔写个手札作为保证,侄女儿立刻就走。”

这一手很狠,礼亲王自然也不敢写下这份保证。

因此他冷笑一声道:“我不必保证是不是,这又不是我的工作,我不管他是不是,但你没有能证明他是以前,总不能禁止我过去吧!”

芙蓉装作吃惊道:“七叔是要到松庐去?”

礼亲王道:“是的,你七婶儿心口疼的毛病突然发了。痛得满床乱滚,上次请青松老神仙赐葯给治好的,这次我正是求葯去,你若是耽误了,你七婶儿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给我负全责!”这番话不但具有威胁性,而且还是出自一位亲王之口,自然更有份量。但芙蓉却哈哈一笑,“七叔,您该记得有一次我代老佛爷惩戒过一批命妇,其中就有七婶儿在内,事后您在私底下还表示得十分高兴,认为罚得太轻。最好是打烂她的嘴巴,由此可见您对七婶儿并不是那么关心的呀。”。

礼亲王这次可真发了脾气:“小蓉,这是你对长辈说话的态度,别以为你得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冲你说的那几句话,我就可以按照家规来办你!”

芙蓉将头一昂道:“七叔,并不是我做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芙蓉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