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十一章

作者:司马紫烟

崔明珠一怒之下,振腕就发出了一把银针,齐铁山袍袖一展,只听得叮叮声响,那许多肉眼难辨的银针,都射在他的袖子上去,一根都未能伤到他。

齐铁山哈哈大笑,由袍袖中取出一块圆形的铁片道:“小姑娘,你在黄山抖露无影飞针绝技后,老夫已筹思了对策,在袖里藏了一块海底的天星磁铁,是专为对付你这一手的,因此你不必浪费你的飞针了!”

崔明珠气得脸色煞白道:“老家伙!你走出来,本姑娘倒要领教一下,瞧你这块破铁片是否能收得去我满天花雨的手法,崔家无影神针的手法岂是你预防得了的!”

齐铁山笑笑道:“你尽管施展好了,何必要老夫走出来?’”

崔明珠道:“因为我这手法施展开来,左右半丈范围之内无一寸空隙,而且我要用触肤追魂的夺命飞针,谁挨上了一枝连尸骨都化得一点不留,我不愿牵累别的人!”

齐铁山听她这么一说,倒是有点不敢尝试,乃赖在椅子上不肯起来道:“笑话!我左边是长白剑狂楚老兄,右边是北邙鬼哭婆林老夫人,这两位岂会在乎你那点小玩意!”

他阴险无比,故意用话扣住了楚三笑与林花红,他们自恃身分,自然不好意思躲开了,崔明珠却没有想到这么多,朝那二人道:“二位请让一让,好由我来收拾他!”

楚三笑冷哼一声道:“无知小辈,连你母亲追命神针李芳菲也不敢对老夫说这种话,你竟敢叫老夫躲开!’”

崔明珠叫道:“你不让开,挨了针别怨我,那针是没有解葯的,白送了一条老命可不上算!”

楚三笑道:“你只要敢伸手就算你有种,老夫的剑出了鞘,不是见血不回鞘的,除非你找个好皮匠,把你的脑袋缝上颈项去!”

崔明珠怒道:“好吧!你一定不怕死,本姑娘就跟你赌上这条命了,你准备着一点!”

说着先在腰囊中取出一双鹿皮手套带上了,然后又解开一个小皮袋,扣上一把银色的细针,由于她如此慎重其事,楚三笑与林花红也不敢托大了。

楚三笑将长剑解下放在身前的案上,准备随时出手,林花红也将她的龙头拐横在面前,准备崔明珠一出手,立作反击。

江梦秋见崔明珠已凝神聚气,正待放手一搏,乃起立挡住她道:“明珠,我听你说过,令堂对这追命神针的施用限制极严,非到万不得巳时,绝对禁止使用的!”

崔明珠急了道:“可是那老杀才用毒葯来陷害你!”

江梦秋道:“就算你杀了他也解不了我的毒!”

崔明珠急得哭了道:“可是他不拿解葯出来……”

江梦秋一笑道:“我根本就不信会中毒,这些茶碗都是一样的,而且倚红都试过,并没有含毒……”

齐铁山冷笑道:“那个送茶的丫头说了,就是后来的两碗没有试,巧不巧就被你喝下了有毒的一碗。”

江梦秋道:“我的一碗是给你喝下去的!”

齐铁山道:“你自己的一碗没有毒,是你旁边的那一碗才有毒,你仔细看看,有毒的那一碗盖子与别人不同!”

江梦秋拿起碗盖看了一下道:“果然有些不同,这碗盖是八角形的,你就是以此为区别吗?”

齐铁山笑道:“不错!否则老夫与你怨深如海,怎会接受你的道歉呢,正因为你拿着含毒的茶,老夫将计就计。”

方梅影忍不住道:“倚红,你也太粗心了,十二碗荼试了前十碗,江兄弟自己那一碗我记得也试过,就漏了你自己的一碗,偏偏就是这一碗出了问题。”

江梦秋笑笑道:“大姊别怪她,这是我自己粗心,不过我不信真中了毒,我现在怎么没感觉呢?”

齐铁山笑道:“这穿肠藿的毒性要入肠才发作,事前毫无征兆,老夫才选用它,如果进口就有征候,立刻用内劲逼住就不起作用了,老夫研究毒多年,不用则已,一用就鬼神莫测,你这小子还逃得过吗?”

江梦秋笑笑道:“善泳者死于溺,玩火者自焚身。我早就知道你东海人魔善于用毒,所以也在你那碗茶里加了点东西,因此你也不见得会痛快。”

齐铁山闻言一怔道:“你加了些什么?”

江梦秋道:“你不拿出解葯,我会告诉你吗?”

齐铁山运运气,觉得无异状,道:“老夫不信。”

江梦秋道:“我也不信,因为我也没感觉。”

齐铁山道:“等你有感觉,已经迟了。”

江芦秋道:“我加的玩意也是一样,咱们对挺着看吧,如果你把解葯拿出来,我也替你解毒。”

齐铁山又运了一下气,从身边取出一个瓷瓶道:“穿肠藿的解葯在这儿,老夫跟你泡定了,我先毁了它,回头大家认命吧,你想玩弄聪明骗取解葯可是打错主意了。”

说着往地上一倾,倒出一堆粉末,用脚踩去,江梦秋大声道:“毁不得,你当真不要命了。”

齐铁山不听他的喝阻,用脚一搓一踩,将地下的粉末整个与灰尘揉在一起冷笑道:“这解葯不能见风的,一见了风就失效了,现在你就是扫起来也没有用了。”

江梦秋一叹道:“你那穿肠藿发作后要多久才致命?是否还来得及重新配制一副解葯。”

齐铁山大笑道:“葯性人肠,腹痛如绞,以你的饮服之量;大概一刻工夫就会致命,而配制解葯,至少也要两天工夫,所以你小于是死定了,不必再动脑筋了。”

江梦秋忙问道:“你配好的解葯还有剩余吗?”

齐铁山道:“没有了!就此一瓶,老夫本来还想给你一线生机;只把你弄成残废算了,但是你偏要自作聪明,想跟老夫比比用毒的本事,老夫还会怕你?所以干脆毁了解葯,大家对挺下去;瞧是谁整得了谁吧?”

江梦秋轻叹道:“寒家以仁义传家,家祖才因此而得仁翁之名,从来也不会用毒,我哪里会施毒呢?”

齐铁山大笑道:“老夫就知道你在虚张声势,所以干脆毁了解葯,绝了你的生机,这可是你自己要找的……”

话才说到这里,他忽然眉头一皱,双手按腹,不过一会功夫,额上已汗珠直滴,厉声叫道:“小子!你到底在茶里放了些什么?哎呀!肚子痛得厉害……”

底下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脚一蹬,将身前的桌子踢飞起来,人已痛得倒地乱滚了。

江梦秋大声叫道:“你如果还有解葯,赶快去找来服下去……”

齐铁山一跃而起叫道:“什么?我吃的是穿肠霍!”

江梦秋点点头,齐铁山厉叫一声,身子直扑过来,伸手直抓,江梦秋闪身避开,他的两只手直插进紫檀木的座椅中,还待挣扎要跳起拼命,却因为中毒太深,动弹无力,倒地直滚,口中鲜血直喷。

江梦秋轻喝道:“明珠,给他一针吧,看样子他是真的把解葯给毁光了。”

明珠怔了一怔道:“江大哥,你不要紧吗?”

江梦秋道:“我没有中毒,毒茶给他自己喝下去了。”

崔明珠瞪大了眼睛。

江梦秋道:“我为了好奇,拿倚红的珠子试了一试,才发现就是我的茶里有东西的,又看出了我的碗盖与众不同,就轻喝了一口,用内力将茶汁逼了一点入腹,觉得葯性十分激烈,认为下毒的人心肠太恶毒,想法要惩诫他一番,所以跟倚红换了个茶碗盖……”

方梅影这才轻松地吐了口气笑道:“兄弟!你可真够恨的,就这样把老怪物给断送了,我还在奇怪,你今天怎么变得这样好说话,居然倒过来给他道歉……”.

江梦秋道:“他一进来就注意各人面前的茶碗,看见有毒的茶没有喝,脸上有失望之色,我就知是他下的毒,但还不敢确定,所以借故再试他二下,他见到我拿了倚红的茶,从碗盖上辨认,以为是有毒的,却不知已被我换过了,把真正含毒的那一碗喝了下去……”

方梅影笑道:“活该!这老魔头早就该死了,作法自毙,死得一点都不冤枉,何况又是他自己毁的解葯。”

江梦秋轻叹道:“我并不想杀死他,那晓得他自己要找死,这也没办法了,明珠,你还是给他一针好了。”

崔明珠正待发针,方梅影却道:“且慢!”

江梦秋道:“大姊!齐铁山害人反害己,固为死不足惜,但又何必叫他多受罪呢,给他一个痛快吧!”

方梅影走上前,手起剑落,将齐铁山挥为两截道:“追命神针是用来对付强敌的,不能浪费在他身上的。”

她说得很轻松,但全厅的人,不论正邪,都觉得有点不是滋味。这些人都是自认一代名家,即使是八煞门的人,叫他们去杀死一个奄奄垂毙的人,却也下不了手,虽然这举剑一挥是出于善意的。

长白剑狂楚三笑哼了一声道:“方梅影,你也是名家之后,想不到智叟的孙女儿会做出这种事。”

江梦秋觉得应该为方梅影辩护两句,大声道:“方大姊杀死他是为了解脱他的痛苦,有何不对?”

楚三笑冷冷地道:“没什么不对,齐铁山反正是活不成了,死在自己的毒葯之下也怪不了人,帮助他早点脱离苦海也是一番善举,但在这种情形下出手实有损剑格。”

方梅影冷笑一声道:“什么叫剑格,我倒想请教一下!”

楚三笑傲然道:“所谓剑格乃是一个剑手的人格,对于一个失去抵抗能力的人,绝不出剑,没有这种修为,就不配称一个剑手,更不配作一个武人。”

方梅影冷笑道:“多承指教,那么阁下自认是一个有剑格的剑手了,你一共杀过多少人?”

楚三笑更倨傲地笑道:“老夫一生中杀人无数,记不得正确数目了,但剑下从不斩无名之士。”

方梅影微笑道:“那些人的武功比你如何?”

楚三笑道:“自然是不如老夫,否则被杀的就是老夫。”

方梅影道:“在动手之前,你知道他们的武功比你不如吗?抑或是在杀死他们之后才知道的?”

楚三笑被问住了,顿了一顿才道:“普天之下,剑术能高过老夫的能有几人,老夫纵横武林六十年,剑下从无敌手,才创下这长白剑狂之名,你这一问岂非多余?”

方梅影一笑道:“关于你剑术的高低我们不讨论,目前我谈的是剑格问题,你所杀的人中,既是没有一个能强于你,则交手之前,胜负生死已定,他们抵抗是死,不抵抗也是死,反正都活不了,你的剑格又安在?”

楚三笑语为之塞,结结巴巴地道:“话怎可这样说,那些人是自己找死,明知不敌,偏要抗逆老夫。”

方梅影笑道:“我杀死齐铁山是为了减少他的痛苦,你杀人则是为了别人不听你的命令,不受你的威胁,两相比较起来,我自觉比你高尚得多,你还配跟我谈剑格!”

楚三笑怒道:“江湖武林,强存弱亡,乃不破至理,那些人可以不死,偏要逞强抗命,怎能怪得老夫呢?”

方梅影一笑道:“你是个有名的凶人,干脆讲蛮道理,倒也罢了,你却偏要跟我谈剑格,岂不笑掉大牙,打自己的嘴巴,别的人不谈,江兄弟的祖父,仁翁江河远老爷子,一生技击无敌,却从没有杀过人,对技业不如他的人,虽是十恶之徒,也只是废去武功了事,这种仁侠胸襟,才能谈得上剑格二字,你充其量只是一个会使剑的凶人而已!”

楚三笑被骂得心头火起,厉声吼道:“无知小辈,居然敢出言辱及老夫,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方梅影微微一笑道:“我自认不成材,先祖以智叟名满武林,位列三公,你长白剑狂年纪与先祖不相上下,论武林地位,比三公还差得远了。我虽然追不上先人遗风,只能在七剑九狐之中占到一个位子,可是比起你来,还不觉得差到哪里,七剑九狐,没有以地名为号的,这证明我们的名头到哪儿都叫得开,不像你只配在长白称狂。”

楚三笑气得浑身发抖,愤然起立道:“小辈!你出来,老夫今天不杀你誓不为人。”

方梅影一笑道:“你够资格向我叫阵吗?八煞门中以四狐四剑为主,不过与我齐名而已,你算什么东西?”

段天化忙道:“楚老乃是本门总护法,职分极高……”

方梅影笑道:“还在你们八人之上吗?”

段天化道:“可以这么说,八煞门分为八堂,我们八人各主其一,楚老却兼八堂护法之责。”

方梅影一笑道:“我不管这些,我只想知道是你们能管他,还是他能管你们,一个门户中职司该分得很明白的。”

段天化笑道:“八煞门的情形不同,我们八人各司一堂,三位总护法都为八堂的后援,谁有需要就借重他们,有相助之责而无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