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十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一声具有无上威力,居然把楚三笑叫得停住了,然后在厅后走出两个人,一个是送林花红进去的花六娘,另一个则是青衣的老人,脸上罩着一块青纱,盖到鼻尖,挡住了半边的脸,只露了雪白的胡子。

八煞一齐起立,段天化道:“轩老!您怎么出来了?”

那被称为轩老的老人冷哼了一声道:“天化!你太使我失望了,我因为你还能办事才让你主持大局,可是你尽跟自己人呕气使心机,我再不出来,楚三笑又要被你断送了,你心里究竟在打着什么算盘?”

段天化干笑一声道:“轩老明鉴,段某对您栽培造就之德是十分感激的,可是您在八煞之上,又安了这么三个总护法,东海人魔还好,楚老与林夫人却自恃身份,处处与段某过不去,段某只好凡事退让三分了。”

那老人冷笑道:“你就让他们丢人送命去。”

段天化笑道:“段某没这个意思,因为轩老对他们如此器重,段某想他们总有两手惊人的技艺,尤其是今天所来的,不过是几个后生末进,他们应该对付得了的。”

老人冷冷地笑了一声道:“他们自然应付得了,我除了在你们八个人身上下了一番苦心外,找来的这些帮手,没一个不是顶尖的人物,假如被这些年轻人打得落花流水,那还谈什么作为呢?今天几场挫折都是由于心计不如,方梅影是天生的鬼精灵不必说了,江河远的孙子居然也学会了他那个老不死祖父的鬼计多端。”

江梦秋见这老者出言辱及祖父,不禁怒道:“老家伙!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敢恶言中伤我爷爷!”

那老人冷哼地一笑道:“小子,别以为你那祖父有多了不起,在别人面前,他可以老起脸皮来接受仁翁的称呼,在我面前,他却抖不起来了,当着他的面我也敢骂他鬼计多端,看他是否能放出一个屁来!”

江梦秋听他说话老气横秋,不禁一怔道:“这么说来,你是我爷爷的熟人了,你叫什么名字?”

老人冷笑一声道:“熟得不能再熟了,只是他想不到我尚在人间而已,至于老夫姓名告诉你也不妨,我姓孙!”

江梦秋脱口惊呼道:“你是勇士孙不老!”

老人哈哈大笑道:“孙不老一勇之夫,除了与老夫同姓之外,一无可取之处,你怎么会把老夫当作这个混帐了。”

江梦秋道:“与我爷爷齐名的人,只有一个孙不老名列三公,够得上称个人物,其余的虽还有几位杰出人物,如冲霄鹤简爷爷等,但姓孙的却找不到第二个了。”

老人冷笑—声道:“三公一鹤在我孙华轩眼中,不过土鸡瓦狗之流而已,也配称得上人物二字?”

江梦秋倒是真的怔住了,这老人语气之狂,好像的确风云一世,只得转头问方梅影道:“大姊!你听过没有?”

方梅影低眉沉思,孙华轩却笑道:“你不必再去思索了,智叟方日平一部万象宝录不见得就是网罗天下风云人物,我孙华轩三个字不是被他漏列了,而是他不敢列入。”

方梅影一笑道:“先祖临终时最后一口气还是用于补录万象宝录上,他老人家还会有什么不研敢的。”

孙华轩道:“那是因为他要把这本万象宝录留给你,如果列上老夫的大名,你就活不到今天了。”

方梅影笑笑道:“阁下的大名有这等威势倒是令人想不到,看样子我该把你补列进去才对。”

孙华轩笑笑道:“光写上孙华轩三个字没有用的,万家宝录必须在人名下诠列武功出身等资料……”

方梅影笑道:“那也没什么困难的,我可以一点一滴地加进去,很快就齐全了。”

孙华轩道:“你还是白费心思,除了老夫的名称外,你什么都加不上去,因为你没有机会了。”

方梅影笑笑道:“不见得吧!现在我就有不少的资料,只差一点点就齐全了,在我死前,可以把你记得完完全全、清清楚楚,一点都不疏漏。”

孙华轩在面纱下的嘴角轻轻一撇,作了个鄙夷的讪笑道:“哦!那你不妨先念出来给我听听。”

方海影笑道:“念出来是可以的,但我这本万象宝录乃武林春秋之笔,记人记事兼记其品,你听了可别生气。”

孙华轩一笑道:“那当然,看在你死去的祖父份上,老夫怎好意思跟一个孙儿辈的小孩子一般见识,不过老夫有个规定,你如果不按事实,乱记一通,老夫可饶不了你。”

方梅影笑道:“没问题,我们方家记的这本武林流水帐完全是根据客观的事实,是非善恶,取之于公论,所以才敢命名为万象宝录,那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纪实。”

孙华轩一笑道:“好吧,你不妨念念看。”

方梅影想了一下才念道:“孙华轩,恶中之恶人,试图创八煞门,集天下凶人于一丘。”

烈火剑秦明不等她念完就怒叫道:“放屁。”

孙华轩却沉声道:“别打扰,听她念下去。”

秦明道:“轩老,您怎么能让她如此胡说八道?”

孙华轩一笑道:“这不算胡说,我在七剑九狐中单单挑中了你们八个人来组立八煞门,本来就是取中了你们的恶性重大,所以千手剑佛虚印和尚与飞天魔娘令狐飘即使来到此地,我也不准易名,因为他们不够凶,不够恶,我把齐铁山、楚三笑与林花红三个人置于总护法而不设于八煞之列,也因为他们够凶不够恶,当不起这个煞字,八煞门就是一个大煞神带八个穷煞星,为天下至恶之汇,我不怕人知道,也不在乎人家的批评,而且我更准备以煞手来统一江湖,把侠义踩在脚底下呢!”

段天化笑道:“轩老说得对,有史以来,都是侠义当道,老创下邪不胜正的胡说,我们偏要反其道而行,使邪人当世,侠义沉沦,创千古未有之盛业。”

江梦秋忍不住怒斥道:“你们简直是邪得疯狂了。”

孙华轩哈哈大笑道:“小子,说得对极了,老夫早年也想做个好人,但后来发现做好人,不但要受拘束而且还永远出不了头,因为孔孟创仁义之道后,好人被他们做绝了,圣贤没我的份,只有在邪道求闻,也只有在邪道中古今第一人之席尚悬,我为什么不试—下呢!”

江梦秋气极无语,方梅影笑道:“你且慢得意,马上就有你生气的事儿来了,请听下文吧!此人虽以邪道自许,然曾折于仁翁之手,可知邪不敌仁。”

孙华轩勃然怒道:“胡说,你听谁说的?”

方梅影一笑道:“我是猜测的,但你敢否认吗?假如你没有在仁翁手下吃过亏,就不会骂他鬼计多端。”

孙华轩道:“他本来就是鬼计多端。”

方梅影笑笑道:“你们的纠纷详情我不去过问,但你栽过跟头总是事实,否则你就不必蒙着脸不敢见人。”

孙华轩顿了一顿道:“这也是你凭猜测而得的吗?”

方梅影道:“不错,你一定是自负得紧,栽了一个跟头后,才把脸蒙起来了,这场过节不扳回来,你这一辈子也无法以本来面目见人,对不对?”

孙华轩想了一下,居然笑道:“你这丫头不愧是鬼精灵,居然把事情猜得准透了,我相信江河远,自己都想不到这回子事了,你居然能从蛛丝马迹中猜出来。”

方梅影道:“你别以为仁翁不知道,他早就知道有你这么一个人存在了,也—直在提防着你。”。

孙华轩道:“没有的事,他以为我早就死了。”

方梅影笑道:“他如果把你当作死了,就不会允许你的八煞门成立了,我相信你们一定有个约定,他不再涉足江湖,你也永远不出世,所以你一直避着他……”

孙华轩道:“笑话!是他在避我,这些年来,我一直在逼他出头,重作一较,他就是不敢来。”

方梅影道:“他归隐学道,修真九华山,并不算是个秘密,为什么你不敢去找他一决呢!”

孙华轩顿了一顿道:“那是我们的约定,只要他不插手江湖是非,我不得主动地找他。”

方梅影道:“这就是了,仁翁誉满江湖,及壮而隐,举冲霄鹤以自代,我一直想不透其中缘故,原来是为了你。”

孙华轩道:“他根本不知我尚在人间。”

方梅影道:“仁翁是信义君子,既然答应了你,自然不会毁约,所以你暗中唆使八煞,八煞灭了简士尧的家,想激使仁翁出头,仁翁也忍住了”

孙华轩大笑道:“他忍得住吗?是他不敢出头,因为他知道我若不死,他再使鬼计也胜不过我了,你说得不错,杀简士尧全家是我的授意,我只想激他出来,跟我再作一搏的,哪知道这老滑头姦得很,不但自己不出头,把简士尧也压得不敢出头,硬让我等了十年,我借此机会,暗中从事布置,终于创下了这个八煞门,看他是否还能学乌龟一样,一辈子缩紧脑袋,你还有下文吗?”

方梅影神色微动道:“有的!那是有关于你的出身了!”

孙华轩忍不住哦了一声道:“我的身世?你别开玩笑了,在八煞门中,相信也很少有人能知道老夫的底细……”

方梅影笑道:“咱们要不要打个赌!”

孙华轩略一顿才道:“老夫才懒得跟你打赌呢!来到此地,就好像是孙悟空进了如来佛的手掌,任凭你有七十二般变化,也别想翻出老夫的掌心,已经坐稳赢定你了,还跟你打什么赌,你少来这一套吧!”

方梅影笑道:“谅你也不敢,你别忘了只有弼马温才姓孙,我不敢比如来佛的佛法无边,却也有观世音的神通广大,在我慧眼观察下,你焉能遁了形!”

孙华轩为她一激之下,几乎失去了自制,但过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哈哈一笑道:“老夫是何等身份,岂能被你一个小女孩儿摆布了,你想试探—下老夫的出身,不妨随便猜上一猜,说错了我也不会怪罪你,打赌大可不必!”

方梅影见他果然老姦巨滑,乃笑笑道:“我现在是凭观察所得而下的判断,绝非猜测之词,你虽然不敢接受打赌,我还是要说出来,让你知道我方梅影是何等人物。”

她见大家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故意停了一下,吊足了众人的胃口,才笑道:“你师出龙门,家居青海、自夸力可拔天,曾为四海同钦,壮岁闻名天下,六十悄然而隐,惜乎晚节不保,终现邪恶之形!”

众人都是一怔,龙行天皱着眉头道:“方姑娘,你前面所说的分明就是三公的勇士孙不老,怎么会是他呢?老化子曾经见过孙老,一点也不像。”

方梅影一笑道:“龙老觉得他与孙不老区别何在?”

龙行天想想道:“孙不老有勇士之誉,躯干英伟,至少要比他高出半个头,何况孙不老有股慑人的勇武气概,哪里像他这种藏头露尾,一副猥琐的样子。”

方梅影笑笑道:“龙老说得对极了,勇士孙不老名列三公,是万人景仰的豪侠之士,他如何比得,但我所说的话由没有错,不信您问问他去。”

孙华轩的身子微微颤了一下,可见他心中的震骇,讶然失声道:“鬼丫头,一定是江河远,对你透露过什么了?”

方梅影道:“你这话有欠考量,江爷爷如果对我透露过什么,我就认不出来了,试想你现在改变了多少,就是江爷爷自己在这里,他能认得你吗?”

孙华轩沉思片刻道:“不错,老夫蒙了脸,就是为了江河远他光看外貌是绝对认不出我的,然则你怎么知道的呢,总不成老夫身上有什么特征吧?”

方梅影一笑道:“没有,然而任你如何脱胎换骨,仍然逃不过我的慧眼观察,先祖号称智叟,绝非侥幸而得,他看人能深入骨里,虽然他老人家死得早,无法对一些老朋友作盖棺论定,但他的预测却从来没有错过。”

孙华轩哦了一声道:“这么说他早就知道会有今日?”

方梅影笑道:“也可以这么说,当然他不是神仙,无法对身后之事未卜先知。但他已料到有此可能,所以先祖的万象宝录上虽未记上你孙华轩三个字,却在你的本名留了一段空白,填进你的名字就行了。”

孙华轩又呆了一呆,才哈哈大笑道:“可惜啊可惜,方日平的确死得太早了,如果他能多活几年,倒真是一个我的好对手,故人重聚,当另有一番意趣”

方梅影一笑道:“你别遗憾,我祖父死得早,他的衣钵都传给了我,你不妨跟我斗一斗。”

孙华轩笑道:“你的鬼精灵比你的祖父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遗憾没把他—身绝世功力也遗留给你,老夫上过一次当,不会再作傻瓜了,今后我再也不跟人斗气比聪明,所以你这一套在老夫面前玩不起来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