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十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孙华轩发呆的原因是为了方梅影的那句话,说罗小虎在睡眠中挨了他一掌,反而能保全性命。

那是不可能的事,因为人在睡眠中,一切的戒备都松懈了,是最容易受人所制的时候,除非是假装睡眠。

但方梅影的话意显然不是这么回事,如果是假装睡眠而运用别的护身功夫,绝不会用这个字眼,在武学中对各种功夫绝技的命名,固然可以由自己别出心栽而以意加之,可是立意十分清楚,尤其是睡眠两字意义更严。

道家有龟息之法,使全身进人如同龟蛇冬眠的状况,可以在绝少的生机条件下维持一息生机而不断,也不能称之为睡眠,虽然内功精深的人,可以长时间不眠不休,利用假寐、静息的方法,在极端的时间内恢复元气,但也不是睡眠。

何况罗小虎不久之前还在动手拼斗,躺到地上时,也没有脱出战局,岂能说睡就睡。

再说在这种状况下,也不是睡眠的时候,无怪乎孙华轩会被这两个字弄糊涂了。

可是其他人发呆,却为了另一个原因,孙华轩的面纱被罗小虎揭开了,露出了真正的面目,这副面目使人产生了莫大的震骇,因为那不是人的脸,或者可以说根本不像是脸了,一个人的脸,活生生的脸,为什么不像脸呢?

因为在这张脸上没有了皮肉,从额下到嘴chún,都是露出的白骨,只有眼睛部位还留着两圈眼皮,下颔部位还有着一块皮肉,长着一络山羊胡子,他还没发觉众人发呆的原因,继续追问道:“方丫头,你那话是什么意思?”

方梅影一笑道:“你想要利用这批人独霸武林,造成以邪当道的局势,一切都反正道而行,虽然近乎妄想,但人各有志,倒也无可厚非,但行事的方法却也不能走这条路,而仍然要规规矩矩地按照一贯的传统行事……”

孙华轩仍是无所感觉地道:“方丫头,老夫不要你来教训如何行事,只问你那句话是怎么说的?”

方梅影是沉得住气的,面对着这样一个鬼魅似的人,居然不动声色,使得孙华轩仍旧不知道自己的脸相已露,继续追问那个问题。

方梅影笑道:“我说话喜欢把事情交代清楚,因此我的那番话与你的问题大有关系,历来在武林争霸者,必先做到两件事,就是知己与知彼。所谓知彼,就是把天下各门派,各名家的武功渊源虚实作一个通盘的了解,才以己之长,攻人之短,你要想跟丐帮过不去,至少要对他们的武功作一番了解!

孙华轩道:“老夫当然作过—番详细的调查,所以八煞门等了十年,才正式悬旗而告成立,这十年中老夫的调查已遍及四海,只是就漏了丐帮这一门,因为他们的武功太杂,溶合百家而没有本门的独特的武学。”

方梅影道:“你错了,小叫化子的睡眠神功就是丐帮的绝学,而且只此一家,别无分号,不过要位列七袋以上的执事人员,才能独准习此功夫而已。”

孙华轩顿了一顿才问道:“那是什么功夫?”

方梅影道:“告诉你可以,但有两个条件,第一是你不得再留难他们,尤其是那个小叫化子。”

孙华轩道:“这当然,老夫立下三招之限,这小叫化子居然能不送命,自然遵约要送他下去,第二个条件呢?”

方梅影道:“第二个不算条件,只是一个问题,你可以回答,也可以不答,如果你拒绝回答,我再提第二个条件好了,你究竟答应不答应。”

孙华轩急于知道答案,连忙道:“可以,你问吧!”

方梅影这才从容地问道:“你的脸怎么会弄成这样子的,是谁把你弄成这样子的?”

孙华轩身子一震,连忙用手一摸,摸到暴露的牙床上,才发现自己的面纱仍执在罗小虎的手中,连忙撕下一幅衣襟,重新将脸蒙好才沉声道:“老夫有个规矩,看见我真面目的人,必杀无故,现在你们都活不成了。”

方梅影淡淡地道:“你仍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孙华轩道:“老夫拒绝回答。”。

方梅影笑道:“那我就保留第二个条件,必要时再提出,现在我告诉你什么是睡眠功,那是丐帮一项最奇特的护身功夫,丐帮以乞讨为生,贵为帮主也不能例外,经常要露宿山林,很容易遭人暗算,因此才创出这一门奇特的功夫,就是在睡眠中,放松四肢百骸,可以抵挡任何袭击,百邪不侵,小叫化睁开眼睛虽不是你的敌手,可是他睡熟时,你再加几成劲力也伤不了他分毫。”

孙华轩一位道:“世上哪有这种功夫!”

方梅影道:‘有的,我不知道是什么道理,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小孩子在睡眠时常从床上翻跌下来却不会受伤,就是一个例子,丐帮前六代掌门人俞立忠是武学中的怪杰,他创研出这一杰作的绝世护身功夫。”

龙行天忙道:“方女侠,你怎么把本门的机密告诉人家呢,本帮对这门功夫十分隐密,严禁外泄。”

方梅影一笑道:“我不是丐帮中人,没有这个限制,何况这个秘密是我自己探悉的,不是从贵帮的人口中听得,我说了出来,谁也管不了我。”

龙行天瞪大了眼睛,不知如何是好,方梅影又道:“而且我说出这个秘密,对你们是有好处的,现在你们带着罗小虎下山去吧,赶紧给他治伤。”

孙华湖:“慢来,现在他们都不准走了,看见我真面目的人,一定要死的,这是我的规矩。”

方梅影笑道:“你的规矩是一个人定的,我们的约定是两个人说好的,你已经答应放过小叫化就必须遵守!”

孙华轩道:“不行!这个规定不能破坏。”

方梅影沉声道:“就算你说的话像放屁,也有个先后之分,你答应我在前,说出你的规定后,如果你跟我的约定可以推翻,你自己的规定更可以推翻了。”

孙华轩固执地道:“不管,反正我绝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见过我真面目的人活着,我的话可以推翻,这个规定却必须贯彻,你们都死定了,一个都走不了!”

方梅影一笑道:“那恐怕没这么容易,龙老,你们带着小叫化子走,我们其余的人—起出手吧,我倒不信他能有这么大本领,将我们一起留下。”

孙华轩冷笑道:“方丫头,你别忘了这是八煞门的地盘,要讲群殴,可没有你们的便宜!”

方梅影一笑道:“这件事你恐怕要孤军作战了,段天化他们不但不会帮你的忙,反而会帮我们出手共同掩护丐帮的人离去,因为他们也想活下去。”

孙华轩不禁一怔。

段天化道:“轩老,方女侠的话不错,因为我们也是第一次瞧见您的真面目,如果您要贯彻您的规定,我们只好求活路了。”

孙华轩怒道:‘称们也要跟我作对?”

段天化笑笑道:“我们要为自己的安全打算。”

孙华轩道:“你们是我的人,自然不在此限。”

方梅影一笑道:“他们跟您合作多年,还没熟到成为自己人的程度,我相信除了楚三笑外,你没有一个自己人,但楚三笑是否见过你的真面目还很难说。”

楚三笑道:“我见过,我相信轩老的保证。”

段天化道:“我们可没见过,因此无法相信,轩老,方女侠说得对,你还是把丐帮的人放走吧。”

方梅影道:“丐帮子弟遍及天下,他们下山之后,江湖上很快就会知道你孙华轩其人,也知道你的长相,这样一来,大家的安全都有个保障了,龙老,你还不快走。”

龙行天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连忙接过罗小虎道:“方女侠那我们就先走一步了。”

方梅影道:“要多久时间才能到达安全的地带?”

龙行天想想道:“大概要一个时辰吧!”

方梅影道:“段老邪,这件事可是与大家都有关系,八煞门的眼线布置你最清楚,你认为他们走得了吗?”

段天化道:“假如只有一个时辰,段某可以支持的,龙老,你送丐帮的人出去,然后留在堡门,一个时辰后再回来,在这段时间内,我限制任何人出去。”

孙华轩怒声道:“天化,你是存心与我作对定了?”

段天化一笑道:“轩老,段某在江湖上混的日子不算短了,从您找到我们倡组八煞门开始就没拿出真心,段某不能不防一手,狡兔死,走狗烹的先例太多了!”

孙华轩怒哼一声,龙行天则率着四名门下,抱起罗小虎,朝方梅影道:“方女侠,你还要敝帮尽什么力?”

方梅影道:“目前尽速安全离开,以后的事则由洪帮主来决定吧!这事的关系太大,我不便多作要求了。”

龙行天知道她的意思,率众默默地走了,段成志跟着他们,起离开,孙华轩气得直抖。”

段天化笑道:“轩老,您没能把丐帮的人留下,第一阵已经输了下一阵由我们来凑凑热闹如何?”

孙华轩怒道:“段天化,你跟我作对没好处的。”

段天化道:“轩老带面纱的本意,我们到今天才明白,这到要感谢方女侠,否则我们不知什么时候,误触轩老的忌讳,死得可太冤枉,所以揭露真相,对大家都有好处,没有这层顾忌,我们也可以跟轩老安心相处。”

孙华轩愤然归坐不语。

段天化道:“罗小虎行事太鲁莽了一点,我们对轩老蒙面的原因虽然好奇,却始终不敢去探索,就是怕惹出不可收拾的后果。”

方梅影道:“那你该感谢我,今天如果不是我先扣住了他,你们总有一天会倒霉的。”

段天化笑道:“那也不见得,我们最多不去惹这个麻烦就是,不过把事情揭开了也有好处。这好处是我们与轩老之间,以后可以开诚布公,真正的合作了。”

方梅影闻言倒是一怔道:“这话怎么说的?”

段天化笑道:“道理很简单,我们一直弄不清轩老找我们合作真正的意向,若是他想在武林称霸,凭他以往的声望,用不着费这么大的精神也可以达到目的,尤其他要组成这个八煞门,更是与以往的性格不合,所以我们一直在捉摸不定,现在可真正地放心了。”

方梅影追问道:“你又有什么可放心的呢?”

段天化微微一笑道:“方女侠,令祖智叟方日平自夸无所不知,所以才著有万象宝录一书,但在世界上毕竟还有他不知道的事,段某所说的就是其中之一。”

孙华轩微微一震道:“这么说你是知道了。”

段天化道:“不错,段某的年岁比轩老差不了多少,对于这件事有幸略知一二,不过,段某闻知此事的时候,没有轩老这份身价,所以也没有轩老这分才干与运气。”

孙华轩怒道:“既然你知道了,刚才就不该跟我作对,把丐帮的人放下山去,你知道那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段天化哈哈大笑道:“当然知道,不过这后果与轩老有关系,扯不到段某身上来。不仅如此,而且轩老今后在八煞门中,最好也守着总护法的本份,大家互相敬重,把事情顺利地推展开来,任何事件只能作一半的主……”

孙华轩勃然怒道:“段天化!你这是什么意思?”

段天化—笑道:“轩老不是明知故问吗?您的真面目既然揭露了,我们的身份就彼此平等了,说得不客气一点,段某虽然不敢指挥您,却也可以不听您的了!”

孙华轩一怒就要站起来了,段天化却冷冷地道:“轩老,当初我们八人为您的班底,是您自己的意思吗?”

孙华轩听这句话惊得坐了下去道:“你们也是……”

段天化笑道:“您知道就好,我们这八个人虽然名居七剑九狐高手之列,但也只是二流脚色而已,就凭您轩老登高一呼,我们再不懂事,也不敢跟您哄起来吧!”

孙华轩如受重击,呆在椅子上半天做声不得。

段天化微微一笑道:“没有轩老您,八煞门也迟早要建立的,您不过是适逢其会而已,现在我们还是谈正事吧,对丐帮的那一场您是输了,但还有一场机会呢,这一场就让我们来露露脸吧!您在一旁压阵,说不定还要仰仗大力呢!”

孙华轩问了半天才哼道:“段天化!你别得意,老夫不过是一时疏忽才叫你捏住把柄,但要叫老夫倒过来听你的过没这么简单,我们各干各的。”

段天化笑道:“那当然,段某也没说要爬到您的头上去。只是说在必要时,请您大力支援一下!”

孙华轩冷笑道:“你早就存心跟我较上劲儿了,借刀杀人,折了我两个帮手,我不拆你的台已经够客气了,还想我来帮你的忙,你不是在做梦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