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十四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三公昔年威震江湖,技艺毕竟不凡,江梦秋幼承庭教,又兼天资过人,年纪虽轻,一身艺业却尽得祖传,不逊仁翁壮年之时,这一认真施展,不到三十招,花六娘就感到吃不消了,喘吁吁地道:“快来一个帮手。”

红狐齐天寿一摆狼牙棒上来加入战场。

江梦秋冷笑道:“段天化,你刚才还夸口说随便我挑一个单打独斗的,现在怎么不吭气了,你难道瞎了眼,没看见是两打一吗?”

段天化皱皱眉道:“六娘,你真的应付不下?”

花六娘道:“老娘还骗你不成,我要罩得住,谁肯丢人召帮手,这都怪你消息不够灵通,没把人家的底细摸清楚就乱吹牛,这小子的功夫比十年前的冲霄鹤还扎手。”

段天化哦了一声道:“在黄山我只看出他轻功卓绝,照道理讲,轻功好的人,内力就要差一点,何况他才二十多岁,怎么也不会强过你几十年的苦修呀。”

孙华轩哈哈一笑道:“段天化,你该想想他是谁的后人,三公技镇天下,当世无敌岂是你料得透的,别说是单打独斗了,两个人也罩不住这小子,要不要老夫帮一手?”

在江梦秋凌厉的剑下,花六娘与齐天寿双双联手仍是守多攻少,落在下风,段天化脸色变得很难看地道:“用不着轩老费心,我们自己对付得了。”

孙华轩笑道:“好,那老夫就等着看笑话吧。”

段天化又看了一看,忍不住道:“袁老弟,上官兄弟,你们两位也上去吧,今天如果叫这小子走了,我们的脸上就太难看了,说什么也得把他截下来。”

猿公剑袁凯与追魂剑客上官令陶闻言合进,这两人都是使剑名家,且配合得绝佳,一个轻灵,一个阴狠,江梦秋以一敌四,开始有点吃力的感觉,倚红与偎翠双战空空道人,倒是势均力敌,倚红见江梦秋略有败象,忙道:“翠姊,这个牛鼻子交给你,我帮公子去。”

他说走就走,动作更快得出奇,一个弯腰卷地而进,长剑撩开,花六娘的背对着她,猝不及防之下,后腿被她剁了一剑,顿时皮开血绽,痛叫道:“你们都是死人,这小姨子从我背后偷进。你们也不招呼我一声。”

她忙撕衣裹伤,倚红加入战圈后,专门采用滚地的战法,绕圈子向另外三个人的下盘发招,这种扰乱性的战法倒真有效,三个人既要忙着对付江梦秋的攻击,又要防备她的突袭,一时手忙脚乱。

段天化道:“诸葛老弟,快上去截住这蛮婆,别让她捣蛋。”

潇湘剑客诸葛晦在八煞中是长得最斯文的一个,粉面朱chún,俊眉朗目,但他的阴险也是八煞中最知名的一个,因为很多人都被他那张脸哄过了,看到他笑吟吟的时候,谁也不会防备他,即使是他的敌人,在距他一丈的时候也不会防备他,但容他走近一丈,就是死亡的距离了。

他有一手快剑,不过三招,却能在一丈的距离内,风也似的卷到敌人的面前,然后三招连发,谁也没看清他这三剑是如何发出的,因为那些人都已死在他的剑下了。

七剑九狐中,诸葛晦杀的人最多,因为他要杀人前,脸上不带一点杀机,所以他听见段天化的招呼后轻轻地移动脚牛,慢慢地走向倚红而去,步子很慢也很小,每步不过尺许,而且他的双手平垂晃着,不到一丈的范围内,他从不拔剑,到了一丈的距离内,没有人知道他如何拔剑,但崔妙人是知道的,因此眼看他只有一尺就可以达到一丈的距离时,崔妙人忍不住了,身形一纵电疾般由横里插进,软剑已然由腰间撤出,诸葛晦恰好走到一丈的出手范围,身形也卷了进来,叮然一响,两条身形乍接又分,诸葛晦的长剑已执在手中,却没有能杀死倚红。

因为崔妙人配合得也很准,及时地攻出了剑,这一剑将诸葛晦要杀人的剑移作自卫了,他立定身子后,微微一笑道:“崔娘子有意赐教?”

崔妙人怒道:“诸葛晦,你那套玩意少在我面前耍。”

诸葛晦一笑道:“敝人出手从不落空,今天是第一次,但被你崔姑娘拦住了,敝人也没话说,因为敝人不在乎杀尽天下人,唯独对你下不了手。”

崔妙人怒道:“少来这一套,有本事就放招过来,别人怕你的闪电三击,我可不在乎。”

诸葛晦笑道:“崔娘子有意赐教,敝人自然十分欢迎,但不想在此时此地,我们找个月白风清夜,花前月下,边谈边切磋,那才够情调,敝人对崔娘子的绝世仙容,倾慕已久,只憾没有机会一近芳容……”

崔妙人怒不可遏,一挥软剑就冲了过去,诸葛晦轻轻一笑闪身避开了,快得不可思议,段天化叫道:“诸葛老弟,你是怎么了。现在可不是倾诉相思的时候。”

诸葛晦笑道:“段兄之命,小弟怎么敢不遵,但偏偏崔娘子横里插手,小弟就没办法了,你是知道我的……”

段天化道:“崔女侠,这没有你的事,你的那一场已告一段落,你怎么又插手进来呢!”

崔妙人怒道:“谁跟你分场的,我们一起来的,你们倚多为胜,我自然可以出手了,谁规定我不能下场的。”

段天化笑道:“虽没有规定,可是你得顾全令侄女。”

崔妙人道:“你们敢对她怎么样?”

段夭化道:“不怎么样,崔女侠如果不肯按照段某分场的规定,我们自然也可以再对她出手。”

崔明珠立刻道:“你们最好来试试看,我袖中两筒浸了剧毒的飞针,正好想找机会用在你们身上,因为我娘规定只有在救命的时候才可以用。你要不要试试看?”

崔妙人冷冷一笑道:“段老邪,你可听见了。”

段天化无可奈何地道:“诸葛老弟,我替你挡住崔女侠,你快去把那个蛮女收拾下来吧!”

说着一挥折扇,夹在他们中间,诸葛晦含笑又向倚红走去,崔妙人情急出手,段天化一摇摆扇,封住了,诸葛晦也适时发动,他身穿白衫,白光一闪就卷了进去,崔妙人急叫道:“倚红!小心,快闪开!”

叫声才毕,那边已发出一声痛叫,诸葛晦白色的身形跳开,倚红也跳了开去,齐天寿却手掩左胸,指缝间鲜血直流,沉声道:“诸葛晦,你怎么对我出手了?”

诸葛晦歉然一笑道:“对不起,这个鬼丫头的身手滑极了,我看见她在眼前的!剑到时却换成齐老兄了!”

齐天寿怒道:“你自负快剑,连对象都弄不清楚吗?”

诸葛晦淡然道:“那可不能怪我,谁叫齐兄自己凑上来的,你明知道我的剑一出手就收不住,应该避开点才对,幸亏我及时偏一偏,否则这一剑已剜透心脏了。”

齐天寿怒极叫道:“段兄这是怎么说?”

段无化没有想到会有这种结果,呆了一呆,道:“这是我的不是,诸葛老弟的剑力威猛,但必须要有适当的距离,诸葛老弟的剑招才能施展,距离够了,没人躲得开!”

齐天寿怒哼道:“可是人家偏偏就躲开了。”

诸葛晦笑道:“这一点我承认失手,但齐兄为何躲不开呢?我的剑不长眼睛,齐兄可是长眼睛的。”

齐天寿怒骂道:“诸葛晦!我怎么知道你会对自己人出手,否则我还会怕你这王八蛋不成!”

诸葛晦脸色微微一变一沉道:“你要不要再试一剑?”

齐天寿干脆放开掩住胸口的手,抡起狼牙棒叫道:“来就来,老子还怕你不成,别以为你的煞手闪电剑有多了不起,你王八蛋一餐吃几碗饭谁不清楚?”

诸葛晦一笑道:“好极了,兄弟就请齐兄赏碗饭吃,这几年来,兄弟一直就没吃饱过,原因就是齐兄多吃了一碗,占了兄弟的份,今后兄弟就不会挨饿了。”

齐天寿知道诸葛晦一笑就是要杀人的先兆,立刻凝神蓄势待敌,诸葛晦也含笑慢慢走去。

段天化大声喝道:“住手!你们想窝里反。”

一言甫毕,那边又是一声痛叫,原来是江梦秋趁乱之际,精神陡长,长剑急发,将猿公剑袁凯的脸颊上刺了一剑,那还是他躲得快,否则这一剑足可刺穿他的咽喉。

袁凯负伤跳开,孙华轩哈哈大笑道:“妙,妙极了,段天化,八煞中挂彩了四个,对方连一根寒毛都未被动,制住了个小姑娘,还是靠用的毒葯,段天化,你以为这副担子是好挑的?要想当家,还得要点真本事才行。”

段天化见花六娘、齐天寿、袁凯先后负伤,再加上被崔明珠飞针伤腿的秦明,足足折了一半,顿觉脸上无光,沉声道:“上官兄弟,把江梦秋交给我,你去对付那个蛮女。诸葛老弟,崔妙人交给你;空空道兄,你也加点劲,我们各管一个,谁要是失了手,谁就负责!”

他说得词色俱厉,而且闪身过去,接下了江梦秋,上官令陶立刻找上倚红,唯独诸葛晦却负手不动。

段天化一怔道:“诸葛晦弟。你怎么还不过去?”

诸葛晦淡然道:“我的剑出了鞘就要杀人,不分敌我,所以刚才对老齐也不例外,因此我不能对崔娘子出手,我相信你明白我的意思,所以我无法应命。”

段天化急叫道:“诸葛老弟,你在这个对候还来这一套?你要知道崔妙人跟江家的关系,你绝不会有希望的。”

诸葛晦一笑道:“人活着我就有希望,除非我死了,或者她死了,因此我不能作这种断绝自己指望的事。”

段天化又是一怔,沉声道:“诸葛晦弟,你到底有没有诚心参加八煞门,你老实说—声。”

诸葛晦道:“我对参加什么都没有诚意,完全是为兴趣,加入八煞门后,你们都得了不少好处,唯独我……”

段天化道:“你的功力深进多倍,怎么没好处呢?”

诸葛晦笑道:“那算什么好处,只不过使我活得久一点,减少几分被人杀死的可能而已,我的剑法是重快不重力,重巧不重招,学来的那些招式还不如我自己研制的有威力,那对我有多大帮助呢?”

段天化一怔道:“那你为什么要参加八煞门?”

诸葛晦笑道:“我平生最喜好的一件事就是杀人,最大的愿望是得到崔妙人这样一个绝世的佳人为侣,此外别无他望,我参加八煞门,为的是可以放手杀人,而在惹上几个我杀不了的人时,有个硬靠山;我喜欢杀人,却不喜欢被杀,这就是我参加八煞门的原因,但不能妨碍我另一个愿望,因此我绝不对崔娘子动手。”

语毕朝崔妙人又一笑道:“崔娘子,敝人对你的一片心意可真是山高水深,前几年你单独闯江湖,结识了不少年轻侠少,赢得情狐之美名,却始终未能缔结良缘,你知道是什么缘故吗?”

崔妙人的粉脸又气又怒,厉声叱道:“混帐东西,谁跟你说这些废话,你再出口不逊,就割下你的舌头。”

诸葛晦哈哈一笑道:“你别当作废话,告诉你之后,你才知道我对你用心良苦,真应该好好感谢我才对。”

崔妙人不禁一怔,崔明珠嘴快抢问道:“为什么?”

诸葛晦道:“因为那些小伙子都被我赶跑了,我始终追蹑在令姑之后,她认识一个人,稍稍建立起一点感情时,我就前去找上他比剑,在我的闪电快剑之下,没有一个是对手,然后我就通令他们离开令姑,限他们在一月内另娶。”

崔明珠道:“这会有用吗?”

诸葛晦一笑道:“有一点用,他们不是都急急地另外找对象成婚了?令姑能得情狐之名,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认识一个少年郎时,不出一月,必定会娶妻成家,只是另找对象而已,情狐二字,有专门撮合别人姻缘的意义,但谁都不知道背后促成其事的是区区,除了那些当事人。”

崔明珠道:“他们不会说出来吗?”

诸葛晦笑道:“他们如果有这个胆子,就不会放弃令姑这样一个绝世佳人了,我对他们提出两项条件,就是不离开崔娘子者死,泄露其事者诛全家,他们连自己的一条命都舍不得放弃,更不敢为全家招祸了。”

崔明珠不禁泄气道:“难道没有人反抗吗?”

诸葛晦道:“没有,我真替令姑抱屈,以她这种绝世风华,竟没有一个人肯为她一死的;如果换了我就是把剑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会改变初衷。”

崔明珠道:“我不信,你一定把人家给杀了。”

诸葛晦道:“你不妨问问令姑,她认识的那些人,有没有一个被杀死的,敝人心仪令姑,却是真心为她着想,如果真有一个人、情愿不辞一死而不受威胁,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