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十五章

作者:司马紫烟

崔妙人与江梦秋已经跟空空道人和上官令陶再度动上了手,虽然一方极力想过来救人,但另一方死拼活缠,也能发生牵制的作用,使他们无法逼近,江梦秋怒道:“段天化,如果你再不放手,我就要开杀戒了。”

段天化冷笑道:“臭小子,凭你也敢说这种话,在八煞门的地方,你能杀得了谁,尽管下手好了。”

江梦秋目中射出了怒火,几下急攻,顿时把上官令陶迫得手忙脚乱险象百出,可是他仍然死缠不放。

江梦秋怒道:“你是存心不想活了?”

上官令陶脸色煞白地道:“你小子有种尽管杀我好了。冤有头,债有主,老子这条命不会白丢的。”

江梦秋再度精招施出,寒芒迭闪,剑锋直射过来,上官令陶眼见完蛋,忽而斜里人影急至,挡住了他的剑锋,江梦秋一看是长白剑狂楚三笑,不禁怒道:“你也来了。”

楚三笑寒着脸不出声。

孙华轩道:“小子,快走吧,你自己能脱身已经算运气了,这儿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江梦秋哼了一声道:“我不怕!你们的厉害人物我都领教过了,凭你们这几个家伙还吓不倒人。”

孙华轩冷笑道:“小子,你得了你爷爷的传授,自以为很了不起,就狂了起采,你说得不错,此刻在八煞门的确没人能制住你,但是你该想一想,八煞门如果连你们几个都制不住,凭什么敢在门口竖起大旗,公然向武林道摆出字号,还是跟方丫头学学,及早离开的好。”

江梦秋闻言一怔。

孙华轩又道:“我们老楚出来拦住你是为了你好,八煞门的八煞技业平平;但他们的性命都获保证的,杀了一个,就得以十倍的代价来赔偿,简士尧一家死无遗,难道你忘了么?”

江梦秋微征道:“简爷爷可没有杀死谁呀。”

孙华轩冷笑道:“你不妨再去问问他,他杀了一个他杀不起的人,才以全家的性命作了抵偿,如果今天你杀了八煞门中的任何一个,你也得付出相当的代价。”

江梦秋道:“我不怕,江家的人可没这么好对付。”

孙华轩一笑道:“你别以为你们江家多了不起,你爷爷还可以算把好手;你老子武功恐怕还不如你,江河远所以不让他出来行走江湖,正因为你老子资质太差,不够资格应付江湖上的一切风险,你也别以为你们全家躲了起来,他们的行踪早就在控制中了。”

江梦秋忙问道:“他们在哪里?”

孙华轩笑道:“在九华山。”

江梦秋一笑道:“我家原来就在九华山。”

孙华轩道:“此刻还是在九华山,只是迁到江氏别墅去了,你们上上下下近百口人,如果往别处迁移更难避过耳目了,你爷爷算是个有心人,在十几年前,另置了一处别墅,距原来的住家有九十余里,在一处小山谷中,以为紧急时避难之用。但这个秘密瞒不过人的。”

江梦秋心中一动,孙华轩的话令他深感震动了,那所别墅他是知道的,小时候,爷爷也曾带他去过,有一小堆平房,形成一个小型的山村,由他的一个族叔在管理着,还有五六家佃户,耕种着附近的山田。

江河远只说那是他家的祖业,不忍荒废,所以叫人经营着,但江梦秋却觉得很奇怪,因为这五六家佃户只耕作着十几亩山田,却有着百来间空屋子,而且那些佃户人口却很简单,多半是两夫妇,连小孩子都很小。

江梦秋在那儿住了两天,发现他们并不致力耕作,附近的地很多,大可以加以开垦的,但那些人家却守着十几亩已开垦的薄田聊作应付而已,同时每家人的生括似乎都很富裕,仓中米谷堆积,鱼干腊肉,贮存极丰,不像是靠耕作以事生计的农家,而且江河远那一次去,不是点视收成,却是指点他们的武功,大部分用在考练剑的勤惰,以后年事稍长,江河远也没再带他去了。

现在听孙华轩一说,才知道那是爷爷辟作避难的场所,那里离原来的庄宅虽然有九十余里,要翻过一道山脊,但十分隐秘,可是孙华轩已经知道了,就算不得秘密了。

孙华轩见他发呆的情状,微微一笑道:“你心中有个数了吧,八煞门志在称霸天下,却不是指着现有的实力,连老夫在内,都是做个幌子,真正的实力是你想像不到的,我手下的东海人魔死于非命,我可以作主,八煞门的人,你却不可轻易滥杀,否则你将付出很大的代价!我跟你祖父有点过节,但仇归仇,交谊归交谊,我不想叫你全家跟着遭殃,还不给退下去。”+

江梦秋倒是退了下去,但又道:“可是明珠怎么办?”

孙华轩道:“谁叫她自己不小心,着了段天化的道儿呢?只好留下她不管了,不过你们放心好了,段天化的目的在引崔妙人与李芳菲夫妇,不会对她怎样的。”

崔妙人忍不住道:“可是他以此来挟制我的兄嫂……”

孙华轩一笑道:“不错,就是这个意思,你去跟令兄嫂商量一下,自己再作决定,你们这些有家累的人,最好少管闲事,杀人的工作,让方丫头去干,她就是一个人;只要自己小心一点,报复的行动就无可顾虑她了!魔宫的行事准则很奇特,报复的手段很严厉,杀人可及全家,但分得狠清楚,牵不到别人身上的。”

段天化忍不住道:“轩老!您说得太多了一点。”

孙华轩笑道:“魔宫二字,是齐天寿最先出口的,泄秘的责任不到老夫头上。”

段天化冷笑道:“可是听到的人不多,您该帮忙把他们都截来才是,否则你我都有责任。”

孙华轩笑道:“那两个女孩已经先溜了,事机已泄。”

段天化道:“那时您就该截住她们的。”

孙华轩笑道:“是你把责任分开,老夫负责的丐帮与方梅影没听见,关我什么事,何况齐天寿首先泄密,你不加制裁,老夫更不能多管闲事了。”

段天化脸色一沉道:“好!轩老,今天的事段某认了,反正总有结果的,你未必能脱出关系。”

语毕又怒道:“江梦秋、崔妙人,你们要走,段某自承无能,留不住,这个小姑娘是留定了,而且段某预作声明,只留三天,三天之内你们有本事就来救她,过了三天,就准备来收尸吧,走!小姑娘,乖乖地跟我回去。”

江梦秋怒道:“你敢对她怎么样?”

段天化冷笑道:“别说敢不敢,你们再上前—步,连三天都不必等了,我当场就毙了她。”

说完拖了明珠就走,崔明珠在挣扎中,把手中的瓷瓶当的一声,掉在地上;段天化分神弯腰去捡,崔明珠利用这个机会,猛地一膝抬起,顶在他的肚子上。

段天化负历松开了手,崔明珠就势跌后,劈面将手一场,射出一把飞针,设天化双手掩住眼睛,手背上已经钉上了十几支,痛得大声怪叫,崔明珠趁机跃后,上它令陶与空空道人慾待拦截,崔明珠一挥手,又是两枝飞针,射在他们的手腕,将他们的兵器都射落了下来。

段天化连忙双手齐用,拔下那些飞针冷笑道:“小丫头,告诉你,那一包解葯是假的,你今天是死定了。”

崔明珠一笑道:“我根本就没有中毒,怎么会死呢?”

众人一听这句话都怔住了,连崔妙人都不信地道:“明珠,这是真的吗?你别跟自已开玩笑。”

崔明珠笑着道:“自然是真的,否则我怎么会这么乖、姑姑,你知道我的脾气,几时肯向人低头的。假如我中了毒,还会耐着性子慢慢磨?早就跟他们拼命了。”

崔妙人想了一想,脸现欢容道:“我也觉得奇怪,你今天怎么这么乖起来了,照你的脾气,别说是拚命了,怎么会等着对方来替你解毒,原来你是假装的。”

段天化仍自不信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无影之毒组配之方极杂,你绝不可能预服解葯。”

崔明珠道:“我根本没中毒,什么解葯也不必服。”

段天化睁眼上下打量着。

孙华轩笑道:“段天化,你喜欢玩手段,要阴谋,这下子可是八十老娘倒绷孩儿,阴沟里翻船。在一个小女孩子手里碰了个大钉子。你别瞪眼,这事假不了,如果她真的中了无影之毒,现在虽躺不下,至少也全身无力了,可是刚才她给你那一把飞针,劲道可足得很,你能保住两双眼睛没瞎,已经是运气了。”

段天化脸色变得很难看,三角眼连连直眨,一对黄眼珠转了几转才道:“我绝不相信你没中毒,因为你用手指弹过秦明的剑,而无形之毒是沾肤即生效的。”

孙华轩道:“那么对她现在的状况又作何解释呢?”

段天化道:“现在当然是没有中毒的样子,可是不久之前,她已有毒发的象征,放出那一把飞针柔弱无力,因此我认为一定是有人暗中解了她的毒。”

孙华轩哦了一声道:“那会是谁呢?”

段天化冷笑道:“那个人自己心里明白,从她中毒之后大家都不再注意她了,接着又发生几次激斗,那个人有很多的机会可以接近她,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孙华轩微怒道:“段天化,你可是说老夫!”

段天化一笑道:“段某并没有这么说,这件事做起来很简单,因为谁都不会注意,而轩老的武功日臻化境,自然更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形下把解葯送过去。”

孙华轩大怒道:“你明明是在指老夫了。”

段天化也沉声道:“如果追究起来,轩老很难脱嫌。第一是轩老始终踉我们作对;第二,无影之毒的解葯,除了段某与秦老弟外,只有轩老一个人身上带着…”

孙华轩目中怒火直喷,但他想了一下后冷笑道:“段天化,你提的理由很充分,老夫倒是无以自明,不过幸好那解葯的数量有限,我们三人都只有两包,老夫的两包还在这儿,马上就可以拿出来作为证明。”

段天化道:“那能证明吗?解葯只要一小撮就够了,轩老从一包里面分出一点来,谁也不知道。”

孙华轩道:“不错,可是还有一点能证明的方法,全部解葯是从魔宫一次领取出来的,那份量可是固定的,现在你的还在,老夫也在,再找秦明把他的一份也取来,放在一起量一量,如若没有减少。就证明老夫没嫌疑了。”

段天化笑道:“那没有用,段某的那一份已经给了崔明珠,无法凑起来为轩老证明了。”

孙华轩道:“你刚才不是说给她的解葯是假的。”

段天化道:“那只是骗她留下而已。”

崔明珠怒道:“段老邪,你到底有一句真话没有?”

段天化冷笑道:“兵不厌诈,你既然称我为邪,自然该知道我的话要打折扣,你相信我的话,我可以使假话变真,你如果不信,真话也能变成假的。”

孙华轩道:“小姑娘,把那两包葯给我看一看。”

段天化道:“给不得,他发现是真的就不会还给你了。”

崔明珠微笑道:“我相信他不是这种人。”

说着大大方方把葯包递了过去,孙华轩接过来仔细地打开来观察一下后才问道:“小姑娘,你真的没中毒?”

崔明珠道:“没有!但是我不能把解葯给你,因为我要留着防备段天化以后再用无影之毒害人。”

孙华轩道:“这个老夫可以保证,以后再有人中无影之毒,老夫负责给解毒,目前这两包葯能否借给老夫一下用作证明,以免受他的诬陷。”

崔明珠一笑道:“孙老先生,这两包解葯是真的么?”

孙华轩道:“不错,的确是真的。”

“你拿了去就可证明你没有把解葯私下给我了?”

“应该是可以的,只要份量不缺,他就没话说了。”

“你们三个人各藏有一份,份量都相同么?”

“这倒不一定,但三个人的总量加起来不缺就行了。”

崔明珠笑道:“这解葯无法自行配置了么?”

孙华轩点头道:“没有办法,因为配方不在我们手边。”

崔明珠笑道:“那你一定凑不齐了,段天化自己必然会留下一点,以防他自己中毒,绝不会把两包一起给我的。”

孙华轩一怔道:“是呀,这下子老夫倒无以自明了。”

崔明珠道:“你把这两包葯给我,我可以替你设法。”

孙华轩一叹道:“恐怕没多大用处。”

崔明珠道:“怎么没用呢,我把为什么没中毒的原因揭露出来,岂不是就能证明了么?”

“你要是碰触过秦明的剑,就一定会沾上。”

“方姑娘也碰触过,她怎么投中毒?”

“方丫头手上带了手套,把毒性隔离了。”

“我的无影飞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