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十六章

作者:司马紫烟

大家见她似开玩笑似认真,也不知她葫芦里卖什么葯,但她鬼计多端是出了名的,相信她不是空口说白话,遂忍住好奇跟她走去,循着一条大路,慢慢上山,远远的果见一座小庙,还闪着点点灯火。

方梅影看了一下,示意大家放轻脚步,悄悄地掩了近去,来到庙外,她又叫大家分散隐伏,由庙墙的破缺口望过去,可以看见神殿中围坐着三个劲装大汉,都是胸前绣着八卦图形,穿着八煞门标记的服装。

江梦秋低声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先有人了?”

方梅影也低声道:“别让他们听见了,这是八煞门通外面的秘径,自然会有人看守的。”

“那白无瑕怎么能过来跟我们连络呢?”

“他来的时候,自然要摸掉这几个哨兵。”

江梦秋忍不住道:“为什么不现在就动手呢?”

“等一下,还没到时候,你肚子不饿了?”

“饿!可是这儿没吃的。”

“放心好了,会有的,酒莱齐全。嘘!这不是来了。”

她手指之处,果然庙旁的一座荒坟处,断碑轻轻移开,射出一点灯光,然后有一个年轻的女子,一手执灯笼,一手提了个食盒,缓缓地走到庙门前,庙里的三名汉子迅速提剑出来,采取了包围的姿态,一人轻喝道:“谁?”

那女子笑道:“是我,廖五姑,给你们送饭来。”

汉子看清了才道:“今天怎么这么晚?”

女子笑道:“庄上被人闹了一场,死了一位齐老儿,八位堂主伤了五个,所以耽误了,你们这儿还好吧?”

汉子道:“这条路根本就没有人走。”

廖五姑道:“不见得,庄主接到城里的消息说,有四个点子往这个方向来了,要你们小心点。”

汉子笑道:“你放心好了,我们连眼睛都没眨过。”

廖五姑冷笑道:“还说呢,我来的时候,你们都没看见,一起躲在里面偷懒,点子来了你们不会看得见。”

汉子—笑道:“山底下还有两个人呢,来人一定要先通过他们才能到此地,我们听见警告再行动也不迟。”

廖五姑道:“今天不行!来人中有两个妞儿被捉了起来,庄主想点子很可能会趁黑前来救人的,盘查得很严,要我送到了饭即回报,如果耽误一下,就是这边出了问题,庄主立刻就会带人过来,所以我要赶回去。”

汉子笑道:“庄主也太小心了,这条路只有自己人才知道,点子不会摸过来的,有什么可紧张的。”

廖五姑道:“庄主是这么吩咐的,我不敢不听。”

那汉子笑道:“对外人他是庄主,关起门来,他未必管得到我们,怕他个什么劲儿。”

廖五姑却道:“你们不怕我怕,庄主今天跟孙老儿闹翻了,摆明各管各的,我隶属在八煞门下,自然要归他管,比不上你们有地灵夫人为后台,所以我必须赶回去。”

那汉子无可奈何地道:“今天真扫兴,那你快走吧,要是没事,就再来陪陪我们,一轮就是一天一夜实在太无聊了,守着破庙,连个鬼影子都见不到。”

廖五姑打着灯笼,又从废坟的人口处进去。

那汉子打开食盒,把里面的酒菜—一搬出来,果然鸡鸭鱼肉俱全,而且十分丰盛,他吩咐道:“老秦,你下去看看,把底下的两个人也叫上来吧,一起吃热闹些。”

那被称为老秦的汉子道:“这不太好吧,庄主是说点子已经从这个方向来了,底下不能断人。”

那汉子笑道:“见他的大头鬼,段天化算是那一门的庄主!还要我们替他看门,点子来了最好。我们把点子擒下来。说不定八煞堂的堂主就是我们干了。”

另一个汉子也道:“说的是啊、这几块料不过是有点名气而已,居然高高在上当堂主了,论起武功来能比我们强多少,地灵夫人早就不耐烦了,都是天圣君力主慎重,想把血老的都收拾了再敞开来干,连累得我们跟着倒霉,七剑九狐又算得了什么,孙老儿还是三公之一呢,照样被制得乖乖的,偏偏天圣君却把那个仁翁看得那么重。”

姓秦的汉子道:“这些话还是少说,天圣君如此做必然有用意的,天圣君筹划多年,创开了局面就不容许失败了,还是把事情做稳当些好。”

最初开口的那名汉子似是三人中的首领,他将声音压低了一点道:“老秦,老马,咱们是自己多年的兄弟,我才不怕告诉你们,稳当是天圣之意,咱们的那个主子可就等得不耐烦了,希望能闹点事出来早些分门立户!所以才叫我把那双鸟派到下面去,你们也不想想,下面的工作比上面重要多了,怎会派上那种窝囊废的。”

这两个汉子都是一怔,姓马的汉子道:“王大哥,这么说来,地灵夫人是对大哥有了指示了?”

姓王的汉子道:“当然。要不然段老儿也不敢跟孙老儿闹翻,孙老儿也不会这么忍气吞声!”

姓秦的汉子道:“我也觉得奇怪。段天化是天圣宫的人,孙老儿是地灵宫的人,原来是有夫人撑腰,但夫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这不是打自己的耳光,折自己的颜面吗?”

姓王的笑道:“兄弟,你又不懂了,孙老儿虽在地灵宫,却是天圣君制服的,对夫人一向不太驯服,利用段天化气他一气,他就死心蹋地的追随夫人了,而夫人若得孙老儿忠心支持,才可以跟天圣君别别苗头。””

姓秦的道:“天圣地灵,谊为夫妇,难道也要一斗吗?”

姓王的笑道:“老秦,如果你是夫人,会对天圣君这一个丈夫满意吗?年龄悬殊且不说,单凭那张丑八怪的脸,你终日相对不见得舒服吧?”

姓秦的想想道:“这倒也是,王大哥,听说地灵夫人每夜无人相伴就不能安寝,这是真的吗?”

姓王的笑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夫人正在如狼似虎的年岁,何况她练的武功需要在这上面求进境,那还能免得了吗?八煞中除了潇湘剑客,差不多都是人幕之宾,段老兄那么大的岁数,也难免挨到一份。”

姓秦的道:“这就怪了,八煞中以潇湘剑客最潇洒,她怎么会单放过了呢?”

姓王的笑道:“因为诸葛晦是自愿人魔宫的不大受约束,再说她是真正的喜欢诸葛晦,不愿让他知道自己的婬荡,想用慢工来赢取诸葛晦的好感,更不能操之过急,其他几个老儿人宫时,都是我悄悄去召来的。”

姓马的笑道:“原来王大哥在夫人面前如此得宠,难怪知道得这么多,不用说,你也时常得亲芳泽的了。”

姓王的笑道:“只有一次。以后我就设法推托了,宁可替她另外找人,也不去受那个罪了。”

姓马的一怔道:“那又为什么呢?大哥,我听说夫人的床上功夫绝顶,可以摆布得人慾仙慾死,人又是美绝,一身肌肤如霜赛雪,大哥不是专好这个调调儿……”

姓王的狎笑道:“话虽不错,但销魂一次,至少要休养过五六天才能复原,那婆娘练功之法,专门吸取对方的精华以自注,我还想多活几年,这一身功夫得来不易,犯不着奉献上去,段天化最聪明,他领略过厉害后,渐渐就荐人以代,所以他的功力能比别人深得多,孙老儿不也是经她这一手,才把面目弄成那个样子,像天圣君差不多,使她望而生厌,才保得住自己。”

姓马的吁了一口气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王大哥几时有机会,你也挑兄弟去销魂一次如何?”

姓王的道:“兄弟,你要有这个兴趣,我随时都可以帮你这个忙,只是我劝你别去尝试,留着点精力好好地忍一忍,受委屈也不会有几天了,到时候,咱们也不必叫什么老大老二老三了,也不必受这个穷罪了,等咱们出头之后什么乐子没有,何必一定要找死路呢?”

姓秦的汉子道:“大哥说的也是,想我们太行三枭当年在江湖上,也是跺脚四海颤的人物,自从那时候被天圣君看中后,弄得连人都不敢见了,想起来可实在窝囊。”

姓王的一叹道:“别说了,这还是咱们的福气,被地灵夫人看中了,调到她这边来,如果留在天圣宫待遇更难堪呢,有多少比咱们名头大的人物,在天圣官中操司下役,连个奴才都不如,那不是更惨。”

姓马的汉子仍不死心道:“大哥,兄弟只想去尝一下滋味,以后

不去就是了,一次总不要紧吧。”

姓王的道:“一次是不要紧,但是沾上一次后,你想不去也不

行,那婆娘的一身狐媚工夫,能叫你把命送了都舍不得丢开,你知

道她那寝宫后面荒园中埋了多少死人。”

姓马的道:“有这么厉害的吗?你大哥不是就煞住了吗?”

姓王的道:“兄弟,你不能跟我比,在这方面,我比你经验多了,当天觉得不对劲,我下了狠心,在凉水里泡足了一天,才忍住没再去找她,你可没那份定力,我们是自己兄弟,我才告励这些,绝不会害你的。”

姓秦的道:“大哥是风月场中的老手,他都说厉害,老三,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把命送上可实在不划算。”

姓马的道:“大哥既然这么说了,兄弟自然不敢再存这个意思了,可是八煞他们怎么没多大影响呢?’”

姓王的道:“那是段天化管得紧,而且有四五个人轮流,中间还顶上几个补缺的,才没让他们元气大伤,不过也够瞧的了,他们得到了天圣君的传授,内力修为,应该进展几倍,可是除了段天化,其余几个都软绵绵的,看不出有多少进境,全是叫那婆娘吸去了精神。”

姓秦的笑道:“天圣君是她丈夫,怎么看得下去?”

姓王的道:“有什么办法呢?天圣君自己也受不了她的纠缠,只好由她打野食了,在魔宫本坛,她也是公然召人人待,圣君为了面子拉不下,才让她到这儿来坐镇的,无非也是落个眼不见为净罢了。”

说着又道:“老秦,你去把邛崃双鸟叫来吧,她们从午前寄到现在,一粒米还没下肚呢,而且没有她们,喝起酒也没劲,段天化大惊小怪,我想是不会有事的,就是有事也没啥关系,地灵夫人正求之不得呢。”

姓秦的汉子答应后起身而出,姓马的却笑道:“大哥,你大概是俄馋了,连那两个老太婆也有胃口。”

姓王的汉子笑道:“她们不过才四十出头一点,老也不算太老,真要上了床,固然是差点劲。但在一起喝喝酒。又可比小娘们解风情多了,解解闷也是好的。”

崔明珠比着那姓秦的汉子后背就要出手,却被方梅影阻止。

方梅影道:“不错,太行三枭是绿林道上首屈一指的枭雄这姓王的叫人面条王铁虎,走的叫夜枭秦子久,那一个叫笑枭马青刚,这三人若轮武功,绝不在七剑九狐之下。十五年前就突然销声匿迹,想不到也被魔官搜罗了去。”

崔妙人也凑过来道:“别说三枭了,就是邛崃双鸟,飞燕莫青青、云雀莫非非,也都不是简单人物,她们居然在魔宫中担任这种守卫的工作。可见那魔宫的主持人不简单了,那个什么天圣地灵,真不知是何方神圣。”

方梅影道:“这倒不清楚,但我们这一番偷听,却大有收获,至少对魔宫有了个初步的认识……”

崔明珠忍不住道:“把他们制住了问一问,不是知道得更清楚了吗,您干嘛不让我出手呢?”

方梅影道:“太行三枭都是使暗器的能手,你的无影飞针未必能制得住他们,反倒麻烦了。”

江梦秋道:“方大姊,他们不是说有什么!邛崃双鸟在下面守卫吗?怎么我们上来时没见到?”

方海影微微一怔道:“是啊,我也弄糊涂了,也许白天狐另有安排吧,否则他不会约我们在此地见面的。”

崔明珠道:“不放倒他们,白无瑕怎么现身呢?”

正说之间,那个夜枭秦子久—掠而回道:“大哥,怪事了,邛崃双鸟被人制住了,倒吊在一根树枝上。”

王铁虎愣然道:“是谁下的手?”

秦子久道:“不晓得,他们不能开口,穴道被制住了。”

上铁虎道:“你不会把他们放下来问一问。”

秦子久道:“树高七八丈,两个吊在一根横枝上,那下手的人很绝,横枝只能负担那点重量,多加一个人上去,就要断了。他们被制住了穴道,摔下来非死不可,邛崃双鸟与咱们到底还有点交情,兄弟不忍心要她们的命,再说摔死了,更问不出所以了。”

王铁虎道:“老秦,你也是的,用暗器把树打断。”

秦子久道:“可是,两人分开吊,我也能接住一个另一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