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十七章

作者:司马紫烟

二人审察一下地形,发现日间交手决斗的大厅正在前面,这儿已经越过大厅了,他们出来的地方是一座假山的背面,推上石门后,就是一座垂满蔓藤的假山。

假山前面五六丈处,是几道回廓,通向三四个不同的地方,可见这是个交汇点,所以派一个人看守,倒也不算特殊,但派遣一个如谢金龙般的高手,其主要目的,自然是看守那秘门了。

方梅影打量了片刻才皱眉道:“往那一个方向才是去禁区呢?

忘记向白天狐问一声了。”

江梦秋看了一下道:“一条路是去向前厅的,可以不必考虑,剩下的两条路,捡人少的地方走。”

方梅影笑道:“除了这谢金龙之外,连一个鬼影子都见不到,哪儿去分人多人少呢?”

江梦秋道:“这一边灯火通亮,屋宇很多,绝对不可能是禁区,因此小弟觉得另一边较为可能。”

方梅影看了一下道:“我的意见恰恰相反,这灯火亮的地方都是楼房,而另一边都是平房居多,地灵夫人的身分既是高出其余的人,不可能住在平房里吧。”

江梦秋想想也有道理,乃笑道:“大姊这么说,我们就往这条路试试看,了不起错了再回头。”

方梅影道:“可是我们不能错,一错就无法回头了。”

江梦秋道:“那也没什么,最多碰上段天化再杀他一场,八煞已伤了一大半,不足为惧了。”

方梅影想想道:“只好试试再说。”

两人循着回廊向前走去,摸索到一半时,暗中忽然闪出一条人影,江梦秋立刻挺剑待敌。那人却摇手笑道:“老弟,将来我们总有动手的时候,现在却不忙吧。”

原来那人正是诸葛晦,方梅影立刻道:“潇湘剑客,你是什么意思,叫白天狐指给我们一条好路。”

诸葛晦微怔道:“那条路没什么不对呀,只有一个谢金龙把守,相信你们必能闯过来的。”

方梅影道:“可是外面有太行三枭,邛崃双鸟当道。”

诸葛晦一声道:“那我可不知道,出了什么岔子吗?’”

方梅影已从白无瑕的口中得知诸葛晦真是不知道外面把守的人是谁!乃冷笑一声:“你究意知道什么呢?”

诸葛晦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在八煞门中,我与他们格格不人,在魔宫中才我也是知道得最少的一个,因为我的地位很特殊,是唯一不受禁制约束的一个,因此参与机密也最少,但地灵夫人告诉我说,如果我跟段天化闹得不愉快,可以从那条路出去,我相信她不会骗我。”

方梅影一笑道:“这倒没骗你,那条路是地灵夫人专用的,也是段天化管不到的一条路。”

诸葛晦道:“太行三枭与邛崃双鸟都是地灵宫中高手,你们进来时,没有遇到阻碍吗?”

“遇到阻碍我们就进不来了。”

“那你们还不快去救人,往这儿来干嘛?”

“这条路不是通往地灵宫吗?”

诸葛晦摇头道:“错了,地灵宫根本不在此地,所谓禁区,只是地灵夫人一个临时的居所而已。”

方梅影忙问道:“那么地灵宫在那里?”

诸葛晦笑道:“这可不能说,就是说了你们也找不到,如果你们能突破禁区,把人救了出来,魔宫自然作进一步安排,现在告诉你们也是白费了。”

方梅影一笑道:“你别以为很神秘,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了,魔宫的主持人,是天圣君与地灵夫人对不对?”

诸葛晦一笑道:“你们如果仅知道这些,等于是不知道,要晓得详情,最好是去问地灵夫人,但你们也走错了,地灵夫人的禁区是在另一个方向。”

方梅影一怔道:“那边只是一片平房,而且灯火暗淡,难道地灵夫人会住在那个地方?”

诸葛晦一笑道:“黎素真之所以称为地灵夫人,就是因为她不见光,她是住在地下的,上面的平房只是她侍从人员的住所,我要警告你们一声,你们最好把上面的人解决了,再进人地下,预留好退路,而且救人不必勉强,发现情形不对,立刻抽身先作退计。”

江梦秋道:“地灵夫人那么厉害么?”

诸葛晦道:“说不上厉害,但也不可轻敌,因为她从不跟人动手,却很少有人能逃过她的手心去,好了,我是向段天化托词来看一下,可不能耽误太久,你们去吧。”

说着刚得回身,忽而问道:“就是你们两个来么?”

方梅影道:“孙老儿指明了另一条路,白天狐跟崔大姊姑侄从那条路去了,有孙老儿在那里照顾。”

诸葛晦脸色一变道:“糟了,你们怎能信任他呢?”

方梅影道:“有什么不对,孙老儿与崔家的先人交谊极深,他曾照顾她们的,你急什么?”

诸葛晦急道:“孙老儿是最不可信赖的人,尤其是把崔妙人交给了他,等于送羊入虎口,我得去看看才行。”

说完也不多作解释,就匆匆地走了。

方梅影与江梦秋倒是弄得一头雾水,不知怎么回事。

江梦秋道:“大姊!孙不老不会对崔大姊怎么样吧?”

方梅影惑然的摇头道:“我也弄不清楚了,照说是不会有问题的,否则崔大姊也不会选上那条路了,但诸葛晦对崔大姊是一片真心,他的话更不会假,难道我的评断会错了不成,这真叫人难以捉摸了。”

沉吟片刻才道:“反正现在也来不及挽回了,就算我的估计有出人,诸葛晦赶了去,也会保护她们,还是办我们自己的事吧,今天我这智狐也不行了,老是出岔子。”

江梦秋只得安慰她道:“大姊是照常情来判断,但我们所遇的都是些不平常的事,也怪不得大姊。”

方梅影一叹道:“别的都没什么,我就怕自己于聪明,弄巧反拙,把你给陷人绝地,那我会恨自己一辈子。”

江梦秋连忙道:“大姊怎么说这种话呢?不管死活,我们总在一起,小弟人了绝地,大姊又何当有生路呢?到时候大姊想恨也恨不成了,何况这次是小弟硬拖大姊来的,更怨不得大姊,大姊这样说,倒叫小弟不安了。”

方梅影沉重一叹道:“兄弟!你要答应我一件事,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你绝不能离开我。”

江梦秋道:“那当然,小弟初涉江湖就遇上这么大的麻烦,处处都要大姊照顾,小弟也不敢离开大姊的。”

方梅影好像一下子变得非常软弱,抓住了江梦秋的手哽咽地道:“兄弟,大姊保证不了你,恐怕还要你的保护,所以才不要你离开,万一有什么危险……”

她说不下去了,江梦秋却很自然地道:“我晓得,万一有危险的时候,大姊一定会顶在我前面,叫我躲开点,大姊,我若是不答应似乎辜负了你的情意,我若答应了,也会言不由衷。否则我就不是个人了。大姊,你这是何苦呢,反正我们生死同命,谁也别强迫谁行吗?”

方梅影终于流下了眼泪,但她的神情反倒坚强了,苦涩地一笑道:“我毕竟是个女人,有时会说出这种傻话来,算了,兄弟,你明白我的心就够了,我也不能勉强你,因为你毕竟不是小弟弟而是个大男人了。”

江梦秋洒脱地一笑道:“再大的男人,在你面前,我总是小弟弟,所以我不敢要求先死。但我也希望大姊把我着成个大男人,别再令我为难了。”

方梅影重重地捏一下他的手道:“好,我不说了,要死就死在一起,要活就一起活着,但我不相信这一块小地方困死我们,走,闯他一下去。”

说完豪气奔放,大步向前走去。

江梦秋紧跟在后面道:“大姊,现在我放心了,照刚才的情形,我真想回头了,因为大姊对我太关切,那会令人软弱,反而掩蔽大姊的灵智,其实放眼当世,谁能挡得住我们姊弟联手。”

方梅影又苦涩地笑了一下,江梦秋的话固然使她安慰,但也不无惆怅,心中默念着姊弟联手四个字:“是的,我们的关系只能止于姊弟,我自己不知怎的,忽然会变得那样,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假如他真是我的弟弟,我会这样关心他吗?”

“不,不会的,我从来没有这样关心一个人,虽然我没有弟弟。

但即使有了我也不会如此的,江兄弟,不!梦秋,在我的心目中,你不是我的兄弟,而是一个使我动心的男人,只是你不会知道,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她忍不住又看了一下身旁的江梦秋,忽然对这个比自己年轻了五六岁的年轻人感到了莫大的兴趣。

这个男人究竟有什么可爱的地方,使得自己与崔妙人都对他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呢?

这是颇堪玩味的事,她开始站在第三者的立场上研究起来了。

包围在他身边的女人一共是六个,她、崔妙人、倚红与偎翠、崔明珠,还有一个简士尧的孙女简晓萍。

简晓萍与他的感情如何不得而知。

就相处的这一段时间来说,她发现了江梦秋有一种奇特的力量,他能使各种年龄不同的女子都喜欢上他,悄悄地或偷偷地爱着他,愿意为他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在内_

可是有一件更奇怪的,就是每一个人都不曾想到过要独占他,不嫉妒他与别的女子接近。

似乎每一个人都了解,这个男人是不可能独占的,不必争取,自然有自己的一份地位,拼命争取也只能得到这么多,每个人都只想为他做点什么,都不希望得到什么。

因为他不要人表示就已经把他的感情给了你,不是他所有的感情,也不是他一部份的感情,因为他给人的感情是完整的,不是从别一个人那儿分出来的。

自然而然,不经穿凿,不加敷设,他把不同类型的感情给了每一个不同的人,而且也满足了每个人。

倚红和偎翠是一组,自己与崔妙人及崔明珠又各成一组,这四种不同感情无分厚薄,也无从比较。

“为什么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方梅影经过仔细的分析以后,终于概括地有了一个简单而暂时的答案,他——江梦秋是一个天生的情种!不是到处留情的那一种,也不是滥用感情的那一种,对任何一种女人他都能适应,没有做作。自然而然地发挥他的真挚,他的热情,引起对方心灵的共鸣。

自从六十岁到十六岁,每一个女子都会为他着迷,他不会比六十岁的女人年老,也不会比十六岁的女孩子年轻。

他可以做十六岁女孩子的兄弟,因为他幼稚而惹人爱怜,可是他也能做六十岁的老婆子的梦里情人,因为他成熟,体贴又有男人的气概,他使十六岁的女孩子感到成熟而激发天生的母性,想去照料他,但他使六十岁的老婆子感到年轻心折,而想去亲近他依靠他。

江梦秋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他比一个孩子更孩子气,也比一个成人更成熟,这样的男人不值得爱吗?

那自己爱上他既不算特别也不是什么羞于承认的事了。

想到这儿,方梅影感到心中舒坦了,轻松地吁了一口气,江梦秋既是一个人人皆爱的男儿汉,我方梅影既是一个女人,又何能例外呢?又何必矫情例外呢?”

因此她忽而又有个奇想:“要一个怎么样的女人才能征服他,使他臣拜裙下而得到他的爱情呢?”

“我方梅影不是这个人,一代美人情狐崔妙人不是这个人,刁钻豪放而又泼辣冷静的崔明珠不是这个人,我们都没有这种力量。”

那个地灵夫人能颠倒众生,必然是个绝代尤物,为什么不让她去试一试,看看她是否能有这种魅力。

方梅影的脸上现出了微笑,她是为保护江梦秋而来的,现在她却改变了主意,准备站在一个旁观者的立场,甚至是赞助者的立场来促成这一件事了。

只要不伤害江梦秋,不危及他的生命,不损害他的武功,不有辱他的人格,方梅影倒是有意暗助地灵夫人一臂之力,至少,她不准备破坏地灵夫人的风月阵仗。

“如果能看见江梦秋成为一个女人的俘虏,那也是很有意思的事,至少我可以学到如何征服男人的方法,而我方梅影智慧如海,无事不通,就是这方面欠缺一点。”

七剑九狐中虽不乏正人,但每一个人都有点邪气,智孤方梅影的心中,此刻就萌生了一丝狐意。

在一般的道德标准而言,这是一种邪恶的思想,但七剑九狐的行事,都是他们自己的想法,可是江梦秋仍然无邪而又信任地,走在他最敬佩的方大姊的身边。

丝毫不为即将遭遇到的一切可能情况而担心,他紧闭嘴chún,坚毅的表情,显示他心中自有一股可克服一切的勇气与把握。

慢慢的,回廊已到尽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