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十八章

作者:司马紫烟

江梦秋的脉门被扣,却毫不在乎,干脆封住那条手臂的穴道,另一手按住剑柄道:“那就用你们的葯,快替方大姐诊治,否则我要你们偿命。”

那女子见江梦秋脉门被扣,居然还能行动,倒是微微地吃惊,但也不过顿了一顿就冷冷地道:“要我救她,你就乖乖的让我们制住,否取就豁开来拼了。”

江梦秋见方梅影血流不止,脸色苍白,只得道:“可以,不过你们要保证方大姐无恙。”

那女子冷笑道:“你放心,只要不断气,我们一定可以保住她的性命,但必须先制住你。”

江梦秋道:“好吧,反正我已练成了截穴的功夫,随时都可以冲开穴道,你们若救不了方大姐就得小心点。”

那女子道:“目前我只能替她止血,使她伤势不恶化,救治工作要到下面去施行,你乖乖的跟我们走吧!”

江梦秋点点头,那女子道:“晚星,你好了没有?”

另一女子道:“总算把气顺通了。”

这女子道:“那你就过来制住他,小心,他会截穴。”

那叫做晚星的女子道:“晓得了,我封死他的主脉,他就挣不开了,这点本事还唬不倒我!”

说着过来,双手连扬,在江梦秋身上连戳,封住了他十八处主穴,江梦秋感觉这女子的手法虽熟,劲力尚欠,自己只要贮存一口真气,随时都能脱困,遂不再挣扎,听任她把穴道封死,还故意装成重心不稳摇摇慾倒之状。

晚星把他托住了道:“秋月!现在怎么样?”

秋月道:“一人带一个,交给大人发落去!”

托起方梅影正待起程,忽又道:“不对,屋顶的暗门被欧三江知道了,我们也现了形迹,那可不行!”

晚星道:“那该怎么办才好呢?”

秋月冷笑道:“死人是不会开口的!”

欧三江神色一变道:“你们要杀我?”

秋月道:“是的!因为你已经知道派送安乐丸的是我们两人,而且又知道屋顶暗门的秘密,可留你不得!”

欧三江道:“你们没权利处置我,我是归轩老节制的。”

秋月冷笑道:“孙老儿不知道你死于何人之手,不能找到我们了,且这两项秘密是不能泄漏。”

欧三江道:“可是这两个人知道。”

秋月已经准备出手了,闻言呆了一呆,欧三江又道:“你们是自己要现身泄漏秘密的,其咎不在我,除非你们把这两个俘虏也杀了,否则你们的过错更重。”

秋月顿了一顿才道:“这都是你不对,你明知他们藏身在附近,为什么还要诱我们现身?”

欧三江道:“我怎么知道?我被制住了穴道,除了能说话之外,连头都无法动一下,根本看不见他们的行动。”

秋月想想道:“欧三江,我们作个交易,你不说出所见的秘密,以后我给你双份的安乐葯丸。”

欧三江道:“不必,那不是好东西,要多了没用,份量加重了,以后换了分派的人,我岂不是自找罪受,但我也不会说出你们的秘密,只要你们以后对我客气点就行了。”

秋月一笑道:“我们一直对你很客气的。”

欧三江道:“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禁宫中群雌粥粥,就是你们日月星云四姐妹是夫人身边的红人,可望不可及。”

秋月道:“原来你想打我们主意。”

欧三江也笑道:“禁宫中打你们主意的又不是我一个人,可是你们只喜欢年轻小伙子……”

秋月想想道:“好吧,只要我们有空,总会去看你的,但是你得小心,我与晚星被你抓住把柄,由得你勒索,可别把歪念头转到晓日跟春云头上去。”

欧三江道:“为什么,那两个比你们两个还贞烈不成?”

秋月冷冷地道:“你别看她们嘻嘻哈哈,成天在男子圈子里转,整个禁宫中,就是她们两人没破过身呢,比你有头脸的男人,为了想染指她们而送命的不在少数,因此我警告你,最好别动这个歪心思。”

欧三江一笑道:“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呢?”

秋月道:“我是怕你色迷心窍,为了讨好他们,把今天的事说了出来,自己送命不要紧,还害了我们俩。”

欧三江道:“怎么会害到你们呢,你们不是很好吗?”

秋月道:“好个屁,她们两人对我们的一切都不顺眼。只是为了夫人,不敢说出口,如要她们知道了这件事,不借此打击我们才怪,你要是能杀了她们,我真求之不得!”

欧三江伸了伸舌头道:“我没有这个本事,也没这个胆子。”

秋月冷哼一声道:“窝囊废,难怪你只能看看门,一点出息都没有,我们支持你,有什么不敢的!”

欧三江道:“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而是无此必要!除去她们对我毫无好处,我何必去辣手摧花呢?”

秋月道:“怎么没好处,我们四个人是住在一个屋子里,为了她们不合作,我们只能在外面偷空混,若除去了两个碍眼的,你就可以到我们屋里去痛快了!”

欧三江道:“这倒是可以考虑,你去策划一下,找个机会通知我,只要不出纰漏,我一定配合下手,只是我一个人恐怕不行,最好还得把我弟弟拉上!”

秋月想想道:“等你下了值以后,我来告诉你。这两个妞子最爱干净,每天非洗两次澡不可,那是最好下手的机会,你直闯进去,立下杀手……”

欧三江道:“慢着!杀了她们以后怎么交代呢?”

秋月一笑道:“事前我会给你加服一粒安乐丸,禁宫的规矩,在服下安乐丸后一个时辰内,任何行为都不受处分的,你可以说求欢不成而冲突起来,失手杀死她们就没事了,在这种情形下,谁有本事谁杀谁,夫人绝不追究的,那不是名正言顺地得手了吗?”

欧三江道:“办法倒是不错,但是你忘了一点,她们两人的武功得到夫人的亲传,我哪是敌手呢?如果反叫她们给宰了,那不是太冤枉了!”

秋月笑道:“傻瓜,我叫你去下手,自然会有安排的。到时我在澡盆里先洒下一点软骨散,她们沾上之后,骨软躯酥自然由得你摆布了!”

欧三江想想道:“就这么说定了……”

秋月脸色一沉道:“我安排的布置是方便你去杀人,可不是方便你去偷香,如果你想图谋不轨,那可是自找死路,软骨散的性能虽佳,但气味很浓,我不能下的太多,因为她们入浴时喜欢加点香精,才可以掩住气味,可是用多了就会被发现了,你只有一盅茶时间!”

欧三江道:“足够了,我相信你们也不会闲着,一定在旁边监视的,我还敢动别的歪脑筋吗!”

秋月道:“不!我们为避嫌疑,必须躲开,而且我们分两班轮值侍候夫人,只有在我们当值时,她们才有时间去洗澡,到时候我们分不开身,全看你的了。”

欧三江道:“好!我知道,我不会误事的!”

秋月道:“误了事你自己遭殃,那两个丫头性烈如火,葯性一过了,送命的就是你了!”

说着托起方梅影纵上横梁,晚星也托住江梦秋跟着上来。进入暗格门后,又封闭了起来,江梦秋这才发现室上另有道路,高可及人,通向四处,而且有许多暗孔,可以窥探下面,这些道路都集向中央的一根柱子。

而所有的柱子都高与屋齐,只有这根柱子高出承尘尺许就切断了,这证明了这根柱子是通向地下的秘门。

江梦秋暗赞设造此屋的人心思很突出,将禁宫造在地下,一般人知道通道在柱子上,而另设一条秘道却在承尘之上,而且利用承尘监视全屋,既隐秘也不易为人发现,因为这承尘设计极精,从进门开始,地势微向中央低倾,留出这一部份空间。

由外面看来,屋顶与地面的高度很平衡,再也不会想到这一部份的承尘上可以容人。

秋月与晚星两人将他们扛到中央的那根柱子面前时,江梦秋看见那是一个圆墩,可容一人坐在上面,秋月首先坐上圆墩,晚星一按钮,圆墩下沉,片刻后,空圆墩升了上来,晚星将方梅影扶着坐正,再度下降,第三次送下去的是江梦秋,他落地之后才发现已深入地底,却别有一番天地,到处都是灯火辉煌,白石铺地,映照得如同白昼一般,而且还摆设着盆花,点缀得美丽非凡。

秋月在旁等着,将他拉了下来,一按键钮,圆墩再度上升江梦秋以升降的速度估计,这地底的世界离地面约有十丈之深,在这么深的地方,设立这一片基业,实在是个大工程,饶他见多识广,也不禁暗暗皱眉咋舌。

过了一会儿,圆墩再度下降,载着晚星下来,站在一旁的秋月忽而一指戳去,晚星应声而倒,江梦秋大吃一惊,已听得方梅影的声音道:“兄弟,你如果可以解穴的话,就快点自己冲开穴道,恢复行动吧,我不知道她们点穴的手法,怕替你解错了反而麻烦。”

江梦秋这才发现方梅影已穿上秋月的绿色衣服,而她原来的绿色外衣,正虚披在地上的秋月身上。

这一惊使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连忙问道:“方大姊,你的伤好得这么快,已经恢复了?”

方梅影笑道:“我根本没受伤,如果这么一个活宝就把我刺伤了,我还能称得上智狐吗?”

她的衣服还没有完全掩好,整理之际,可以看见里面月白色的胸兜上面还有一大片血迹,江梦秋上前握住她的手道:“大姊,你的伤还得快点敷葯疗治,那可不能耽误。”

因为他抓得急,将衣襟掀开了,看见了方梅影肉色的肌肤,隐约之间,也可以看见胸前深凸的*沟,江梦秋在情急之下,也不避嫌疑,用手去探血迹所在,触手润湿,但手底感觉却是结实而富于弹性的。

抚摸了一遍,奇怪的是找不到伤口,方梅影夺开他的手。半咳半怒地道:“瞧你这冒失相,告诉你我没受伤。”

江梦秋楞然道:“可是这些血……”

方梅影穿好衣服,才弯腰撩开地上秋月的衣襟道:“我的血是从这里流出来的,不是从我身上……”

江梦秋脸上一红,因为方梅影的身上已没有内衣,连束胸都没穿,露出一对鼓蓬蓬的大rǔ,也沾了一点血。

方梅影道:“别失魂落魄的,难道你连女人的奶子都没见过?”

江梦秋汕然道:“大姊别开玩笑,我还是没懂。”

方梅影笑道:“你真差劲,该看的地方不看,偏往那些不正经的地方去看,眼前的东西都瞧不见。”

她翻开衣襟,江梦秋才发现夹在衣襟内层,有两个薄薄的皮囊,刚好覆罩在双*的部位,一个已经破了,方梅影用手一戳,另一个也破了,喷出殷红如血浆汁,他才恍然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大姊怎么想到利用这个方法的?”

方梅影一笑道:“这是我精心设计的法宝之一,这两具皮囊曾经不止一次救过我的命,当我遇见较强的对手时,就假装失手,让胸前挨上一剑,里面的红水喷出,对方以为我已中剑重伤放松了戒备,有时不顾而去,如果还不死心,想上来检验一下,我就抽冷子给他一下,十一年前,我诛杀逢壶一与塞外魔翁,就是靠着这个方法。”

江梦秋道:“不过也很危险,如果对方一剑刺得深一点,你不就弄巧成拙了吗?”

方梅影笑道:“我存心挨一剑,自然有个分寸,知道能挨多深的,你没看见我把胸束得很紧,用这两个小皮囊来代替胸rǔ的部位,所以被刺上两三寸还伤不到肌肤,而且我的束胸是特制的,寻常的刀剑也能挡得住。”

江梦秋忍不住又向她的胸前望去。

方梅影虽然穿好了衣服,仍禁不住红了脸道:“小鬼,看什么,还不快把那女的衣服拿下来穿上,我们好继续前进。”

江梦秋一怔道:“这是干什么?”

方梅影道:“刚才我在这儿看了一下,有几个女的在远处经过,她们的衣着都是其他杂色,但她们看见绿衣人影后,连正眼都不敢望一下,想必这两个婆娘在禁宫地位很高,穿上她们的衣服行动方便些。”

江梦秋一怔道:“要我扮女的,我可不干。”

方梅影道:“少爷,这不过是权宜之计。”

江梦秋道:“大姊,别的都能听你的,就是这个不行,爷爷告诫过我,行事可不拘小节,但不可弱了志向。”

方梅影道:“扮个女的就弱了志向吗?”

江梦秋固执地道:“话不是这么说,我也不是看不起女人,但我生为男子汉,就得像个男子汉。”

方梅影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道:“好吧,为了维持你的男子气,我少不了做一次凶人,你快活穴吧。”

江梦秋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