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十九章

作者:司马紫烟

倚红正待发作,方梅影却轻轻触了她一下。

倚红会意道:“好!宫天豪,我这就回去察告夫人,说不定连圣君也一起请来,到时候你再设法自己交代吧。”

宫天豪苦笑道:“春姑娘,即使圣君来了,我也是不敢开门,因为轩老的脾气是这样,即使圣君肯饶我不死,轩老照样可以处分我,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这种事。”

倚红怒道:“走,咱们回去。”

宫天豪却道:“春姑娘,你回去看到秋姑娘她们,顺便问一问,我服用安乐丸的时限已过,怎么还没送来?”

倚红回头沉声道:“你怎么知道安乐丸是她们送的?”

富天豪自知失言,脸色变了一变,随即陪笑道:“我们这儿的人本是不服安乐丸的,可是我为了好奇,问秋姑娘要了两颗一尝,谁知就上了瘾,目前还没有向夫人报靠,所有的安乐丸都是她私下送来的。”

倚红冷笑道:“你大概跟她们有了一腿,私通禁女,偷服安乐丸,这两项罪名加起来可够你受的!”

宫天豪脸色变了一变才道:“其实禁宫中并不禁止服用安乐丸,只是轩老管制得严一点,秋姑娘已经答应过两天就把我调到东宫守值,那时就不妨了,目前只求二位姑娘包庇一下,你们与秋姑娘情逾姊妹,总不会密告她吧?”

倚红冷冷地道:“好吧,我替你提一声。”

四人又退了回来,来到较为隐敝的地方,方梅影才问道:“难道一定要他们开门才能上去?”

倚红道:“是的,春云说达扇门有机关控制,开门的方法随时变更,只有守门的人才知道机关的开启方法。

江梦秋道:“他只有一个人,我们制住他就行了,拿剑架在他的脖子上,逼他把门打开。”

倚红道:“没有用的,我们被擒后,跟春云晓日两人很久,对这儿的情形很清楚;这批家伙都是不畏死之徒,别说拿剑逼他,就是用严刑逼供,也无法使他们屈服,因为他们都受过魔宫的迷心大法,刑用重了就死,用轻了无关痛痒,而且这家伙的武功很高,是南天一剑的传人,想制住他也很不容易,所以我们得另想办法了。”

江梦秋道:“奇怪了,诸葛晦怎么也要从这儿走,他不是在上面吗?由上面过去多方便。”

倚红道:“那他一定是去救崔大姊,但必须从这儿去,上面虽有通路,却有许多高手守着,想要通过很难。”

江梦秋道:“那崔大姊她们如何闯过来的?”

倚红道:“孙老儿存心引他们入伏,自然会放他们过来,可是别的人想闯过去就不容易了,孙老儿手下的这批人,武功之高不在八煞之下,只是秘而不宣,连段天化都不知道,否则他也不敢跟孙老儿公然反目了。”

江梦秋道:“诸葛晦此路不通,只有上去力闯了,我们倒是快点上去,我觉得潇湘剑客为人还不错,对我们友的成份多于敌,将来对我们还大有帮助。”

方梅影却一直在呆想着一件事,口书连声道:“奇怪,奇怪!魔宫居然网罗了这么多的高手?”

倚红问道:“方大姊说的是谁?”

方梅影道:“那个宫天豪,他如是南天一剑的传人,武功应该比孙老儿还要高,怎么会屈居孙老儿之下?”

江梦秋愕然问道:“南天一剑在榜上第几?”

方梅影道:“第二,仅次于你爷爷。”

江梦秋道:“但他的传人却未必高到哪里。”

方梅影摇头道:“南天一剑燕甫客武功怪异,他的剑法侧重变化,不重修为,有一次他跟别人打赌,只用了一个时辰,教了一个初入门的小伙子,居然能击败三个一流高手,宫天豪既是他的传人,一定得到了真传。”

倚红道:“这是可能的,春云也说过,宫天豪是孙老儿辖下第一高手,叫我们千万不可鲁莽去对他出手,诸葛晦一定也知道了,所以才不敢力闯,情愿到上面,闯另外机关,否则以他的脾气,纵使无法逼得宫天豪开门,至少也得杀了他出口气。”

方梅影笑笑道:“好在他上了安乐丸的瘾,还可以制住他;偎翠把你的面具给我,同时拿几粒安乐丸给我,你跟江兄弟在这儿等一下,倚红跟我来。”

偎翠忙卸下面具,好在方梅影穿着秋月的衣服,服色是一样的,戴上面具就变成了晓日了,向倚红要过装安乐丸的瓶子,倾出四五粒握在手中,跟倚红又走了回去,宫天豪看见她们过来,忙问道:“二位怎么又回来了?”

方梅影冷冷地道:“给你送安乐丸来了。”

富天豪一怔道:“秋姑娘呢?”

方梅影道:“奉夫人之命已经处决了,因为她私藏安乐丸,这是最大的罪过,岂能轻恕?”

宫天豪闻言大惊,同时瘾头发了,目中润泪,鼻下涕水直流,方梅影将手一摊道:“这里有五颗安乐丸,以后分送安乐丸的工作由我们两人担任了,可再没有那种循私发放的事情发生了,而且你以后是否允许准服用安乐丸,还得由夫人决定,即使孙老儿允许你调任,夫人不要你,安乐丸还是没你的份,你现在听谁的?”

宫天豪望着那一把葯丸,口水直流,口中连声道:“自然是听姑娘吩咐,姑娘要我做什么?”

倚红道:“开门让我们上去。”

宫天豪一怔道:“那两个俘虏呢?”

倚红道:“夫人已经把他们关到璇玑宫中去了。”

宫天豪道:“那二位还要上去干嘛?”

方梅影一笑道:“这次是为了诸葛晦?”

宫天豪不禁愣然,方梅影道:“孙老儿擒住的三个人,可是情狐崔妙人姑侄与天狐白无瑕。”

宫天豪咽了一口唾沫道:“好像是吧。”

方梅影道:“什么好像是,根本就是的,夫人已在那两个俘虏口中间明白了,也知诸葛晦是在救崔妙人了,他从这儿走不通,—定是在上面力闯了。”

宫天豪道:“那与夫人有什么关系呢?”

方梅影一笑道:“你是装傻还是不知道,夫人对诸葛晦特别器重,不想让他吃亏,叫我们上去劝劝他看,同时也关照孙老儿,不准伤害诸葛晦。”

宫天豪道:“那打开传声简,跟轩老说—声就是了。”

方梅影道:“孙老儿肯听吗?除非夫人自己来硬压住他,可是圣君在,夫人不想让圣君知道。”

宫天豪哦了一声,方梅影道:“这是夫人为了息事宁人,才叫我先给你这两颗止止痛,而且也不能马上调你过去,免得孙老儿起疑,把你先调到别处去躲几天,再调进内宫去,愿不愿意在你,你不肯的话,我们就从别的路出去了,为了诸葛晦,夫人不惜跟圣君闹翻,那样一来,天圣地灵分了家,你们可惨了,除非归向地灵宫,否则你们就别想得到安乐丸,而夫人还会要你吗?”

宫天豪还在沉吟,方梅影回身慾行,宫天豪忍不住道:“姑娘,请回来,我只好答应你们了,可是以后……”

方梅影道:“以后自然不会亏待你的,但你必须对夫人表示效忠,否则有你好受的。”

宫天豪一叹道:“我上了秋月的当,染上了这个瘾,以后只好跟夫人走了,请姑娘把葯丸给我吧。”

影道:“你先把门开了。”

宫天豪无可奈何,搬起一方石板,露出一个空洞,洞中排着十几个铜铸的挽手,他扳其中的一个,顶上一阵金铁鸣声交织,露出一个大方洞。方梅影丢了一颗给他,宫天豪连忙吞了下去精神才振作了,伸手道:“我破例开门,已经违了轩老的诫令,总得上别处躲两天,姑娘把其余的葯丸也请赐下吧。”

方梅影道:“躲几天也没用,你吃完了这几颗,以后的日子怎么过?除非你一直跟着夫人。”

宫天豪道:“我是有这个意思,反正轩老这儿我也耽不下去了,只求姑娘禀告夫人,将我调过去。”

方梅影道:“那你跟我们一起上去。”

宫天豪惊道:“做什么?”

方梅影道:“孙老儿不肯听话,说不定会动手,我们万一不敌,还要你帮忙。”

宫天豪惊道:“那怎么行?”

方梅影道:“你是南天一剑的传人,总不成会怕孙老儿,据我所知,你的武功比他还强。”

宫天豪道:“以前还可以这么说,但轩老人魔宫以后,另得圣君传授,虽不见得高于我,可是他有一手专制我的绝招,在他手下的人武功高的很多,却要听他的支使,都是为了这原因,姑娘,请你就饶了我吧。”

方梅影冷笑一声道:“我们饶了你,孙老儿不饶你又怎办,你不为夫人效力,夫人为什么要包庇你。”

宫天豪道:“可是轩老的杀手一击!可以立刻置我于死命,对二位丝毫帮不上忙,有什么用?”

方梅影道:“除了孙老儿之外,别人能制你么?”

宫天豪道:“那当然不能,但轩老那一关就难过了。”

方梅影道:“好,孙老儿由我们应付,其余的人要出手就归你负责,这样你总该没话说了吧。”

宫天豪道:“那自然可以,姑娘手中还有安乐丸没有?’”

方梅影道:“你问这个干嘛?”

宫天豪道:“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两个人,都是从秋月手中偷偷接受安乐丸的,姑娘只要还有安乐丸的话,我可以暗中告诉他们一声,叫他们投效过来。”

方梅影脸色微变道:“秋月果然该死,居然暗中将安乐丸分给这么多的人,我们搜到的就是这么多,但是你放心,等完了这件事,夫人等于已经承认你是她的人了,以后明正言顺地发给安乐丸,再也不必偷偷摸摸的了。”

宫天豪笑道:“反抗的人多几个,轩老也不敢过份跟夫人作对了,只是将来对圣君那边……”

方梅影道:“夫人出头负责,你们还怕什么?”

宫天豪忙道:“是的,夫人与圣君究竟是夫妇,有什么不好说的呢,晓姑娘,我们就全仗二位了。”

方梅影道:“少废话,还不快带我们上去。”

宫天豪提了剑,果然兴冲冲地走在前面。

上了石阶,露出地面,方梅影看这儿却是另外的一重院落,屋宇散落,建筑在一丛丛的修竹之内,竟然是含有五行生克变化,难怪初时在上面一无所见,看来魔宫在伏牛山落脚很久,才有如此完善的设备,而且其中还真有一些能人,看这儿的建设规模并不比卢沧客的望山庄差。

宫天豪想把地道的门关闭好,方梅影道:“不必关了,夫人随时都会出来看看的,你关了门她怎么出来?”

宫天豪道:“门如果不关,叫轩老看见可不得了。”

方梅影冷笑道:“有夫人给你撑腰,你还怕什么?看样子你对在孙老儿手下服役很感兴趣,还舍不得离开似的。”

宫天豪连忙道:“鬼才愿意在他手下呢,这是全宫最苦的一处,谁不想调到禁宫去,只是孙老头儿看得严,而圣君又特别支持他,连段天化那边都比这儿强。”

方梅影笑道:“是啊,孙老儿最跋扈,把你们这样好手全弄在身边,却叫你们受最苦的待遇,夫人常为这件事心里感到不舒服,但魔宫里的人只有他是心甘情愿投进来的,圣君对他比较放心一点,只好让着他一点,借这次机会,正好给他一点教训,叫他知道光是圣君支持他是没有用的,魔宫的主权是天圣地灵分掌的。”

宫天豪十分开心地道:“孙老儿这次一定闹个灰头土脸,大感没趣,白天段天化就给了他一次难堪,现在……”

方梅影道:“现在少说话,诸葛晦来找他算帐。你快把我们带了去,要是诸葛晦有个三长两短,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你知道他在夫人心中的份量。”

宫天豪连忙道:“是,是,我想诸葛晦要闯进来,只有一条路,此地十分平静,必然是在路上发生了冲突,孙老儿带着人过去阻拦了,我们赶了去就是。”

说着领先带路,直径一条行去。

方梅影低声道:“倚红,你对这儿的路径还认得吗?”

倚红道:“认得,这儿的路径跟望山庄的阵图变化大同小异,我们上次就是走到这儿被擒的!”

方梅影道:“好,那你就留下等江公子他们上来,四处先搜一下,看看崔大妹他们困在什么地方,我跟着宫天豪先去找上孙老儿,借机大闹他一场,你们最好能先把人救出来,我想孙老儿不会带着人去阻拦诸葛嗨的。”

倚红点点头,慢慢留在后面,方梅影则跟着宫天豪之后走了。倚红等了一阵,果然看见江梦秋与偎翠上来了,连忙过去会合,把方梅影的意思说了,四下一转,终于在一处小屋中找到了白无瑕,被封住了穴道。躺在地上,却没有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