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 二 章

作者:司马紫烟

话刚说到这里,石峰前冲起一道人影笑道:“方姑娘,你这话不公平,白某杀人并非只为一时高兴,凡是死在白某手中的人,一定有他该杀的理由,只是白某不愿说出来而已,只要问心无愧,何必一定要旁人知道。”

人影飘落,是一个全身白衣的中年秀士,相貌俊逸,手摇羽扇,一派斯文之状,慢慢的摇了过来。

江梦秋知道此人就是天狐白无瑕,忍不住对他多打量了一眼,白无瑕却不理这年轻人,转身朝简士尧笑道:“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且喜故人无恙,但不知因何清容消瘦一至于此,不知鹤老尚能冲霄一唳否?”

简士尧淡淡地道:“简某十年前家庭骤遭变故,现在已成不舞之鹤,阁下应该称心了。”

白无暇笑道:“这是什么话,白某岂是那种幸灾乐祸的小人白某只希望你鹤命无极,才可以时时讨教!”

江梦秋忽然问道:“你既然说杀人必有理由,那么十年前离此后,杀死的那一家人又是为了什么?”

白无暇敲敲羽扇道:“白某杀人虽有理由,却从不对人说,你这一问岂非是多余。”

江梦秋道:“如果我以当事主的身分问你,是否也多余呢?”

白无暇道:“那当然可以,你问的是那一家?”

江梦秋道:“就是你下山后杀死的那一家!”

白无暇笑笑道:“你恐怕问错了,白某从离此峰后,就遵守所约,没有再开杀戒。这十年来,白某的杀人名单已经积了一大批,急待清理呢。”

江梦秋望了一望简士尧,做了个询问的眼色,简士尧道:“白大侠是个说一不二的汉子,他说没有杀就是没有杀。”

方梅影忙问道:“好兄弟,哪一家被杀了,跟你什么关系你怎么会是事主呢?”

江梦秋只得道:“是我的一个朋友。”

方梅影道:“你把事情的始末告诉我,我替你查去。”

刚说完话,峰头又翻进一个老者,灰衣布履、相貌苍古,接口笑道:“方姑娘,要查事情,可以由老朽代劳,老朽的天眼神通,天下周围十万里,无论巨细,一览无遗。”

方梅影冷冷说道:“用不着,你那套天眼神通我都领教过了不过是仗着你的那些狐子狐孙。”

江梦秋知道老者一定是灵狐段天化,乃笑道:“老人家,你的天眼神通,可否查一查我是谁?”

段天化一笑道:“你还用查,你是仁翁之孙。”

江梦秋脸色微变道:“你怎么知道的?”

段天化笑道:“你跟令祖长得一个样子,江河远不会有你这么年轻的儿子,一定是他的孙子了,而且方姑娘叫你好兄弟,也只有三公的后人才有这份造化。”

方梅影脸色冷冰冰地道:“该死的老狐狸,我也要叫你一声好兄弟呢?你也是三公的孙子了。”

段天化赫赫干笑道:“狐以智名,你是智狐,乃狐中之狐,老朽可不敢跟你斗嘴,方姑娘,你饶了我吧。”

方梅影又冷笑一声,白无瑕笑道:“老段!你对谁都不卖帐,何以见到方姑娘就像缩头乌龟了呢?莫非你有什么痛脚抓在她手里,害得你不敢伸头了。”

段天化笑道:”我没有痛脚,只是对方姑娘必须装聋扮痴,我实在惹不起这位姑奶奶。”

白无暇笑道:“方姑娘,你承认这句话?”

方梅影道:“有什么可承认的,这瘟老头子想叫我做他的儿媳妇,他用不痴不聋不做亲家翁的典故来占我的便宜。你以为我听不懂,我为了守鹤老之约,不能杀人,只要过了今天,我第一个就宰了他那宝贝儿子。”

段天化脸色微变。

白无暇笑道:“方姑娘,你可是跟白某过不去了,白某名单上,第一个也是他的儿子。”

方梅影道:“那倒好,我们较量一下,瞧谁先得手。”

白无暇道:“有意思,我们可要赌个头采?”

方梅影道:“不赌,我已经赢了,不想欺负你。”

白无暇道:“你准保赢不了,段老邪的儿子已经在我的掌握中,我只要这边哼一声,那边就要人头落地。”

方梅影冷笑道:“原来你早有把握,还来骗我打赌。”

白无暇一笑道:“方姑娘不愧智狐,白某无心一句话,就被你骗去了一个秘密,这下子段老邪可得找我拼命了。”

段天化阴沉沉的冷笑道:“我儿子昨天就失踪了,原来是你姓白的扣住了,他那点得罪你了?”

白无暇冷笑道:“他居然胆大包天,还想摸我的脚跟,姓白的岂是省油的灯,所以我点了他的穴道,将他吊了起来,由我的一个老仆看住,今天我跟老鹤事情交代过去之后,就打个暗号,通知那边割下他的脑袋。”

段天化仍是阴沉沉地道:“那至少要告诉我一个时间。我也好去收尸,也算他跟我一场的忠心。”

白无暇道:“现在言之过早,回头我会告诉你的。”

方梅影忽然道:“天狐,如果你还想打赌,我倒愿意接受了,而且我赢的把握比你大!”

白无暇微微一怔,段天化哈哈大笑道:“到底是方姑娘高明,我才漏了一句,她已听出端倪来了。”

白无暇忙问道:“方姑娘。你听出他哪一句话有漏洞?”

方梅影笑道:“他不问你地点,只说什么跟他一场,这分明是指你那老家人而言;哪里是去收他儿子的尸体,是你那老佣人保不住了。”

白无暇脸色微变。

段天化大笑道:“六娘,空空道兄,既然方姑娘已经揭穿了,二位就来吧,把人头给白天狐看了,也免得他不相信。”

峰顶继续翻上两个人,一个道人,一个中年妇人,相貌奇丑,身着绿袄红裙,手提一个布包袱。

由段天化指名称号,不用问这两人一定是玄狐空空道人和黑狐花六娘,花六娘走过来,将布包掷下,便朝白无暇笑道:“其实我们不动手,你那个老佣人也要不了段贤侄的命,不过我们刚好走过碰上了,就顺手做个人情,给段大哥省点麻烦。”

陆仙游道:“你们什么时候搅到一堆去了?”

段天化笑道:我们最近有了个结盟,七剑九狐,有一半都叙了兰谱,你们如果有兴趣,我们也十分欢迎了。”

陆仙游不屑地哼了一声,白无暇却将地上的包袱解开,捧着一颗血淋淋的老者首级,眼中隐有泪影。

他小心翼翼地包起人头,系在腰间,然后问道:“是谁下的手?趁早说出来。”

花六娘道:“人是空空道长擒住的,由段贤侄赐死,我割下脑袋,我们三个人都有份。”

白无暇道:“很好,我记下了,我的名单也按照你们三个人的次序,提早执行。”

江梦秋忽然问道:“你为什么不现在开始呢?”

白无瑕道:“我跟老鹤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不能开杀戒,反正他们活不过今天了,我不必急在这一会儿功夫。”

江梦秋道:“段天化,简爷爷跟你们定下十年之内,不准杀人的约规,你们怎么提前破约了?”

段天化道:“口头之约,算得了什么,冲霄鹤根本就不足为惧,他的约束怎么管得了我们。”

简士尧眼中怒火突迸,抢身出来叫道:“段天化,十年前杀死我全家的一定是你。”

段天化一笑道:“你错了。”

江梦秋道:“简爷爷,您是错了,他一个人哪有这么大的能力,可是我相信他也有份,他们是集体行凶。”

段天化笑道:“这就对了,如果那天不是仁翁跟着,连你这一头老鹤也难以活命,如要不是你躲在仁翁家里,你也活不到今天,这十年你虽然挨过了,却也没想到我们八个人的实力扩张到什么程度,三公一鹤七剑九狐的名号都应该在石壁上抹去了,今后武林,该是我们八煞门的天下。”

方梅影比较沉着,淡淡地问道:“八煞门是那八煞?”

段天化一鼓掌道:“大家出来吧。”

峰上翻过五条人影,都是劲装的中年人,方梅影数着道:“猿公剑袁凯,烈火剑秦明,追魂剑客上官令陶,潇湘剑客诸葛晦,红狐齐元寿,再加上你们三块料,四剑四狐,你们倒是配得很整齐,都是一丘之貉。”

段天化笑道:“你该说是一门煞星才对,我们这八个人联手起来,就算三公复出,也将退避三舍,区区一个冲霄鹤又算得了什么?”

江梦秋一面用身子挡住了简士尧,以防他冲动出手,一面以漠然的声音问道:“杀死简爷爷全家的是你一个人下手呢,还是八个人都有份?”

段天化四下一看,见自己这边几个人都已站好形势,互相可以呼应,乃从容笑道:“大家都有份,我们约好了谁捞到谁就杀,反正杀光算数,也不知道是谁杀了几个,谁杀了哪一个,当然空空道兄那天不在场……”

空空道人却傲然道:“我虽不在场,却漏不了一份,而且老鹤最恨的就该是我,因为那天我故意绊住他,找他下了一天棋,方便其他七位下手!”

简士尧眼中怒火直喷,差一点就想冲出去,江梦秋连忙拦住了道:“简爷爷,您约的是七剑九狐同时一会,现在还有人没到齐,您可不能自己先乱了章法!”

段天化道:“是啊!老鹤!我们既然承认了,就是准备跟你作个了断的,但不必急,等大家一起到了之后,再来解决也不迟,何况后来的几个人,至少有两三个可以做你的帮手的,再等下去,你的实力也强一点!”

简士尧强忍住了。”

陆仙游干笑道:“你们这八煞倒也够狠的,老鹤跟你们并没有深仇大恨,何至要杀他全家呢?七剑九狐都不拿杀人当回事,但没有像你们这样的!”

段天化一笑道:“这要怪老鹤太爱管闲事,我们杀人关他屁事,他非要禁止我们杀人、立下这十年之约,所以我们才考较他一下,将他全家杀个精光,看他是否忍得住不杀人,是否会因此变得跟我们一样地好杀人!”

玄狐空空道人跟着笑道:“不过你老鹤的修养也真不错,虽然受了这么重大的刺激,居然还能忍住,在这十年之内,蹈光隐晦,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为了尊敬你这份耐心,我们八个人才安安份份地等了十年,除了你那一家之外,再也没有开过杀戒,总算对得起你了吧!”

江梦秋心中微动,觉得这些人名为煞星,行事狠毒不测,但内心多少还有一点是非的观念,人性尚未全泯。

可是智狐方梅影却冷笑一声道:“臭牛鼻子,你别口中说得好听了,这十年你们安份是不错,守己却未必,大概是在暗中布署八煞门的筹划工作,无瑕作恶而已!”

段天化咧嘴一笑道:“方姑娘,你是狐中之狐,我们的事自然瞒不过你,你说我们在暗中筹划。我们也不加以否认,要想成立一个有组织的门户。自然不是口头上说说就办得通了,筹备事务,千头万绪!谈何容易!”

方梅影撇嘴道:“你手下的狐子狐孙多如牛毛,那还成问题吗?我相信你们早已筹组妥当,今天你敢抬出这八煞门的招牌来!当然是万事俱备了!”

段天化哈哈一笑道:“方姑娘明心慧眼,见微知著,我也不必再隐瞒了,筹划事宜确是差不多了,就是名称未定,因为我们还希望多几位参加,有一位加一位,如果能凑成十六煞,则三公一鹤不足论矣!”

说完又是一阵长笑,笑声回荡空际,震得四壁响应,树上的宿鸟被震得离巢飞起,又纷纷坠落下来,可见得他中气之足,内力之强,也使得山顶上的诸人微微色变。

醉狐陆仙游悄悄掩至简士尧身边低声道:“老鹤,都是你立下了这十年之约,使我们闲散了十年,把这些瘟神恶煞一个个养得脑满肠肥,今天我们就是想帮你的忙,只怕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你估量一下,究竟比他们如何,假如没有把握胜过他们,还是另作打算的好。”

简士尧似乎也没想到段天化的功力精进如许,脸上神色变得很难看,低头无语,方梅影却悄然笑道:“醉鬼,你呀是黄汤灌多了,昏了头,段天化以工心计为胜,功力却是最差的一个,我不信他能到声震飞鸟的境界!”

这番话虽是悄悄说出,但由于灵狐那一阵长笑,震得四下寂默,所以仍然能为每一个人听见。

段天化傲然道:“方姑娘,士别三日,便当刮目相看,段某自承当年颇不成材,但流水十年间,多少也有点长进的,声震飞鸟算得了什么,八煞门其他七位的绝技若是抖了出来啊!”

方梅影不等他说完就扑哧一笑道:“段老怪,我相信你那一阵鬼嚎有点门道,但充其量也只能将宿鸟震昏过去而已,照道理说现在也该醒了过来,怎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