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二十一章

作者:司马紫烟

方梅影道:“这么说来,他要想跟天圣君一拼,必须先找较差的一点的人慢慢试起,一直到能追上为止!”

卢沧客道:“是的!不过侯浪萍的功力究竟有多深,仍在未知之数,所以江老弟鲁莽不得。”

江梦秋道:“那个天圣君武功究竟有多高呢?”

卢沧客苦笑道:“我要知道就好了,对了三掌,我知道他比我高,但究竟高多少,我也说不上来!”

方梅影道:“他不战而退,可见也高不了多少!”

卢沧客道:“他是个很谨慎的人,否则以他的功力,直可独步天下而称霸了,他还是不敢这么做,一定要把天下的高手一个个的网罗了去,用旁敲侧击的方法来慢慢试探,可见他行事之稳。我们对了三掌,我力持镇静,维持不败的局面,他虽有余力,却不敢再试,因此要测知他的功力很不容易,只能慢慢想办法了!”

方梅影道:“先生跟他对过一阵,多少总有个底,如果以先生的功力来培植一下江兄弟是否可行呢!”

卢沧客道:“可以的,但必须要我们两个先结成生死大仇拼命一决,才对他有所帮助,如果寻常的喂招切磋,不能刺激他的潜能,根本没有用。”

江梦秋忙道:“那可不行,我不能与先生为敌!”

卢沧客笑笑道:“是的!我们两人扮不得,我宁可留下这条命去斗斗侯浪萍,因为照老弟此刻身手,拚将起来,必须有一个人送命才能见胜负,我杀了老弟,对武林是一大损失,我也狠不下这个心,老弟杀了我也居心不忍吧,我们倒不如拿魔宫里的好手来开刀吧!”

方梅影道:“魔宫中的人多半是受强迫或诱惑而投身其中的,因有十恶不赦之徒,但也不是人人皆可杀,要江兄弟放开手去杀人是很难的事。”

卢沧客笑道:“这当然,我们看情形再谈,遇上了十恶不赦之徒,我自然会留下来给江兄弟去增强功力的!”

方梅影笑道:“还有一个奇中之奇的黎素贞又是怎么一回事?根据我们探宫所知的情形。她是个婬荡无比的妖女,但先生却又说她是一朵水中青莲!”

卢沧客笑道:“不错,这两种说法都对,在一般人眼中,甚至于包括她的丈夫在内,都知道她是个面首三千的婬妇,唯独我知道她是个出污泥而不染的奇女子!”

方梅影道:“这不是两相矛盾吗?”

卢沧客道:“知道内情就不矛盾了,她广征面首,以姹女玄阴之法而吸取元阳自充,但她本身却是个云英之身,那些入幕之宾谁又知道她用的是替身!”

方梅影一怔道:“用替身,难道她没有……”

卢沧客笑道:“是的,她以色身示人,令对方目迷神遥之际,却换了个替身,连她的丈夫都不知道这个秘密,却逃不过我这双眼睛,所以我一见她,点了两句,她就大惊失色,拚命要求我无论如何替她保守这个秘密。”

方梅影道:“这似乎是不可能的事。天圣君侯浪萍是她的丈夫,难道连换了个人都不知道!”

卢沧客笑道:“不错,因为第一夜开始就是替身,侯浪萍根本就无从发觉,何况此女身具异禀,一对眼睛天生具有勾魂夺魄的魔力,又从一个天竺奇人习过九阴迷魂大术,任何男子只要多看她两眼,就会被她迷住了,身坠术中,即使是无盐媪母在怀也都认不出来了。”

方梅影道:“就算这是真的吧,也叫人弄不懂了,她既然威性自守,保住清白之身,却又广征面首,禁宫之内,夜夜春宵,却又是为了什么呢?”

卢沧客道:“为了加强功力,她找的都是练武的人。”

方梅影道:“她用的不是替身吗?又怎能采战挹注呢?”

卢沧客笑道:“不错,但她另有一套方法,把对方泄注在替身那儿的精力,转移到她自己身上去。”

方梅影哦了一声道:“替身是谁呢?”

卢沧客道:“目前是秋月和晚星那两个丫头,以前还有两个人,因为亏损过多而死了。”

方梅影道:“身为替身的人知不知道?”

卢沧客道:“不知道,事先她施行了移魂大法,使受术者意识中就成了她自己,事后解术,毫无记忆了。”

方梅影道:“我说呢,那两个丫头年纪不大,何以会婬荡成这个样子,原来是被她造成的。”

卢沧客道:“可以这么说,但不能怪她,因为她认为替身的人根本就具婬骨,而且必须要这种条件合用,所以她只是善加运用而已,并没有害人的意思,像晓日与春云两个丫头,她就没有;害她们。”

江梦秋道:“这总不是正当的手段吧,尤其是以前两个亏损而死的替身,不是活活为她牺牲了吗?”

卢沧客道:“那个已死的替身是在解术后不耐寂寞,自己纵慾而死的,她施术时很有分寸,绝不会损耗本身的,因为采战之道,就是令对方倾泄无遗而自己涓滴不泄。

江梦秋道:“我晓得,在术中受她的控制,可以做得到,解术后,受术者慾念被她引发了,自制的技术却没有学会,自然要纵慾过度而衰竭至死了,晚星秋月我都见过,不过是意志薄弱一点,并不是生具婬骨,完全是在她的利用下推动了慾潮,甚至于要利用安乐丸来振奋对方而满足自己,这都是她的罪过。”

卢沧客一怔道:“江老弟懂得很多呀?”

江梦秋道:“是的,家父立身方正,知道家祖要我替他老人家行道江湖,家父虽反对,但严命难违,也只好在品德上对我严加督促,家父研习歧黄之术,与各种守身养气之道颇有心得,所以在这些地方,对我晓喻谆谆,把一切他知道的都告诉我,唯恐我将来守身不慎而有辱武德。”

方梅影道:“难怪你听说地灵夫人善施诱惑之技,也一点都不在乎,原来你早就有了抗拒之策。”

江梦秋激动地道:“家父精风鉴之术,知道我的资质最能引起习过采战之道的婬娃所窥视,所以在家之时,对如何抗拒这些邪方法教得最多,不但如此,还让我身经自体,我在家的时候,的确是生活在统罗帐里的,伺候我的人,全是俊婢美妇,那都是为了考验我。”

方梅影笑道:“难怪你初次出门,连衣服都不会洗,我猜得一点不错,你从小就是由人伺候长大的,也难怪你那一天哄骗齐老怪时,表演得那么精采。”

江梦秋急了道:“方大姊,你怎么又提起来了?”

方梅影笑笑道:“没关系,崔大姊跟明珠不在这儿,说也无妨,她们或许不会懂,但这儿的人却都明白的。”

卢沧客道:“江老弟还有过一次精彩的表现?”

方梅影含笑把他那天与倚红偎翠二人设局,计算东海人魔齐铁山的事叙述了一遍,倚红与偎翠都满脸飞红,羞不可抑。

卢沧客拍手哈哈大笑道:“精彩!精彩,江老弟倔倦风流,恐怕这两个小妮子都会错了意吧。”

倚红娇羞万状地道:“老爷子,您怎么这样说呢?”

卢沧客笑道:“方女侠把你们转赠给江老弟,真是找对了人,我对你俩的终身实在很担心,因为你俩姿色也算是上上之选;却因习俗所影响,较易受好人所感,我不敢把你们留在身边,也是这个道理,我经常要出去走走,望山庄那个地方并不安全。”

方梅影道:“我听刘大侠说过了,魔宫由天齐门人的口中,已经发现了有你这位高人,曾经几度派人前去。”

卢沧客道:“不错,来人身手都不错,虽然被我擒住,却问不出一个所以然,得刘老弟的说明,才知道是尸毒所致,那件事使我很抱歉,望山庄中我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唯一不放心的就是这两个小妮子,万一我不在家,她们着了人家的道儿,岂不是害了她们,所以方女侠来了,我立刻把她们托付方女侠。”

方梅影笑道:“交给我也是白耽误了她们,在江湖上我是出了名的厌物,想咬我两口的人大有人在,她们跟着我只有受罪,所以我又转托给江兄弟了。”

卢沧客笑道:“托得好,在江老弟的熏陶之下,她们至少可以学到如何保护自己,不过她们也太鲁莽了,不量量自己有多大本事,竟然敢直闯魔宫,要不是我来得及时……”

他使而止口不语,倚红已明白了,连忙道:“地灵夫人可是有意思也把我们作为她的替身了。”

卢沧客道:“没有这种表示。”

倚红愤然道:“一定是的,她拽住我们后,把我们的衣服都脱了,像货物一般,从头看到脚。”

偎翠也问道:“她可是认为我们生具婬骨?”

卢沧客呐呐不能作答。

江梦秋却道:“不,你们生具媚骨,是练她那门邪功最好材料,没有人生具婬骨的,婬荡是后天所造成的结果。”

倚红黯然道:“至少我们是天生的下贱胚!”

江梦秋道:“也没有这种事,是你们长大的环境把你们养成的,你们从小就训练去如何献媚,如何取悦男人,久而久之,成了习惯,所以一举一动都具有媚态,幸好你们遇上了卢先生,培养了一点人性的尊严。”

倚红目眨泪光道:“将来呢?将来我们…”

江梦秋笑笑道:“将来你们到我家去,在我父亲的训导下,可以完全改变你们的气质,我家有不少女孩子,所受的教育与你们差不多,她们都是从小被卖身人青楼,被训练得不知廉耻何物了,但我父亲把她们赎出来后,已经帮助她们建立起信心,也对她们将来安排好了归宿。”

倚红道:“什么样的归宿?”

江梦秋笑道:“女子最好的归宿就是嫁人,我父亲更收她们为义女遣嫁,在桐城的江家嫁出去的女孩子,德容言工俱佳,极受称道。”

“谁也不知道她们出身,每年我家的女孩子到了满二十五岁时,有不少大家子弟,不远千里而来登门求亲的,所以你们放心好了。”

倚红道:“我们可不愿嫁出去。”

江梦秋看了她们一脸凄惶之色,心中不忍道:“不会的,你们有了这一身武功,我父亲不会替你们作主的,练过武的女孩子都留了下来,我父亲不放心嫁出去。

方梅影道:“为什么呢?”

江梦秋道:“一则是怕她们挟技凌人,再则也不愿让人知道我会武,我家世居桐城,但没有一个人知道家父是仁翁的儿子,这样才能远祸而求宁。”

方梅影道:“江老伯的用心不谓不佳,但这些练过武的女孩子岂不是磋蛇终身,在你家养老了。”

江梦秋道:“不,我家的女孩会武的不多,一共才四个,有两个已经长大,她们愿意终身侍奉家父,另外两个家父叫我作主,设法在武林中为她们找对象。”

方梅影笑道:“那两个多大?我来替你留意一下。”

江梦秋道:“跟我同年二十五岁。”

方梅影笑道:“那恐怕很难适人而事了,她们都侍候你多年,江老伯可能是要你留在身边的。”

江梦秋脸上一红道:“家父对我暗示过,但我希望她们还是能择人而嫁的好,因为我不想耽误她们终身的幸福,我既然献身江湖,一年能有几天在家。”

方梅影笑道:“她们的武功练得如何?”

江梦秋道:“还不错,跟我不相上下。”

方梅影道:“那就更难了,江湖上找两个跟你相匹的年轻子弟实在不容易,再说江老伯对你作过暗示了,我可不去碰这一鼻子灰。”

卢沧客笑道:“江兄弟是人中麟风,美玉在前,顽石焉有颜色,我想那两位姑娘是守定你了,老弟,对女人的心我可比你摸得透,你千万别去伤她们的心。”

江梦秋不禁低头道:“实在她们不肯嫁,我也只好不负她们,只要她们耐得了寂寞,经得起打击,我献身江湖,除了行止无定外,随时还有送命的可能。”

方梅影笑道:“你们江家风流传家,据我所知,江爷爷就有四个夫人,都是名闻一时的侠女前辈,她们守定了江爷爷,现在不是活得都很愉快?女人进了江家的门,就不想再出来了,这一点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江梦秋低下了头,方梅影拍拍倚红与偎翠的肩膀道:“你们别担心,已经有成例在先,将来还少了你们吗?最多名份上吃点亏,但绝不会落空的。”

倚红道:“我们已经向公子说了,此生别无奢望,只求能终身侍奉公子就于愿已足了。”

卢沧客哈哈大笑道:“好,好极了,你们的终身有托,我算是了掉了一件大心事,倚红、偎翠,我向你们保证过,说一定给你们找个最完美的归宿,这下于算交差了。”

倚红一拉偎翠,双双向卢沧客跪下道:“多谢老爷子栽培成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