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二十二章

作者:司马紫烟

水势退得很快,没多久已经下去了一丈多,火光照映下,连底下的石块都可以看得见了,而流水变成了涓涓细滴,又证明了江梦秋的推断,几个人都跳了下来,脚点着凸起的石块,向前急奔,行出约莫两里许,已经看见天光,窜出洞口,却是一个小湖,而堵在洞口的一大片石壁,却已倒了下来,他们乘坐的小船翻倒在湖中。

江梦秋道:“那片石壁就是水闸,这个地方我好像在书上看过,叫七星袱,原本是一道飞瀑,却想不到被魔宫中人利用成为一条秘密通道了。”

卢沧客笑笑道:“老弟判断准确,却也有一点弄错了,我知道这个湖,外通丹江而注入汉水,却不是浙江了。”

江梦秋道:“在山腹中七转八转,我把方向弄糊涂了,不过这条水路证实了晚星的话,她们是坐船来的,大船来到这里才换小船进入秘道,当真是神不知鬼不觉,别说是一个没出过门的女孩子,就是常在外面跑的人,也想不到从这条可以通到伏牛山的段家堡。”

方梅影苦笑一声道:“别人固然想不到,卢先生也不会想到,在这儿不会有人看守监视,现在等于断了线,上哪儿找魔宫的下落呢?”

卢沧客也眨了眼道:“这儿出去是青山港,只有上那儿去打听了,好在他们撤退时,最少也有五六十个人,这么一大批人,行踪总有一点蛛丝马迹可寻。”

顺流而行,花了两个时辰,他们总算到了青山港,那是汉水之畔的一个小渔港,人口不多,打听的结果,倒是有了着落,四个时辰前,的确有一大船由丹江过来,上溯汉水过去了。

白无瑕道:“他们乘坐大船,不会走得太快,我们说不定还可以追得上。”

方梅影笑道:“白天狐;你是老江湖了,怎么还这么天真,他们开闸泄流,分明已经知道有人追踪而来,还会慢慢坐着大船等我们去追吗?”

白无瑕脸色微红道:“即使他们弃舟而行,至少也有踪迹可循,我们只要知道方向,总是找得到的。”

方梅影道:“我担心的就是这一点,假如他们准备以伏牛山为根据地,对青山港这一处秘道门户,一定会设有布置的,说不定供给我们是一个错误的消息,南辕北辙,岂不是越追越远!”

江梦秋道:“但也有另一个可能,他们没有设人,探听到的下落也是真的,却叫我们疑神疑鬼,难以决定!”

方梅影一叹:“我就是为此为难。”

白无瑕道:“我们把刚才问话的几个人再找来,试一下就行了,看他们会不会武功……”

江梦秋立刻道:“这不可以,如果他们真是安份良民,一试之下,他们怎么受得了。”

方梅影接着道:“我如果是魔宫主人,即使在这儿设立耳目,也绝不会派练过武的人,那不等于是贴上一张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自白书吗?”

白无瑕脸色微红道:“可是我们总要决定呀,是上行还是下行,越耽误他们走得越远。”

江梦秋道:“既然追不上,就择定一个方向追下去试试看,不对再回头,魔宫如此隐僻,必然是在人迹罕至的丛山之中,而且也不会离伏牛山太远,总在五百里范围之内,来往都是行船,绝不会出汉水的流域,根据这两点线索,我相信一定可以找到魔宫的。”

方梅影道:“你说得不错,但是总希望能早点追上去好,现在相差不到一天,他们还没有来得及作准备。如果隔上两三天,他们有了准备,说不定在半路上就截住我们。”

刘铁岭忽然道:“如果各位相信我的判断,就走下游的准确性较高,因为我是樊城人氏,上次来到伏牛山时,我也是坐船来的,而且服下了迷神葯。可是在朦胧中,我还能听得峰上人的说话声,那是我家乡音。”

方梅影道:“刘大侠能确定吗?”

刘铁岭道:“应该不会错,多年流浪江湖,我很少回家,骤闻乡音,印象十分深刻,虽在迷糊中,犹能使心情激荡,因此我敢判断来时曾经过樊城。”

江梦秋道:“那他们为什么往上游而去呢?”

方梅影道:“那一定是疑兵之计,为了扰乱我们的耳目,在我的想法中,他们可能是中途下船,用空船直溯汉水而上,让我们追个空,他们则由陆路折回下游而去。”

卢沧客立刻在地上描画出一幅草图道:“汉水下游已为汉中地带,多半是平地,只有太洪山区是唯一可藏身之处,魔宫莫非是在太洪山中吗?”

江梦秋道:“一定不会错的,晚星说她们离开魔宫就上了船,而汉水的支流尽头就源自太洪山,何况从这儿到太洪山也不远,只有五百来里,快一点两天就可以来回,就算找不到,我们再回去也来得及。”

卢沧客道:“好!就这么决定吧,而且为了快速起见,我跟白大侠先走一步,你们随后赶来,万一找不到,我们回头会合再上溯汉水,也不会浪费时间。”

方梅影道:“我们一起走也慢不了多少。”

卢沧客道:“方女侠,只有两个人,我可以在襄阳找我那个形同虚设的天齐门负责人,弄两匹快马,另找一个向导,一天之内,就搜遍太洪山,如果大家一起走,总不免有所耽误,而且目标正确的话,我们两个人也不易被对方发现,大家走在一起,目标就大了。”

方梅影想想也有道理。

卢沧客道:“你们到了襄阳,倚红知道与天齐门中人连络的,你们可以在襄阳等候消息,也免得走冤枉路,这不是更好吗?”

商议既定,卢沧客与白无暇先走了,这儿三男三女,干脆雇了一条船,顺着汉水而下。

第一夜在谷城县略事休息,第二天顺水顺风,下午就到了襄阳城,倚红按照老办法,找了所最大的酒楼,点了上百味菜肴,满满摆了一桌,都是略尝即止,一掷百金,而后在最大的客栈中住了下来。

这番豪举果然震动了襄城,可是一直到晚上,却没有一个人前来连络,倚红沉不住气了,诧然道:“照卢爷规定的办法,连络的人应该在城中最大的酒楼附近,不等我们吃就会来连络的,何况卢爷又先来过了,作过交代,他们更该特别留意才对,怎么没消息呢?”

方梅影沉思片刻才道:“没消息就是消息,我们的路子走对了,而连络的人也一定落人对方的手中遭了意外。”

江梦秋道:“那我们就立刻动身赶进太洪山中。”

方梅影摇头道:“不对,假如目标是太洪山的话,对方就不必把连络的人剪除了,必然是行踪有了变更,留在这儿的人已经探悉了段天化等人的行踪,才怕我们赶去接应的,我想路是走对了,目的却不在太洪山。”

江梦秋也怔住了道:“那怎么办呢,我们该上哪儿去?”

方梅影道:“我有办法探消息的,江兄弟把你的衣服借我一身,我们两个人出去探一探。”

江梦秋愕然道:“大姊要穿上男装?”

方梅影笑道:“不错,对方的人一定把我们也探上了,只有易钗而弁瞒过对方的耳目。”

江梦秋道:“可是我还是会被人认出呀!”

方梅影道:“不会的,魔宫中派出的眼线,不会在伏牛山中的人,因为他怕我们认出来,你是最近才出道江湖,认得你的人很少,只要悄悄离开这家客栈,到了街上就没人认识你了,我却在江湖上闯了很多年,认识我的人太多了,但我从没有穿过男装,相信不会有人认识得出。”

倚红道:“方大姊,我们也换装去行吗?”

方梅影摇头道:“不行!你们两个人隆鼻碧目,到哪儿都引人注意,再改装也不行,还是等在这儿,我探出消息,一定会告诉你们的,尤其是刘宫二位,我找到了魔宫,还要借重二位带路。”

宫天豪道:“到了魔宫,我们的路径很熟悉,可是魔宫的人都认得我们,恐怕反而会给大家添上麻烦。”

方梅影笑笑道:“只要探准了魔宫的确实下落;我自有办法摆脱一切追踪的人,倒是现在,二位要特别小心,我们离开后,很可能会有人来暗算,倚红、偎翠,你们俩费点神,来人不必力敌,尽量用别的手段对付,而且下手要狠,不必留活口,也不能存慈悲之心,务须一网打尽。”

倚红道:“我们知道,大姊放心好了。”

江梦秋道:“能饶人处且饶人……”

方梅影道:“兄弟,你可别再来这一套妇人之仁,我们如果想进入魔宫,就必须铲除一切障碍,否则很可能在半路上就送掉了命,我有个预感,魔宫一定就在不远之处,因此留在这儿的人,该都是魔宫的死党,不会受你感化的。”

刘铁岭点点头道:“方女侠的话不错,魔宫中派在外面的人,都是天圣君最基本的心腹,像我们这样的人,则一定在有效的禁制中才派遣出外工作,所以对那些人绝不能客气,他们是杀人不眨眼的。”

江梦秋无以为答,拿了一套衣服,给方梅影换上了,两人趁着夜色,悄悄离开客栈,施展游龙术,贴着屋擅潜行,一直到离开客栈很远的地方,瞧瞧四下无人,才悄然落地,方梅影学着男人的样子,手摇纸扇,一步三摆,笑着问道:“江兄弟,你看我还像吗?”

江梦秋道:“像!浊世翩翩佳公子。”

方梅影一笑道:“那就行了,我正是要像一个章台走马的执绔子弟,记住,从现在起,我要把名字倒过来,你要记住,我叫尹梅方,是君字去口的尹字。”

江梦秋一拱手道:“是,尹兄,小弟记住了。”

方梅影道:“你说在家里,尊大人带你游过秦楼楚馆,琵琶里巷,对此道你是识途老马了!”

江梦秋道:“那是家父要使我长点阅历。”

方梅影道:“现在这阅历用得上了,我可没去过,到了那儿你可招呼着点,别让我出丑。”

江梦秋一怔道:“上那儿去干嘛?”

方梅影道:“探消息!只有这个地方,才能不着痕迹地探悉我们所要知道的消息,你快带路吧。”

江梦秋不知道她葫芦里卖什么葯,遂在街上转了一圈,果然发现了一家书院,门口高悬灯笼,有着莺莺燕燕的花名,方梅影道:“一切排场由你去应付,但叫姑娘的时候由我决定,现在过去吧!”

但见红灯高挑恰红书院四字,方梅影一笑道:“幸亏没带倚红来,否则不气死她才怪。”

早有伙计见两位衣冠楚楚的贵客光临,一面拉开嗓子大叫客人到,一面鞠躬如也地把他们迎进去。

江梦秋倒是很懂规矩丢了两张十两的银票在茶盘里,就朝一个中年妇人道:“我们第一次来,这位尹公子是江南名士,请妈妈把贵院的姑娘都叫出来看看。”

这廿两只是打发小厮的赏钱,如此豪阔的出手,使得那中年妇人眉开眼笑,一迭声地叫出了十来个艳装女人,可是方梅影坐在那儿动都不动,江梦秋知道她不中意,每人开发了十两银子的花粉钱,然后朝那中年妇人道:“尹公子名士风流,他只是想找一位知书能词的红粉腻友谈谈天,聊解旅途寂寞,贵院只有这些吗?”

方梅影已微现不耐,似乎起身慾行,那中年妇人如何舍得放过这么两个豪客,连忙道:“有,还有两位姑娘是本院的拔尖人物,只是她们现在有客人……”

方梅影道:“请来见见好吗?只要中意,我们稍等一下无妨,我们有的是闲。”

那中年妇人道:“那就请二位公子到后面花厅里去坐一下,老身叫她们偷空过来一下。”

于是又将二人迎到后面一问布置典雅的小厅中坐下,不一会,来了两个淡妆丽人,都是二十岁左右,其貌虽中姿,却别有一股清秀拔俗的气质,每个人端了一盏茶放在二人面前,裣妊施礼道:“妾身海棠、紫燕伺候二位公子。”

方梅影眉色一扬道:“好,一位风致绰约,不愧为茶中神仙,一位骨格轻盈,可为赏舞佳人,就是二位吧!”

海棠笑了一笑道:“那要请二位公子稍候。”

方梅影伸手握住她的柔掌道:“我是个急性子,可等不及,二位姑娘能否把应酬推开,立即过来呢?”

江梦秋道:“那不可以,行有行规……”

可是海棠却神色一肃道:“贱妄遵命。”

说着裣衽又行了一礼,拖着紫燕走了出去,不一会儿,遂听得隔屋有人叫道:“岂有此理,海棠姑娘,大家都是客人,而且我们是先来的,你怎么能厚此薄彼呢?”

又听得海棠的声音道:“韩老爷,您家是熟客人,承您多年照顾,难道不能体谅奴家一下吗?”

那姓韩的客人似乎脾气很大,叫道:“我知道你要应酬各方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