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二十三章

作者:司马紫烟

虽然借用了韩府的座船,船上的水手则已由丐帮净衣门下的弟子接任,这些置身在各种行业中,得到了指示后,自然扮龙像龙、扮虎像虎,其中一人曾经在江南北静王宅里当过差,正在跟早已恭候码头上的韩兆元侃侃而谈王府的一切,历历如数家珍,唬得韩老儿心痒难搔认为巴结上这位世于是难得的殊荣。

正在这时候,轿子到了,韩兆元连忙过来弯腰作揖,方梅影只漠然地朝他点点头,轻轻蹦出谢谢两字。

江梦秋模出几个红封套,打发了轿夫的赏银,同时将倚红手中的一个漆盘要过来,里面是一串珠花,宝光灿灿,价值万金,递给韩兆元道:“敝上打扰韩老,万分过意不去,些许微仪,乃出自大内,手工精细,大人带回去当个纪念吧。”

韩兆元喜出望外道:“这怎么敢当。”

江梦秋道:“敝上拿出来的东西绝不收回的。大人也不必客气了,老王爷体弱多病,不久即将乞旨退休,世爵由敝上承袭,那时再好好谢谢大人,所以这一程敝上的声名极其重要,大人在酬酢之间,最好别提到今日的事。”

韩兆元连道几个不敢,各人都上船了,船也立刻开行,韩兆元才乘了自己的轿子回去。

那另外两乘轿子的轿夫正准备回去时,已经有人前来把他们刚得到的赏赐的两个小金锭子以高价买了过去。

抬轿也是丐帮门下,不到一个时辰,这消息已传到船上,方梅影道:“看来消息已经走漏了。”

秋海棠笑道:“不错,北静王世子狎妓出游的消息是瞒不住人了,然而对我们只有利而无害,只是沿途方女侠还得再装做一下,免得引人起疑。”

方梅影道:“难道他们不会发现我们是冒充的吗?”

秋海棠道:“不会,他们买去的那几个金锭子,上面镂有北静王府的表印,更能证实世子的身份,我算准他们可能会有此一着,才故意作此安排。”

方梅影道:“秋姑娘办事可真够精密的,可是一个王府世子的行动,为什么要受到对方的注意呢?”

秋海棠道:“襄阳既然为魔宫与伏牛山八煞门秘道的通行重地,又当多事临变之际,他们自然要特别小心一点,任何整批人的行动都当注意的,我相信他们还可能设法去向韩兆元打听,所以才送了他—朵珠花,因此他所得的结果,必然是证实了确是北静王世子的私行,否则我又何必破费万金,送那老厌物如此重礼呢?”

江梦秋忍不住道:“秋姑娘,你不是叫我告诉韩老儿不要说出来吗?既然是要他替我们证实,又何必多此一举?”

秋海棠笑道:“韩兆元以贪墨被黜而勒令休致起复无望,仗着昔日一点官势在襄阳作威作福,遇上这么一个机会,还舍得不逢人炫耀吗?这种人是不会守密的,要他缄口不言,无异是鼓励他大事渲染。”

方梅影笑道:“秋舵主,你真有两下子,如果你在江湖上公开闯荡,我这智狐一定会给你比下去。”

洪擎天也道:“秋舵主下一任龙头帮主又该净衣门担任了,我在卸任之后,一定向净衣门各位长老推举你。”

秋海棠却笑笑道:“多谢帮主好意,不过属下却请求帮主万勿如此,净衣门各长老已有决定,帮主如果加以推荐,他们却不过帮主的颜面,反而为难。”

洪擎天一怔道:“他们已经有了决定吗,是谁?”

一旁的云里观音刘紫燕这时才开口道:“并没有决定,本门长走各持一见,而且八位长老中有五位是主张由秋大姊继任的,帮主再加推举就没有问题了。”

洪擎天道:“净衣门几个重要人物我都见过了,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比秋舵主更为合适的人选。”

秋海棠一笑道:“帮主这一说太偏心了,属下锋芒毕露,实非领袖之具,自承不如刘副舵主。”

刘紫燕忙道:“秋大姊,小妹怎么敢与大姊相比,何况八位长老,有五位是赞成由你继任的。”

洪擎天道:“那么另一位是刘舵主了。”

刘紫燕道:“属下自知才具俱不如秋姊远甚,因此江南洛阳聚会,俱为此纷争而成不了之局,现在帮主也看出秋姊的才华过人,尚祈下次会议,请帮主加以指示定局。”

洪擎天沉吟道:“这个我会考虑的。”

秋海棠道:“帮主不必考虑了,刘副舵主是属下推举的,她沉默寡言,行事稳健,胸藏海纳,才是最适合的人选,帮主如果不罪属下放肆,属下想斗胆妄进一言,帮主在就任时,与八步赶蝉龙长老同时提名的,结果是净衣门参加了意见,才决定了帮主。”

洪擎天道:“是的,我也记得那时的情形,实际上说来龙长老资历人望俱在我之上,最后的结果,实出我意料之外,在我的想像中,龙长老实在比我强。”

秋海棠道:“属下的看法却不然,彼时先祖尚任本门长老,也是净衣门唯一参与龙头帮主选定的一位长老,临行之前,踟蹰难决,是属下向他老人家献议的。”

洪擎天一笑道:“那时你才十岁吧。”

秋海棠道:“十一岁,但因先祖决令属下继承他老人家衣钵入门效力,对于本帮事务,属下已经参与不少了。而属下推崇帮主的理由也与今日之情形相同。”

方梅影笑笑道:“洪帮主,我是外人,对贵帮的事本不应插嘴的,但既然碰上了,我说句闲话。听不听在你,我认为秋姑娘的决定很正确,为一门之长的人选,必须胸怀若谷,山藏海纳,以秋刘二位来说,是燕胜于棠。”

刘紫燕急了道:“方女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洪擎天一笑道:“有道理,方女侠从不称赞人,而对秋舵主,我知之更深,她如果不是对刘副舵主了解深刻,绝不会庶以自代,下次开会时,我替你们作个决定吧。”

刘紫燕刚要开口,秋海棠笑道:“燕妹,别再说了,本门的规矩你是知道的,大家决定的事是不容摧辞的,尤其是帮主的示谕,更不容任何门下反驳。”

刘紫燕道:“可是帮主最先决定的是你。”

秋海棠道:“是帮主不知还有另一个你,否则帮主就不会预作断言了!现在帮主已经作了最后决定,在本帮而言,两个命令冲突时,以最后的命令为主,不过你要等正式视事才能掌握权今,现在你仍是副舵主,我这舵主还可以命令你,请你到船头上去守望,等候本门下一次通报敌情状况。”

刘紫燕恭身应命,行礼退出舱门。

洪擎天笑道:“你把她叫出去干嘛?有消息自会传进来,用不着等。”

秋海棠道:“属下只是不让她再事进言来影响帮主。”

洪擎天笑道:“我岂会轻易就受人影响的,不过我对她的能力还有点怀疑,她好像从没表示过一点意见。”

秋海棠道:“她的确不大开口,任何事都不表示意见,这就是她的长处,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与其职责,绝不多开口,可是她处理本身的工作时,也从不作任何请示,凭自己的判断而付诸实施,而且很少犯错。”

洪擎天道:“难道她从未犯错?”

秋海棠笑道:“人不可能不犯错的,她遇事自决,就表示她不诿过于人,不表示意见是显示她不争功的胸怀,这种气度魄力,属下自承不如远甚。”

洪擎天一叹道:“丐帮中有这等人才,我竟然一无所知,实在太惭愧,若非舵主推荐岂不是将她埋没了。”

秋海棠道:“污衣门中的弟兄急公好义,热血过人,遇事争先,所以人才容易突出,净衣门却恰恰相反,我们所从事的工作就是不为人知,今天江湖上知道丐帮有净衣门者极少,而净衣门才能发挥所长,丐帮消息之灵通,为任何帮派所不及,无非也是靠着净衣门这种修养。”

洪擎天一叹道:“是的,我也有这种感觉,污衣门下行事太过于嚣张,虽然穿上破衣服,可是行踪所至无人不知,有时反而不便。我一再叫他们收敛一点,却始终无效,四结以上的弟子都成了江湖闻人。”

秋海棠笑笑道:“这也无可厚非,污衣门下弟兄是应该如此的,否则丐帮就不成其为丐帮了,乞讨只是磨练德行的手段,行侠才是吾辈的本份,应该有所表现的。”

洪擎天笑了笑,江梦秋道:“到现在,我总算对丐帮有了一点了解,却有无限的钦佩,尤其是二位互相推让帮主之位,更属难得,在别人唯恐争之不得。”

洪擎天哈哈笑道:“公子此言,是对敝帮的认识还不够,别家门派,掌门人是无上的荣誉,在丐帮中,帮主却是个苦差使,唯恐推不掉。”

倚红道:“龙头帮主难道不是有无上的权威?”

洪擎天道:“当然是的,但身任帮主的人,并不着重权威而只想到他的责任,一个爱好权势的人,别说当不成龙头帮主了,连进身丐帮的资格都没有。”

言下十分自傲,却也令尽个外人感到十分尊敬,因为就他们所表现的一切,丐帮确有值得骄傲之处。

船走得很平稳,也很快,两天一夜,已经到达了唐河县,沿途经过几个镇市,为了掩藏行踪,船上都派人下去,不惜重金,选购肥猪鲜鱼,充分表示出王府的气派,在船上时,方梅影还不时叫秋海棠与刘紫燕二女吹管弄弦,歌曲侍觞,装点出世家王孙的风流倜傥。

果然到了唐河县后,沿途盯梢的丐帮的弟了口报说,在河上追蹑的两条小船已经回头了,显然是魔宫的耳目对他们已经放弃了追踪的兴趣,完全地放心了。

秋海棠道:“我们可以行动了,本来在中途返折入沙河铺,到桐柏山还近得多,可是我们多走几十里,却把他们摆脱了,现在我们必须趁夜急行,必须在天亮前,赶下一百多里,绕过西新集而进入桐柏山区,魔宫的人再也不会想到我们会用这个方法赶了去的。”

洪擎天道:“到了桐柏山,还是不知道魔宫何在。”

秋海棠道:“找得到的,龙长老已经在桐柏城现了身,他是追踪诸葛晦过去的,掌令丐罗小虎也在桐柏落脚,是追踪天狐白无瑕而去的,这两批人都已进入桐柏山,相信必有记号留下,我们不必到桐柏县去追索,直接进山好了,这样可以省了不少事,也免得打草惊蛇。”

这一段是她管辖的地区,地理也数她最熟,大家只有听她调度了,趁着天黑下了船,一行九人,四男五女,展开陆行飞腾术尽力急行,居然在没天亮前到达桐柏山麓,为了不露行踪,他们就在一所破庙中停下休息。

秋海棠准备得很充足,带了水壶干粮,草草果腹,休息了二个时辰,她一个人乔装进入桐柏县。

回来后,带来了一个最近的消息,证实了魔宫确实在桐柏山中,净衣门桐柏支舵的人曾经看见有一批人,于两天前进入了桐柏山,在这批人之前三个时辰,则有诸葛晦匆匆入山,最后进山的是白无瑕与一个中年人,那也一定是卢沧客无疑了,龙行天与罗小虎跟了进去,不再有消息传出,多半是失陷其中了。

而且据支舵的报告,桐柏山中十分荒凉,居民很少,只有一处大庄院,建在半山中,庄主是个姓陆的中年人。

刘铁岭—听就道:“不错,这家伙叫陆瘦翁,是魔宫的总管,而且魔宫是建在一处山谷中,那处庄院可能是魔宫出入的门户而已。”

方梅影问道:“这陆瘦翁是什么长相?”

刘铁岭道:“白净面皮,中等身材,留一部长须,直拖到胸下,年纪约莫在四十出头一点,使一对飞爪。”

方梅影道:“那可能是断魂铁爪陆象九。”

洪擎天惊道:“什么?会是这黑道第一高手吗?”

方梅影道:“极有可能,魔宫中网罗的人物没有一个是简单的,稍微差一点的,他们还看不上眼呢!”

洪擎天却又摇摇头道:“陆象九在三十年前就名传江湖,折败在仁翁江老爷子剑下后,才销声匿迹,以年岁计,他应该是八十上下的人了,可是这陆瘦翁只是个中年人,也许是陆象九的儿子还有可能。”

方梅影一笑道:“洪帮主,江湖消息是你们灵通,江湖人物的底子,你却不比我详细,陆象九绝不会有儿子,他成名的兵器虽是那支铁爪,但他最可怕的兵器还是那一双手,洞金穿石,不畏刀剑,手上的飞爪只为掩人耳目,死在他爪下的高手,多半是那一双空手造成的,他练的是混元童子功与大鹰爪力,都是不能破色戒的。”

洪擎天犹自不信道:“可是他的年岁不符呀。”

方梅影道:“魔宫中人能网罗这么多的好手为用,固然是侯浪萍的武功过人,但这些成名的人物,不能只以威屈的。还必须加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三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