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二十四章

作者:司马紫烟

为了这一件事,每个人的心都很沉重,熬到天黑,大家开始行动了,每个人都紧握兵器,换上了黑色的衣服,向那一所神秘的山庄进发,遥望半山前点点灯火。

方梅影道:“奇怪了,如果魔宫就在这儿,为什么警备如此松弛呢?伏牛山的八煞门都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

洪擎天道:“这正是高明之处,否则魔宫早就被人发现了,正因为他们在这儿不设警卫,大家才不会去注意这片庄院。否则别人不说,就很难逃过丐帮的耳目。”

方梅影点点头说道:“那庄院里面可能就机关重重了。”

刘铁岭道:“也不会,魔宫是在一片山谷之中,只有一处出人口,由陆总管把守着,假如这位陆庄主就是魔宫总管的话,他本人与手下一批剑士就足以组成一道最森严的警戒网了。无须设立机关,魔宫中只有地灵宫设了一些阵图机关埋伏,那是防止自己人的。”

方梅影道:“自己人还要设防吗?”

刘铁岭道:“地灵夫人本人美艳绝世,她手下有三十六个侍儿,个个都是人间绝色,为了怕人闯进去乱来。”

方梅影一笑道:“你不是说在魔宫中,生活享受都到了顶点吗?

醇酒美人,予取予求,怎么还会有人偷香呢?”

刘铁岭道:“魔宫中美女是多,但与地灵宫中的三十六艳一比就差多了,就是那三十六个侍儿是不准人染指的,连天圣君都不许碰她们,魔宫中的地灵宫是禁地。”

方梅影道:“这么说天圣君在魔宫中还不是绝对具有权威的人,那到底是谁呢?”

刘铁岭苦笑道:“方女侠,我们在魔宫中的地位比一个下人高不了多少,所知有限,地灵宫根本没去过,据我所晓得的,天圣与地灵之间,各守一个界限,在天圣官,天圣君是最具权威的人,但在地灵宫,他的权威就受到限制,不过地灵夫人不大管外面的事,看起来仍是天圣君主持一切,详细的情形,恐怕要问他们自己了。”

慢慢地众人已接近庄院,但重门紧闭,绕庄有一条山涧,由山后绕出,将庄子隔绝开来,涧宽约两丈许,有一座木架的吊桥,此刻已经吊了起来,寂无一人。

方梅影道:“情形不大对劲,就算是为了掩藏行踪,不设警备,可是卢沧客与白天狐已经来到了,丐帮也有两批人摸了进去,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洪擎天苦笑道:“罗小虎与龙行天的身手到了这儿,恐怕连一个二等剑手都不如,他们多半是失陷在内了,卢先生与白大侠的情况,洪某就不敢预料。”

方梅影想想道:“管他的,既然来了,少不得总要问他一闯,我们也不必叫门了,就这么过去吧。”

洪擎天道:低要谨防暗算,还是小心点好。”

方梅影笑道:“侯浪萍网罗了这么多高手,大概还不至于做出暗算事,这一点大可放心,走。”

说着她第一个飞身过河,飞上碉所,大家也跟着过去,越墙而人,里面居然也寂无人影,只有灯火通明。

方梅影高声叫道:“有人没有,我们找来了。”

连叫了几声,依然寂无回音,方梅影道:“奇怪了,难道人都死光了不成,进去看看。”

她直闯大厅,但见厅中陈设很华丽,摆设了一张大圆桌的莱,正席上压了一张纸条,方梅影拿起一看只见那上面写着“诸君速来,竞能避过本宫耳目,直抵中枢,既敬且佩,聊备水酒以为洗尘,尚祈不嫌菲薄,魔宫主人敬具。”

大家都看见了,也都脸现诧色,只有方梅影淡然一笑道:“魔宫中毕竟不完全是死人,到底知道我们来了,如果到现在他们还是蒙在鼓里,我就要怀疑此行是否值得了。”

说完坐了下来,举起酒壶,为每人添了一杯酒:“既来之,则安之,魔宫主人到底比段天化有气派多了,我们两探段家堡八煞门只喝了一杯茶,侯浪萍却替我们把接风酒摆下了,倒是不能辜负他一片孝心。”

举酒慾饮,倚红道:“方大姊,等一下,我先来试一下,这酒里是否有毒,八煞门专好来这一套的。”

方梅影笑道:“那是孙老儿的手下东海人魔玩的把戏,侯浪萍如果也玩这一套,未免太没出息了。”

说完一口干了下去,江梦秋也道:“是啊,我相信魔宫主人不好意思在酒中来这一套吧。”

也陪着干了一杯,各人见他们两喝了,也都举酒干了下去,只有倚红和偎翠,因为养成了习惯,仍然拔了试毒主簪,在酒中探了一探,取回玉簪时,居然色泛微红,偎翠惊呼道:“糟糕,酒中是有毒的。”

洪擎天等人脸色大变,只有江梦秋方梅影两人神情平静如恒,方梅影淡然问道:“什么毒?”

倚红道:“穿肠剧毒,鹤顶红。”

方梅影:“那应该立刻就发作的呀。”

倚红道:“溶在酒中的鹤顶红发作较迟,要等酒住人肠才会发作,此物性在穿肠,要与肠壁中的肠混合之后才见毒性,现在酒只在胃里,是以没有感觉。”

洪擎天连忙道:“那还好,可以立刻设法解毒。”

倚红苦着脸道:“除非马上获得解葯,但鹤顶红的解葯配制极难,手头上有材料也来不及了。”

秋海棠笑笑道:“那倒没关系,我们丐帮的净衣门专门从事医疗解毒的工作,除了刺探消息外,第二个重要职司就是这方面为污衣门中弟兄支援,各种解葯都齐全的,燕妹的身边就带了现成的。”

刘紫燕连忙从腰间的百宝囊中取出一个布搭链,打开后,竟是一排小瓷瓶,倾了一撮葯散,每人分了一点,只有方梅影与江梦秋拒绝了。

刘紫燕道:“二位为什么不要呢?”

江梦秋道:“我听倚红说酒中有毒时,即用内功把酒逼住了,只要再一用力,把酒吐出来就行了。”

刘紫燕道:“鹤顶红葯性极剧,点滴穿肠,只要有一点残余就足以致死,江公子还是别太大意了。”

江梦秋笑道:“没问题,在下从家父学习岐黄之术,自幼就练习这种功夫,已能完全控制了。”

说着走到一边,找了一口钢盂,微一用劲,果然把那口酒整个通吐了出来。

洪擎天叹服道:“江公子不愧为武林第一世家出身,凭着这门内功,就可以百毒不侵了。”

江梦秋道:“家祖立意要我承继衣钵,闯荡江湖,家父不敢违背严命,只好在这种地方训练我,在养气、定性、去毒等方面,经家父十年耳提面命,乃小有所成。”

刘紫燕道:“方大姊呢,难道你也练成了这种功夫?”

方梅影摇头道:“我没有这种好福气,幼失估恃,跟着祖父长大,学了一肚子坑人的本事,就没有时间来学自卫的本事,因为我认为攻击是最好的防御,凭我智狐这两个字,大概也没有人敢在我身上动脑筋的。”

刘紫燕道:“可是那酒里明明有毒呀。”

方梅影笑道:“我知道,在没喝以前,我就晓得洒里一定有毒,否则魔宫也不成其为魔宫了。”

众人俱是一怔,秋海棠道:“方大姊早就知道酒中有毒,为什么还要喝下去呢?”-”

方梅影道:“因为我有解毒的方法,所以才让你们大家放心喝酒,我的方法不是刘姑娘身边的解葯,因为我没有未}先知的本事,预知她带了解葯”

刘紫燕道:“慾解鹤顶红毒,只有一个方法,就是用解葯,江公子的方法可不能算,因为他根本没中毒。”

方海影笑道:“他的方法要自幼练起来,我的方法自然是与刘姑娘一样,吃下解葯而已。”

刘紫燕道:“原来方大姊身边也带了解葯?”

洪擎天道:“方女侠以机智闻名江湖,谁对她都要敬畏三分,身边自然会有各种解毒良方。”

方海影笑道:“洪帮主,你就说错了,我身边的毒葯倒带了不少,就是没有解葯,我说过了,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御,我的恶名昭著,根本不会想到有人敢下毒害我。”

洪擎天愕然道:“方女侠既没有带解葯,又不要我们的解葯、到底是用什么来解毒呢,鹤顶红一旦人肠,就无法救治了,方女侠还是别开玩笑了!”

方梅影笑道:“什么玩笑都开得,就是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我之所以能活到这么大,就是对自己的安全最注意,否则有十个方梅影也完蛋了!刘姑娘把你面前的那盆松花皮蛋递给我,这儿菜都不错,在外面最好的馆子里都吃不到这种口味,只有两处地方比不上。”

她一面说一面吃,每样菜都尝过了,只有那一盆松花皮蛋拌豆腐,因为距离太远够不到,刘紫燕把盆子递过去,她挑了一点,放在口中略嚼咽下道:“一处是在卢沧客的望山庄,在那儿蒙他招待一顿醉花宴,我许为平生所尝过最佳的一餐,可是江兄弟却表演了一品凉拌豆腐,居然把满桌佳看都比了下去,由此可知太平江府的美食,还犹在望山庄之上,倚红、偎翠,你们两将来跟江兄弟到了江家,还得好好地学一下呢。”

倚红见她尽说废话,不禁急道:“方大姊,你快把解葯吃下去吧,那杯毒葯已经快人肠了。”

方梅影笑道:“傻丫头,酒是水质的,我又吃了这么多的莱,我的胃口又不大,那一杯酒就算未经消化,也会被冲下肠子里去了,我如未服解葯,还能说话吗?”

方梅影道:“我们来个酒令吧,就行那个令中之祖的射覆游戏,你们猜一猜何时服下的解葯?”

江梦秋忽然笑道:“方大姊,这一覆你可是存心在难人了,因为你自己也不知道那个谜底。”

方梅影哦了一声,美目轻转道:“何以见得呢?”

江梦秋道:“因为你只知道一定有解葯,却不知解葯何在,所以你这一覆,连自己都不知谜底射的是什么?”

方梅影大笑道:“高明,高明,只可惜我实在吃不下了,否则我一定要为你这个射手连浮三大白。”

江梦秋道:“那一味松花蛋味道如何?”

方梅影道:“差强人意,不过比你的拌豆腐还差一点。”

江梦秋道:“这么说来,兄弟可以陪大姊干三杯。”

方梅影道:“是真的吗?你可别坑我。”

江梦秋笑道:“小弟怎么敢害大姊呢?”

方梅影也笑道:“好吧,大姊相信你的判断,来吧,我们三杯通大道,莫负主人一片情。”

两人连连对干了三杯,方梅影又挑了一点皮蛋吃了下来道:“希望你没错,否则我宁可被毒死也不愿撑死。”

江梦秋道:“不会错的,兄弟知觉虽比大姊迟一步,糟蹋了一杯好酒,但对葯性的了解却不会差,桌上只有这一味凉拌莱是不解葯性的,而且也只有这一道菜最平常,不够上席的资格,魔宫主人既诚意款待客人,怎会如此小气。”

方梅影笑道:“说得对,看来你知觉在后,悟性居先,我如有你这份悟力,就不必塞一肚子臭鱼烂肉了。”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那解葯竟是放在莱里,经江梦秋一点明,就放在那一味松花皮蛋中。

刘紫燕也不禁笑道:“江公子的确高明,鹤顶红解葯忌火,只有这盆皮蛋里可以拌合。”

洪擎天道:“江公子固然高明,但方女侠的胆力与精明尤为令人叹服,你怎么知道解葯会放在里面的呢?”

方梅影道:“酒中如不下毒,魔宫就不足为魔,但如若他想毒死我们,则此人器识有限,不足以成这么大的气候,所以我判断他一定会备上解葯来考考我们。“

洪擎天讪然道:“我们自服解葯,可就被他比下去了。”

方梅影道:“不然,这虽是斗智,却也是玩命,智者所不为,像江兄弟逼住毒酒不入肠是为上策,你们服下解葯是为中策,我这样逞险一挑,乃为下策。”

倚红不好意思地道:“我们酒不人喉是下下之策了。””

方梅影道:“不,你们才是上上之策,侯浪萍自封为天圣君,却弄这些见不得人的玩意儿,应该对他步步设防才是,我跟他斗智是自趋于下流”

一吉甫毕,厅后有人大笑道:“骂得好,不过这是敝人的主意,与天圣无关,方女侠之豪,江世兄之稳,不愧为两大高人之后,孙不老并列三公,实在是太抬举他了。”

随着语声,转出三个人,前面一个白面长髯的中年文士,后面两人竟是卢沧客与天狐白无瑕。

众人纷纷起立卢沧客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便是此间主人陆瘦翁先生。”

方梅影道:“我知道,他是魔宫总管。”

陆瘦翁一笑道:“有二位在,兄弟这个身份是保藏不住了,不过兄弟这穿肠之宴,是经卢先生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