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二十五章

作者:司马紫烟

他把链孔中的银针取了下来,托在掌中,刘紫燕也持着钢爪,两人面对面走去,距离有两尺时,双手已伸手可及。

陆瘦翁道:“在这种距离下,姑娘任何的一种暗器,陆某都躲不掉了,姑娘怎么还不施为发招呢?”

刘紫燕道:“光是暗器击中庄主就算赢吗?”

陆瘦翁道:“那恐怕不行吧,至少得让陆某不痛不痒地受点轻伤,陆某也是一样,一定要把姑娘制在手中为止,就是抓破一块衣服,陆某绝不以为胜了。”

刘紫燕笑道:“就这样说吧,钢爪奉上。”

陆瘦翁轻轻接过,丢在地上道:

“陆某再也不会要了,银针太细,你我男女授受不亲,陆某以内力抛起到两尺高时,姑娘就接过去,姑娘手触针时,陆某就出手了。”

刘紫燕道:“那银针我也不要了。”

陆瘦翁道:“那我就丢在地上,触地为度。”

说着将银针往地上一掷,听见声音时,他双手猝发,对准刘紫燕抓去,刘紫燕仰身纵起,陆瘦翁仍然抓向她的手腕笑道:

“陆某的招式还没发呢,刘姑娘,这下子你躲不掉了。”

眼看着刘紫燕的双腕就要被握住,陆瘦翁忽而面色微变,因为他发现刘紫燕脸含诡笑,十指微屈,竟然朝他的掌心反抓过来,而尖细的指甲,有如十枚利刃,劲气逼人,且色泽淡红,似乎撩着凤仙花汁,那原是女子的装饰品,但陆瘦翁成名江湖多年,经验老到,由指尖发出的劲气感受上,就知道那不是真正的指甲。

武功修为到了他这种境界,对于内家劲气的种类,已能由感觉上加以辨别,这分明是兵刃之气。

换言之,这个女子的指甲也一定是伪装的利器,而且凡是装在女子手上的短兵刃,必然是专破罩门的锐器,两下接触,吃亏的必是自己,因此他猛地撤招,空中一扭身躯从刘紫燕的身边擦过,脚才踏实地,传来刘紫燕的声音:

“陆庄主,承让,承让,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人交出来。”

随着话音,腰上抵着一枚尖物,大概是刘紫燕的一双手掌而且所指的部位正是腰间重穴上。

可是陆瘦翁神色自如,淡淡一笑道:

“姑娘轻功身法与招式的确高明,但陆某还不以为就这样已分胜负。”

刘紫燕道:“庄主,妾身如若指上一加劲呢?”

陆瘦翁哈哈一笑道:“刘姑娘,陆某既然敢把背后空门露出来,自然有相当把握,如果姑娘具有贵帮主那等功力,陆某自将认输,姑娘纤柔五指,还伤不了陆某。”

方梅影道:“这倒是句真话,陆庄主的断魂钢爪最拿手的就是反身一抓,他最得意的绝招也是故意露出背后空门,诱使对方出手,现在他没有乘机会使出那一手,已经很客气了,刘姑娘此刻还不能算得手。”

刘紫燕道:“那要怎样才能定胜负呢?”

陆瘦翁笑道:“陆某说过了,必须要让对方带点伤才算数。陆某所擅不在招式,因此用不上点到为止那一套。”

刘紫燕道:“那么我这一手劲力发出的是没有用的了。”

陆瘦翁道:“不错,陆某练的是铁背神功,在我身后,那怕是龙泉太阿等前古宝剑,陆某也挨得。”

刘紫燕道:“那我根本就无法得胜庄主。”

方梅影在旁道:“那也不尽然,陆庄主的前半身都很虚弱,刘姑娘可以取他的前方。”

刘紫燕道:“我倒不相信,非要试试看。”

陆瘦翁道:“刘姑娘,刚才我不施展反身一抓,就是因为你不知道虚实,如果你不相信,那可是自找麻烦。”

刘紫燕道:“我宁可吃亏也要一试。”

说着指力突劲,果然遇到一股强硬无比的反弹暗劲,铮铮声中五枚风磨钢钢的指甲齐根而断。

而陆瘦翁连头都不回,一双右臂反抓过去,劲疾无比,刘紫燕退后再快,肩头也被抓破了一块衣服,雪白的粉肩上留下五道血痕。

陆瘦翁哈哈大笑道:“该我说承让了。””

话才脱口,他就怔住了,因为他忽感胸前一痛,五枚尖锐的淡红色指甲,像梅花一样钉在胸肌上。”

他把五枚指甲拔了下来,兀自不信地道:“这是谁的?”

刘紫燕笑道:“自然是我的,陆庄主的钢背神功无坚可摧,妾身只好在前面施为。”

陆瘦翁道:“真是你的?”

刘紫燕却冷冷地道:“庄主此一问岂非多余的,妾身以懦弱妇人而侧身江湖,自然要有一二项自卫的利器。”

陆瘦翁道:“据我所知,丐帮门下是严诫用毒的。”

刘紫燕笑道:“丐帮门下可不禁止杀人的,不仅是毒葯而已,我不承认镖上有毒,却不否认镖上另有杀人的手段,庄主不妨把我的灵燕镖拿到里面去,请行家监视一下,但在半个时辰内,必须要出来给我一个答覆,超过半个时辰,我就很抱歉,就是庄主答应交换,我也无能为力了,只能请庄主依照前约,把司空湛放出来。”

陆瘦翁呆了一呆,勉强地露出一个微笑,朝众人打了个招呼道:

“各位如果不急,就在此稍候片刻,陆某去去即来,如果各位等不及,就直接去闯关记行,陆某当另行遣人引导,请恕陆某暂时失陪。”

说完他召来两个侍女,吩咐他们在厅上侍候大家,自己却匆匆地走了。

洪擎天这才问道:“副舵主,你的镖上果真淬了毒吗?”

刘紫燕道:“属下怎敢违背门规而使用毒器呢?”

洪擎天道:“只要是在兵刃上使用毒葯而致人于死,都算是用毒,这一点我必须问清楚。”

刘紫燕道:“属下明白,镖上绝对没有用毒,只是属下所用铸镖的材料有些特别,百年前,江湖上有一柄杀人的第一凶器,名日断魂刀,帮主想必知道。”

洪擎天道:“我知道,断魂刀谢飞霜是闻名一时的女煞星,在她的刀下是从无活口,据说那柄刀本质特异,只要挑破一点皮,稍稍见血,就永不收口,一直等到对方的血流尽而死,你的镖也是同一性能吗?”

刘紫燕道:“是的。断魂刀就是属下先曾祖母,她老人家下嫁曾祖后,就封刀退出江湖,淬铸断魂刀的方子也带到了刘家,属下的灵燕镖就是这样铸成的。”

方海影笑道:“断魂刀虽是天下第一凶器,却不是毒器,这倒是不能说刘姑娘用毒,但我听说断魂刀伤人之后,没有任何方法能止血,难道刘姑娘已布解法了吗?”

刘紫燕道:“先曾祖母因为这种兵器过于狠毒,曾立下诫言,刘氏子孙若非研出解法,就不准再铸此类兵器,所以断魂刀绝迹江湖已达八十年之久,直到先父这一代,总算有了成绩,为我铸了这一套弹指灵燕飞嫖。”

方梅影道:“原来如此,这下他们可被考住了,我相信他们一定在死命地研究那镖上淬的是什么毒呢。”

江梦秋用手沾点创口血水,闻尝之后,道:

“你中了难解之毒!非要独门解葯不可!”

刘紫燕道:“我把镖让他带进去,就是让他知道,我的镖上没有毒,但也足以致命。”

洪擎天轻叹道:“可是你不必如此,如果他们不肯交出解葯,我宁可放弃司空长老而保全你。”

刘紫燕笑道:“帮主放心好了,他们一定会低头的,因为陆象九在魔宫中的地位很重要,天圣君万万不愿拿他来跟我一搏,陆象九自己是不好意思低头服输,所以才叫他进去研究一下我的兵器,就是给他一个下台的机会,他自己是用毒的大行家,早就知道研究不出来结果的,再等一下,他们一定会把司空长老与解葯送出来的。”

卢沧客一直没开口,也一直用欣赏的眼光看着刘紫燕,这时忽然道:

“刘姑娘,如果不嫌冒昧,能否由卢某看看伤口,也许卢某可以把你的毒解了。”

方梅影连忙道:“对了,我竟忘记这儿还有一位大行家了,卢先生游踪遍及四海,见闻广博……”

卢沦客笑笑道:“论医法之精妙,卢某绝不敢说比江老弟高明,但卢某比他多跑几个地方,海外多偏方,据我所知,有许武林名手所用的淬毒兵器,毒方多求自海外,中原知者极少,遂自夸独步,此实非正途,可是我这个专门攻乎异端的旁道人物,说不定会有办法的。”

刘紫燕道:“那就谢谢先生了。”

大方地走过去,卢沧客也像江梦秋一样,沾点创口的血水,闻尝之后道:“江老弟判得高明。”

方梅影急了问道:“卢先生能解吗?”

卢沧客道:“目前还不知道,我要进一步诊断。”

说着翻起她的眼皮,看一下她的瞳孔,最后笑道:

“没关系,我能解,而且葯到毒除,绝不费事。”

从身上取出一个小瓶子,倾出一堆五颜六色的小儿,取了一粒绿色的用手砸碎了,洒在受伤的部位,他的葯果然灵,不到一盅茶的功夫,伤口的紫黑色立刻消失了。

方梅影道:“毕竟还是先生高明。”

卢沧容笑道:“这不足为奇,因为陆象九用的是海外偏方,为本草丹书所不载,江老弟自然不知道,许多名医束手的奇症,走方郎申却能治好,这并不是走方郎中的医术高明,只是碰对了路而已。”

江梦秋十分欣慰地道:“偏方气死名医,家严也说过,医道之途万千,没有一个人可以穷通万味的,但不知道陆象九爪上的毒是什么,先生用的解葯又是什么?”

“老弟!这可把我问住了,陆象九的毒方系得自海外红毛之国,但也不是他们发明的,红毛多海客,深人穷荒,擒获蛮人贩卖为奴,是为昆仑奴。”

方梅影道:“昆仑奴,是不是墨色漆黑如猿的怪人?唐人笔记中多有记载,这种人连骨头也是黑的,解跳如猿。”

卢沧容笑道:“昆仑奴在当时由海客载人,但后来就少了。跃以我们的见闻只能以前人的笔记为准,然澄诸事实,却又失之千里了,昆仑奴在海外被称为黑奴,肤色漆黑如墨是不错的,但骨头却是白的,他们只是一些未经开化的蛮荒人,陆象九的毒方就是取材于昆仑奴的蛮区,他们以一种树刺为兵器置于竹简中,我这解葯是从海上红毛胡商处取得,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语毕拿起那个小瓶道:“这里面有七种极毒的葯,都是海外的方子,我但知用法,却不晓得是什么东西,我也研究过,在中原,可能是地气之异,竟找不到一种可以代替的用品,因此对江老弟的问题,我倒不是秘技自珍,实在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正说着,陆瘦翁与一个中年人出来了,赫然正是潇湘剑客诸葛晦,他朝众人一揖道:“各位还是找来了。”

方梅影笑笑道:“诸葛兄,我们是缀着段天化来的,崔大姊被掳,我们总不能袖手旁观吧!”

诸葛晦道:“崔娘子姑侄二人已被地灵夫人接去了,暂时可保无虞,各位可以回去了!”

方梅影道:“崔大姊不脱困,我们绝不离去!”

诸葛晦一叹道:“魔宫中高手如云,凭你们这点人就想把人救走是不可能的,只有把自己也陷进在里面!”

方梅影道:“我们既然来,总得试一试才死心!”

诸葛晦不说话了。

陆瘦翁道:“刘姑娘,你要的人已经由贵帮的龙虎双丐带走了,这儿有他们二人的亲笔凭证在此,而且诸葛兄也可以作证,你信得过吗?”

说着递出一张字条,上面果然是龙行天与罗小虎双双画的押,说明九现云龙司空湛已由他们二人带到豫东分舵待命。

诸葛晦道:“这一点我可以证明,确实无误。”

方梅影道:“为什么不交给我们呢?”

陆瘦翁道:“因为司空湛知道本官的事情太多,目前不能让他跟各位见面,圣君给他服了一种*葯,必须昏睡七七四十九天才能清醒,交给各位反而增加累赘,反正人送到豫西分舵陆某的赌注已经有了交代了。”

洪擎天道:“龙行天与罗小虎呢?”

陆瘦翁道:“他们两个人被掳之后,一直关在地牢里与人隔绝,什么也不知道,不过圣君也给他们服了慢性的毒葯,这两个人的身价是十二万两银子,如果贵帮要保全他们的活命,可以四十九天之内,将银两存人本宫指定的银号中,自然可以得到解葯。”

洪擎天道:“十二万两银子,敝帮还拿得出。”

陆瘦翁道:“本宫做事向不落空,丐帮不肯拿,他们两人的家里也会拿出来的,我们已经通知他们的家人,这笔银子是赚定了,司空湛曾任九结龙头帮主,对丐帮的人,本官是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