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二十七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座天圣宫规模很大,进人殿门之后,还深入了几十丈,才来到正殿之中,而这数十丈的距离内,一边为持戈的甲士,一边为宫装的女郎,两两相对,排成了长长的一道人墙,兵威森森,香风阵阵,给人一种极不调和的感觉,而这种感觉,竟连最镇定的卢沧客都感到很不舒服。

默然来到正殿时,但见南面正列着两座宝座,宝座上是一块丈来宽的金色巨匾,劲书乾坤二字。

宝座空着,两边倒是站了两排的人,一边是诸葛晦为首,另一面则是好几个蒙着面纱的人,孙华轩也在列,但他的位置则排在第七名上,可见并不太高,在他的肩下一位,就是灵狐段天化为首的八煞。

八煞中的诸葛晦已经调出到地灵宫那边去了,可是他的位置居然由越女剑韩莹代替着。

方梅影微微一怔道:“韩大姊怎么也在此地了?”

韩莹沉着脸不作答,倒是段天化笑道:“韩女侠自然有不得不来的原因,凡是被帝君选中的人,迟早都会来的!”

方梅影笑了一声道:“是吗?不知道天圣君是否把我的名字也列在榜上了。”

段天化笑笑道:“原来是有的,后来勾除了。”

方梅影道:“为什么,难道我不够资格吗?”

段天化笑道:“这倒不是,方女侠名列七剑九狐之中,怎么会不够资格呢,只是方女侠最近几次的表现太惊人了,如果把你也请了来,地位一定高出我们许多,让我们都呆不下去了,所以轩老才坚请把方女侠除名!”

孙华轩怒道:“明明是你提出的,怎么往老夫身上推?”

段天化笑道:“段某是为了轩老好,方女侠在江湖上列属七剑九狐,如能高踞在上,我们也沾到一点光采,对轩老则不然了,你名列三公,与她的祖父齐名,让一个后辈爬了上去,不是太难看了吗?”

孙华轩气得浑身发抖叫道:“段天化,你是什么意思?”

段天化笑笑道:“段某忘了,原来轩老早已易名,已非昔日三公之一了。”

方梅影道:“不错,勇士孙不老名列三公,何等盛望,绝不会蒙起面目不敢见人的。”

孙华轩叫道:“方梅影,你目无尊长,欺人太甚了,老夫这张脸你如果认为好看,老夫就除下面纱。”

方梅影冷冷地道:“轩老,你最好还是别除下来,人的美丑不在容貌而在居心,虽然你跟先祖齐名,却并无深交,我认不认你这个长辈都没关系,你那张脸虽然难看,却也吓不倒我,只是有一个真正把你当长辈的人,却被你当作奇功一件,送到这儿来了。”

孙华轩身子一震,幸亏有面纱隔着,否则他脸上的表情一定是难看已极,过了半天,他才道:“我是为她们姑侄俩好,凭她们那点本事,根本就闯不出伏牛山去,我上次已经卖足了人情。让你们安然下山,谁知你们却又闯了上来,我如果不羁留起她们,她们早就没命了,别的人不会像我一样对她们客气的。”

方梅影一笑道:“别的人我不敢说,崔大姊是最没有危险的人。

因为她有诸葛晦一个忠心耿耿的保驾人在,而且据我所知,诸葛晦的地位并不比你低,何劳你费心呢?”

孙华轩刚要开口,方梅影接着道:“话又说回来,即使没有诸葛晦,崔大姐她们也不会有危险,伏牛山的段家堡最后还是被我们整垮了。”

孙华轩哼了一声道:“井底之蛙。”

方梅影笑道:“井口一片天虽然不大,看见的东西却不少,我见了号称魔府别宫的八煞门冰消瓦解,也看见你们狼狈而逃,即使是你们奉为天神的天圣君,也没有讨得一点好去,孙华轩,你对崔大姊的照顾实在太周到了。”

一顿厉词,斥得孙华轩低头无语,江梦秋但觉不忍,连忙道:“方大姊,你这又何必呢?”

方梅影也觉得徒逞口舌,伤到一个人的自尊是很不智的事,微微一笑道:“不错,我号称智狐,居然做了件不智的事,口舌之利加之君子则自损,加之小人则招惹,小人是得罪不得的。”

孙华轩目射凶光叫道:“方丫头,你!”

方梅影冷笑道:“孙老儿,你莫非是还不甘心当这小人之称?

以你列名三公之威,纵然武功不济,像段天化这种人还不敢轻视你,可是现在你自己看看吧。”

方梅影的确不愧有智狐之称,她把孙华轩狠狠地申斥了一阵,已经激起了他无限的杀机,可是轻描淡写一句话,居然把怨怒转到段天化头上去了。

果然孙华轩哼一声,目光转到段天化身上,冷冷地道:“你们都看着吧,总有一天会叫你们重新认得我。”

怨毒之深,连段天化都打了个冷噤。

方梅影却笑道:“孙老儿,你在这儿也不怎么得人缘呀,我倒是真替你担心,你在这儿的处境很危险呀,随时随地都可能会遭到暗算呢。”

孙华轩冷冷一声哼:“只要他们有种,尽管来好了,老夫不在乎,除了帝君之外,谁都不敢杀死老夫的。”

陆瘦翁道:“这话不错,轩老是本宫蒙面使,他的地位十分超然,只受帝君一个人的节制。”

方梅影道:“换句话说,他也就是天圣君最先的走狗了,所以得到了天圣君的庇护。”

陆瘦翁道:“是的,因为他们付出的代价很大。”:左侧最头的一个蒙面人冷冷地道:“陆总管,你的话太多了一点,这些话不该你说的。”

陆瘦翁微微一怔才道:“天绝老儿,在这儿没有一句话陆某不该说,你更不够资格指责陆某。”

那人只哼一声,两眼从面纱的洞中射出一股逼人的寒光,方梅影心中却为之一沉。

陆瘦翁叫他天绝老儿,此人则必然是黑道中横行江湖的第一高手,天绝刀罗世藩,在智叟的万象宝录上却是列名第二的好手,仅次于仁翁。而魔宫中居然将他们网罗来了,那又将是一大劲敌。

这时卢沧客已经叫起来了道:“陆庄主,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摆出这个架势,要知道卢某等人乃是闯关登山,不是前来拜访侯浪萍的。”

殿后哈哈一笑道:“卢先生好大的火气。”

但听得一阵乐声,由两侧转出两列男女俊童,各是十二人,男左女右,手执宫扇香鼎孔雀灵等宫庭饰物。

然后是全身金衣的天圣君,与一身锦衣的地灵夫人。

天圣君脸蒙面纱,看不见面目,地灵夫人却令众人为之一震,她的确够得上绝代容华四个字。

古时虽有许多词藻来形容女人之美,但像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等句,用在地灵夫人身上就太俗气了。

方梅影不算丑,秋海棠与刘紫燕也是人间绝色,倚红俊翠二人为胡地挖妹,别具神韵,连最美的情狐崔妙人也算上,跟黎素贞一比,就黯然失色了。

她不但是美,美得令人昏眩,令人肃然起敬。

但见她微微一笑道:“这些仪式原来维持本宫秩序而设,也是向各位略表敬意,各位既非本官中人,又是远来嘉宾,自然不必受这些仪仗的拘束。”

她与天圣君两人登座坐定,两列的人一起恭身道:“参见帝君,夫人。”

天圣君一挥手道:“免礼。”

然后向陆瘦翁道:“为客人设座。”

陆瘦翁应命招手,正想命人设座位来,卢沧客道:“慢,等一下,我们的座位设在哪里?”

天圣君道:“自然是设在对面。”

卢沧容笑道:“阁下南面而坐,我们北面而朝,卢某还没有归顺贵宫,无此兴趣。”

黎素贞一笑道:“那我们互相换个方向如何?”

卢沧客道:“卢某也没有这个兴趣,卢某是湖海野人,无立朝之志,也没有朝人之心。”

黎素贞道:“那要如何能使先生满意呢?”

卢沧客道:“这不该问在下,卢某是来作客的,合则留,不合则去,满意了我就坐下来。”

黎素贞想想道:“陆总管,把宾座设在东面,我们的座位全部移到西面去。”

天圣君立刻道:“为什么要这样?”

黎素贞道:“因为我说的,我自估无法使卢先生等各位屈向南朝,你若有这个把握,就由你去安排好了。”

天圣君道:“我不信这几个人就能把我的规矩更改了,到了这里,就得听我的安排。”

江梦秋排众而出道:“我们一定要听安排吗?”

天圣君冷冷地道:“自然不是非听不可,但总要拿出一点手段来,说明你可以不听。”

江梦秋道:“帝君是否要考较一下我的技艺?”

天圣君笑道:“阁下虽然不错,但还不值得本君亲自考较,我左侧的六位蒙面使,阁下任选一人,只要赢了他们,阁下就可以自由主张了。”

江梦秋道:“我不想动手,只有一个请求,就是照夫人所说的方法安排座次。”

天圣君道:“本宫是我在作主。”

江梦秋道:“听陆庄主说,几是破关登山的人,都可以提出一个要求而贵宫照例无法拒绝。”天圣君道:“不错,是有这个规定的,而且各位还是第一次破关的人力个规定绝对有效。”

江梦秋道:“我现在就提出这个要求!”

天圣君道:“阁下听清楚了,一个要求,得限于一人或一事,以后就放弃了任何优待,你愿意就此用掉吗?”

江梦秋道:“不错,我愿意。”

天圣君道:“这个要求用过了,本宫就有权用任何方法将你留下来,你难道不想保留作为全身而退的机会吗?”

江梦秋道:“不必,江某有本事上来,自然也有本事出去,我就是这个要求。”

天圣君道:“你别以为你们来了十一个人,可以利用别人的权利保全你,因为上山的人,未归顺本官以前,就算不得本宫的人,别人的要求可救不得你。”

江梦秋道:“规矩是你们定的,如何解释都由你,江某根本不指望这一个要求能获得什么好处,你也不必多说废话,只问我这个要求是否可以实行。”

天圣君道:“当然可以,本帝君言出如山,岂能失信于人,陆总管照他们所要的要求列座。”

于是座位分东西两列排好了,奇怪的是主人方面的座位竟是按照客位而设的,客人是十一个,魔宫中人也设了十一张座位除了地圣地灵各占一席,诸葛晦与陆瘦翁也居一席外,其余七张位置还空着。

天圣君移目向地灵夫人道:“素贞,你要多少?”。黎素贞道:“不要,这次我不参加。”

天圣君似乎颇为意外地道:“你居然一个不要。”

黎素贞道:“是的,我本来只想一席,偏偏已经被你抢去了,所以我一个也不想要。”

天圣君道:“素贞,江梦秋那小子武功不弱,来头也不小,我想你大可选上他。”“黎素贞一听,心下也十分乐意,因为她早已看上江梦秋。

接着又听天圣君道:“我们双方以武功对较,赢了自然就可以下去了,这个安排公平吗?”

卢沧客道:“公平,宴无好宴,会无好会,我们既然公开拜山,当然要拿出点底子来,但我们如果输了呢?”

天圣君道:“输了就简单极了,要下山就废去武功,不想废去武功,就留此为本宫效力。”

卢沧客冷笑道:“真有这么简单吗?”

天圣君道:“本人说出话绝对算数,阁下别以为本宫言不由衷,如果真的不想废去武功而又心怀二志的人,在本宫是讨不了便宜的,每一个在本宫的人都经过这一套手续,他们不都乖乖的留了下来?不过卢先生不同,听说你富可敌国,如果先生被留了下来,而又不想武功被废,只要献出九成的财产,本宫可以接受作为交换的条件。”

卢沧客道:“你倒很客气,没有要我全部的身家。”

天圣君笑道:“本人做事从不做绝,就是只剩一成,也足够先生逍遥此生了。”

卢沧客道:“比武的对手就是座上的人了。”。

天圣君道:“不错!十一个对十一个,这是绝对公平的,只要你们有一个人出来,本宫也自有一个人接待。”

卢沧客道:“不是由我们自己选择对手?”

天圣君道:“那当然不可能,如果先生挑了一个最弱的对手,本宫岂不是吃亏定了。”

卢沧客哈哈一笑道:“卢某岂会那样没出息。”

天圣君笑道:“先生绝世高人,本官也不敢怠慢的。什么样的客人如何接待,本宫会有分寸的。”

卢沧客道:“好吧,说都说完了,这就开始吧。”

天圣君道:“行!哪一位先开始?”

群侠沉思片刻,一时无人接口。

刘紫燕与秋海棠同时起立道:“我们两人先来。”

天圣君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