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二十八章

作者:司马紫烟

这根绳子一出,使孙华轩神为之一慑,因为这正是赤蛛丝,是方梅影向倚红借来的。在伏牛山下,段天化的儿子段成志就吃了这根绳子的亏,弄得全身奇痒无比,结果在醋缸里泡了两个时辰,才消得蛛毒,赤蛛丝除了那个办法外,别无解葯,方梅影用蛛丝作为兵器,果真是阴毒到了家。

这玩意儿是沾不得肌肉的,孙华轩知道厉害,只好以雄浑的掌力内劲劈出劲风,不让蛛丝沾身。

这样一来,他的掌式就受了限制,明明是一掌就可格杀的精招,为了避免蛛丝拂中手掌,劲力就无法直接递到方梅影的身上,两个人也始终无法接近。

就这样一来一往,周旋了三四十个回合,孙华轩已经越打越火,两只掌上的劲力越来越强,掌风呼地直逼出去,方梅影的蛛丝最多只能挥出一半就被震开了。

而且孙华轩目中的怒火也越来越炽,真恨不得一掌将方梅影劈成两片,无奈方梅影武功底子很扎实,且轻身功夫尤为卓绝,一味游斗,老是用蛛丝去撩他的手掌,使得他心存顾忌,一时奈何不了方梅影。

卢沧客看得皱眉道:“方女侠这一战似乎要弄巧成拙了,这老儿的耐战力很强,想用游走的方式去消耗对方的功力是不可能的,功力在于修为,方女侠究竟是差多了,再说以轻功问谁也是很耗力的,到最后先累倒的是她自己。”

江梦秋却笑道:“先生过虑了,方大姊向来不打没把握的仗,孙老儿虽名列三公,有勇士之称,武功却并不见得如何,方大姐就是以内力硬拼,十掌之内不会吃亏的,不过她与人交手从来不用真功夫,使人对她的功力莫测高深,总以为她是仗着狡计获胜而低估了她的实力。”

卢沧客道:“老弟对方女侠的实力知道得很清楚吗?”

江梦秋道:“不清楚,但方大姊能名列七剑九狐十六高手之内,绝不会仗着机智,她不用实力,是为了造成对方的错觉,到了最后,吃亏的必定是孙老儿。”

卢沧客虽然不信,但也提不出反证,只得静心看下去,两人交手已近百招,孙华轩也开始用心计了,当面劈出一掌去,方梅影侧面避过,赤蛛丝又反掌出去。

孙华轩的手掌快要被蛛丝缠下,忽地一缩,整双手掌缩进了衣袖之内,忽地抓住了丝头,哈哈大笑道:“贱人,这下子你可逃不掉了吧。”

猛力一带,方梅影的身子撞过去,孙华轩左手发掌疾拍,方梅影居然拿了蛛丝的另一半截迎了上去。

两掌相交,方梅影被震退了几步,她盈盈浅笑道:“孙老儿,你躲了半天,可再没想到我会有这一手吧。”

蛛丝的另一端被孙华轩的手掌握住,天圣君道:“孙使者,快退下用醋洗手去,你怎么会上她这个当呢?”。

孙华轩一笑道:“无劳帝君费心,属下早有准备了,自从段成志吃过一次亏后,属下就防着这一手,所以手上早戴了手套,不怕蛛毒沾上了。”

说着把蛛丝揉作一团,双掌一合搓成一堆碎粉抛下,举掌又攻向方梅影,这次方梅影的脸微变,不敢硬接,连忙纵身跃开,孙华轩如影随形跟上,又是一掌拍向她的后心,方梅影闪避不及,背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掌。

连江梦秋都惊呼出声,但方梅影的身连动都没有动,反而回头一笑道:“孙老儿,你的手劲儿不行了。”

孙华轩愕然退后,方海影笑道:“你自以为得计,却不想想,赤蛛丝柔软无比,连宝剑都砍不断,怎么会被你双掌一搓就成为碎粉了呢?”

孙华轩愕然道:“那是什么?”

方梅影道:“那是一般普通的丝绳,只是上面沾了一点葯粉,这葯粉没毒,却能蚀化皮革,你带了一副白鹿皮的手套,恐怕已蚀穿了许多小孔了吧?”

孙华轩连忙看看自己的双手,却看不出什么。

方梅影笑道:“那些孔洞很小,肉眼不易看出,不过你不该打我一掌的,这一掌可能真正地送掉了你的老命。”

孙华轩叫道:“妖妇,你究竟捣了什么鬼!”

方梅影道:“问题不在后来而在开始,我叫你跪下爬行一圈时,你已注定失败了,因为我用脚尖画石为圈时,同时也撒下了散功散,你手上戴了手套,却忘记在膝盖上也戴上护膝了,散功散那个时候已经进人你的体内。力拼百招,我估计葯力已经行开,所以你最后打我那一掌时,已经只剩下一两成的功力,怎么伤得了我呢;可是你那一掌不该打在我的背上,我身上穿着软甲。只有背上部份是带着致命毒刺的,这一掌活活送掉你的老命了。”

孙华轩连忙脱下手套一看,果然掌心已渗出无数的小黑点,厉声大叫道:“妖女,你太狠毒了。”

方梅影笑道:“我虽然喜欢用不光明的手段取胜,却从没有在人背后下毒手,我最痛恨在后背伤人,因此谁要是在我的背后施暗算,我绝对饶不了他,那毒性很剧烈,片刻之后,就会毒气攻心,全身溃烂,你认命吧,现在你可是已经有感觉了?”

孙华轩大叫一声,口中吐出一蓬血肉,砰然倒地。

原来他怕受到那种痛苦,已经咬断了自己的舌根,魔宫诸人无不骇然,陆瘦翁愤然道:“方女侠,你这种手段太不应该了,先用散功散,再用剧毒。”

方梅影笑笑道:“陆总管,你们魔宫中都是用毒的大行家,不妨检查一下,我用过毒没有,连散功散都是骗人的,孙老儿不经吓,被我几句话就吓死了。”

一言惊四座,连天圣君都站了起来。但是他立刻记住了自己的身分,坐了下来道:“方女侠自然不会说假话,但方才的情形也的确使人难以相信,罗兄请去勘验一下。”

天绝刀罗世藩离座出场,首先到方梅影画的圈子附近,抓起一撮石粉嗅了一嗅,然后又去检查了一下孙华轩的尸体,看看他的手掌,一试他的脉穴,然后回头朝座上一恭身道:“孙兄未曾中毒,功力也没有散失。”

天圣君道:“罗兄看得很清楚吗?”

罗世藩道:“属下的天绝刀上淬了七十二种剧毒,如果属下勘验不出的毒,即使是毒,也不能算是毒葯了。”

天圣君怔了一怔才道:“可是孙华轩刚才击中对方后背一掌,对方连动都没动一下,那似乎太难令人相信了。”

罗世藩想了一下,走到方梅影身边道:“方女侠,请让一步,等老朽研究一下女侠的身法功夫。”

方梅影含笑挪开,她的脚下毫无异状,只是哪块立足的大理石碑略见松动,罗世藩又看了一下,突然伸手轻轻一提一挑,把石砖翻了起来,然后拔出背上的天绝刀,在地上一试,整个三尺来长的刀身都陷了进去。

谁都看出他这一插并没有用力,而刀身下陷,证明了那儿的坚土已经松如碎粉。

罗世藩道:“方女侠好精纯的立地生根,借物传劲工夫,居然将劲力都引到脚下去了。”

方梅影笑笑道:“前辈好眼力,先祖将前辈列名为仁翁之本的第二高手,的确是没有错。”

罗世藩笑了一笑道:“女侠客气,老朽觉得差多了,令祖如果多留人世几年,老朽恐怕要挪下十几位去了。”

方梅影道:“那倒不至于,尽管这些年来人材辈出,但能够列名在前辈之上的不会多过三四人。”

罗世藩道:“是哪儿位呢?”

方梅影道:“江老爷子久未晤面,是否能高于前辈不敢说了,我以为天圣地灵与卢先生,可能会在前辈之上。”

罗世藩哈哈大笑道:“女侠说的这三位,罗某自承不如,近年来罗某虽稍有寸进,但仁翁功力精进;仍是罗某不敢企望的,除掉这四人外,女侠自然也该算一个。”

方梅影笑道:“那我可不敢当。”

罗世藩道:“孙兄昔年名列三公,功力虽差一点,但毕竟不是浪得虚名,他全力一掌,罗某是挨不起的,何况震得他掌心淤血变色,这份功力尤足惊人。”

众人又是一惊,敢情方梅影那一掌硬是凭真功夫挨下来的,虽然将劲力由脚引人地底,但用反震之力将孙华轩的掌心震得淤血由毛孔渗出,这可取不了巧,因此大家都以诧异的眼光看着方梅影,尤其是跟她同列七剑九狐诸人更是显得难以相信。

可是方梅影却微微一笑道:“罗前辈看走了眼,我的话有真有假,我背上穿了软甲那句话是真的,否则我也挨不起那威力至巨的一掌重击。”

罗世藩道:“世上有哪一件软甲能抵抗此一击的?”

方梅影道:“当世三大宝甲之一的天孙甲是前辈莫愁仙子李莫愁所有,李前辈仙逝时,我恰好在旁为她老人家含殓,蒙受转赐。”

罗世藩哦了一声道:”那就难怪,女侠的借物传劲立地生根法也是得之李仙子的传授吧?”

方梅影道:“不错,她老人家说我生性好动,与她年轻时差不多,很容易得罪人,所以才特蒙青睐,得了她老人家不少好处。”

罗世藩道:“李仙子艺业无双,女侠真是好福气。”

方梅影笑笑道:“那也不算什么,完全是靠着先祖的余荫,先祖对武林中人比较注意,许多隐世的高人,都以身后之事见托,我才跟着沾了点光。”

罗世藩道:“方女侠既有天孙宝甲护身,又得立地生根的心功身法,遇到任何高手,都可以稳立于不败之境了。”

方梅影道:“这倒不然,天孙甲只能保护胸背两处,而立地生根,也只能消解拳掌等外力,如果前辈的天绝刀砍下来,我照样是抗受不了的。”

罗世藩道:“女侠太客气了,老朽可不敢惹你方女侠。”

方梅影笑道:“这是真话,我为人太尖刻了一点,想置我于死地的人太多,幸好仗着这点玩艺儿才能活到今天没被人宰掉,但我自己也很小心,惹不起的人我绝不惹。”

罗世藩笑了一声道:“女侠机智无双,还会怕谁呢?”

方梅影道:“能使我害怕的人不多,但也不少,不过像孙华轩这种家伙,我还没放在心上。”

罗世藩道:“华轩兄昔年号称勇士,居然被方女侠吓得自杀,倒真是令人想不到的事。””

方海影一笑道:“他想不到,孙老儿不是个怕死的人,怎会对中毒怕到这个程度,我原意是吓他一下,给他一点惩诫而已,却吓掉他一条老命,我真是感到很不安。”

罗世藩张口慾言,但不知为了什么,居然没有说出来,顿了一顿道:“这是件很遗憾的事,今日之会敝宫绝没有伤人之意,孙兄之死是他自杀,与女侠无关,请回座吧,下一场是那位赐教?”

洪擎天起立道:“是我,我的对手是阁下吧?”

罗世藩道:“不错,久仰掌门人的打狗杖法与降龙十人掌威力无情,罗某有幸承教,尚祈手下留情。”

洪擎天道:“不敢当,洪某认输。”

此言一出,众人俱皆愕然,洪擎天道:“洪某如论技业,与罗老英雄相去极远,故而认输算了。”

罗世藩道:“掌门人太客气了,丐帮满门绝学誉满江湖,从来没有落过败绩。”

洪擎天道:“凭仗打狗杖法与降龙十八掌,或可与老英雄天绝刀一搏,但洪某并无把握,老英雄输得起,洪某可输不起。”

罗世藩道:“这话罗某不懂!”

洪擎天道:“丐帮之所以屹立至今,完全是靠那两门功夫,洪某今日出手如果不胜,这两门武学就不足以为丐帮的凭仗了所以本帮规定极严,除非为了门户存亡的大事,绝对不准轻易炫耀这两门功夫,今日之会,安危只及于洪某一身,洪某怎敢以门户盛誉付之一搏呢?”

罗世藩道:“掌门人要弄清楚,你认输就得留下的!”

洪擎天道:“洪某有提出一个要求的权利,这个权利可以保证洪某全身而退,不知洪某是否能接例要求!”。

罗世藩怔了一怔才道:“那当然可以,但掌门人以一门之长,会提出这个请求吗?”

洪擎天肃容道:“正因为洪某是一门之长,二肩所负,没有个人的荣辱,只有门户的安危,今日既有绝对安全的方法可以离此,洪某又何必轻身涉险呢?”

罗世藩道:“掌门人既然如此慎重,又何必要来呢?”

洪擎天道:“洪某不能不来,因为敝帮前司空帮主突然失踪,龙行天长老与小徒罗小虎失陷贵官,洪某身为帮主,当然要查个水落石出,现在问题都解决了,洪某就无须再为这些事而起个人之意气了!”

罗世藩默然片刻,才一拱手道:“掌门人心胸气度果非常人所能及,罗某十分佩服!”

施礼回座,天圣君也感到颇为意外,顿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