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九狐》

第二十九章

作者:司马紫烟

卢沧客笑道:“二位谈完了吗?”

江梦秋道:“我只是跟方大姊谈些闲话。”

卢沧客道:“不然,我看二位的表情都很认真,想必是谈论端阳赴会之事,所以不敢打扰,催促大家先走一步,以免听见了二位的计划。”

江梦秋道:“先生见外了,那是大家的事,各位都可以与闻的,何必要避开呢?”

卢沧客道:“经过今天一会,卢某才知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应信人上有人、天外有天之说,尤其是方女侠智慧若海,实非吾辈凡夫俗子所能望及,方女侠制敌机先,不是靠武功,也不是我们能插手的,所以我们还是不听的好,以免万一形色之间有所泄露,破坏了二位的计划。”

方梅影笑笑道:“卢先生目前有什么计划呢?”

卢沧客叹道:“卢某前些年眼高于天,目无余子,以致蹉跎岁月,现在想利用这段时间,回到望山庄去,把一些天下的功夫再好好温习一下,然后在乾坤教开光之日,再跟他们周旋一下,这是卢某个人的计划。”

方梅影道:“洪帮主呢?”

洪擎天道:“我要把本门的长老召集起来,迎回前任掌门司空长老,听取他在官中的情形,以谋应付之策,方女侠如有差遣之处,本帮弟子可供驱策,由秋舵主负责听候驱使待命,洪某却无法恭陪了。”

方梅影知道他身为一门之长,必须要把门户的事交代清楚了才能分身赴会,因此也不强留道:“我也没什么要烦劳的事,有些事必须我自己去办的,秋大妹也不必麻烦了,我们就此分手,等赴会之日我们再会吧。”

说完又朝卢沧客道:“卢先生,刘宫二兄身中安乐丸的迷毒虽经先生解除了,但很可能有复发之虞,请你把他们也带去以便随时斟情诊治。”

刘铁岭连忙道:“卢先生也说过了,他要我们一起去,除了观察祛毒后的征象应想在武学上给我们一番指示,使我们在那一天也可以一效愚钝,为已往的荒唐赎罪。”

卢沧客笔道:“那可不敢当,令师南天一剑是剑道名家,卢某是想互相观摩切磋,所以卢某预备将白大侠也邀请同行去,以期大家都能在武学上有所进益。”

方梅影笑道:“那敢情是好极了。”

这的确是个很好的安排,白无瑕是南方人,海天一剑是岭南的剑道名家,这些人的剑路相近而各有所长,卢沧客浮海时的游踪以南海为广,对南海各邦的剑法武功也了解最深,他们凑在一起,集思广益,对卢沧客说来,也许收获不大,但对白无瑕与刘铁岭宫天豪三人,则可能大有裨益,所以方梅影极表赞成。

分手时,他又请洪擎天把醉狐与落拓剑客也邀来,因为七剑九狐中,八煞已在魔宫,崔妙人、令狐飘与佛印上人陷身魔宫,现在连越女剑韩莹也被网罗去了,就差那两个人,他们究竟是当世高手之列,也希望他们能来到尽一分力量,洪擎天一口答应了,大家才各自分手。

走的走了,剩下的四个人却难定何去何从,江梦秋想去找爷爷仁翁,可是方梅影摇头道:“江爷爷行踪不定,你根本无从找起,而且你放心好了,乾坤教开光之日,所邀的四十个人中,江爷爷与简老鹤一定都有份,到时候他们一定会来的,用不着专程去找他们。”

江梦秋道:“那么我们这段时间干什么呢?”

方梅影道:“什么都不干,在附近好好玩玩,看看有什么应该管的闲事,管上一管,有什么可杀的恶徒,杀上几个,把你江大公子的名气问得响亮一些。”

江梦秋愣然道:“这是为什么?”

方梅影笑道: “你不是要找你爷爷吗?这是个最简捷的方法,他既然在暗中布置对付之策,行踪当然要隐密一些,你必须要闹点事情,引起人的注意,他才能找你,否则茫茫人海,你找他困难,他找你也不容易,早点见面,也好把我们所知道的情形告诉他一下。”

江梦秋道:“爷爷既然要来赴会,我们就在附近等着,迟早也见得到的。”

方梅影笑道:“不错,但他们不会来得很早,等会期前夕见了面,纵然把我们所知的告诉他老人家也没用了,许多他想不到的事情,临时谋求对策也太迟了。”

江梦秋想想也有道理,沉吟片刻才道:“大姊说得固对,但杀人则大可不必。”

方梅影一笑道:“你放心,我要你杀的人绝对不会有错,而且也绝不是等闲之辈。”

江梦秋道:“不管怎么说,小弟绝不杀人。”

方梅影一笑道:“你倒是把你爷爷的一个仁字学到家了,不肯在手上沾一点血腥,其实除恶为扬善,也罢,你不杀就由我来好了,反正我是不怕背上恶名的。”

江梦秋皱皱眉正待说话,方梅影正色道:“兄弟,你爷爷如果不是为一个仁字所限,今天就不会有魔宫,有许多该杀的人,都是你爷爷一念之仁,不忍加以诛绝,养成他们的气候,才造成了魔宫这么大的势力。”

江梦秋道:“魔宫中的人并没有多少恶徒呀。”

方梅影道:“我们看见的是不多,因为侯浪萍想借我们的口,把大家对魔宫的印象说得好一点,所以现身的人正邪后半,其实他们的窝里,不知藏着多少万死不赦的恶徒呢。这些话你也许不相信,等待事实证明吧。”。

江梦秋仍是固执地道:“小弟主张做引人注目的事,使爷爷能很快找到我们,却不想杀人。万望大姊也屈就小弟的愚忱,暂收杀手以施仁心!”

方梅影叹了口气道:“好吧!连我爷爷在世都没能管住我,想不到现在会受你的拘束,不杀人而要做引人注目的事,还不能跑得太远,你倒是在给我出难题了!”

沉思片刻后,忽而一扬眉道:“有了,咱们上嵩山去!”

江梦秋道:“上那儿去干嘛?”

方梅影笑道:“侯浪萍所发的请帖中,没有少林与武当掌门的份,而这两派是武林主脉,乾坤教如果想称雄于江湖,这两家是少不了的,我们去问问,他们两派中还有什么人比掌门人的地位更高而受邀!”

江梦秋道:“这倒是件很重要的事,少林武当为武林主流,要阻止魔宫横行,也必须借重他们两家大力,我们可以把所知魔宫的内情先告诉他们一下,只是这儿到武当比较近,为什么要舍近就远上嵩山?”

方梅影道:“武当不必去,他们这批牛鼻子眼高于天,去了反而会意起一肚子气,而且武当被邀的人我已经知道了,倒是少林,我还想不起有谁,正好去问问!”

江梦秋原是无可无不可的,而且他真怕方梅影杀人,去到少林,不但是名门古刹,而且又是武林素负盛名的宗派,谅她不会在那儿杀人,所以也同意了!

四个人整装就道,在邻近的大镇上买了四匹良骏,一迳向嵩山进发而去,晓行夜宿,来到嵩山时,已是十天之后,当晚宿于登封城内,略事休息,方梅影一束行装道:“走吧,正好趁夜起了上山去。”

江梦秋道:“我们是明访,晚上去不方便吧?”

方梅影道:“白天去就见不着了!”

江梦秋愕然道:“大姊究竟要去见谁?”

方梅影笑道:“你别问,跟我走绝没错!少林是寺院,有许多臭规矩,寺院后进不准女子进出的,所以我们必须要晚上去,也可以免掉许多麻烦!”

江梦秋想想道:“大姊对要见的人,心中想必已有了腹案吧,否则绝不会巴巴的跑这一趟!”

方梅影道:“你真是个精灵鬼,我知道一定瞒不过你的,不错,对于少林受邀的人,我心里是想到了两个人,但是无法确定其中那一个,所以要趁夜去弄个明白!”

江梦秋道:“那两个人都是少林的长老了?”

方梅影道:“一个是,一个不是!”

江梦秋奇道:“不是少林的人,如何能替少林作主呢?”

方梅影笑笑道:“你去了就会知道了,现在我却不便告诉你,因为我万一料错了,发人隐私,是件很不道德的事,你是个正人君子,也不愿探人隐私吧。”

给她这么一说,江梦秋倒是不便追询了,而且心中好奇之心油然而生,倚红却道:

“方大姊,我们要不要去?”

方梅影道:“要去,如果是另外一个人,更非你们不可,因为那人是你们回疆同族,连汉语都说不清楚,恐怕还要你们翻译一下不可!”

偎翠奇怪地道:“我们维吾尔人会在少林?”

方梅影笑道:“信不信由你,去了你们自会明白,现在我可要卖个关子,不能说得很详细。”

她似乎懂得吊人的胃口,话只说半句,使得倚红与偎翠也心痒难搔,急急地也想去了。

四个人踏着夜色,直奔嵩山而去,方梅影似乎地势很熟,她在登山的半路上,就找到了一条小径,草长没膝,她带着三个人一直走向小路。

星泛微光,黑沉沉的深夜中,只有她们学过武的人,才能以锐利的视力,看见一点东西。

在这方面,江梦秋的造诣最高,方梅影不时停下来,要他看看前面,指出一些较为特出的记号,有时是一块奇石,有时是一棵老松,经江梦秋辨清后,才循向而进。

绕了一阵子,登临到一个小坡上,远望灯火光辉处,隐隐有夜课诵经声传来,方梅影笑道:

“二十年没来,居然还没弄错,可见我的记忆力还不错。”

江梦秋道:“大姊以前来过?”

方梅影道:“是的,二十年前,我还是个小孩子,大概是十一岁吧,跟我爷爷来过一次,不但找到了这条小路,而且还发现了少林的一个秘密。”

江梦秋道:“什么秘密?”

方梅影道:“还不清楚,因为那时候我爷爷也不十分清楚,我发誓一定要弄清这秘密,所以把路记熟了,哪晓得一别二十年,我始终没时间,这次我来弄个清楚,假如这两个人还没有死,峰浪萍发给少林的帖子,必是二者之一,现在我要把方向弄清楚一下,那发生的地方是少林本院,现在我们应该往东北方向走,只可惜没有月亮,我不知道东北是那个方向了。”

倚红却指着一个方向道:“是这边。”

方梅影道:“你有把握吗?这可不能弄错的,否则就要越走越远了,两三天要转都转不回来n”

偎翠笑道:“不会错的,在大漠生长的人,永远能认出东方所在,白天看太阳,晚上就看星星,在东方有颗明星,一直为牧人指出正确的方向。”

她手指处,果然有一颗较为明亮的星星在空中闪烁。

方梅影道:“那是颗什么星?”

偎翠道:“我们漠上的人叫它为永恒之星,因为它永远是座在东方,照着东方回教的圣城。”

方梅影道:“倚红,想不到你们还有这一套学问。”

倚红得意地道:“在大漠上,四野一片茫茫,没有任何可辨方向的东西,所以圣主阿拉为他的子女说了两盏指示的明灯,那就是白天的太阳,夜晚的永恒之星。”

方梅影照着她指的方向,拔草而行,又走了一程,忽然黑暗中扑出两条人影,喝道:“什么人?”

微光中可以看出两个中年憎侣,手握禅杖,方梅影退后低声道:“倚红,用回语跟他们说话。”

倚红道:“说些什么?”

方梅影道:“就说你们是来求见圣女的。”

倚红果然用回语说了一遍,那两个僧人微微一怔,仔细打量了一下两女的面容,见她们果然是塞上的胡女,不禁怔了一怔,低声交谈片刻,其中一人道:“等一下。”

语毕飘身退去,身法十分迅速。

方梅影低声朝江梦秋道:“兄弟,你的耳朵尖,可曾听见他们说了什么?”

江梦秋道:“他们先是商量要不要去通报,,一个说三十年来从没有人找过圣女,干脆回绝算了,另一个却说恐怕圣女会见怪,还是去问一问的好。”

方梅影点点头,不一会儿,但见那僧人伴着一个老年僧人来了,打了个问讯道:“两位女施主可是从大漠来的?”

方梅影低声道:“装着听不懂,继续用回语跟他谈。”

倚红叽叽哇哇的又说了一阵,老憎皱眉道:“女施主最好能找个懂汉语的人来。”

方梅影笑道:“我来翻译好了,这两个女郎是从大漠来的,有要事要见圣女一面。”

老僧道:“女施主请告诉她们,圣女已经死了。”

方梅影笑道:“正果大师,出家人戒打诳语。圣女明明还健在,你怎么就咒她死了呢?”

老憎一怔道:“女施主何以识得老衲?”

方梅影道:“上人太健忘了,二十年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九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